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归一术

(一)

“哼,呆傻得很呢。”歪坐在灯芯绒米色沙发上的女人只用左眼的一道缝隙撇了那包裹着的皮影两下,便唤筱秋:“撤了这乏味东西吧,没多少意思。”旋即,她又不知想到什么,又咧出一抹艳笑“你是个稳妥的,好生给我收着这稀罕玩意儿,我不会亏待你喔”。

筱秋踏入魔都的这所百乐门也只不过三十九个日夜的交替轮换。

一个月零九天,她这位原来出身于大家闺秀的名绣娘却摇身变成百乐门女工师傅。这一切都是拜女人所赐。

尽管筱秋用让人难以察觉到的速度给了女人一个白眼,假装低眉顺眼地将那皮影规整放到了舞台幕间的工具栏中,但是她的眼神还是被女人发觉到了。女人媚笑一声:“到底是个丫头片子,还有着股清高劲儿呢,往后自己个儿瞧瞧路好了”。说完,女人摇着孔雀羽毛扇,将开叉的旗袍走出了摇曳生姿的红玫瑰绽放姿态,让人甘愿迷醉在她的刺里。

“骚,怪不得叫五儿,天生妩媚,狐媚妖子”筱秋望着女人远去的背影,狠狠地瞪了她一眼。突然,她瘫软在沙发上,黯然神伤……

回归自己十岁孩童时。

“秋姐姐,你绣的这猴子倒挺好玩儿的呢。”筱秋旁边小姑娘估摸着不过九岁出头的样子,羊角辫翘到天上,粉红大襟、淡蓝荷叶边的裤脚儿下是一双黑色开口布鞋。“小姐,这可不是普通猴子呢,我是听先生给小姐讲故事的时候记下的,西游记最神通的叫美猴王,一翻跟头就是十万八千里。就是闲着无聊绣绣解解乏的。”“我记起来啦!哇!秋姐姐真是厉害呀!”小姑娘眼神痴痴地望着筱秋的绣作,双手撑着下巴,感叹道:“唉,像欢儿手就不巧的。”小姑娘又突然跳起来,眸子里闪动着向往“秋姐姐,你以后要教我绣呀!我也要绣出好多猴子给姐姐你看!”筱秋微笑点头,轻轻地摸着自己家小姐的头,将她的些许凌乱发丝整理好。欢儿却眯着眼,趁机戳了一下筱秋的胳肢窝,两人笑了很长时间……

兵荒马乱从不给任何温柔善良残存的机会。南京已经无法将齐先生藏身了。同行的齐夫人身体孱弱,最终在七月与八月的交接之日,睡觉时轻轻扶着额头,偷偷地跟爱女欢儿告了一生的假期。夫人云游后,被人认出身份的齐先生遣散了所有仆人,将所有物件卖掉,唯独带走了那个只有夫人才知道的木楠箱子。

有人说,他当匠人去了,又有人说,他去卖艺去了,还有人说,他眼睛突然看不见了,更有人说,他收养了一个男孩。

没有人不职责齐先生的,说他凉薄,冷淡。连自己女儿都不要了。

筱秋也这么认为。她甚至有些恨齐先生做出的决定。遣散她倒无妨,因为她可以凭着手艺过活,但是欢儿又该何去何从呢?

她仔细想过,就算日子再清苦些也不忘了带走这个身世飘零的欢儿妹妹。

(二)

那往后,筱秋还在南京的天德小巷子里做起了自己的老本行绣娘的工作。日子风平浪静,也算相安无事。十八岁的筱秋常常想,人心难测,先生一介读书人也做这弃子之事。每每想到,她手中的针线就会在空中停住好久。欢儿却时常提问筱秋自己爹娘的去向,筱秋总笑着答,先生夫人到魔都去给小姐准备新的衣服花样子了。

魔都是有魔力的意思吗?我也要去。十七岁的欢儿还是一脸欢乐的九岁孩童模样。因为九岁那年的一次意外的摔跤,筱秋知道欢儿一辈子注定需要她的陪伴了。

好。筱秋微笑着回答欢儿,依旧摸摸欢儿的头。其实筱秋知道,魔都并不是一座简单的城市。但有句老话,最危险的地方莫不最安全。

她手中攥紧了最近南京城里贴着的那一张张题名为“扫清文人子嗣”的张榜条子,向远方遥遥地望。

(三)

最近百乐门流行起来了一种新的风潮,叫“葳蕤”手绢儿。这手绢儿、胭脂水粉之类的东西本就是女人心尖上的东西,名伶宋五儿必然也不例外。

“啧啧,竟然有这等巧思,摸起来本就有丝绸的顺滑感了,再加上这鹅青色的点燃,着实让我舍不得丢手呢”宋五儿把自己的玫红色指甲翻过来细细摩搓着一条新的“葳蕤”手绢儿,甚是欢喜。端茶水的小瑞说道:“宋姐,我见过这手绢儿的来处。是个十九岁小姑娘绣的,才来咱们这儿的,带着一个妹妹,卖手绢儿过活日子的。”“恩?”宋五儿放下手中的手绢儿,抿了一口茶水,嘴角勾起一抹似有似无的微笑。

(四)

晌午时分,筱秋带了一点吃食回到租的房间准备给欢儿吃。几声叫喊声过后,欢儿并无应答。筱秋纳闷着。

欢儿恐怕是去不远处的笑笑堂茶馆里玩儿了还没回来吧?筱秋心想着。她随即去笑笑堂找了。

当跑堂的刘德善是筱秋在茶馆认识的老乡,也可以算上半个朋友。

筱秋急急地拉过正准备出去的刘德善,问道:“欢儿可曾在这儿逗留过?”刘德善并未曾理会,先擦了一把脸上的汗珠,啐了一口:“哼,到底是官儿大的好,女人都能抱到茶馆里来了,这群狗孙子!”德善眼中燃着怒火又眼神就顿时暗淡下去“唉,到底是官儿大的好,女人都能抱到茶馆里来了……”

筱秋并未理会他的自言自语的抱怨,又连连问德善。德善才回过神,说欢儿好像和一个百乐门里叫五儿的女子闲聊了几句之后就不知所踪了。说这话时,德善脸颊上不知道为什么晕染开来了一丝红晕。

她肯定想从欢儿身上得到些什么。筱秋听完脑子飞快地运转着。

我要去会她。筱秋最恨的就是趁人之危之徒。

(五)

筱秋进入了百乐门,报明了来意。百乐门门口的小厮向里面通知了一下,一个名叫小瑞的打杂丫鬟打量了一下筱秋,眼神中有些不屑。筱秋并不在意,随着小瑞进了内屋。

“知道你来,特意准备了一杯法式咖啡,秋妹子,尝尝?”

“不了。我只想寻我家妹妹。”

“哦?这可不巧。她不在呢。刚给她准备了点小酥饼,她估计睡下了吧。”

“你要我怎么做?”

“哈哈,是个直率的。我嘛,身为女人,也就是那些小小心思呗。秋妹子到底齐云舒家调教出来的绣娘呢。”

筱秋眉头微蹙,双齿下意识地微磨。

“最近嘛百乐门的花样新款式有些让人倦乏了呀。”宋五儿玩弄着自己的手绢儿边角。

“葳蕤?”筱秋道。

“够爽快。”

“但我要见到我妹妹。”

“这倒不难。”

“齐家之事务必保密。”

“同船之盟,必定不会背约。”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