古风
  • 寤寐囚之

    2018-10-18

    楔子

    夜色浓稠到压抑,寒风呼啸着拂过戚寒枝的耳畔,她只听得到自己急促的呼吸声,寒风穿过胸腔,刺得她的每一次呼吸都泛起疼痛。贴身的小衫已经被汗水湿透,她不知道自...

  • 乌夜鸣

    2018-10-18



    还记得初次见面的时候,正是炎炎夏日……
    钟九牵着一匹白色的骏马,走在城郊的一条竹荫小道上。两边的竹子长得极茂,阳光透过竹叶打在他身上,只露出了...

  • 似水惊华

    2018-10-18

    (一)

    与君初相识,犹如故人归。

    菁华初遇李景行的时候,正值月黑风高之夜,虽然没有什么杀人放火的事,却还是有不少人追赶者她的。
    她背着一个小包袱,包袱里是刚从城主府...

  • 驸马,跟俺私奔不

    2018-10-18

     1.穷养的公主

      我是被我爹穷养大的。

      那年月我爹还在西凉当藩王,西凉是个很穷的地方。若我爹只想当个藩王,那西凉怎么着也供得起我家。

      但是作...

  • 有美如此,不娶何撩

    2018-10-18

     第一章 吃土的老大

      二当家:“老大,隔壁阿婆又来收租了,咱们上上个月的房租还没交呢。”

      易无月嗑嗑瓜子:“告诉她,她下回过马路可没人扶...

  • 皇夫难驯

    2018-10-18

    (一)自己挑选的皇夫

    下朝后,女帝司马蓁悄悄地把御史大夫召到了御书房,问:“爱卿,听说你分外惧内?”

    御史大夫噎住了。

    “呃,朕的意思是,你是出了名地...

  • 玉色撩人

    2018-10-18

     一 鉴玉之争   楚昭瑾抚摸着手中那块玉璜,又看了看玉璜的色泽,不出几秒便对这块玉石的质地心下了然。对面那个身穿呢子大衣的军官还在滔滔不绝地说着这块玉的来...

  • 师弟与我尬戏中

    2018-10-18

     【一】师弟,救我!

      月黑风高,阴风阵阵。
      九龙坡外一个小树林里,数十个黑衣蒙面的人围成一圈。手中森然的砍刀在火把的映衬下,明晃晃的刺得我眼睛泛酸。
      ...

  • 王爷削削乐

    2018-10-17

    (一)

    遇见孟长歌的那一天,谢知宁刚从蜀中封地归来,正坐在客栈二楼靠窗的位置饮茶。街道上突然传来一阵喧哗,谢知宁往下望去,就瞧见一位面相刻薄的老妇人骂骂咧咧地扯...

  • 执君之手,将君骗走

    2018-10-17

    【一】

    月黑风高夜,踩点劫狱时。

    谢婵玑浑身上下二百零六块骨头,除了脑袋上的不能动,其他骨缝几乎都能随意收合,所以现在她一个桃李年华的大姑娘生生地缩进了不足...

  • 皇上,嫁给微臣可好

    2018-10-17

    (一)

    陆重九趴在温泉池子旁的草丛里,目光紧紧地黏在不远处假寐的男人身上。

    水雾浓郁,陆重九只看得清男人健硕的背部,竟然比她父皇后宫里头的美人还要白些,手臂上似...

  • 我入敌床送温暖

    2018-10-17

     楔子

      无颜派自三百年前创立,一直都和青城派井水不犯河水,在江湖中也很有地位,但最近几年,我派的名声却像是走火入魔一样迅速地跌入了万劫不复之地。

      我...

  • 神算难缠

    2018-10-17

    娃娃亲也是亲

    午后烈日炎炎,蝉声渐弱。

    城中主道上,南墙下的阴影里还零星地摆着几个卖小饰品的小摊。

    一身西装的男人胳膊夹着个黑色的皮包,不像其他行人那样...

  • 百撩不娶

    2018-10-17

    一、夜遇

    是夜,西巷子里的一家鉴宝堂偷摸着运了个大件回来,护送的人非常小心,生怕弄出点动静给别人听了去。

    而越是在这月黑风高的时候,就越是得提防着。

    临小...

  • 战神莫非是有病

    2018-10-17



    穿越成马

    北疆的战场上,耳边是烈马的嘶鸣,漫天的灰尘之中,我下意识想要腿软,但是腿太多,我十分纠结让哪条先软。我还没有纠结完,背上的男子猛地大喝:“冲啊!&...

  • 木府情事

    2018-10-17

    1

    十五这夜,天上月正圆。

    丽江古城内的土司衙门——木府如今张灯结彩,灯火通明。

    整个古城沉浸在欢欣热闹的气氛中,究其原因,还是自从木府得到大明皇...

  • 凤女三嫁

    2018-10-17

    楔子

    大梁纪王谢乔,端庄温柔,腰细貌美,克夫无敌。

    第一次被女帝指婚给边境羌国国主和亲,送亲路上大梁与羌国开战,国主战死;

    第二次与平叛羌国立下赫赫战功的真北...

  • 路见皇夫一声吼

    2018-10-17

    楔子

    大晋两江一带今年少雨,粮食产量大减,百姓过得艰苦。首辅大人明照带着粮食亲自过去赈灾,因为赈灾的时间略长,几个谏臣上折子参奏他不顾皇命逗留外省,这是要上天...

  • 救命,我的手腕会说话

    2018-10-17

    【一、有什么东西咬了她】

    “呸呸呸,真晦气!”

    七苦山下,碧水湖畔,一个穿着粉色衣裙的小姑娘扑腾着爬上岸,墨发和裙子都湿淋淋的,滴着水,她鼓起腮帮子,&ldq...

  • 半世情劫

    2018-10-17

    一、一斛珠

    将当年韩家纳彩的聘礼悉数退回的那天,沈妙容在房里哭了许久,满脑子都是与蛮子青梅竹马十多年的过往回忆锥心刺骨。谁知傍晚时分,管家忽然跑来通报说蛮...

  • 这个笑话有点野

    2018-10-17

    1 月娘跟刚被卖进暖衣楼的纪蓁一起跳楼逃跑,摔断了尾巴骨的事,被暖衣楼的姑娘们笑话了整整一个月。 冯妈妈更是手指头几乎戳穿她的脑壳:“你也不拿镜子照照自己...

  • 灯花影路

    2018-10-17

    壹·『恩人到来』

    叶老爷拿着娘亲的羽毛来到九重陵的时候,刚巧是我一千岁生辰之际。

    承蒙南西天的元音佛主点化,得了不错的人形样貌,准备次日前往天罗幻境...

  • 镖师哭唧唧

    2018-10-17

    (一)托镖

    我背着五尺大砍刀,站在威远镖局的收镖柜台前:“托镖到临安。”

    蓄着八字胡的中年男子拿起毛笔记录:“几件?”

    “一件。&rdquo...

  • 大侠,你别妆

    2018-10-17

    一、机场AND鸡场

    慕仁川在我面前头一次自报家门时,我就心直口快地接道:“原来你叫机场。”作为一名资深化妆品代购,我理所当然是各大国际机场免税店的常...

  • 命犯桃花

    2018-10-17

    一 易辞在方洲车站被卫戍队拦下时,天下起了小雨。 他提着一个藤条箱子,穿一身书生长衫,被几个人高马大的卫戍队队员拦在车站口,越发显得身形修长瘦削。 “老子说...

 156    1 2 3 4 5 6 7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