赶阴集

在我们这里,人们逢单日或双日会到集市上做买卖或者玩耍,称之为“赶集”。

活着的人赶阳集,死去的人赶阴集,也有的地方称阴集为鬼市。

我们村子南面有条小河,岸边荒冢累累,野蒿遍地。据开了天眼的人讲,这里就是鬼市所在。

村里人很少到那里去,那里晚上有时会传出各种奇怪的声音,让人毛骨悚然。

村里有经验的人知道,这是阴集开市了,活人勿近,否则会撞邪的。

那一年,邻居动哥从外地打工回来,喝多了酒,迷迷糊糊晃到小河边,一头扎在草地上睡着了。

不知睡了多长时间,动哥被吵醒。抬头看看天,灰蒙蒙的。眼前是个集市,有许多灯火在飘。那灯影明明暗暗、忽忽闪闪,影影绰绰。街上人来人往,推车的,挑担的,卖葱的,卖蒜的,卖针的,卖线的……三教九流,五行八作,无所不有。

动哥从小就听说过这里有阴集,不想今晚让自己给碰到了。饶是闯荡多年,胆大如斗,乍一看到这么多鬼魂在面前游荡,他还是感觉头皮发炸,脊梁沟里窜冷气。

一群光屁股小孩跑过来,大的七八岁,小的五六岁,围住动哥吵吵嚷嚷:“吃砂子糖……”

动哥知道这是一群小鬼儿,当然不肯吃。

那群小孩子尖叫着扑上来,搂腰的,抱腿的,揪耳朵的,把动哥按在地上,还有小孩子抓起沙土往他嘴里塞,鬼声鬼气道:“吃砂子糖……吃砂子糖……”

动哥被沙土呛到,差点儿窒息。好不容易挣脱,那群孩子一哄而散。

动哥气坏了,吐掉嘴里的沙土,老子在外面啥没见过?还怕你们几个胎毛都没退净的鬼崽子?他一咬牙追上去。

那些孩子跑进集市里,一转眼的工夫都不见了。

动哥酒意未消,大着胆子在集市上转悠,见这里的交易大多是以物易物,很少使用钱钞。那钱也不是阳世的钞票,大约是冥币吧。

动哥看中了几样东西,可惜身上没有冥币,而且用冥币购买,价格高得离谱,还是以物换物划算一些。

动哥听到前面人声鼎沸,热闹非凡,有人从身边跑过,叫道:“走啊,去看鬼参酒……”

动哥拉住一个人,打听什么是鬼参酒。

那人说:“鬼参酒是用阴年阴月阴日阴时出生的女子尸体佐配药材浸泡而成。这种尸体特别难得,所以称为鬼参,堪比阳世百年老人参,特别珍贵。”

动哥心里一动,不由自主跟上去。

围观的人很多,里三层外三层,动哥好不容易挤进去,看到中间摆着一口半人高的大酒缸。缸里的酒颜色深碧,异香扑鼻,香味与阳世的酒香不同,有一种怪怪的味道掺杂在里面。

酒缸里浸泡着一个女子,酒水淹没到颈部,容色秀丽,神情痛苦。

动哥仔细一看,骇然欲绝,那个女子他铭心刻骨,不正是他当年的初恋小荷么?

说起小荷,其实挺可怜。当年动哥与小荷相恋,都发展到谈婚论嫁的地步。

没想到这桩婚事遭到动哥父母的强烈反对,因为小荷是阴年阴月阴日阴时出生的,是命相上罕见的“八字全阴”,又是女孩子,阴气太盛。有人断定她活不长,除非有八字全阳的人可以克冲。

动哥的父母不希望儿子找个短命鬼做老婆,硬是棒打鸳鸯,活活拆散了一对有情人。

动哥一气之下远走他乡,几年都没有回来。小荷也在动哥走的那个晚上投河自杀。

动哥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小荷,更没想到小荷被人浸泡在酒缸里,他嘶吼一声,不顾一切冲上去。

小荷也看见动哥,悲号不已,泪落如雨。

一群人拦住动哥,把他死死按住。动哥双眼通红,拼命反抗。

有个管事的走上来,问动哥怎么回事儿。

动哥讲了他和小荷的事情,围者无不默然。管事的又问小荷,小荷的说法与动哥一模一样。

管事的和卖酒的嘀咕一阵儿,向动哥说道:“这里是鬼市,我很同情你们的遭遇,但规矩是不能破坏的,你想带走那个女孩儿,就要拿钱来买,或者拿价值相当的东西来交换。”

动哥问了价钱,简直是天文数字。这个时候他到哪里弄这么多钱?情急之下,他想起身上有一块古玉,祖上不知传了多少代才落到他手上。当初在外面穷困潦倒时,有人出很高的价钱买这块玉,他都不舍得卖。

动哥拿出古玉,递给管事的,说道:“这块玉是祖上传下来的,我愿意跟他交换。”

管事的接过来,见此玉大如鸽卵,宝光莹莹,知道这是个好物件,和卖酒的人一说,那人也同意交换。

小荷又回到动哥身边,两个人悲喜交集。

小荷被拘日久,不能出缸。动哥又没办法把这么大的酒缸带走,一时发了愁。

管事的见状,叹道:“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看你们两个可怜,又缘分未断,我索性再帮你们一回吧。”他和动哥约定了日子,尽力帮小荷解脱,让动哥来接小荷,不要错过了时辰。

众人散去,动哥与小荷如胶似漆,似乎有说不完的话,有流不完的泪。

动哥从谈话里得知,当年他离家时,小荷也想着出逃。不想被爹娘发现,把她狠骂了一顿,又锁在房里。半夜时分,小荷趁家人睡熟,撬开窗户逃出来。想到动哥离去,爹娘不容,万念俱灰之下投河自尽。

不料投水的时辰不好,没死在水里,一头扎进那人的酒缸里。

常言道入土为安。小荷的尸体被拘在酒缸里,魂魄不得离体,一直无法投生,日夜遭受荼毒之苦。

两个人说一阵儿,哭一阵儿,不知不觉鸡叫声响起。

小荷神色大变,凄凄惶惶,哀婉欲绝。

管事的走过来,向动哥说道:“天鼓响了,你赶紧走吧,否则会有晦气上身。”

动哥大哭,死也不肯走。管事的生气,狠狠推了他一把,动哥摔倒在地上,晕了过去。

天亮的时候,有人发现动哥躺在一个坟丘上,浑身冰冷,昏迷不醒。

有人说是撞邪了,家里人把动哥抬回去,又央请阴阳先生来看了几回,休养一个多月才好转。

动哥算算日子,与管事的约期将近。

他瞒住家人,准备一口上好的棺木和香烛火纸等物事。在七天后的子时,一个人来到小荷当初投水的地方。

动哥在河边燃了纸和香烛,工夫不大,河心骨朵朵冒起水花,水花越来越大,像河水滚了一般。

动哥看着那水花,眼睛眨都不眨,不停地呼唤小荷的名字。

一只大缸从河里慢慢涌出,被水花托起来,一直送到岸边。

小荷躺在酒缸里,两颊粉嫩,颜色如生,好像睡着了一样。

动哥把小荷从缸里抱出来,大酒缸随着水花落回河里,没了踪影。

小荷的魂魄离体而出,两人又悲又喜。

小荷手上托着一块玉,正是动哥家传的那一块:“你离开后,管事的见我们可怜,说动那个卖酒的将玉还给我们,你以后定期还他的钱吧……”

小荷还要说什么,空中有声音响起:“快走快走……时辰到了!”

小荷万分不舍,说道:“我带走此玉,你日后听说谁家有衔玉而生的女儿,那就是我,千万别忘了来找我……”说完,把玉含在嘴里,魂魄消失不见。

动哥抱住小荷的尸体大哭,又怕耽误时辰,把小荷放进棺材,用车拉到事先看好的墓地。

那里有动哥安排的一批人,见动哥过来,大家七手八脚把棺材卸下来,葬进墓穴里。

这个无星无月的夜晚,动哥为小荷举行了一场迟到的葬礼,又哭了一通才和众人回去。

相关信息
  • 爱如潮水主角阿正全文章节

    爱如潮水主角阿正全文章节

    2018-09-13 10:24:12

    “阿正,你喝过人奶吗?”嫂子在我面前拨开胸罩,开始给小侄女哺乳,原本哭闹的小侄女顿时安静了下来。她的胸部很白,白得耀眼,直看得我眼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