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高中那段青涩的网恋

一、

十六岁那年,我网恋了。

我们是打游戏认识的,我救了她一命,她主动要了我qq号,我没有拒绝。

在游戏里面,我是一个很高冷的剑客,行走江湖,剑术高超,杀人不眨眼,救人不留名。她一身红衣,吃力笨拙地跟在我后面,说是要还救命之恩。我不怎么理她。

其实我本人也是一个很高冷的人,她加过我之后,从来都是她主动找我聊天。

有一天,她突然问我:“嗨,你看过盗墓笔记吗?”

我说:“没看过。”

她发了个撒娇的表情:“你去看看嘛……真的好好看的……你肯定会喜欢的!”

我本想拒绝的,我不是那么喜欢看小说,尤其还是这种冒险型,但是我回了一个好字。

几天后,我看完了那部小说。她没问我好不好看,也没问我喜欢里面什么人物,或者哪个情节很好看什么的,这些问题我都悄悄地准备过答案,但是她问了我一个措不及防的问题——“我以后就叫你小哥好吗?”

莫名其妙的,我的心跳在一瞬间像只失控的兔子一样,在胸腔中剧烈蹦跳起来。我急忙捂住胸口,但是这个动作似乎不利于大脑血液流动——沉默了片刻后,我居然忘了问为什么,直接习惯性地回了个“好”字。

一瞬间,她的兴奋直接从手机那端燃烧了过来,将我头顶的白云烧成了瑰丽的晚霞。我曾经听到过一句话,晚霞是爱情独特的风景,这一刻,我决定收回我以前说过的那句“瞎扯淡!”

约好一起看流星雨的那个晚上,手机铃声响了,来自她那个城市的陌生号码,我犹豫了很久,在她快要挂掉的那一瞬间接起了电话。我第一次听到了她的声音,像极了那晚温柔静谧的月色——“小哥小哥,我好喜欢你啊,你做我男朋友好不好?”

心头剧烈一颤,眼泪措不及防,哽在喉咙的话怎么也说不出口,我捂住嘴,急忙挂掉了电话。

流星雨来的那个晚上,我关了手机,听着外面人群的惊呼声,躲在被窝里,哭了一个晚上。

那个晚上,我想一个问题想了很久很久——如果我是男生,我会不会高兴地回答一句:“我也喜欢你。”

二、

十六岁以前,我是很排斥同性恋的,直到遇见她。

是什么时候开始心动的呢?是她屁颠屁颠跟在我身后捡装备时的可爱模样?还是满屏“小哥小哥”的温柔与依赖?什么时候开始,习惯了我身后的那个红衣身影?习惯了一大清早醒来看见“小哥”两个字的缱绻温柔。

已记不清有多少次,拼命压抑住自己内心深处的爱意,不敢让它流露半分。我也想过一刀两断,却从来没下定过决心。我自私地贪恋着她给的温柔,却又懦弱地躲在壳里,不敢为这一份特殊的爱情探出头来。

直到最期盼,也最害怕的事情发生。

想了整整一个晚上,我打开了手机,满屏都是她的关心,“小哥”那两个字却扎眼而又讽刺。我用了一上午,删删减减,发了一句话:“对不起啊,其实我是一个女生。”

我等了她三天,她没有回过我一个字,那个熟悉的qq头像依然跳跃着,却再没出现在我的对话框里。

我想过道歉,想过解释,甚至想打个电话追问她:“难道同性就不能谈恋爱吗?!”很讽刺吧?这个问题我考虑了这么久都不敢坚定地说一句不行,我却妄想她给我答案。

在“小哥”重新出现在我的qq里时,我根本不敢去看三天前发的那句话,她回我说:“不管你是男生还是女生,我喜欢的是你,是小哥。”

我哭着给她打了电话。把那句想了很久的“我也喜欢你”说了无数遍。

后来,她在一个微凉的清晨问过我这样一句话:“小哥,为什么你总是说‘我喜欢你’,却不说‘我爱你’呢?”

我始终记得,我很认真地回答道:“一个轻易将爱挂在嘴边的人,是不懂爱的。”这句话在今天被用滥了,但是当时的我深信不疑。

她在手机另一端笑得喘不过气来,像极了楼下打滚的猫,我把手机更放近了些,阳光和着花香偷渡了过来,我的嘴角便不自觉地翘了起来。

三、

我每天都会写日记,这是我从小学保留到现在的习惯。她听说后,便开始厚脸皮地找我要,说想了解我每一天的生活。

我笑着问:每一天不都跟你打了电话吗?傻瓜。

她偏不:我就想知道你日记里写了些什么,以后回忆起来,也有个参照物啊。

我那时迟疑了,不是因为我认为日记本是一件很私密的事——我愿意跟她分享我所有的秘密,但我迟疑了,连我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

她有些慌了:小哥,你生气了吗?我不要了行吗……

不,为什么不要。但是,作为交换,你得把你的日记给我。

可是,我没有记日记的习惯。

嗯,从现在开始,你有了。

我至今都还记得她假装生气的可爱声音,以及不久后,那本日记本上娟秀的笔迹,尚带着醉人的墨香。

她在日记本上认真地幻想着我们的未来。她写道,我的小哥,你以后一定要到我身边来,我们一起住在沿海的小别墅里。

我的脑海里立刻构建出一个画面——那里有种满了蓝玫瑰的小花园,那里有数不清捡不完的贝壳,那里有一群可爱慵懒的猫咪,还有,牵着手,从清晨走到黄昏的我们。

那时,我正在读高三,每天在浑浑噩噩的压力中沉闷地学习着,在作业与考试的深海中痛苦地挣扎着爬向终点,更悲哀的是,我却对终点一无所知。

可是这一瞬间,我的人生突然明亮了起来,所有摆在我面前的路,瞬间褪去了迷雾,全都指引着终点的幸福生活。

我成了早上去教室的第一个人,成了被保安催了好几遍才回寝室的人,也成了办公室里最活跃的身影。我的成绩长的很快,老师们都说,那时梦想的力量,但只有我知道,那是爱情的功劳。

高考那一次,是我考的最好的一次,超了一本线近八十分。所有人都在为我庆贺,为我建议着最好的学校。可我的志愿只填了一个,就是离她家最近的那所二本。

本来,这件事我想瞒着妈妈的,可是还是被她知道了。任凭她怎么哭闹、追问,我都不敢道出实情来,只是默默地把自己锁在房间里,不吃不喝,伤心却又暗自喜悦,那时离填志愿的截至时间只有一天,我没有出门,想着生米煮成熟饭了,就结束了。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在我煎熬着度过那最后一夜的时候,我收到了她的分手消息。

四、

她说,对不起啊小哥,其实我发现我还是更喜欢男生。

她说,小哥,其实我和他在一起有两个月了,怕打扰你复习,没有告诉你。

她说,小哥,谢谢你曾经喜欢过我,祝你幸福。

她最后发了一张她和那个男生的亲昵照,小鸟依人的模样,和我想象中的一模一样,只是拥着她的那个人不是我。

我怎么敢信?疯狂地打电话给她,她一个没接,只是在qq上一直道歉:“对不起啊,小哥。”

最后,她终于肯接我的电话,熟悉的声音充满了疲惫与恳求:“小哥,你放过我好吗?”

我愣住了,那些想质问的话,那些想发的火,在这一瞬间全都化作哽咽吞进了喉咙里,就像第一次她和我告白一样,我一句话也没有说,狼狈地挂掉了电话。眼泪,湿透了床单。

我想起来,我还没有告诉她我孤注一掷的志愿,本来还想着给她一个惊喜的。但所有这一切,全他妈变成了讽刺。

我一夜没出来,妈妈在房间外守了一夜。推开门,累到睡着的她倒在地上,我哭肿的眼睛再次浸满了眼泪。

我妈说,要是没听见我一晚上的啜泣声,她早就砸门而入了。妈妈小心翼翼地擦干我脸上的泪,我从未听过她如此温柔的声音:“你想读那个学校就去读吧,我不拦你。”

我跪坐在她旁边,这么近,才发现她的皱纹残忍地霸占了她的额头与眉角,白发稀疏地藏在熟悉的青丝中,眼底像是被恶作剧地摸了一层锅灰。

一夜的泪水,眼睛早已肿胀涩痛,但那一刻我的眼泪像是决堤的洪水,怎么也擦不干,像是要流尽我身上每一滴水分,我只记得我嘶哑地哽咽道:“不……我……不去了……我……听你的……妈妈。“

在志愿填写的最后一天,我放弃了我的志愿,与此同时,我放弃了那个叫爱情的东西。

很多年后,我回忆起这段青涩荒唐的爱恋,也会露出温柔的笑意,毕竟严格算来,她也算是我的初恋,也曾给我的生活带来了阳光与花香,给我带来了光明与方向。我偶尔也会想她,只是再也没有见过她——或者说,我就从来没有见过她。

有时候,我也会想,一切会不会是一场误会。是不是我妈知道了她的存在,威胁她编个故事来让我放弃志愿。只不过,生活不会是言情小说,没有那么多意外,也没有那么多误会,我真的只是被一个男人给绿了,而已。

现在的我,已经结了婚,生活很幸福,和一个男人。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再没遇见真爱前,谁能保证你喜欢异性还是同性。

pp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