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钱门之小神棍哪里逃


第一章
  钱东东在被钱老爹收养前,过的是流浪的日子。
  战乱让很多人都失去了家庭,甚至连个栖身吃饭的地方都没有,而钱东东当时就是他们之中的一员。
  用钱老爹的话来说就是,他的众多女儿中,没有一个职业多元化到钱东东那样的。
  当然啦,这些职业里,她做得最多的还是骗子。没事儿就穿一件宽松的长袍,再贴上假胡子,戴上先生帽,拿着条幅往街上一站,随便装装算命先生什么的,还挺赚钱。
  不过她从未想过,自己这种神级的骗子,有朝一日,居然也会被别人骗!
  那是一个风和日丽的早晨,老皇历上说今天诸事皆宜,大吉大利,所以她满心欢喜地收拾好东西,出门去找前几天就约好的客人。
  这位客人呢,身份还挺特殊,是一个黑道混混的母亲。由于她儿子职业的边缘化与特殊化,搞得她每天提心吊胆,日不思食,夜不能寐,没有办法才去街上,想求个先生替儿子搞个什么保命的平安符之类的。结果却遇到了钱东东这个骗子。
  钱东东得知缘由后,便说事情简单,只要她稍做几个法事然后求个符水,让那个混混儿子喝下,日后便都能逢凶化吉。
  母亲信以为真,开开心心地交了定金,看着钱东东跳大神似的弄了几次法事。
  这不,今儿便是最后一场,钱东东搞完就能收工拿钱了。
  一想到这里,她的心情就好得不得了。
  哪想这法事做完了,符水也烧出来了,钱东东正忽悠母亲怎么将这符水混进儿子饭菜里,骗他吃进去时,门外突然来人了。
  来的不是别人,正是那个混混儿子……以及他的众兄弟们。
  “哟,这符水这么神奇,那要不要也拿来给我喝点儿?”
  低沉性感的声音从门口传来,钱东东转身一看,入眼的竟然是一个极其漂亮的男人。
  他穿着一身笔挺的黑色大衣,手上也戴着一双纯黑色的羊皮手套,单看这打扮就不难猜,此人定是大哥级的人物。
  她向上看去,瞧他那张脸,线条分明,五官清晰,一双眼睛漆黑幽深,脸上带着浅笑,一时还真能让人乱了心神。
  钱东东在心里暗骂自己是神经病,开工时候能不能有些职业道德,不要看见一个男人就花痴到心里小鹿乱撞啊!
  于是她定了定心绪,狗腿地笑着跑到那位老大面前,从怀里掏出一堆黄符,贱兮兮地问:“我这里有求财、求爱、求平安、求健康的,您想要哪种?要是打包购买的话,小的还能赠送法事!”
  老大微微一笑,漫不经心地开口:“求人命呢?”
  “人命?啊!你是有仇家,想弄道符整死他吗?”
  他挑挑俊眉:“姑且算是吧。”
  “我是没有这种业务的……不过,客人是天!你要是想求,我也能帮你弄出来!你想弄死的人是谁?叫啥名?”
  他歪歪头,眼里的笑意更浓:“你叫什么?”
  这话听得钱东东心里有一丝不祥感,她微张着嘴,愣愣地瞧了他半晌,没有回答她。
  老大等了半天,脸上的笑意也没减,最后自顾自地说:“算了,叫什么不重要了,你就直接写‘不怕死的假半仙’好了。”
  如果这种时候钱东东要再听不出什么端倪来,那她算是白行走这么多年的江湖了。
  她手腕一扬,将手里的黄符通通一洒,想制造出视觉上的混乱,好趁机逃跑。
  不料这黄符是洒出去了,但完全没制造出视觉上的混乱。不仅如此,她抬手的瞬间,手腕也被那位老大猛地一擒。
  老大看着钱东东,微微一笑:“虽说我斧头帮是小帮小派,但在道上也还算有些名气。我真是佩服你的勇气,骗人居然敢骗到我兄弟家里面。”说着,他使了一个巧劲,将钱东东向后一推,只听“咔嚓”一声,钱东东的手腕……
  折了!
  “啊啊啊!”
  钱东东感到巨痛,立刻尖叫起来,冷汗涔涔。她原以为这样就完了,哪想那位老大居然又从身后的弟兄手里接过了一把刀。
  银晃晃的刀身刺激着钱东东所有的神经,她吓得腿一软,单手抱住老大的大腿,求饶道:“这位大佬!我真不是故意犯到你们头上的!求你们看在……看在……”
  她深吸一口气,将贴在鼻下的胡子一扯:“求你看在我是个姑娘的分儿上,饶了我吧!”
  老大看着她的脸,眼里果然闪过一丝异样,他捏着她的下巴来回看了看,慢慢吐出了几个字:“哦,姑娘啊。”
  钱东东猛地点头。
  “关我屁事?”话音未落,冰冷的刀就要朝她身上砍下来。
  她眼看着自己要小命不保,于是也顾不上什么,张嘴便喊:“我是鹰帮老大之女!”

第二章
  其实钱东东说完这个谎话都有些心虚,但成功地让那位老大的动作停了下来。
  他端详了她半晌,沉声道:“鹰帮老大何时有了这么大一个女儿,我怎么不知道?”
  “他有个悍妻你不知道吗?要真知道他有个私生女,他老婆还不得拿起菜刀找他拼命?我从小就被他养在外宅,很早以前就知道自己的身份敏感又特殊了。”
  “既然是鹰帮老大之女,吃穿应该是不愁的,为什么要出来行骗?”
  钱东东眼珠子一转,继续忽悠:“你当我想吗?我那个爹一年也不来看我几次,我要是再不作死,弄出点儿幺蛾子,吸引他的注意力,估摸他都快忘了自己还有个种流落在外。”
  老大摸摸下巴,眯着眸子,睨了她一眼:“我凭什么相信你?”
  她深吸一口气:“这种事情,你问任何人都没有用,除非问我那位亲爹。但是他现在又因为帮里的事情去了外省,估摸要下个月末才回来……”
  “你倒清楚。”
  钱东东挺起胸膛:“当然,我是他女儿嘛,必须对他的行程了如指掌。”
  说得如此有自信,但其实她心虚得很。哪有所谓的私生女啊,鹰帮老大外传有悍妻,不敢纳姨太太,这种传言根本是子虚乌有,人家那是太爱自己的老婆才这样的。而他的女儿呢,倒确实是有的,不过没有对外提过。一来是怕江湖上的人对女儿不利;二来他已经有两个儿子投身帮派了,他不想自己的女儿也下水。所以一来二去,一般人是不知道他还有一个女儿的。
  不过钱东东是谁啊?她可是街坊有名的算命先生,上次因为那位小姐久病不起,鹰帮老大没办法,便差人找了她去做法事,瞧瞧是不是染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于是这鹰帮的秘密,便被她这个骗子知道了。
  后来那位老大的弟兄也不知在他耳边说了什么,他挑了挑眉毛,对钱东东说:“姑且先信了你的话,留你一条小命。不过如果等下个月末,鹰帮老大回来,要是让我听见你说的事是假的,呵呵……”
  最后那“呵呵”二字听得钱东东一阵肝颤,不过也没容得她多想,身子一抖,她便被老大拽住抓走了。

第三章
  而被付斯白带回他们的斧头帮之后,钱东东每天想得最多的事情便是怎么逃跑。
  哦,忘了说,之前那个人就叫付斯白,而他的身份则是北城斧头帮的老大。
  很久以后钱东东问过他,为什么要叫“斧头帮”这么恶俗的名字,况且他们火拼都清一色掏枪,也没见他们用过斧头呀。
  付斯白当时只悠悠地回了她一句:“我们是文明之帮,能一枪毙命从不多砍几斧。”
  “……”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钱东东最开始在斧头帮时,可是没空想这些的。
  她每天吃饭时想着逃跑,喝水时想着逃跑,上厕所时想着逃跑,就连做梦……都想着逃跑!
  奈何付斯白手下的弟兄看守忒严密了,别说她了,估摸从她房间飞出个苍蝇都难。
  久而久之,她便开始消极抵抗,连带着对付斯白也没了好脸色。
  问了几次话也没听到她的回应后,付斯白被气笑了,问:“你是赌定了在鹰帮老大回来之前我不敢拿你怎么样,所以才敢这么放肆吗?”
  他说这话的时候正坐在她对面,颀长的身子陷进软皮沙发里,神情慵懒,两条大长腿叠在一起,衣领微敞,精致性感的锁骨随着呼吸若隐若现。
  其实这本应该是一幅让人窒息的美男图,如果男主角没有在擦拭手枪的话。
  钱东东看着他修长白皙的手掌拿着手帕来回擦拭手枪时,暗暗里吞了下口水,原本壮起的胆突然又缩了回去:“我不是放肆啊,你想想,我也是个大活人,你每天关着我也不让我动弹,连房门都不让我出,我……我也会生气的啊!”
  这理由合情合理,感人肺腑!撒这种谎,估计对面的人会信吧?
  于是钱东东期待地看向他,然而他也没让她失望,挑了挑眉毛,说:“成,那我就带你出房间透透气。”
  可是……谁能告诉她,为什么付斯白带人透气的地方,会是……厨房?!
  “你带我来这里干吗?!”钱东东愤怒地道。
  “我饿了。”付斯白一脸坦然。
  “……”
  钱东东替付斯白下了面条。
  和面,揉面,切面,摘菜,切菜,下锅。
  整个过程她做得井井有条,切菜时认真专注的小模样,看得付斯白一直出神。
  他突然起身,静静地走到她身后,双手环住她,脖子一抻,下巴搭在她的肩上。
  “靠近一闻还挺香的,没想到你还有这么一手。”
  突如其来的靠近让钱东东吓了一跳,她猛地一回头,看着付斯白那张近在咫尺的俊脸,心跳骤然加速。
  “你你你……你干吗?!”
  付斯白坏笑着挑了挑眉:“我只是来闻闻菜香,你紧张什么。”
  “你闻菜香,靠我这么近干吗!”
  “你挡在锅前,我不靠近你怎么办?”他脸上的笑意渐浓,“或者说……我让你紧张?心跳加速?小鹿乱撞?”
  钱东东感受到逐渐加快的心跳声,急忙推开了付斯白,扔下一句“神经病!”后便跑开了。
  付斯白看着她逃跑的背景,微微一笑。
  有弟兄从门外悄悄走进来,看见付斯白的样子,会心一笑:“老大,你逗逗她就算了,可千万别真喜欢上啊。咱们现在主要目的,可是要利用她来求鹰帮的帮忙的!”
  钱东东刚来到斧头帮时,弟兄们就提议过,抛开她这位大小姐身份的真假,先将她拽到他们的阵营再说。毕竟前不久他们才和木青帮来过一场恶战,虽说结果是他们赢了,也抢来了不少地盘,但同时他们元气大伤,这种时候急需别的帮派帮忙。而这个援救帮派的首选就是鹰帮。
  所以,钱东东简直就是上天送给他们的礼物。趁着鹰帮老大不在的时候,勾引他的女儿喜欢上他们老大,到时候她回去“吹吹风”,让鹰帮老大派些人手给他们,岂不妙哉?退一万步说,就算这女人之前是在说谎,他们也没损失什么,大不了最后将她一枪毙了,一了百了。
  付斯白皱了皱眉,道:“我知道该做什么,用不着你提醒。”
  弟兄讪讪地走了,独留付斯白一个人在厨房。
  付斯白夹起锅里的面条,给自己装了一碗,坐在桌前慢条斯理地吃了起来。
  吃饭时,他脑子里一直回想刚刚钱东东做饭时的画面,想着她那张白皙秀气的小脸,莫名胸口一热。
  他伸手摸着自己的胸膛,感受着那颗越跳越快的心脏,叹了一口气,心想,难道自己真对那个小妞上心了?

第四章
  那次过后,付斯白便越来越关注钱东东。
  弟兄们觉得这样不行,怎么能让他们老大单方面付出?于是他们设计了一出戏,假装有外帮侵袭,要伤钱东东,然后千钧一发之际,让付斯白去英雄救美。
  不得不说,这招还挺有效的,虽说钱东东当时没表现出什么,可给了付斯白光明正大耍流氓的理由。
  为什么?他受伤了啊!受伤就得上药啊!而作为害他受伤的人,钱东东理应担起这个重任!
  于是,在某个清晨,付斯白主动推开了钱东东的房门。
  几天没见,付斯白那张俊脸还是帅得“天怒人怨”,而她与他四目相对后,小心脏都快从嘴里蹦出来了。
  她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你干吗?!”
  付斯白挑着眉,一边邪笑着脱衣服,一边解扣子:“你说我干吗?”
  钱东东这会儿心里飙了无数句脏话,脑子里也闪过无数不纯洁的遐想……结果越想越偏,越骂越狠,最后索性拔腿开跑。
  但显然她这方面的实力还不足以与付斯白抗衡,他几乎一点儿力气都没费,直接将她摔在床上。
  “我就是死也不会屈服的!”
  付斯白一脸嫌弃地努努嘴:“我就是让你上个药,至于活啊死啊的吗?别的先不论,单说我是因为你才受伤的,你就该负责吧?”
  钱东东被他的话堵得哑口无言,扫了一眼他赤裸的胸膛,小声道:“你先放开我。”
  他挑着眉,本想再调戏她一会儿,哪知突然跑来个不怕死的弟兄。
  那个弟兄闯进来后也是一脸尴尬,但尴尬之后,更多的是慌乱。
  他用手指着外面,大喊着:“老大!不好了!木青帮这次真的来了!”
  钱东东正诧异着什么叫“真的来了”,只听外面“砰砰砰”地响起了一阵枪响。
  看着付斯白一脸凝重地穿上衣服,大步向外走时,她不知哪来的勇气,突然抓住了他的胳膊:“你的伤还没好,现在又要出去?不打不行吗?”
  他眼里闪过一丝异样,深深地看了她两眼后,道:“木青帮的地盘被我们抢了不少,他们哪能善罢甘休?所以现在不是我想不想打的问题。”
  钱东东咬咬唇:“那……我能帮你做些什么吗?”
  闻言,一旁的弟兄不知为何突然双眼泛光,道:“等你爹回来,你求他来帮我们就可以啦!”
  这话听得钱东东眼里异光一闪。
  而付斯白大手一扬,阻止弟兄的话。他平静地看着钱东东,道:“不要听他胡说。你不用考虑我,自己想怎么做就怎么做。”紧接着他便头也不回地出去了。
  然而打死他他也没想到,钱东东最后真的来帮他了,而且……
  还是拿着菜刀来帮他!
第五章
  付斯白到现在都还记得那天的画面。
  斧头帮的弟兄们和木青帮正打得火热,不远处突然传来了一阵气势汹汹的喊声:“哈!”紧接着钱东东就出现在他们面前。
  她当时手执两把菜刀,从阵阵青烟中走过来,那画面诡异得很,一时还真把木青帮的人震住了。
  但两把菜刀怎么可能跟无数的手枪相比?所以付斯白几乎在同一时间,直接将她拉到身边保护了起来。
  那场火拼还算有惊无险,虽然有伤亡,但也不算惨重。不过相比付斯白骂钱东东的狠劲儿,那些受伤的人也就不值一提了。
  “拎着两把菜刀就敢去闯枪林弹雨?你当是去做菜啊!”
  钱东东抠着手指:“我是想帮你啊……”
  “帮我……”付斯白深吸一口气,“你爹在你小时候没教过你吗?黑帮火拼的场合有多危险!”
  她有些诧异地摇摇头:“他没说过。”
  他又做了一次深呼吸,然后有些无奈地看她,将她拽到自己身边:“有没有受伤?”
  钱东东摇头。
  沉默片刻,他又问:“说说吧,你怎么就想到拿着菜刀出来帮我的?”
  她连看都没看他,十分平静地说:“你能想都不想冲进火海救我,我拿菜刀帮你还用想吗?”
  她说完这话,四周莫名陷入一阵诡异的沉默中。片刻后她抬起头,发现付斯白正目光灼灼地看着她。
  下一刻,她只觉手腕一紧,整个身子被他用力一拽,自己便坐到了他的腿上,紧接着他单手扣住她的下巴,狠狠地吻住了她。
  确实是狠狠的,他几乎连反抗的机会都没留给她,霸道地堵住她的双唇。反复辗转吸吮,不留余地。
  末了,他气喘吁吁地放开她,又轻啄了一下她的鼻尖,道:“怎么办,我好像真的喜欢上你了。”
  钱东东没回答,只是面红耳赤,许久没出声。
  这时门外突然有弟兄敲门,付斯白也趁机推门出去了,他知道小姑娘在害羞,所以他得给她时间和空间。
  出门后,没等那弟兄开口,他倒先出了声。
  “哎,小北,我好像真喜欢里面那妞了。”
  小北在旁边直勾勾地看着他,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而付斯白也没在意,继续自顾自地说:“你们之前叫我去色诱她,趁机找她爹要些势力。可接触下来,我发现她这个人就能让我喜欢得紧。现在只要看着她那张小脸,似乎什么计划都不重要了……”
  小北有些听不下去了,咽了咽口水,打断付斯白的话:“老大,我得和你说个事儿。”
  “说。”
  小北深吸一口气,道:“屋里那个……根本不是鹰帮老大的女儿!”

第六章
  看着付斯白骤变的脸色,小北一时不知该不该继续说。
  隔了许久,付斯白才咬着牙挤出一句话:“怎么回事?”
  小北答得支支吾吾:“你之前不是叫我调查鹰帮老大有没有女儿吗?我说了有,这是事实,他确实有个女儿。不过根本不是什么私生女,而是堂堂正正的大小姐,只不过鹰帮老大舍不得她出来抛头露面,也怕她有危险,才一直没对外说过……”
  付斯白的脸色沉得骇人:“我不是让你调查清楚吗?!”
  “是挺清楚的啊!之前我调查回来不还喜滋滋地和你说了,鹰帮老大有个女儿吗,然后我按你的吩咐去了鹰帮,跟帮主说他女儿现在在咱们这儿,可能会有危险,叫他帮咱们。可鹰帮老大听完哈哈大笑,直接说咱们这里的女人是假的,他女儿好好的,还待在家中,每天都给他做饭呢!不过……”
  付斯白睨了小北一眼:“不过什么?”
  “不过鹰帮老大说了,他听说了咱们和木青帮的事情,也明白咱们打的什么主意,说可以帮咱们!但……”
  付斯白一脸急切:“但什么?!”
  “但……但你得娶鹰帮小姐!”
  原来,那位鹰帮小姐前不久就见过付斯白。那时他似乎帮她追过一个小偷,那身手,再加上他那张“祸国殃民”的俊脸,让她一见倾心。之后她问过他叫什么,他没瞒着,说自己是斧头帮的老大,叫付斯白。
  所以这会儿他们求到鹰帮头上,那位鹰帮小姐便抓住了机会,提出这个要求。
  可她一定想不到,他最开始的想法也是找她求亲,只不过现在……
  付斯白揉着太阳穴,看着厨房里一直忙着给他做饭的钱东东,一时犯了难。
  如果换作平时,他肯定直接抛开这里的人,立刻去迎娶那位鹰帮小姐。但现在不同,他喜欢上她了,真的喜欢上了,抱着她会有感觉,看着她就会心跳加速……这种情况下,怎么可能让他和别的女人同床共枕?
  他不知别人会怎么选,但自己似乎是做不到。
  不过如果真的不娶那位鹰帮小姐,那跟他出生入死的弟兄们怎么办?难道还要一次又一次地和木青帮火拼,看着他们一个一个倒在血泊中,长眠不醒吗?
  钱东东将饭菜做好,端到付斯白面前时,就看见他表情凝重,不禁问道:“难道那个木青帮又找你们麻烦了?”
  她的声音让他瞬间回神,他抬头看着她笑了笑,摇摇头:“你想回家吗?”
  钱东东眼前一亮:“你能让我回家吗?”
  付斯白的眸色黯了黯,过了很久,他淡淡地问:“你说,如果一个人因为疏忽犯了错,他该怎么办?”
  “亡羊补牢呗。”
  “如果我找到了丢的羊,回头发现牢里又钻进了别的羊呢?”
  钱东东皱了皱眉,莫名觉得这个问题既幼稚又深奥:“那就两个都要。”
  他认真地看着她:“只能要一个。”
  她想了好一会儿,说:“那就要追的那只,毕竟你在它身上花的精力比较多。”

第七章
  钱东东觉得和付老大吻过之后,她的人权有了质的飞跃。
  不论别的,单说他允许她回家这件事情,是她之前想都不敢想的、
  不仅如此,在她回家前,他还帮她准备了许多稀罕玩意,有几件还是送给她家人……那架势,莫名给人一种她前脚回到家,后脚他就会去提亲的感觉。
  虽说她还没告诉过他,她是孤儿的事情,不过看他这副样子,她瞬间就不想说了。
  她拿着付斯白给的钱租了一个简单的房子,然后便开始等着他来。她想,如果他真的抬着聘礼来娶她,她肯定就毫不犹豫地嫁了。可一天,两天,三天……一个月都过去了,付斯白还是没有要来的迹象。
  钱东东有些心急,可又不能回斧头帮质问,毕竟一切都是她的猜想,万一她向他问出口,得到否定答案,岂不是又给了他嘲笑她的机会?
  但就这么老实等着,她又不甘心。
  后来实在受不了,她便出门去街上乱逛,当然,乱逛的地点都是斧头帮的弟兄们会常出没的地方,毕竟她的最终目的还是想与付斯白来个“偶遇。”
  可让她没想到的是,没偶遇到付斯白,倒是知道了他要成亲的消息。
  那会儿她瞧着街上迎亲的队伍排场极大,好奇是哪家娶亲,于是拉着路人问了问,不料……
  “这么大的排场,在咱北城也就是鹰帮能搞得出来了。不过这次他们是嫁女儿,似乎嫁的是斧头帮的人呢……哎,这两个强帮联手,估计又要在北城刮起一阵血雨腥风喽。”
  钱东东心猛地沉了:“斧头帮?斧头帮哪位?”
  “这还用问吗?鹰帮老大的女儿,要嫁肯定也只能嫁给帮主级别的啊!”
  那一刻,她觉得胸口有巨石压着,连气都快喘不过来了。
  钱东东虽然胆小怕事,但不是个受欺负的主。
  她从小就信奉一句至理名言: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断他命根!
  所以听完付斯白要成婚的事情后,她先是伤心了一阵,紧接着那些伤心都转成了滔天的怒意。
  前一个月才亲了她,还说喜欢她的人,现在居然要娶别人为妻?!
  这口气……她怎么可能忍得下!
  于是她二话不说,拿了两把菜刀藏在衣服里,去了成亲现场。
  因为鹰帮来往的客人太多,所以她还算顺利,一路没什么阻碍就到了观礼大堂。
  她坐下没多久,便听见有人喊道:“吉时已到,请新人!”
  看见那对穿着吉服的身影从后堂出来时,她连脸都没看清,便大吼一声:“付斯白!你这个喜新厌旧的狗杂种!去死吧!”
  紧接着她便提起刀,像一阵风似的跑到了新郎官旁边。
  周围的客人一阵慌乱,旁边鹰帮的弟兄们也都惊讶得不行,一个个看着她手里的两把菜刀,愣得连枪都忘了掏。
  而钱东东站定之后,便一把拽过了新郎的衣领,手臂一扬,只见菜刀在日光下,闪起寒光……
  可就在这时,她身后突然传来了一道熟悉的声音–
  “东东,你要干什么?!”
  她难以置信地回过头,定睛一瞧,发现来人……
  是付斯白!
  那她身前这个……
  居然是小北!

尾声
  其实事情的经过大概是这样。
  那天付斯白送走钱东东后,独自纠结了好一会儿,最后还是被弟兄们哄着推着送上了去鹰帮的车上。
  那一路他整颗心就像被洒满各种调料一样,酸甜苦辣咸几乎尝了个遍。而下了车后,他也做了决定……
  这鹰帮姑父,他不当了!
  地盘可以再抢,位置可以慢慢稳固,可是喜欢的人错过了,那就是一辈子的事情。
  于是他带着这份决心,踏进了鹰帮大门,然后见到那位传说中的鹰帮小姐后,他的第一句话便是–
  “小姐,感谢你的抬爱,但付斯白实在难以消受,这亲事,咱们还是算了吧。”
  他原以为自己会遭遇巴掌、脚踢、拳抡等暴力对待,哪知那鹰帮小姐皱了皱眉,瞧着他半晌,说了一句:“你有病吧?谁要和你结亲啊?”
  说完,她脸色一变,羞答答地挽住了一旁小北的胳膊。
  原来,之前所谓的英雄救美抓小偷的事件,男主角其实是小北。只不过他那时耍帅,说自己是斧头帮的老大付斯白,于是便闹出了这种笑话。
  要是平时,付斯白铁定要收拾小北一番,敢顶着他的名字出去泡妞?!简直活腻了!
  不过现在……
  他看着钱东东,有些无奈地道:“这些日子我一直忙着小北的亲事,也没空准备聘礼,所以才一直没去找你。你……你也忒心急了些。”
  钱东东有些不好意思,垂着头:“谁叫你不提前告诉我,我一听鹰帮和斧头帮,就以为……”
  被她的两把菜刀吓到的小北,一边平复心跳,一边说:“东东姐,虽然我们老大曾经决定了选我家小亲亲而抛弃你,但好在最后发现整件事都是个误会呀!”
  付斯白:“……”
  钱东东:“……”
  感受到气氛突然变得有些微妙,小北挠挠头,继续帮着付斯白“解释”。
  “东东姐!你要相信我们老大!就算他之前故意安排了色诱,又安排了第一次的假火拼,想英雄救美……但……但他后来真的是为你受伤了!”
  付斯白:“……”
  钱东东:“……”
  一旁的鹰帮之女瞧着这场景,不由感叹–
  有她男人这种专业坑老大三十年的弟兄,付斯白的追妻路,怕是要路漫漫其修远兮了。    
相关信息
  • 爱如潮水主角阿正全文章节

    爱如潮水主角阿正全文章节

    2018-09-13 10:24:12

    “阿正,你喝过人奶吗?”嫂子在我面前拨开胸罩,开始给小侄女哺乳,原本哭闹的小侄女顿时安静了下来。她的胸部很白,白得耀眼,直看得我眼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