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八重地狱

话说大明嘉靖年间,顺天府永清县有一位姓景的屠户,因其刀法娴熟,历来屠宰牲畜多是一刀毙命,以至于大家都忘记了他原本的名字,而唤他做“景一刀”!这景一刀无妻无儿、孑然一身,每日天光未亮,他便会推着刚刚宰好的生猪,来到集市贩卖。而且不光是杀猪,什么驴呀狗呀的,只要捡到了便宜的,他同样也会杀了卖肉。所以呢,街坊四邻但凡家里要是有个动刀的活计,也全都前来找他。

  屠户,在世人眼中,几乎都应是膀大腰圆、满脸凶恶,可这景一刀非但不是,可以说长的还颇有几分斯文。早年间,他曾经也是一位富家子弟,识文断字、出口成章,奈何中途败落、父母双亡,为了糊口,这才做了这个肮脏活计。为人也是谦卑良善,与人更是少有交恶。但众人却不知晓,这景一刀骨子里其实是性如烈火,嫉恶如仇,只是无人招惹罢了!

  单说这一日傍晚,景屠户刚刚收了摊子,回到家中,就见对门儿的陈大急冲冲的跑了过来。

  “兄弟、兄弟、你总算是回来了!老哥我有个忙,你可一定要帮啊!”陈大是连磕头带作揖,而且是满脸的焦急。

  “老哥为何如此惊慌?需要我做什么,您尽管直说就是了!”

  “咱们去里面讲……”

  瞧了瞧左右没人,这陈大一把拉起景一刀,就来在了自己的家中。随后将事情一说,再看景一刀是不住的皱眉。那么说,究竟是是什么事呢?原来这陈大跟景一刀一样,都在集市上做了个小买卖,景一刀卖肉,陈大卖的是豆腐。既然是卖豆腐,那家中就免不了要养头驴来拉磨,只不过这陈大使唤的可不是什么驴马,而是一头老弱不堪的耕牛。今儿个一早,豆腐磨到了一半儿,那牛突然力竭,不多时便死了过去。陈大小门小户儿,脑瓜皮儿也薄,一瞧牛死了,赶忙就跑了衙门,想托付给官家屠宰。可官家也没去瞧看,只给了十个铜板的价钱,所以陈大心有不甘,便又折了回来。等他到了家中转念一想,心说这牛要是放上两天可就臭了,而且朝廷明令禁止,农户不得私宰耕牛,但是允许贩卖,又不禁食用。就好比那些个偷卖妇人、小孩儿的,人贩子抓到了杀头,可却并不会将买主如何。所以这陈大就打算求景一刀将那牛剥皮剔骨,拿到集市去卖。如此一来,也才能有钱再买头毛驴回来,维持生计。

  他想的挺好,打算趁着夜黑,二人把牛处理干净,明早便宜点儿一卖,神不知鬼不觉,就此了事。可景一刀宰了十几年的牲畜,却深知这其中的风险。一旦被人察觉或是报给官府,那必将给自己招来灾祸,所以说听完陈大的讲述,他心中很是犹豫。可又一瞧陈大那可怜巴巴儿的模样,再一想到他家中那体弱多病的老娘,心说得了,这个忙我要是不帮,他们母子这日子估计也就过不下去了,权当是路见不平吧!所以说,景一刀头脑一热,就将事情应了下来。

  当晚,二人趁着夜色,就把那牛剥皮剔骨,收拾的干干净净。次日天明,景一刀也没杀猪,只推着满车的牛肉去到了集市。牛肉在当时,那可是稀罕东西,所以说天刚放亮,牛肉便被卖的所剩无几。就在景一刀准备收拾收拾回转陈家的时候,忽见几个汉子由打对面走了过来。

  “呦呦呦、我说景一刀,今儿个怎么卖上牛肉了?莫非你不知晓朝廷法度,凡是私人农户不得屠宰耕牛吗?”

  “三爷,这牛可不是我杀的,而是收的一头死的。我没要它的命,应该就不算宰杀了吧?”

  景一刀抬眼一瞧,这几位他还认识,为首的正是永清县有名的泼皮无赖,唤作瘟神马三儿。瘟神想必大家都懂,凡是他所到之处,必定是横生灾祸,躲之不及。这马三儿能被人称作瘟神,又岂会是什么善类?景一刀也深知此人横行霸道,有权有势,于是赶忙笑着说道。

  “死的?谁信呐?大家瞅瞅,这肉还带着血筋儿呢,如此新鲜的牛肉定然是刚刚宰杀过的!”马三儿斜着眼,撇着嘴嚷道。

  “得得得,三爷,您说什么是什么,也甭管他死活,就说今儿个您想要哪块不就得了?”

  “聪明人好说话儿!三爷我家里人多,剩下的这些就全给我吧,我呢,也就不追究你杀牛的罪过儿了……”

  “那可不行,眼下足足还有三四十斤呢,都给了您,我岂不是要亏本儿?”景一刀一听,顿时就不干了。倒不是他争讲,而是这肉卖了银子,那是要给人家陈大的,倘若都白送给了马三儿,他自己也觉得没法儿去跟陈大交代。

  “赔本儿?赔本儿总比掉了脑袋强吧?”见景一刀不肯,再瞧那泼皮马三儿立时也变了脸色。

  “马三儿,你这是在吓唬我吗?先不说这牛是怎么死的,即便我景一刀当真宰杀了耕牛,可也罪不至死吧?莫非上了大堂,还要我去给这畜生偿命不成?”人家没给好脸儿,景一刀自然也来了火气。

  “好啊,还敢对付了是吧?三爷我在这永清混了大半辈子,还没见过你这么横的呢!来人,给我抢!”

  马三儿恼羞成怒,领着几个手下,奔着景一刀和肉案就冲了上来。咱们说过,这景一刀别看表面大大咧咧,少言寡语,其实内里也是性如烈火,见人家都动了手,他又哪里肯示弱,所以一众人等便厮打在了一处!

 

  俗话说:双拳难敌四手,好汉架不住人多。马三儿他们四五个人,而景一刀就老哥儿一个。眼看着就要吃亏,这景一刀也是一股子激劲儿,抄起了放在肉案之上的尖刀,随手一挥!说来也巧,那马三儿刚好自己撞了上来,刀正扎进了胸口,紧接着只听“哎呀”一声,泼皮马三儿,是死于非命!

  一瞧出了人命,剩余的泼皮是拔腿就跑,而景一刀也是傻在了当场。不多时,衙门的差人捕快闻讯而至,将并没有逃走的景一刀五花大绑,就给带上了公堂。按理说,他这叫拔刀自卫,误伤人命,顶多也就是杖打四十,流放发配。哪曾想那马三儿与这永清的知县早有勾结,所以未等景一刀申辩,就被拖到堂下打了个半死,随后更是被判了个斩立决!可怜景屠户一念之差,为了相助街邻,到最后却落了个这等下场!当日午时三刻,西门外三声炮响,斩了景一刀。就在尸首两分之际,他这一缕孤魂也才飘飘荡荡的来在了地府阴曹!

  景一刀满腔的怨气,一肚子的不平,可等到了这里,却猛的豁然开朗。正所谓,死后方知万事休!自己如今已经身死,再去琢磨阳世三间那些美丑善恶、是非对错,自然丝毫无用。他唯一所想的,就只有眼下阎君会将自己作何处置,是留在地府做鬼,还是去投胎轮回,重新为人。正想着呢,忽见有两位鬼差拎着枷锁,横眉立目的就来在了他的近前。

  “你便是那景一刀?”

  “正是景为良。”景为良就是景屠户的本名。

  “阎君有命,景一刀生前杀生无数,罪不可恕,特判入十八重地狱受刑百年,期限满后,再投入畜生道,转世轮回!”

  鬼差言罢,也不容景一刀申辩,就将他用锁链捆好,随后推推搡搡,径直奔着下方而去。眨眼之间,景一刀忽然瞧见眼前一亮,似乎来在了一个特殊的所在,而且此间同他一般的鬼魂甚多,哀嚎之声更是此起彼伏,不绝于耳!

  “这是何处?”景一刀瞧见有一鬼卒正用烧红的火钳去拔一个妇人的舌头,顿时不觉大奇。

  “这里便是那拔舌地狱,凡在阳间油嘴滑舌、巧言吝辩、诽谤蒙骗者,死后都会被带到这里,承受拔舌之苦!”鬼差答道。

  “一旁的又是何处?”景一刀指着左边又问了一句。

 

  “那是剪刀地狱,在阳间,若有妇人不贞,你唆使她淫乱,或是为她牵线搭桥,引得家中不合,夫妻反目,那你二人死后都会被打入剪刀地狱,剪断你的十个手指、让你再也不能穿针引线!而后还要被投入铁树、蒸笼二狱,忍受利刃穿胸、蒸煮全身的酷刑!”

  “那边呢?”

  “哪里来的许多废话,只管随我二人前行便是!”

  景一刀问个不停,可气坏了两位鬼差,于是二人架起他穿过了重重地狱,片刻之间,就来在了另外一处所在。

  “这便是你的去处了……”

  “这又是?”

  “此间唤作刀山地狱,凡是在阳间杀生害命者,无论你杀的是人或是猪狗牛羊,皆会被送到这里承受刀割之苦。也好让如你这般的知晓,世间万物生灵,不分高低贵贱,刀斧施于他人,死后必当加倍奉还己身!”

  “我杀猪杀羊,莫非也是犯了重罪?”

  “自然!这只是小惩,真若是罪大恶极,却还有那剥皮抽筋、下火海油锅在等着你呢……”

  “可圣人有言,人乃万灵之长,天下万物皆可为我所取,那猪养来不就是为了吃的吗?不杀它,莫非还替它养老送终不成?再者一说,有所求,才有所取,倘若无人享用,我杀他作甚?放开阳世三间不提,就说那天界与你这地府,常听人言,神仙设宴,喝的是玉液琼浆,吃的龙肝凤髓,少有的美味,那龙肝凤髓难道是天生地长,信手拈来不成?”

  “胡说八道,那东西岂会是天地长成,自然也是由打龙凤身上取下!”鬼差暴怒。

  “取下来肝胆骨髓,那龙凤尚能活命?”

  “没了肝胆如何能活?”

  “哦……这么说来,神仙为了口腹之欲,也是犯了杀戒了?那这地狱当中,如何却瞧不见他们?”

  “神仙亘古长存,又如何会来在这里?”

  “哈哈哈哈!原来这规矩只是为我们这等小民所定的呀?想那尘世之中,但凡能吃的起穿的起的,又有哪个不是大富大贵,正是有了他们的索取,才令我等蝼蚁之辈做了如此卑贱的活计。罪恶之源并不在我,而在于那些个贪痴骄奢的贵人,他们尚且不受惩戒,我景一刀又罪从何来?”

  “你!莫非你忘却了,前些时日还曾刀伤人命?”

  “那泼皮马三儿身上的人命,可不比我少,平日里也是欺男霸女、无恶不作。像他这等禽兽不如之人,杀之又有何不可?”

  景一刀侃侃而谈,心说,活着的时候顾虑太多,忍气吞声、苟延残喘。如今我都化作了亡魂还怕什么,难不成你还能让我再死一次?所以说有了这种念头,他那积压多年的愤恨也终于一股脑儿的宣泄了出来!如此一来,可把身边的这二位给难住了,想一想景一刀说的也不无道理,二人无从反驳,于是便僵在了当场!

  正在这时,忽听得头顶上方一个声音说道:“你一介凡人,何德何能,怎敢大言不惭,与众仙比肩?那马三儿即便罪恶滔天自会有官府惩处,又岂能轮到你肆意斩杀?念你在世之时也算良善,地狱之苦赦免,赶紧投胎去吧,切莫再要胡言乱语!”

  景一刀闻听刚想驳斥,可又听到让自己前去投胎,顿时也不再言语。他心知肚明,说话的这位定是位高权重,而自己所言虽是实情,可毕竟惊世骇俗,有悖纲常。所以想必是这位不愿他人为自己所惑,才匆匆忙忙将自己打发去往了轮回。

  这正是:人世浮沉,福祸无常。桀骜明理,遇难成祥!

  于是,就见那两位鬼差恭谨的应了一声,随后领着景一刀上了奈何桥、喝了孟婆汤,紧接着送进了轮回,二次投胎重做新人。至于来生,景一刀还有没有杀猪,还是不是那般性如烈火、嫉恶如仇,那就无人知晓了……

相关信息
  • 爱如潮水主角阿正全文章节

    爱如潮水主角阿正全文章节

    2018-09-13 10:24:12

    “阿正,你喝过人奶吗?”嫂子在我面前拨开胸罩,开始给小侄女哺乳,原本哭闹的小侄女顿时安静了下来。她的胸部很白,白得耀眼,直看得我眼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