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中女鬼

“你不爱回来以后就别回来了。”老婆嘭的一下关上房门,将赵齐关在门外。

  这已经是赵齐这个月第八次被老婆赶出家门了,说白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无非是因为赵齐晚上出去应酬,回来晚了,惹得老婆不高兴。

  赵齐敲了敲门,里面毫无反应,看来今晚又得睡宾馆了。他拎着自己的包,深深叹了口气,来到一个最近常来的宾馆。

  无奈老板告诉他,宾馆的客房已经满了。赵齐只能重新找住的地方了。

  他低着头,走路一摇一晃的,因为晚上喝了好多酒,刚刚还勉强保持着清醒,这一会儿被风吹着头晕的厉害。他沿着路边漫无目的的走着,心里面还一直想着被老婆赶出来的事,十分郁闷。

  不知不觉地,他突然抬起头,看到路边有一个还亮着灯的民宿。房子看起来破破烂烂的,也不知道建了多久。要是在平时他肯定不会住在这种地方,可是现在他只想找个地方赶紧睡一觉,要不然就要晕倒在大马路上了。

  接待他的是老板娘,她看到赵齐醉醺醺的样子,有点厌烦。不过既然是开门做生意,哪有把客人往外撵的道理。没办法,她领着摇摇晃晃的赵齐来到后面一个很偏僻的院子,打开房门,让赵齐进去了。房间收拾的还算整齐,但好像很久没住过人的样子,家具上已经落了一些灰尘,估计是老板不喜欢赵齐醉酒的样子,故意安排到这个很偏的房间。

  她离开的时候,赵齐隐隐约约好像听到她嘴里还在说着什么“酒鬼”之类的话,不过他已经管不了那么多,几下把外套脱掉,倒在床上就睡着了。

  这一晚赵齐睡的很香,他还做了一个梦,梦到一位曼妙的女子来到了这个房间,和他彻夜缠绵。

  第二天上午,阳光透过窗子照在赵齐的脸上。他揉了揉眼睛,头还是疼的厉害。勉强从床上爬起来,他突然发现自己全身上下的衣服已经脱光了,难道是自己晚上脱的?赵齐也想不起来了,他洗漱了一下,穿好衣服,准备离开。

  正要踏出房门的那一刻,他看到了挂在墙上的一副画,画上是一位年轻的女子,身材姣好,栩栩如生。最传神的还是那双眼睛,好像一直在看着自己。这画画的真不错,他如此想着。

  白天上班的时候,一反常态的,他的精神状态很好。往常喝醉酒第二天都是昏昏沉沉的,今天竟然清醒的很,这让他感到很奇怪。晚上下班的时候,不知怎么的,他突然想起了昨晚客房里挂着的那一副画,他越想越觉得画中的女子看着熟悉,好像在哪里见过。

  他边走边想,突然,他立在原地。他想起来了,那画中的女子不就是梦中和他缠绵的女孩吗。这下可把他吓了一跳,感觉匪夷所思,但脑海中那个身影却始终挥之不去。

  于是,他决定晚上再去看看。他给老婆打了个电话,说这两天要出差,不能回家。他老婆本来就在生他的气,根本不管他。

  晚上,赵齐再次来到这家民俗,老板也认出来他就是昨天晚上的“酒鬼”。赵齐谎称自己是外地来出差的,昨晚在这里住的很舒服,所以准备再住几晚,而且点名就要昨晚的房间。

  老板还感觉有点不好意思,因为那间房间已经很长时间没人住了,昨晚给他住完全是因为他那醉醺醺的样子,所以准备给他换一件更好的。不过在赵齐的坚持下,还是把他安排在了那里。

  晚上,赵齐躺在床上,心里很忐忑,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鬼使神差的又跑来住这个破民宿。他闭着眼睛,却毫无睡意,房间里面安静的可怕。

  等了大半个晚上,他终于还是抵不住睡意,脑子里面已经困倦十足。

 

  正在这时,赵齐隐隐感觉好像有人正在轻轻的触碰着他的手臂。他猛然惊醒,顿时惊呆了,一个面色白皙,有着乌黑长发的女孩正躺在自己身边。他猛地坐起来,回头看向墙壁上挂着的画,画中的女子已经不见了。他慢慢回过头,看着面前的女孩,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你是画中的女孩?昨晚在梦里,是你?”

  “梦里?呵呵,那怎么能是梦呢?”说着,女孩坐起来用胳膊轻轻环绕住赵齐的脖子,在他耳边轻轻的说,“你不是一直在等我吗?”

  “你到底是人还是鬼?”

  “人又如何?鬼又如何?我们这样不是很好么?”她一边说着,一边轻轻的抱住了赵齐。

  赵齐彻底被她征服了,人鬼什么的全部抛到脑后,他现在眼里只有面前的女孩。

  就这样,一连几天,画中女子每天晚上都会出来与他彻夜缠绵。

  突然一天,他收到了老婆的短信,说让他赶紧回去一趟,有重要的事情。赵齐万分不舍的离开了民宿,赶回家里。

  一张医院的体检通知单摆在赵齐面前,他的老婆怀孕了。巨大的惊喜瞬间充斥了赵齐,他紧紧抱住妻子,但有那么一霎那,他眼前好像突然闪过画中女子的样子,她就那么看着赵齐,眼神十分幽怨。

  赵齐管不了那么多了,他还是决定在家陪护老婆。

  十月怀胎,一朝分娩。但当医生从产房出来的时候,带给赵齐的并不是他的孩子,而是一具冰冷的尸体。他的老婆难产大出血,死在病房里,而且孩子也没保住,成了死婴。

  巨大的惊喜瞬间变成了巨大的悲剧,赵齐呆立在手术室门口,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三口之家变成了独守灵堂,赵齐喝的大醉,躺着沙发上不省人事。

  他又梦到画中女孩了,在梦里她只对他说了三个字,“来见我。”

  赵齐猛然惊醒,穿上衣服离开了家,来到了那间民宿。晚上,画中女孩再次出现,来到赵齐身边,“你看你,几个月都不来看我,难道把我忘了么?”

  赵齐回应,“这段时间我妻子怀孕,我在家照顾她才没来。”

  “咯咯,我知道你是因为她才不来的,所以,我已经帮你解决了。”女孩咯咯的笑着。

  “你说什么?解决?什么意思?”赵齐大惊失色。

  “你的老婆已经不会再阻碍我们了,不是么?咯咯,咯咯”

  “你是说,是你害死了我老婆和孩子的?”赵齐如遭雷劈。

  “不就是一个女人吗?你老婆有我对你好么?”女孩放佛在说一件普普通通的事。

  赵齐终于明白了,原来是这样。他看着画中女孩,不再说话了。

  这一晚,他们很疯狂,从未有过的疯狂。

  第二天,冲天的火光照亮了夜空,警笛呼啸打破了夜晚的宁静。一间民宿突然失火,等消防队赶到的时候,火势已经控制不住了。大火烧了几个小时,将整间民宿烧成了废墟。

  还好大部分客人都逃了出来,火灾只造成一人死亡,是一名中年男子。消防队员在检查的时候在地上发现了一张照片,上面是一对夫妻的合影,还有被泪水滴湿的痕迹。

  经调查,火灾是人为引起,嫌疑人正是照片上的男子,叫赵齐,也就是在火灾中丧生的男子,而照片上的女子前几天因为难产死在医院。

相关信息
  • 爱如潮水主角阿正全文章节

    爱如潮水主角阿正全文章节

    2018-09-13 10:24:12

    “阿正,你喝过人奶吗?”嫂子在我面前拨开胸罩,开始给小侄女哺乳,原本哭闹的小侄女顿时安静了下来。她的胸部很白,白得耀眼,直看得我眼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