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
  • 漂浮的秤砣

    漂浮的秤砣

    2018-10-13

    我们村子在汝水边上,这是一条千年古河,以前河上没有桥,人们来往两岸要靠船摆渡。
    撑船的是一个老人,无儿无女,在岸边的码头上搭了两间草屋,一个人住在那里。不管白天还...

  • 赤睛金鳞

    2018-10-13

    我们村子北边,就是千年汝水,河水绕村半圈,折向东南。很多人都说我们村子的风水好,是蛰龙之地,可老辈人讲,三百年间,这里除了蚯蚓,蛇都很少见,蛰龙?不是扯淡么?

    要说有点儿神...

  • 阴人办案

    2018-10-13

    阴人,我们这里是指那些在阳间为阎王爷办事的人。我有个表叔是个看风水的先生,去年夏天碰到一件怪事事情是这样的,我们村子前面有条河,河上有座老桥,不知哪个年月建的,连...

  • 赶阴集

    2018-10-13

    在我们这里,人们逢单日或双日会到集市上做买卖或者玩耍,称之为“赶集”。活着的人赶阳集,死去的人赶阴集,也有的地方称阴集为鬼市。我们村子南面有条小河,岸...

  • 沟通阴阳之民间“问米”

    2018-10-12

    很多人可能不知道问米是什么!

    在农村,亲人去世后,时间一长便会想念。就很想知道他们在阴间过得怎么样。

    有一种人能够让能够以自己的身体作媒介,将阴间的鬼魂带到阳...

  • 离奇死亡

    2018-10-12

    革命期间,小林村有件事情闹得人心惶惶不安,那时是小林亲眼目睹了整个事情的经过。

    话说在小林村里有一个人,年轻时候很坏也做了很多坏事,不过后来,年纪大了,心还算向善...

  • 鸟语奇人

    2018-10-12

    公冶长出生于鸟语花香的昆明,年幼丧父,随母亲改嫁来到河南省社旗县王家堡村。他是个通晓鸟语的“奇人”。

    春天的一个早晨,公冶长尚未起床,喜鹊就在树上&l...

  • 惊魂末班车

    2018-10-12

    王明:呀,强哥,你这么匆匆忙忙的跑回来,该不会是被鬼给撵了吧?   黄强:真被你小子给猜对了,我还真是从鬼门关里头跳出来的。   王明:强哥我胆子小,你可别吓唬我,这大半夜...

  • 余生是你,年龄就不是问题

    2018-10-10

    文|叶伊嘉 1、 每年国庆节,结婚的人都特别多。 今年也不例外,呆瓜就是其中一个。 前几日呆瓜在微信朋友圈晒了结婚照,下面清一色的评论“终于有人收了你这妖孽,感谢你...

  • 快乐至死

    2018-10-10

    四个女人,开着一辆红色小车,漫无目的地旅行,随意中夹杂着各种快乐。 路上总是状况不断,闯过一次红灯,有过一次追尾,掉过几次小坑,享受了很多次的堵车,后来发现堵车也不错,...

  • 买花

    2018-10-10

    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人,我穿好衣服站在阳台,树木和花草我看得都很清晰。 水打在脸上,我捧起水,透过水能看到掌心,掌心的纹路够乱的, 水从指缝间落在地上,一串串晶莹的宝...

  • 伤口

    2018-10-10

    他拉过她的手,干瘦冰凉的手指被他握在手心里。手腕处粉色的,深深浅浅的印记让人心里微微颤抖,有的地方已经结疤变灰,像干枯的树皮,有的地方呈现一圈淡淡的粉色。这是怎...

  • 别跟丈母娘聊天

    2018-10-10

    大熊结过三次婚,前两次离了。 大熊是个东北爷们,并不沉迷于回首往事,但偶尔也会总结一下经验教训。单位的小年轻们在婚姻中遇到麻烦,就找大熊分析,他就会分享自己的经...

  • 分开三年后,我们破镜重圆

    2018-10-10

    路东是我的初恋。 不知道你们上学时班上有没有总会被起哄的男生和女生,反正我们班上有,而且我和路东就是被起哄的那一对。 开始时我和路东总会在一起打闹,他说我长得...

  • 初次见面,他说我长得像他的女朋友

    2018-10-10

    我和顾鸣宇之间的爱情很自然,自然到就好像每天起床要睁眼,穿衣,上厕所那般。对此顾鸣宇给我的解释是:此乃天意! 第一次见面是在一堂公共课上。我从他的座位旁边走过...

  • 猫走的那天对我说

    2018-10-10

    哇!小雪怎么这么胖啦!我看着家里这只一动不动的懒猫,内心是崩溃的。 “你要减肥了知道吗!”我举起小雪,一边用力摇一边说。当我放下它的时候,它咻一下钻到了客厅桌子底...

  • 三打白骨精(故事新编)

    2018-10-10

    孙悟空、猪八戒与沙悟净保唐僧去西天取经,此时已来到了白骨岭。阴沉沉的云头之上,一个穿着黄袍的妖怪趴在上面犹豫不绝——他想把唐僧捉来吃了,但因为惧怕孙悟空而迟...

  • 皮影

    2018-10-09

    皮影戏恐怕是那个时候最让人离不开眼球的玩意儿了。 人们在闲暇之时,必定会去天德皮影馆挑上雅座,就着一壶酒水,一盘花生米欣赏世纪串谈。 灯影交汇之间,浓浓的北京腔...

  • 惊风尘。

    2018-10-09

    在下渭水陆荆棘。 他转身诧异看我忽而合扇一笑,上饶,林沉北。 \祭司 以前总觉得生命不过尔尔,无非晨曦夜露杯碗筷碟,我问林织,你可最怕成为什么样的的人,林织皱眉半响...

  • 再见,萤火虫

    2018-10-09

    给儿子讲完睡前故事,她催促儿子赶紧睡觉。 “妈妈,我要看萤火虫。电视里的萤火虫真好看,一闪一闪的,像星星。” 她微微一愣,不知道说什么好。不要说现在还没有到萤火虫...

  • 喜欢你,真的太累了

    2018-10-09

    1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夏日西瓜最中间的一勺,新年里鼓鼓的红包,全都不如我爱的你。 我擅长写悲剧,在自己的故事里流尽了眼泪,还在别人的故事里长吁短叹。 纸上是短短的文...

  • 造梦熊

    2018-10-09

    夏天的高温连风都给热的绵软无力,怏怏的钻过窗户带不来丝毫凉意。空调已经坏掉好几天了,浑身燥热的我正在努力跟睡眠拉扯。 朦胧之中感觉到脑袋底下开始变得毛茸茸...

  • 幺舅

    2018-10-09

    我有一个幺舅舅,是我妈妈最小的弟弟。在那个极度需要劳动力的年代,一连生了四个闺女的外公家,对于男孩的渴望是连脚趾头都猜得到的。终于第五个小孩是个男孩,那是我大...

  • 许我共枕眠

    2018-10-09

    一 立秋以后这段时间,天空久未放晴,上周起雨水接踵而至,我所租住的小区门前那条小道修了一半,路面坑洼泥泞,实在影响心情,还好燥热天一去不复返,走在街上,空气中轻风拂...

  • 红芍锁青茜

    2018-10-09

    寒蝉凄切,骤雨初歇。映月桥头,雨打落的桂花散下落入淅水河中,伴着盏盏莲花灯在河中翻动,留下的桂花香醉了月色。 青荨和红药坐在桥岸,给手中的莲花灯点上白蜡,轻轻送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