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前被骗财夺妻,死后化为厉鬼

小旅馆内热闹非凡,却又冷清至极。走进旅馆一楼,喝酒吃肉的人数不胜数。二楼却挂了块满是灰尘的木牌,破旧不堪,若不细看竟不知上面写着“禁止上楼”。

“老板,来你们这里最便宜的小菜,酒水”。刘曲大声对着远处的小二说着。小二笑呵呵的应着“好勒,客官稍等!”

刘曲一进门就敏锐观察二楼阁楼挂的木牌,趁着小二上酒菜的时间,刘曲侧着头笑眯眯的说道:“小哥,楼下人太多了,我喜欢清静,我去二楼吧”。说着就往楼上要上去,小二急忙拉住他小心翼翼的看看了四周轻声说:“哥,楼上不干净,有鬼”。“我不怕鬼”刘曲笑呵呵的说。

说罢,刘曲提着酒壶喝着酒就往楼上去,小二也不敢上前,硬是在楼下瘫坐着说“哎!又要出人命了,造孽啊”。

刘曲推开门,一股灰尘腐臭味扑鼻而来,刘曲用他专业的眼光判断这必有尸体,可不禁他又有些害怕,于是猛地喝了一口酒沉沉的睡去了。

一觉醒来,眼睛一睁。刘曲看到一个箩筐那么大的头,阴狠的看着他,刘曲吓得眼睛瞪得老大,一句话不敢说,连大气都不敢出。再眨眼的功夫,大头鬼已经到了房间角落,这时候刘曲缓过神来,坐起来,摆了摆头,对着正准备朝他过来的大头鬼说:“这位大哥,我们无冤无仇,何必害我,你要是有啥冤屈跟我说,我是本县新上任的县长,现在出来查访,有冤屈我定帮你申冤,不管你是死了还是活着”。这时大头鬼向他走来,扑通跪下道:“我和一个“好兄弟”从家中来到贵县本打算做点小买卖养家糊口。来到此酒馆,不料我那所谓的兄弟把我灌醉,杀害又把我的尸体拖入该房间,把我的头割下来放入箩筐中,拿走我身上所有的钱财,就此还不罢休,还请来法师把我锁在此房间,我出不去,我想报仇。我从活人口中听到,那个伪君子用我的钱做生意发了财了,竟还骗娶了妻子,我的妻子啊。”说着大头鬼竟愤怒了,头不断摇晃,竟比箩筐还大!刘曲见势不妙,赶紧说到:“我带你离开此地,但不是让你直接报仇,你的仇该由活着的人来替你报,我来替你惩治,你该为妻子想想,我想办法帮你见她一面”。那鬼听完,慢慢熄了怒火,答应了刘曲。

刘曲拿掉了封住鬼的符咒,第二天鬼跟他一起出了门,店小二掌柜不禁吓了一跳,他竟还活着。刘曲笑着对他们说:“世上本无鬼,心里有鬼罢了”

那鬼一路上帮刘曲担担子,刘曲一路上询问情况,得知那害他之人竟也还做着伤天害理的勾当,有了妻子竟还强抢民女,贩卖私物。

终于到了镇上,刘曲到那人府邸拜访,竟被穿着不堪给打发了。刘曲回到家中发现,那鬼竟然不见了。他一想,不好那鬼必定是找仇人报仇了,刘曲赶紧出门去了那人府上,不料大头鬼竟奄奄一息,原来是他仇人家里早就放了符咒,仇人发现了他回来,刘曲立即发出信号带来府衙将那害人之人绳之以法。

这时大头鬼已经快魂飞魄散了,此时刘曲从手上割除一条血痕摸向他的额头,鬼竟然有了肉身,原来是刘曲向道长告知原委,道长明白自己竟然助纣为虐害了人。于是道长便破例教受了他化解之法,以解燃眉之急。

刘曲赶紧带大头鬼的肉身去见了他的妻子,妻子一时不敢相信丈夫还活着,刘曲告诉了她事实的真相,妻子痛流涕,刘曲让大头鬼单独和妻子说了话,大头鬼和妻子相拥而泣,大头鬼意识到自己已经不能再和妻子在一起了,对妻子说自己会再投身个人家,让妻子再嫁个爱他的人。

说完,他出去扑通跪下向刘曲磕了三个响头,含泪感谢刘曲以三年寿命换他一炷香肉身与妻子告别时间。才知原来破解之法竟是以命换命。
相关信息
  • 爱如潮水主角阿正全文章节

    爱如潮水主角阿正全文章节

    2018-09-13 10:24:12

    “阿正,你喝过人奶吗?”嫂子在我面前拨开胸罩,开始给小侄女哺乳,原本哭闹的小侄女顿时安静了下来。她的胸部很白,白得耀眼,直看得我眼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