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浮的秤砣

我们村子在汝水边上,这是一条千年古河,以前河上没有桥,人们来往两岸要靠船摆渡。

撑船的是一个老人,无儿无女,在岸边的码头上搭了两间草屋,一个人住在那里。不管白天还是黑夜,只要有人过河,叫一声,他都会拿一根长竹篙,撑船把人送到对岸。

我那时年龄还小,不知道他的名字,至今想起来,连相貌都模糊不清。

老人没事的时候总会小酌两杯,久而久之,挂在腰间的酒葫芦就成了摆渡老人的标志。

有天晚上,老人正在草屋里饮酒,听到外面有人赞道:“好香的酒啊……”

老人爽朗好客,笑道:“遇上就是有缘,进来喝两杯吧。”

那人没有客气,走进草屋坐下来。

老人给那人满满斟上一杯酒,那人端起来一饮而尽。

老人赞道:“好酒量!”

酒逢知己千杯少,两人越喝越投机,颇有一种相见恨晚的感觉。

那人也不瞒老人,说他是河里的水鬼。当年由于贪酒,坠入河中而死

老人并不害怕,他经历过太多世道,人和鬼又有什么区别呢?

从此以后,老人与水鬼经常在一起饮酒聊天,谈些人间鬼界的事儿,日子过得倒也惬意。

后来有一天,他们两个又在一起喝酒。酒酣耳热之际,水鬼说:“老兄,今晚是最后相聚,明天我们就要分别了。”

老人问道:“你要去哪里?”

“我在外面游荡多年,终于得到阎王的怜悯,明天就是我投生的日子。”

“好,这杯酒算我为你饯行,希望你好好投胎,重新做人。”两人一饮而尽,老人又问道:“听说水鬼投生必须找一个替身,你找到了吗?”

水鬼点点头:“下面有安排。明天午时有个戴铁帽子的人会从这里过,他就是我的替身。”

老人疑惑不解道:“你不会弄错吧?怎么会有人戴铁帽子呢?”

水鬼笑道:“不会错!到时候你就会明白的。”

第二天,老人留了个心眼儿,仔细观察来往的人。一直等到日近中午,也没有见到戴铁帽子的人。

正当老人有些松懈时,从河岸上走下来一个人,也许是为了遮挡火辣的日头,那人把一口新买的铁锅顶在脑袋上。老人大惊,这不就是戴铁帽子的人吗?

那人上船来,和老人搭话。老人心里凉了半截,他认识这个人啊。

这人名叫陈三,是个老实巴交的汉子,四十多岁上才娶了老婆,老婆疯疯傻傻的。家里还有个瞎眼的老娘和一个没断奶的儿子。一家四口全靠陈三卖菜过日子,要多难有多难。

陈三和老人搭了两句话,便坐在船上歇息。他的脚边放着卖菜的秤和秤盘。秤砣用红绳子系住,搁在秤盘里。

老人把船撑开,划到河心时,那船突然一震,秤砣从秤盘里滑落,滚到河里。

陈三惊呼一声,伸手去抓秤砣。他家里穷,一家人全靠他这杆秤吃饭呢,怎么可以丢掉?

奇怪的是秤砣落进水里,并没有沉下去,而是像羽毛一样飘在水上,随波逐流。

陈三捞秤砣心切,也没仔细想。手伸一分,那秤砣就向远处移一分。陈三只好趴到船沿上,伸长胳膊去抓秤砣上的红绳。

老人看看天,正当午时,他见陈三的手快要碰到红绳时,实在忍不住,挥起竹篙敲在陈三的手腕上。

陈三吃疼缩回手,那秤砣咕咚一声沉到了河底。

陈三刚要责怪老人,突然想到什么,顿时脸色惨白,冷汗滚滚而下。等船靠了岸,他一句话也不说,给老人磕了三个头,爬起来就跑。

晚上,那个水鬼又来了,埋怨老人坏了他的好事。

老人坦然道:“陈三死了,那是四条命。我明知道却见死不救,还是人么?我救了他,坏了你的事,这是失信,你就拿我当你的替身吧。”

水鬼沉默良久,叹道:“你是个好心肠的人。我昨天晚上把事情告诉你,就知道会是这个结果。这样也好,我又能陪你喝酒了。”

相关信息
  • 爱如潮水主角阿正全文章节

    爱如潮水主角阿正全文章节

    2018-09-13 10:24:12

    “阿正,你喝过人奶吗?”嫂子在我面前拨开胸罩,开始给小侄女哺乳,原本哭闹的小侄女顿时安静了下来。她的胸部很白,白得耀眼,直看得我眼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