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可怜和小可爱(二)

第二章     动乱将起

 

大家声音落下后,司羽露出一个不同于之前乖巧的狡黠笑容:“我们去学院的后院拿碧灵果吃吧,早就听说南苍学院的碧灵果好吃,可惜不外送。”

 

一群人对司羽突然露出的真面目一时有些适应不能,难道说,这位身份不凡的南吾小公主就是为了南苍的碧灵果才纡尊降贵到这里来的吗?

 

司羽秀发一甩,率先大步跨出了习文室,走到门口还疑惑地回头看了一眼,道:“你们干嘛不跟上?难道碧灵果不好吃吗?”

 

叶暖暖跑了过来,其他人也紧跟在她身后,她脸上带着明显的兴奋,对司羽说:“你知道吗?那碧灵果我们平时根本尝不到,因为看管果树的老头子特别喜欢吃,今天跟着你肯定有得吃了。”

 

司羽打量了叶暖暖一眼,她现在也看得出来,其他人是以这个叶暖暖为头领的。而叶暖暖对她十分热情。司羽心念一动,浅粉色的唇角勾起一个俏皮的角度,少女睁着一双灿若星子的眸子问道:“那个老头凶吗?”澄澈的眼睛里盛满信任与期待,不少少年内心泪奔,恨不得取代被司羽注视着的叶暖暖。

 

作为一个一直认为自己长得不错的女孩,叶暖暖也被司羽甜美的笑容晃了眼,她看到周围人的表现,暗咬银牙,但面上掩饰得很好,表现出一副头疼的样子:“那人可凶了,而且修为很高的。”

 

“是这样吗?”司羽耷拉下眉眼,嘴唇微微撅起,一副我很不开心的样子,而后,她马上笑了起来:“我才不怕他凶呢,我一定要吃到碧灵果。”小仙女可是什么都不怕的!

 

 

南无圣宫,面容平和的女子端坐于高位之上。女子看上去三十几岁的模样,面貌出众,与司南有几分相像,身穿红色宫装,气势不怒自威。

 

下方还站着几人,看上去是那女子的下属。与女子的平和相比,他们的脸上或多或少带着焦虑。在他们面前。一面破碎的镜子悬在半空中。

 

女子看着那面镜子,手指抚过眼角轻浅的纹路,她叹了口气,道:“各位都回去吧,再待在这里也不会想出什么好办法来。”

 

一名下属道:“宫主,不行!这伏魔镜破裂之事必须尽快有个结论。”另一名下属也道:“宫主,就让手下留下吧。”另几位虽未出声,但留下来的意愿很是明确。

 

南吾宫主,朱雀圣君司梵轻轻摆了摆手:“不用了,这件事我和其他圣君会与天帝商量的,你们先走吧。”

 

见朱雀圣君不同意,几人也没有过多纠结,各自行礼退下了。恢宏广大的大殿内只留下了朱雀圣君一人。她一招手,伏魔镜飞到她身侧来。宝镜虽破碎,但周边还有着浅淡的灵光,这灵光一如当年。

 

当年她初见到这伏魔镜时不过八百多岁。那时她的丈夫——以前的朱雀圣君也是风华正茂的模样,笑着看着她,将这伏魔镜做了他们的定情信物。

 

后来仙界染血,生灵涂炭。天地悲鸣,那一日,日月无光,而他还是笑着看着她,用这伏魔镜,以生命为祭,封印魔界,魂飞魄散。

 

一滴浅红的泪滴在火红的宫装上,昔日少女已是现在的朱雀圣君,而昔日的朱雀圣君却再也不在这世上了。司梵抬头,看见大殿顶上金色的朱雀纹路,那朱雀的眼睛格外地红,仿若泣血。

 

“六千年了,焰萧,我是否会成为下一个你,魂飞魄散呢?”大殿中除她外再无一人,她的问题无人回答,也没有人能给出她答案。

 

六千二百年前,神、仙二族开战,神族惨败。神族硕果仅存的几位神中有一位神堕入魔界,统率万魔转功仙界,最后他却突然消失,连同神界也关闭了所有外界通道。可魔族仍与仙族血战,朱雀圣君焰萧献祭自身,用伏魔镜将魔界封印。

 

而如今伏魔境碎了。

 

伏魔镜是神界之物,在她手上六千多年,她也没有搞清楚它有何奥妙,思及此,朱雀圣君不可避免地想起了伏魔镜原来的主人,也就是朱雀神兽。

 

虽然朱雀圣君号朱雀,但实际上这几任朱雀圣君不过是拥有一定朱雀血脉的仙人。真正的朱雀是神界四大神兽之一,与其伴生的四象神令方住在神界四象神殿中,天生地养的神兽。

 

想到这些,朱雀圣君不禁怀疑这次伏魔境破碎是否与神族有关联。可是神界早已封闭,她无法求证。

相关信息
  • 爱如潮水主角阿正全文章节

    爱如潮水主角阿正全文章节

    2018-09-13 10:24:12

    “阿正,你喝过人奶吗?”嫂子在我面前拨开胸罩,开始给小侄女哺乳,原本哭闹的小侄女顿时安静了下来。她的胸部很白,白得耀眼,直看得我眼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