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
  • 一 梦里蹉跎梦外折磨

    2018-10-09

    “人,是被神抛弃的物种。” “人是肮脏的。” 于黑暗中背负着沉重的行囊,于泥泞之上行径着,每一步都比前一步迈得更艰难,每一脚都比前一脚陷得更深。 天地间出现一抹...

  • 家有娇妻美如画,可怜前夫在睡她

    2018-10-09

    请告诉我,这30个套套哪来的? 1 傍晚,一场暴雨不期而至,整座城市变得雾蒙蒙的。 我和文成下了班,挤坐在滴滴车里回家。行至盘龙城地铁站时,路面上出现颇深的积水,车轮下溅...

  • 九九归一术

    2018-10-09

    (一) “哼,呆傻得很呢。”歪坐在灯芯绒米色沙发上的女人只用左眼的一道缝隙撇了那包裹着的皮影两下,便唤筱秋:“撤了这乏味东西吧,没多少意思。”旋即,她又不知想到什么,...

  • 家庭的温度

    2018-10-09

    2018年10月5日星期五晴 李老师已七十多岁了,高大的身材,一副笑眯眯的模样。李奶奶还是那么瘦小,皮肤黑了,不过头发还是乌黑,看上去年龄并不显老。 记得上中学时,我和堂...

  • 二月红

    2018-10-09

    一 村落偏僻,不起眼,极少有陌生人进来。这里原本没有村庄,村落里的祖辈们是饥荒逃难到了这条大河边,落脚生根。 多年前他们依靠大河,树木在这儿有了生活的起色,摆脱...

  • 娘,对不起

    2018-10-09

    “娘,别望了。我抱你回屋躺着吧!这人啊,八成是不会来了。”秀芝弯着腰,半蹲半跪在娘的身前,握着身体更加羸弱的娘皮包骨的手说道。 秀二十八了,虽说个头瘦小些,长相人品...

  • 望云的树

    2018-10-09

    这本是一棵树,而它现在变成了柴薪,正静静的堆在角落里,它都不知道它的一生可以这么神奇。它现在在等着被火烧。它想,也许它一辈子都不可能触摸到那温柔的面颊了 ,心里...

  • 那个扬言戒毒的人,最后成了一条狗

    2018-10-09

    陈水蜷缩在东房的猪圈,屎尿遍地,爷爷站在猪圈外围,拎着一大瓷盆猪食,家猪绕过陈水,“哼哧哼哧”着走过去,倒完猪食,爷爷吐了口痰在猪槽,瞥了一眼,转身离开。 本文约4157字,...

  • 少烧了一柱香

    2018-10-09

    一、 几年前的秋天,我刚参加了工作,被分配在李镇的卫生所里。我的心里当然是气愤的:李镇原是个鸟不拉屎的地方,方圆五十里也不见一个百货店。按理说,照我的表现,分到鲁...

  • 武汉蟾蜍

    2018-10-09

    武汉,深水峡谷,宝丰湖。 这里的孩子从小的恶魔不是女巫狼人,也不是僵尸山精,在这里,有一个苍白色的恐惧,围绕在他们心头。 蟾蜍,又名癞蛤蟆,剧毒,中医将其入药,做成蟾酥。...

  • 面试

    2018-10-09

    自上半年以来,公司要开一个新店,急需扩充人手,我奉命招聘员工。在招聘、面试的过程中,得以一览众生相。所谓的众生,既有求职应聘者,也有相关部门的同事。 因为手头工作...

  • 写给铁锁,我的恩人

    2018-10-09

    铁锁,我的恩人,我是管他叫“大大”的,与我的父亲是表兄弟关系。12年过去了,父母亲每次叫家里亲戚吃饭,都要在桌上说“哎哟,你说那个时候铁锁没骑自行车把朝娃接回来,咱家...

  • 孝猴

    2018-10-09

    清朝末年,有个外乡人流浪到四川巫山县大宁河镇,他在镇东柳林里搭个棚子,算作居室,靠苦力拉纤换一些吃喝。平时,他不和任何人来往,人们也不知道他的真名,因为他说话带外地...

 63   首页 上一页 1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