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该盗的墓

民国时期,关外有个不起眼的小村子,住着石大和石二兄弟俩。这二人整日里不务正业,没几年就把祖业败光了,家里只剩下一条瘦得跟皮影似的老狗“秃头”。

这年临近年关,兄弟俩躲债回来,饿得两眼直冒绿光,无奈之下,两人想到了一个见不得光的营生—盗墓!之前听赌友“白酒鬼”说过,村外勇将岭埋着一个大将军,没准能挖出点好东西。

当晚,他们就趁着夜色,带秃头溜出了家。不料,他们刚走到村口,秃头就“汪汪”叫了起来。只听身后有人喊:“原来你们在这儿!让老子找得好苦!”

兄弟俩的三魂六魄都快被吓出来了,回身一看,喊他们的正是白酒鬼。兄弟俩因为欠了白酒鬼不少赌债,一直都不敢露面,这回可让他抓了个正着。

白酒鬼摇摇晃晃地走上前,一股酒气扑面而来。石大赶紧把盗墓的工具往身后藏了藏,冲石二使了个眼色。石二心领神会地走到白酒鬼面前,说:“白大哥,我们哥俩是想进城打几天短工,挣点钱好还给您啊!”

白酒鬼打出一个响亮的酒嗝:“放屁!这么晚去哪儿干活?说,你们是不是想跑路?”

石大赶忙说:“借十个胆子我们也不敢啊!是份急活,俺们兄弟只好连夜出发。”

“哼,你们要是敢耍心眼,就等着在大牢里过年吧!”说完,白酒鬼狠狠地踢了一脚秃头。秃头吓得浑身哆嗦,直往石大身后躲,“哐啷”一声,一把洛阳铲被碰落出来。石二赶紧把洛阳铲收好,拉着石大跑开了。白酒鬼也注意到了这一幕,狐疑地望着他们走了很远。

三更天,兄弟俩摸黑到了将军墓。这墓一直都是有人看守的,只是这晚,守墓人黑三偷偷溜进村赌钱去了,便给了石家兄弟可乘之机。他们轻而易举地进入墓穴,点燃火把,在暗道里走了好一会儿,突然,眼前的景象让二人惊呆了。

原来,他们发现暗道四周的墙壁上,装饰着精美的木质浮雕,其中一面墙上刻画的是将军和将士们一起分食鹿腿的情景。更让人称奇的是,那浮雕竟然散发着浓烈的肉香。二人从没见过这么神奇的事情,饥肠辘辘的秃头竟向那条“鹿腿”使劲扑过去。没待兄弟二人喝止,暗道里的一面墙突然“轰隆隆”地开启了。

兄弟俩兴奋地叫着:“哈哈,原来机关就是这条‘鹿腿’啊!秃头,好样的!”石大急忙要进入密室,却被石二制止了:“大哥,咱们一路走来都没碰到什么机关,不知这个密室里有没有什么暗器。我看啊,你就和秃头在外面守着,我进去看看。万一有什么差池,你们也能支援我一下!”

石大觉得这话有道理,就点头同意了。

再说石二进了密室,看到无数金银珠宝散落一地,他从没见过这么多好东西,拼命地往袋子里装。与此同时,门外守着的石大从腰间拿出半壶烧酒,喃喃自语:“嘿,天这么冷,这半壶烧酒我一直没舍得喝,这回可以过过瘾了。等老子有钱了,一定天天泡在酒缸里。”说着,他猛灌了一口烧酒,浑身上下顿时暖和起来。

“啧啧,这要是有口肉就好了。”石大不无遗憾地摇了摇头。突然,他又闻到了“鹿腿”散发出的浓香。石大心想,没有真鹿肉,还不能过过瘾吗?于是他贴近浮雕,津津有味地舔起了“鹿腿”,馋得秃头也止不住地往“鹿腿”上凑。

石大喝止了秃头,笑道:“狗畜生,还真以为是条鹿腿啊!等咱们发财了,让你天天吃肉包子!”秃头哼哼了两声,十分羡慕地盯着石大享受“美味”。

密室里的石二装满了财宝,正准备离开,突然,他听到门外石大一声惨叫,接着就是秃头急促的叫声。石二急忙向密室出口跑去,正在这时,出口却“哐当”一声合上了!任凭石二如何呼救,门外根本没人应声。石二心下如万马奔腾,他知道:用不了多久,密室里的空气就会耗尽,他会被活活闷死。

果然,没多久,火把渐渐熄灭了,石二感到越来越憋闷,他很后悔来盗墓,也寻思着到底是谁要置自己于死地?石二想到路上碰到的白酒鬼,估摸是他注意到洛阳铲,然后跟踪他们来到勇将岭,之后趁石大不注意,打死了他和秃头,再把密室关上,等自己窒息而死,他好去报官领赏或者干脆把宝物独吞了。想到这里,石二用尽最后一点力气,咬破手指在墙上写了几个血字,然后就一命呜呼了。

第二天,守墓人黑三回来发现将军墓被盗了,吓得急忙报了官。警署随即派司马探长带人进入墓穴寻找线索。当他们走到暗道尽头时,发现了一具倚着墙的尸体,旁边还有一个空酒壶。常常出入赌坊的黑三一眼便认出这人是石大,只见石大面目扭曲,嘴角流出黑血,样子十分恐怖。司马探长还发现暗道墙壁上,一个鹿腿浮雕竟然少了一块木头,看样子是新缺失的,可在现场,他们并没有发现那块木头。同时,探长也注意到那股类似肉香的奇异味道,他小心翼翼地触碰了一下“鹿腿”,密室的门打开了。

众人走进密室,很快发现了一具早已经僵硬的尸体,黑三告诉司马探长这人正是石二。突然有警员叫道:“快看,那是什么?”借着火光,他们看到了墙上的血字:“白酒鬼杀我!”

黑三知道这个白酒鬼,他对司马探长说:“这个白酒鬼也是赌坊的常客,常常跟石家兄弟一起赌钱,而且石家兄弟还欠了他不少的赌债。”

司马探长叫人立即捉拿白酒鬼,同时把石大和石二的尸体运回警署,交给法医做进一步的检查。

很快,白酒鬼就被带到了警署,可调查一番后,探长发现白酒鬼事发当时一直在酒馆豪饮,根本就没出过村,而且有很多人可以作证。

就在司马探长一筹莫展的时候,法医前来报告,说经检测,石二死于缺氧窒息,而石大则是中毒而死。

“中毒而死?”司马探长有些诧异。法医说:“是的,我查阅了很多资料才弄明白,这种毒药原本是一种防腐药水,多用于木质材料,而且这种药水可以散发出一种类似于肉类的奇香。药水本身是没有毒性的,可一旦和酒精相溶,就会产生剧毒。”

司马探长联想到石大身边的空酒壶,似乎明白了些什么。只是他还不清楚,那又是谁把石二困死在了密室里呢?

这时,警署门外传来了一阵嘈杂声,原来是警员正在驱赶一条头上没毛的瘦狗。这只狗张着嘴“呜呜”叫着,就是不肯离开,有人认出这狗正是秃头。司马探长仔细看了看秃头,发现它的嘴巴竟然合不上。警员们掰开狗嘴,发现有一小块木头卡在了里面。司马探长夹出小木块看了看,好像想起了什么,连忙叫人牵着狗一同回到了将军墓。

一来到将军墓,秃头就本能地对着“鹿腿”流口水,还不时地凑上去。司马探长把狗嘴里取出的小木块放在“鹿腿”缺失的地方,竟然完全吻合。他惊讶地说道:“事情竟会是这样!”

见众人不解,司马探长便开始还原案情:事发时,石二在密室里盗墓,石大在门口把风。饥寒交迫的石大一边喝着酒一边享用着“鹿腿”,可不想“鹿腿”中的防腐药水和酒起了反应变成了毒药,石大毒发身亡。秃头以为主人喝多了,就壮着胆子上前啃起了“鹿腿”,结果再次触碰到机关,石二就被困在了密室里,秃头也因为被一小块木头卡住牙齿,疼得跑掉了。后来,秃头看到主人被抬到了警署,于是便在警署门外徘徊,不肯离开……
相关信息
  • 爱如潮水主角阿正全文章节

    爱如潮水主角阿正全文章节

    2018-09-13 10:24:12

    “阿正,你喝过人奶吗?”嫂子在我面前拨开胸罩,开始给小侄女哺乳,原本哭闹的小侄女顿时安静了下来。她的胸部很白,白得耀眼,直看得我眼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