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君,你的宝宝掉了


第一章
  东阳下凡的时候其实没有想到会遇见灵宝,那时的灵宝还是小小的一只,趴在一根青翠的竹子上,一会儿变成太阳花,一会儿变成小龙,千变万化,唯一不变的,就是瞪着水汪汪的大眼睛,一个劲儿地盯着他瞧。
  东阳乐得胡子都歪了,天上人人都觊觎的幻灵宝宝,偏偏让他给遇上了。
  东阳笑着问她:“喂,小东西,我带你去天界玩玩,好不好?”
  灵宝当时灵识未开,哪里懂得好不好,更不懂得说话,只是很认真地对着东阳吐着泡泡,还伸手想去扯他的胡子。
  不说话就是同意了,东阳也没多想,将她抱进怀里,带回了天上。
  没过几日,东阳便发现这个幻灵宝宝不好养,娇气得很,每天只能喝经过炼制的纯露,还得按时把她拎到灵气充沛的地方将她熏一熏。
  最要命的是灵宝还认人,只给东阳碰。东阳原本托了一个仙童来照看她,没想灵宝死活不给他碰,仙童一靠近,灵宝就幻化成仙童最怕的蟑螂,有手掌那么大,吓得仙童当场昏迷,醒来之后还立下重誓,以后死活都不入东阳的未名宫。
  东阳独自带娃,那个苦哇,有时候实在忙不过来,忘记喂她熏她,灵宝便哇哇地哭,哭声惊天动地,整个天宫都被惊动了,搞得他像在虐待灵兽似的。
  睡觉的时候灵宝也不老实,明明东阳将她放在房外的篮子里,一转身她却跑到了他怀里窝着,楚楚可怜地看着他,一副委屈的样子,东阳也就不忍心将她赶出去了。最重要的是,东阳当时并没有发现灵宝其实是母的,倘若他发现了,他是无论如何也不会让她和他同床共枕五百年的。
  东阳养这只幻灵宝宝养了五百年,她却始终不长个,这让东阳很忧愁,他开始考虑,要不送她回去吧,天界不及她原本生长的地界好,估计她营养不良了吧?
  也就是东阳动了将她送走的心思这天,傲娇的灵宝摇身一变,变成了娇滴滴的少女,梳着双丫髻,穿着艳红色的织裙,赤着脚,躺在东阳的床上,等他回家。
  东阳回家的时候,便看到一个笑吟吟的少女在他的床上打滚,那艳丽的红色晃得他心神不定,吓得他祭出法器,一声大吼:“呔!何方妖孽?敢来本仙君府上放肆!”
  灵宝才不怕他,屁颠儿屁颠儿地跑过去,讨好地喊了一声:“小阳阳!”
  上天入地,不畏神魔的东阳仙君何时被人这么喊过,一句“小阳阳”顿时让他感到严重内伤,捂着胸口,半天没缓过来。
  还是灵宝上去替他拍背:“小阳阳,别怕,我修成了人形,以后我们就可以同甘共苦,同床共枕,结为夫妻了……”
  东阳旧伤未愈,又添新伤:“谁……谁说要和你结为夫妻的?”
  灵宝无辜地眨了眨眼睛:“月老说‘一日夫妻百日恩’,我们同床共枕五百年了,算起来已经是老夫老妻了。”
  东阳闻言,一头栽在地上,他丢不起这个人,还是装晕得了。
  终究是养了五百年,东阳最终还是认出来这是他家那只娇气的幻灵宝宝。
  东阳当时的审美观完全不能看出灵宝其实是个艳冠天宫的美女,但他意识到他该给他家的灵宝安排一间单人房了。
  将想要往他身上攀的灵宝强行揪下来裹被子里之后,东阳风风火火地扛着狼牙棒,去找月老算账,他回过头,还能听见灵宝在房间里快乐地唱着小曲。
  东阳忧愁了,他带灵宝回来是为了向天界的同僚们炫耀炫耀,并不是当媳妇的啊,看来以后天宫的日子不会太安生了。

第二章
  灵宝成人之后,整日往外跑,趁着东阳忙正事,她就抓住机会去找月老那老头子谈心,听月老瞎掰什么“夫妻相处之道”。
  也不知道月老给她灌输了什么可怕的思想,后来东阳出门的时候,她就拉着他的衣袖表示要跟。
  东阳拿她没办法,气得胡子都歪了:“我这是去办正事!你跟着做什么?”
  灵宝歪了歪头,很认真地回答:“外面的世界很危险,我得保护你。”
  东阳捂着胸口,开始给自己顺气:“我是去见天君的,哪里危险了?”
  灵宝捧着脑袋,想了一小会儿:“那天君那边有美丽可爱的仙女吗?”
  东阳倒是没有注意这个,他是去办正事的,看到再美丽可爱的仙女,目光都不会扫一扫,但他还是说了大实话:“天君那家伙,身边少说也得带三五个仙女。”
  灵宝闻言,整个人扑到东阳怀里:“那太危险了!我必须跟着你!”
  东阳没弄明白,天君身边的仙女到底有什么危险的,但再纠缠下去就要迟到了,只好答应让她跟着。但灵宝摇身一变,变成一株仙人掌要他抱。
  灵宝是个幻灵,世间没有她不能幻变的东西,但是她刚成人形,灵力不稳,动不动就变成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完全不考虑他的感受,他好歹是威震人仙魔三界的仙君啊,抱着一株仙人掌到处走像什么样子啊!非但没有面子,还很疼!
  但灵宝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本事他是见识过的,只好厚着脸皮,抱着一株仙人掌去觐见天君。
  一到了正殿,迎面两排貌美的女仙纷纷朝东阳行礼,东阳目不斜视,大步往前走,走着走着,就觉得怀里渐渐重了起来,原本那株仙人掌已经不见踪迹,灵宝已经幻成了人形,死死赖在东阳怀里,神情相当警惕。
  抱一株仙人掌也就算了,最多有人觉得他脑子不好使了,但是打横抱个美人,杵在天君面前商讨三界大事,这个画面东阳想都不敢想。
  果然,天君慈爱的目光很快落在了东阳身上,他语重心长:“爱卿啊,情到浓时难舍难离,本君很理解,但是你公然在大殿上秀恩爱,你让哮天犬怎么想?”
  单身许久的哮天犬已经萎靡不振地趴在地上,一副生无可恋的模样。
  东阳连忙撒手:“灵宝,下来!”
  但灵宝撇了撇嘴,直接从东阳怀里转到东阳背上,趴着不动了。
  东阳好歹是活了数万年的人,在群众面前保持脸不红心不跳的本领还是有的,于是在众人鄙视的目光中商讨完大事,正准备回头和灵宝聊聊人生时,却被天君喊了过去。
  天君一脸严肃:“爱卿啊,又要你到妖界跑一趟了。”
  妖界又起祸端,这次惹是生非的,还全都是一群女妖精,个个貌美如花,风情万种,天兵天将非但治不住他们,还被迷得七荤八素,鼻血横流地回了天界。
  天君表示这样下去,天界的脸还往哪里搁?但是天界的单身汉太多,要找个不被美色所迷惑的人担此重任,想来想去,也只有最近和灵宝打得火热的东阳了。
  东阳冷汗涔涔:“天君,您误会了,我和灵宝不是那种关系。”
  灵宝一直都在东阳背上假装自己不存在,一听到东阳提起自己的名字,立刻活泼起来,跳下来,搂住东阳的脖子:“小阳阳,那种关系是什么关系啊?”
  天君捂住了眼:“你快别解释了,早点儿收拾收拾,上路吧。”
  东阳忧愁地掉了不少胡子,他守了多年的清白啊,眼看着就要被灵宝整没了。

第三章
  妖界人多势众,东阳本着同性相斥的道理,跟天君申请带一队女兵。天君很大方地应允了,还精挑细选地选了一队最美貌的仙女,打算从气势上压过妖界的女妖精们。
  下凡之前,东阳特地写了一封长信,信中嘱咐灵宝在他不在之时,万万不要经常去听月老胡扯,更不能看见别人的胡子像他的就随便扑上去要拔。毕竟因为这件事,他已经被许多长胡子的仙君投诉好多次了。
  东阳启程得早,为了不吵醒灵宝,他是偷偷摸摸,鬼鬼祟祟上路的,一路上忧心忡忡,他上次出门回家,灵宝就长成了美少女,这次回去,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让他无法负荷的事情。
  一直到了妖界门口,东阳才收拾起担忧的心情,义正词严地对着妖精们喊话:“呔,妖孽们,你们被我们包围了,还不速速投降!”
  有只女妖精跑出来,看见这阵仗,大喜,转身招呼同伴:“天界又来人了,大家快出来啊!”
  下一刻,一大群女妖精倾巢而出,莺莺燕燕,让人登时眼花缭乱。
  妖界阴盛阳衰,男女比例极度不协调,东阳的出现让她们两眼发光,而带来的女兵委实太过柔弱,没一下子就被冲退,东阳很不幸地陷入女妖精群中。
  东阳活了数万年,美色当前都不能撼动他分毫。他手里捏了个诀,蓄满了他毕生修为,正一心一意要和妖精们决一死战时,就听天际一声雷霆怒吼:“妖孽们,放开我家东阳!”
  大家抬头看了看,就见一股巨大的龙卷风袭来,将女妖精们悉数卷了,飞快地朝遥远的西方袭去。
  东阳憋了半天的没砸出去的气波,活生生地把自己给炸了,一时间鼻血横流,止都止不住。
  灵宝幻成龙卷风将女妖精们卷走之后,一回来,就见东阳捂着自己的鼻子,蹲在地上,纠结地看着她。
  月老说过,男人见着心仪的对象,少不了要想入非非,顺便流两行鼻血的。月老还带她去看从妖界回来的天兵天将,个个魂不守舍,觉得自己坠入了爱河。
  月老语重心长地告诫灵宝:“快跟着去吧,不然东阳就要红杏出墙了。”
  灵宝还不明白红杏出墙是什么,但是必定不是什么好事,于是便火急火燎地跟下来了。一着陆,她便看见东阳在女妖精堆里打滚,这下倒好,他还真流鼻血了。
  东阳见灵宝憋红了脸,就知道事情要糟,正要上前问个究竟,灵宝已经“哇”的一声哭了出来:“你说,你看中了哪一个?她们哪里比我好?!”
  东阳觉得莫名其妙,灵宝已经在拼命跺脚:“我才少看了你一会儿,你就要抛妻弃子,始乱终弃啦!”
  东阳脑袋都大了:“哪来的妻,哪里来的子啊?还没有始乱,哪里来的终弃?”
  但灵宝向来是不讲道理的:“胡说,你是不是想不负责任啦?!”
  她哭声震天,竟然把妖界哭得摇摇欲坠,不一会儿,“轰”的一声,妖界的九层塔倾塌,妖界各处飞沙走石,慢慢地往下陷。
  东阳震惊了,天界头疼了数万年的妖界,竟然一时三刻就让灵宝给哭塌了。
  东阳恐慌地抱住了自己,天啊,女人实在太可怕了!

第四章
  灵宝哭塌了妖界,为天界清除了大患,天君开心得不行,站在苍穹之顶放声高歌了三百遍,扰民数天以示庆祝后,才把东阳召过去。
  天君旁敲侧击:“爱卿,你和你家那位,这次可真是立下了大功。”
  东阳连忙摆手:“天君,臣和灵宝当真只是单纯的男女关系。”
  天君闻言点了点头:“既然这样,那本君就放心了,你看天孙景浩如何?配得上灵宝吗?”
  天孙景浩乃是天君的下一任接班人,风流倜傥,迷倒万千仙女,总而言之,天君选中天孙景浩接班的最大原因,就是因为他长得好看!
  天君笑得格外奸诈,东阳立刻便明白过来,他是看中了灵宝。灵宝乃是天地灵气所孕育的幻灵,她的灵力来自于自然,取之不尽,用之不竭,若是加以培养,必成大器。
  来日天孙景浩登基,必定需要一个贤内助辅佐他,如今看来,灵宝正是最佳人选。
  回家的路上,东阳心浮气躁,他当年把灵宝带回来,就是想养大了带着她帮忙打打小怪,谁晓得如今她极有可能成为下一任天君的妻子呢!
  灵宝自从哭塌了妖界,被东阳强行带回天界之后,就乖得跟木偶人似的。东阳回到府上的时候,就看见灵宝羞答答地坐在桌边,桌子上放了几个盘子,盘子上是一坨一坨焦黑色的物体,看起来极为惊悚。
  东阳大惊:“这是何物?”
  灵宝朝他招了招手:“这么晚才回来,菜都凉了。”
  一开始,东阳是拒绝尝试这些如黑炭一样的饭菜的,但是灵宝兴致勃勃,舀起一大勺就往东阳嘴里塞,又赶紧绕到他背后给他捶背,东阳原本欲吐未吐,灵宝往他背上那么一捶,他便硬生生将那乌黑的东西咽了下去。
  东阳虎目含泪,唉,也不知道食物有没有毒。
  灵宝今天表现很诡异,不但要给他捶背,洗脚,铺床,还要给他唱小曲。末了还瞪大眼睛问他:“你觉得我是不是很有做贤妻良母的潜质?”
  东阳按了按太阳穴,觉得是时候跟灵宝谈谈人生了:“灵宝,我已经活了数万年,你才来这世上不足千年,我们……”
  灵宝打断了他:“月老说过你会这么说,但年龄不是问题,虽然你老了点儿,丑了点儿,但是我不介意。”
  东阳一口血登时堵在了胸口,想当年他也是迷倒了群众的俊俏仙君,哪里丑了啊!但既然开了头,他便只能不抛弃不放弃地说下去:“想当年我将你带回天界,把你拉扯大,算起来,我就像是你的娘。”
  灵宝的脸登时黑了。
  东阳自觉这种说法过分了一些,想了想,继续说:“刚才的说法有些不恰当,你看,其实我们的关系,就像二郎神和哮天犬。”
  灵宝直接把桌子给掀了。
  软的不行,只能来硬的,灵宝对着东阳怒目而视:“你说,你究竟娶不娶我?”
  灵宝的美自然天成,就算发怒也是楚楚动人,东阳赶紧念了几句净心诀,很有骨气地回答:“不娶,你死了这条心吧。”
  他已经做好了被灵宝一巴掌拍死的准备,但灵宝只是呜咽着转身:“我不要活啦!”然后哭哭啼啼,三步一回头地跑掉了。
  东阳很苦恼地捂住了额头,月老究竟给灵宝看了什么爱情戏本,实在害人不浅啊!

第五章
  灵宝和东阳闹过了一场之后,开始在天界上演寻死觅活的大戏。
  灵宝说:“我要去跳河!”然后在众目睽睽之下坠入了天河,奈何她本身是幻变的体质,遇水化水,没把自己淹死,反倒引起了一次水灾,天河河畔的花花草草都不知道被淹死了多少。
  跳河不成,她便决定去撞墙,于是成功地把天界的住宅区撞倒了一片,东阳为此赔了不少俸禄和积蓄。
  灵宝求死不成,回来就揪着东阳问:“万水千山总是情,娶我回家行不行?”
  东阳坚决反对,灵宝便哭哭啼啼地出门闯祸,每日总要循环这么一遭,东阳觉得自己心肝脾肺肾都很疼。
  眼见东阳整日在殿上愁眉苦脸,唉声叹气,天君替他拍了板:“你为天界劳心劳力多年,都没有时间顾及婚姻大事,这样吧,本君给你做主了。”
  给东阳安排了亲事,灵宝也就该死心了。
  天君说到做到,当日便安排东阳去相亲。
  相亲的对象是北海的龙女,长得如花似玉,温柔贤淑,做的饭菜也可口,不整天闹着要跳河上吊。
  东阳很满意,在龙女轻轻朝他靠过来的时候,他没有拒绝,眼见他的单身生活就要告一段落,谁知道就听见天边一声熟悉的怒吼:“禽兽!放开我的男人!”
  龙女还没来得及反应,已经见一阵大风刮过,龙女被飞快地刮走,慢慢变成了一个小黑点。
  东阳眺目远望了一阵,回过头,就见灵宝站在身后,撇了撇嘴就要大哭:“我不许你找别的姑娘,她们敢碰你一根头发,我就刮大风把她们吹走,统统吹进茅坑里!”
  东阳终于勃然大怒:“胡闹!”
  向来在天界怎么闹,他都没有训过她,毕竟是他将她带到了天界,别人来找麻烦,他总是要护着她的,但现在她还来北海为所欲为,这不是明显破坏天界和海界的关系吗?
  东阳很生气,后果很严重,他召来捆仙索,将灵宝捆了,扛在肩膀上带回了天界。
  区区捆仙索是捆不住灵宝的,但是他很久没有抱过她了,现在被他扛在肩膀上,她开心极了,不但一点儿都不想挣扎,还开始千变万化,一会儿变成一只母猪,一会儿变成天君的样子,阴森森地喊他“爱卿”,吓得东阳魂不附体。
  “混账!你严肃点儿行不行?!”
  听到这句话,灵宝变回了本体,像他们初见时那样,用水汪汪的眼睛看着他,只是她从前眼里的茫然无知已经被甜蜜代替。她在东阳脖子上蹭了蹭:“灵宝最喜欢东阳了,灵宝永远都不要和东阳分开。”
  灵宝说这句话的时候,东阳已经站在了天界的大殿外,他转过头看她,她还欢乐地在他的脸颊上啄了一下,然后自己乐个不停。
  东阳犹豫再三,最终还是叹了一口气:“你我之间从来就无姻缘一说,是你自己一厢情愿。我已经应承了天君,将你许给了天孙景浩,从今往后,你必须跟着景浩。你我之间,再无任何关系。”
  说完,他无视慢慢收敛笑意的灵宝,举步踏入了大殿。
第六章
  灵宝和景浩的婚事在天界传得沸沸扬扬,所有人都料定,让灵宝离开东阳,她怎么也得轰轰烈烈地大闹一场。连天君都估算好,到时候灵宝一怒之下扑过来,他会被揪掉多少根胡子。
  但是灵宝没有闹,她安安静静地站着,天君语重心长地对她说了很多话,她没有反驳,没有哭,却也没有答应。就连东阳也没有见过这样安静的灵宝,她低着头,东阳看不清楚她的表情,不知为什么,她不哭不闹,一副任人摆布的样子,突然间,他便有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复杂滋味。
  天君表示,让灵宝和天孙景浩婚前先培养培养感情,于是灵宝从东阳的宫殿里搬了出去,送往了景浩住的金辉宫。
  灵宝一走,东阳突然觉得这个世界太安静了,安静得过分了些。他一闭上眼睛,脑海中就闪过一个红艳艳的身影,吓得他猛地睁开眼睛。
  东阳觉得自己病了,跟天君告了几天假,躲在房里闭关。
  挨了东阳无数次揍的月老前来探病,他坐在东阳的床头唉声叹气:“她过得不好啊。”
  东阳一听,立刻翻身坐起,死死地瞪着月老,一副“你说话小心点儿”的凶狠模样。
  月老睨着他:“她从小被你宠惯了,得理不饶人,天孙景浩也是被宠坏的主,两个混世魔王混在一起,整天不是吵架就是打架。”
  东阳松了一口气:“我家灵宝打架就没输过。”
  月老却淡淡地提醒他:“你别忘了,天君将灵宝送往金辉宫的时候,在她身上下了封印,她起码有一半法力被封住了。啧,怎么打得赢呢?”
  东阳整个人都不好了,立刻钻到床底下,找到狼牙棒,就准备去给灵宝出气。这五百多年来,他把她当宝贝,捧在手上怕摔了,含在口里怕化了,天孙景浩居然敢对她动手,真是“叔可忍,嫂不可忍”,他要揍死天孙景浩!
  月老在一边提醒:“都说了你得了相思病,还不信,红线都现出来了。”
  东阳闻言低头,就见自己脚踝上不知道何时绑了一条红线,直直延伸到金辉宫的方向。
  月老提醒他:“灵宝偷偷绑的,怎么样,要不我给你剪掉?”
  东阳一脚将月老踹开,他才不剪呢!
  他突然明白过来,这五百年来,他和灵宝相依为命,相濡以沫,早就不可分离了,是他太傻,一直过不了自己那一关。
  不管了,他要把灵宝抢回来。

第七章
  东阳提着狼牙棒,大摇大摆地闯进了金辉宫。
  金辉宫的仙童怯怯地看着他:“您来晚了,灵宝说不想活了,跑去了仙罚台,天孙也跟去了,还没回来呢。”
  东阳心一紧,转身就往仙罚台跑。
  他刚到仙罚台,远远就见一抹红色身影坠了下去,天孙景浩伸手要去拉,却没拉着,那身影瞬间便淹没在云层里。
  月老在东阳身后一声尖叫:“灵宝哦!哎呀,这孩子怎么这么冲动!仙罚台一跳,从此就成妖成魔,失了仙身啊!”
  天孙景浩看见了东阳,吓得后退了好几步,而东阳一直站在原地,动弹不得,只能听见天孙景浩在一旁絮絮叨叨地讲述案发过程。
  灵宝被送往金辉宫后很不开心,天孙景浩再俊俏,她也懒得看一眼,只是想着东阳。天孙景浩表示自尊心受到了极大伤害,便跟灵宝吵架,灵宝一副“不跟小孩见识”的模样,一直信心满满地拍着胸脯:“东阳一定会舍不得我,他很快就会来找我。”
  但是等了十多天,东阳都没有出现,她便开始把自己幻变成东阳的样子,每天站在小池塘边,看着自己的倒影,怎么也不肯变回来。
  天孙景浩扛不住了,灵宝再怎么嚣张,好歹也是一个水灵灵,如花似玉的小姑娘,赏心悦目,再怎么无理取闹他都能忍受,如今整日变成一个长胡子的大叔,他的眼睛和心灵都受到了伤害,一想到婚后也要这样对着一个男人的躯体,天孙景浩便整个人都不好了,一日三餐地找碴,惹得灵宝发了怒,两个人便打了起来。
  天孙景浩动手的时候,嘴里还不饶人,告诉她:“你快死心吧,天君已经将东阳和龙女的婚事定下了,东阳也答应了,两个人没准已经在北海过起小日子了。”
  下一刻,灵宝便跑了出去,奋不顾身地跳下了仙罚台。
  她苦等多日,东阳都没有来,于是信以为真了。
  等天孙景浩全盘托出,东阳早已止不住颤抖。他垂着头,看不清表情:“她跳下去之前,可有说过什么?”
  天孙景浩看着他,叹了一口气。
  仙罚台旁,灵宝曾红衣飘飘,眼中却无泪:“当年是他带我来天界,如今他既然不要我了,我也不要这天界了。”

第八章
  天界最近闹腾得很,先是灵宝从仙罚台跳了下去,脱了仙身,如今不知道在哪一处地界占山为王,还收留了许多小妖小怪。
  再来就是东阳竟然以下犯上,把天孙景浩揍了一顿,还给天君递上了辞呈,说是自己丢了一样宝贵的东西,走遍天涯海角也要找回来。
  东阳下凡,找的自然就是灵宝。
  灵宝那日跳下仙罚台,脱去仙身,入了魔道,恰巧魔王听说了灵宝哭塌妖界一事,对她崇拜有加,便把她请回去供着。
  奈何这位法力无边的幻灵有个怪癖,没事儿就爱将自己幻变成各种男仙的模样,却仿佛怎么变都不对,变着变着,在水边一站就是许久,魔王觉得灵宝的脑子一定不好使了。
  东阳找到魔界的那日,正巧魔王在和属下们商讨进攻天界一事,听说有仙君来了,吓得严阵以待。
  东阳往魔界门口一杵,气势逼人:“呔,妖孽们,把我家灵宝交出来!”
  魔王刚上位不久,又有妖界的前车之鉴,立马将灵宝请了出来。灵宝原本艳红的衣裙已经半黑,她睁着眼睛,迷茫地盯着东阳。
  东阳见到灵宝完好无缺,激动得胡子都抖动起来,文绉绉地念了句:“多日未见,甚是想念啊。”
  灵宝却凑近了看他:“大叔,你哪位啊?”
  东阳挺起了胸脯:“灵宝,从前是我百般不好,不该将你拱手让人,我也没有红杏出墙,我和龙女清清白白的,所以……你可愿意随我回去?我娶你。”
  他自认诚意十足,灵宝即使不感动得哭天抢地,也应该扑到他的怀抱中来,但是灵宝只是很嫌弃地看了他一眼:“我才不要嫁给你,你又老又丑。”
  东阳噎住了:“哪里!我……我风华正茂的……”
  但灵宝没有理他,转身就走。东阳怒气冲冲地跟了上去:“岂有此理,岂有此理,给我回来,我们好好聊聊!”
  但灵宝没有回来,魔界里戾气太重,不适合仙人居住,东阳只好每日杵在魔界出口,等着灵宝出现。
  但灵宝很明显不想和他聊聊,每次派出小怪来挡他,还是那句说辞:“啧,我们家魔王夫人说你又老又丑的……”
  东阳大怒:“谁是你家魔王夫人,你给本仙君说话小心些!”
  从仙罚台坠下的人多多少少会有些后遗症,灵宝没缺胳膊少腿的,但是在魔界门口风餐露宿了百日后,东阳渐渐发现,他家灵宝的后遗症,便是把他给忘了。
  东阳想起魔王那白白净净的模样,登时怒火中烧,也不知道灵宝什么时候改了口味,一怒之下,他剃光了胡子,往魔界门口一站,霎时间引起魔界内无数魔女尖叫。
  东阳很欣慰,曾几何时,他也是迷倒人仙魔三界的英俊仙君啊,但他很快便发现有什么不对。
  魔界内戾气剧增,蠢蠢欲动,眨眼间,已经集结了一大队军队。
  东阳大惊,这是要进军天界的节奏啊,他在此地还有人敢放肆,太不给面子了。
  他念了个移形诀,瞬间移动到魔王身旁:“这位兄台,这么着急赶着去哪里啊?”
  但魔王一脸忧愁,丝毫没有要攻打天界前的兴奋,他说:“你挡着我没有用,灵宝要毁了天界,我劝了很久,但是她一意孤行。”
  东阳想起,在灵宝从仙罚台坠下前,的确说过这么一句话。她说:“我也不要这天界了。”
  记忆虽失,怨念未散,东阳大叹要糟,拔腿就往天界赶。

第九章
  灵宝赶到天界的时候,天界已经乱成一团,乌云蔽日,灵宝站在仙罚台旁,艳红的衣裙已经完全变黑,她已经彻底入魔,挽救不回来了。
  灵宝生于自然,但要违背自然行事,势必会反伤自身,到时候只能落个魂飞魄散的下场。
  灵宝身边依旧聚集了太多能量,将人逼得节节败退,东阳每向前走一步,皮肤便会撕裂一分。
  他大惊,她将所有能量聚集于一身,是想引爆自己。她从来没有想过要活下来,东阳止不住颤抖,他想,他一定是让她伤透了心。
  灵宝看着他无所畏惧地朝她一步一步走过来,脑海里突然闪过几个画面–
  他低着头,和蔼地问他:“喂,小东西,我带你去天界玩玩,好不好?”
  还有他抱着变成仙人掌的她在路上走的画面,他苦着脸,吞下她为他做的饭菜的画面……
  只是一个走神,东阳已经来到了她的面前。
  记忆在脑海里乱窜,灵宝痛苦地皱起眉毛:“你想阻止我?”
  东阳却笑了笑:“我常常想,我究竟有哪里好,你为什么那么喜欢我?我想不通,所以躲着你,不敢接受你的心意,甚至将你推给别人。”
  他每说一句,灵宝周身的能量便波动得更加厉害。
  东阳笑着揉揉她的头发,干脆伸手将她拥入了怀里:“灵宝,我不会阻止你,这次我陪着你,你若想成魔,我奉陪。”
  灵宝周身的能量已经不受控制,就在那一瞬间,灵宝突然仰起头,对着东阳笑了笑:“灵宝最喜欢东阳了,所以,东阳不可以忘记灵宝,一定一定。”
  她记起来了!
  东阳大喜,将她抱得更紧,即便一起魂飞魄散也在所不惜:“一定!”
  灵宝又狡黠地笑:“说了娶我算不算数的?”
  东阳笑着说:“骗你我就是哮天犬。”
  两个人在能量圈内搂搂抱抱,圈外的天君看不下去了:“大难临头还有空卿卿我我,给本君镇压了这能量再搂搂抱抱,行不行啊?”
  话音刚落,灵宝轻轻将东阳一推,便把他推出了能量圈外。
  东阳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能量圈迅速收缩,将周围的人纷纷弹开,眼见那能量圈越缩越小,灵宝也越缩越小,最后像是蜡烛灭掉时的声音,“噗”的一声,能量圈消失在眼前,什么都没有了。
  东阳的世界里,什么都没有了。

第十章
  世间又是五百年的沧海桑田,东阳在凡间也流浪了五百年。这五百年里,他时常写信去问候月老,内容大致是:“你说照着红线能找到灵宝,再找不到灵宝我灭了你!”
  当年灵宝用自身吸收了能量,免除了一场浩劫,但是形神俱毁,东阳为此当了很长一段时间的行尸走肉,好在月老找到了他。
  月老指着他脚踝的红线,激动不已:“你看,我家的红线是有质量保证的,红线不曾消失,就证明灵宝还在这个世间!”
  这句话给东阳打了鸡血,灵宝因自然而生,只要自然不灭,她必定可以再生。于是,东阳踏上了寻找灵宝的征程,寻寻觅觅了五百年。
  五百年间,他遇过许多幻灵,但是没有一个是他家灵宝。
  东阳灰心丧气,一路去了当年遇见灵宝的地方,准备怀缅一下过去。
  他站在树下,凄凉地念了一首诗,就见树上垂下一段红彤彤的绳子。
  东阳吞了吞口水,往上看,就见到一只幻灵宝宝,趴在一根青翠的竹子上,身上绑着一根红彤彤的绳子,它一会儿变成太阳花,一会儿变成小龙,千变万化,唯一不变的,就是瞪着水汪汪的大眼睛,一个劲地盯着他瞧。
  那一刻,沧海桑田亦不过是昨日黄昏,东阳颤抖着将那只幻灵宝宝抱到怀里:“喂,小东西,我带你去天界玩玩,好不好?”
  怀里的小东西吐着泡泡,没有说话。
  东阳说:“这次我一定负责任,等你长大了,我就娶你。”
  小东西还是没有说话,却伸手去揪他的胡子。
  东阳抱着她在脸上蹭了蹭:“有一句话,我应该早在五百年前就告诉你的……”
  “东阳也最喜欢灵宝,我们永远不会再分开。”
相关信息
  • 爱如潮水主角阿正全文章节

    爱如潮水主角阿正全文章节

    2018-09-13 10:24:12

    “阿正,你喝过人奶吗?”嫂子在我面前拨开胸罩,开始给小侄女哺乳,原本哭闹的小侄女顿时安静了下来。她的胸部很白,白得耀眼,直看得我眼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