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生寂寞

一、哪里来的南瓜藤

  很久很久以前,昆仑山巅的灵泉池里发生了一件怪事儿。
  “灵泉池里竟然长出了一根南瓜藤。”
  “怎么可能,灵泉池只养着几朵红莲,怎么会长出一根南瓜藤?”
  小花精们小声而又兴奋地讨论着。
  “是真的!红莲大人为此十分生气,还说要彻底清洗灵泉池,以免再长出什么奇怪的东西。”
  “这可是奇耻大辱,红莲大人当然会生气。那根可怜的南瓜藤一定被她狠狠地踩得稀巴烂了吧?”
  “那倒没有。发现那根南瓜藤的时候仙君也在场,他因为觉得很有趣,所以把南瓜藤移到了琉璃盆里,用仙水养着呢。”
  ……
  突然冒出来的南瓜藤有仙水的养护,长得越来越大。不到一个月就开出了一朵南瓜花,橙红色的花瓣很是惹人怜爱。
  “这么丑的花,既不能炼丹药,又不能拿来玩赏,仙君究竟养来做什么?”红莲皱眉说道。
  仙君轻笑,手指在花瓣上轻弹,花瓣上的露水顺势被弹落下来,颇有些楚楚可怜。
  “它当然不如红莲漂亮,可这么看着,也觉得很可爱。”
  红莲仔仔细细地观察了一番,丝毫没看出它哪里可爱。
  真是奇怪的品位,红莲腹诽。
  过了一段时间,南瓜花慢慢凋落,结出了一颗小南瓜。
  小南瓜长啊长啊,终于长得比琉璃盆还要大。
  小花精们围着这个南瓜转了好几圈,纷纷猜测仙君会不会把它摘下来吃掉。
  “看起来可真好吃!”
  “闻起来也很香!”
  红莲大人每次看到这根南瓜藤都觉得生气,她居然没发现那么高贵的红莲中长出了一根奇丑无比又粗俗不堪的南瓜藤,作为花仙,真是丢脸极了。
  仙君躺在藤椅上,用左手撑着脸,看着那颗硕大的南瓜笑道:“我也觉得应该很好吃,说不定会很甜。”
  像是听到了他的话,南瓜突然动了一下。
  小花精们吓了一跳,四散开去。
  红莲也有些吃惊,难道它不是普通的南瓜?
  “它原来的确是普通的南瓜藤。”仙君笑着站起来,走过去,把手贴在南瓜上,“不知被谁带上了昆仑,掉在灵泉池里生根发芽,再开花结果。许是灵泉池的仙气和仙水的供养,让它成了精。”
  南瓜精?!
  小花精们瞪大了眼睛,就连红莲也忍不住吓一跳。
  “仙君可别开这样的玩笑。”红莲道,“只不过短短几个月,一根普通的南瓜藤,哪有这么快成精?”
  仙君笑而不语。
  几天之后,正如仙君所言,南瓜缓慢地裂开,浓香四溢,整个昆仑山巅都被环绕其中。在小花精们的注视下,南瓜终于变成了南瓜精。
  可是……
  真的很丑啊!
  小花精们失望地跑开,再也不想多看一眼。

  二、仙君对我好温柔

  整个昆仑山,但凡能跑能跳的,没有哪个不是容貌艳丽、清秀俊俏,更别说艳冠群芳的红莲大人。像这样皮肤黄黄的,眼睛也黄黄的,加上光秃秃的脑袋,连眉毛都没有的南瓜精可真是丑得让人抑郁。
  南瓜精迷茫地看着陌生的世界,刚刚化成人形的小脑袋根本没办法思考,于是傻傻地坐在化形的地方,一直从太阳高照坐到夜幕降临。
  在她化形以后,原先的枝蔓迅速枯萎变黑,彻底死去。
  从仙界回来的仙君听说此事,很快赶了过来。他是唯一没有被南瓜精丑陋的样貌吓到的人,也是唯一愿意接近南瓜精的人。
  南瓜精如同一个新生婴儿,什么也不懂,什么也不会。因为长得丑,没有小花精愿意跟她说话,甚至连山中的鸟兽也不肯靠近她,所以她只能跟着仙君。
  为了让她迅速适应化形后的生活,仙君每天都会教她一些东西,要是遇上一整天的空闲,仙君还会给她讲些有趣的故事,陪她说说话。
  刚开始的时候,南瓜精特别笨,走路踉踉跄跄的,一天要摔好几个跟头;说话结结巴巴的,一句话只能说出几个字来,听的人要想好久才明白。小花精们每次都被她逗得哈哈大笑,连红莲都忍不住想捉弄她一下。
  到后来,她变得越来越像人,也越来越聪明。即使不用仙君教,她也能自己学习。因此每当仙君从很远的地方回来时,总能发现南瓜精突飞猛进的成长。
  “仙君为什么对那个奇怪的南瓜精那样好?”
  “也许对于仙君来说,她有些不一样吧。”
  “有什么不一样?”
  “也许是长得不一样,看起来新鲜,不过谁知道呢。”
  小花精们也理不出什么头绪来。
  南瓜精出神地盯着正在给她讲故事的仙君。仙君眉眼总是带着笑,说话很温柔,从来不生气,对昆仑山上所有的精怪都很好。就算是她这样丑陋的妖精,仙君也从来不曾嫌弃,反而更加照顾。她被红莲大人说了难听的话或是她跟他闹脾气的时候,他也总是耐心又温和地哄着她。听小花精说,他在仙界的地位很高,可他一点仙君的架子都没有。
  被这样的仙君宠着,南瓜精觉得自己幸运极了。也许在仙君的心里,她跟别的精怪是不一样的吧。
  随着南瓜精与日俱增的进步,她开始有了一些复杂的情绪。
  比如想念迟迟不归的仙君;
  比如讨厌跟仙君最般配的趾高气扬的红莲大人;
  再比如厌弃一无是处的自己。
  尽管南瓜精已经很努力地在学习了,但有些东西不是光靠努力就能做到的。

  三、南瓜精失宠了

  那一天,仙君照常外出办事儿,约莫要三五天才回来。
  他走后的第二天,昆仑山就闯进来一群妖魔邪物,烧杀抢掠,无恶不作,要不是平日里趾高气扬的红莲大人拼死相护,为前去报信的小花精拖延时间好唤回外出的仙君,昆仑山巅恐怕早变成一堆废墟了。
  恶战之后,除了红莲大人,所有人都平安无事。
  南瓜精坐在门外,等着为红莲大人疗伤的仙君。她发着呆,望着远远的天空,不知仙境是什么样儿的。
  “南瓜精,你坐在这里会挡着送药的人。”一只小花精飞在半空中对她说道。
  小花精愿意跟他说话,但仍旧不愿靠近她。
  南瓜精往门的一边挪了挪。小花精见她配合,满意地扇动翅膀离开,却听南瓜精说道:“我听见仙君叫红莲大人……莲衣。”她的声音很轻。
  “哦,那是红莲大人的名字。”小花精说,“这是仙君给大人起的名字。”
  南瓜精把身体缩在嫩绿色的裙子里,橙黄色的皮肤更显突兀,她垂着头问:“仙君给很多人起过名字吗?”
  “当然没有。能让仙君起名字可是件很了不起、也很让人羡慕的事儿。因为一旦有了仙君给的名字,就可以跟仙君结下仙缘,哪怕轮回转世,这种缘分也不会消散。”小花精无不艳羡地说。
  南瓜精失神地坐了很久。
  红莲大人养了许久都没有恢复,而仙君则变得更加忙碌,频繁外出,片刻不停,回来的时候还会带一大堆宝物,全都是给红莲大人的。
  虽然红莲大人很高傲,可是小花精们还是很喜欢她。尤其是红莲大人为了保护他们,保护昆仑山,受了很重的伤,大家都在为她担心,还有不少精怪为她摘了好多好多的灵果,希望红莲大人快点儿好起来。
  南瓜精也跟着忙起来,所以她和仙君见面的次数越来越少,有时候一个月都见不到一次。
  于是再也没有人会注意到角落里的南瓜精,更没有人会在意南瓜精的心情。
  其实在昆仑山上,不被排挤已经很不错了。就算被无视也没什么,起码不会再嘲笑她。
  “听说你最近很用功。”许久不见的仙君终于抽出一些空闲来跟她说话。
  南瓜精点了点头,没说话。还没学会说话的时候,南瓜精就是这样沉默。学会说话之后,除了跟仙君,也没有别人可说,还是沉默。现在连仙君也没有时间跟她说话,她便更加沉默。
  “对不起,好长时间没来看你。”仙君摸着她长了不少的头发,这才发现南瓜精好像有点儿不一样了。
  头发、眉毛都长出来了,皮肤也渐渐白皙起来。原先只到他膝盖的个子,现在都到他胸口,快接近肩膀了,走路说话也更自然,还有了自己的小心事。
  南瓜精蹲在墙角,抿着嘴,眼睛看着别处,这是她生气时的样子。
  仙君摸了摸她的脑袋,没有以前那么滑溜了,有些扎手。
  “用功一点儿也好,将来可以保护自己。”他就说了这么一句便离开了,没有像过去那样耐心地哄她。也许,南瓜精对他来说已经不再新鲜了吧。
  南瓜精蜷缩着身体,在墙角过了一夜。

  四、请叫我南瓜仙子

  红莲在昏睡后的第七个花期时总算醒来了。昆仑山上掀起一阵又一阵的欢呼声,大家都很想念美丽的红莲大人。
  红莲恢复之后,总觉得山上少了点儿什么东西,直到她看到种着水仙花的琉璃盆才想起来。
  “奇怪,那颗蠢兮兮的南瓜呢?”红莲问仙君。
  仙君没有回答。一旁的小花精听到了,拼命摇手,红莲更是疑惑。
  待仙君走后,小花精才说:“南瓜精去了很远很远的地方,听说不回来了。”
  昆仑山上的精怪从不会轻易离开,因为这里仙气浓郁,是最好修炼成仙的地方。红莲就是在这里成仙的。
  “仙君同意了吗?正值仙魔交战之际,她出去岂不是找死?”红莲皱眉道。
  “就是说啊,”小花精落在红莲的膝盖上,“可是南瓜精给自己起了名字,她要走,仙君也拿她没办法。”
  有了自己的名字,就可以不用依附着昆仑山,想去哪里都可以。可是一旦出了昆仑山,就再也不能回来。这也是红莲成仙之后还留在昆仑山的原因。
  “她给自己起了个什么名字?”红莲又问。
  “南瓜。她说自己是世间第一颗成精的南瓜,所以就叫南瓜。”小花精捂着嘴笑。
  恐怕不是。
  红莲看着不远处的那株水仙花,养了许久也没有像南瓜精一样变成水仙精。
  虽然是世间第一颗成精的南瓜,也是唯一成精的南瓜。没有朋友,不被期待,昆仑山再好,也终究不是她的容身之所。
  想必是因为寂寞吧。
  南瓜精离开以后,仙君整日坐在琉璃盆前看着那株水仙花。小花精们都觉得再过不久山上就会有水仙精,可是过了很多年也没有动静。
  “既然喜欢养,又为什么不让它化形?”红莲看不下去了,“南瓜精走了可以养水仙精,水仙精走了还可以再养别的什么精,只要你愿意,永远都不会像现在这么闲得发慌。”
  仙君没有回答。
  红莲也不再多说,递给他一本书,让他别再这么傻坐着。
  又过了好多好多年,昆仑山外的仙魔大战终于结束。仙界大获全胜,魔界重回地狱。而在这场大战中,有不少成名的仙人。其中有一位,跟与世隔绝的昆仑山有着莫大的渊源。
  她就是成仙不久的南瓜仙子。
  不不不,别误会,南瓜仙子可不是因为打败了哪个厉害的家伙才出名的,而是因为她的名字实在太好笑,大家很容易就记住了。
  南瓜有了自己的洞府,不再四处漂泊。洞府很小,没有飞禽走兽,也没有灵草仙果,只有几根南瓜藤,比起昆仑山巅那可就差太远了。
  不过,南瓜是最随遇而安的仙人,哪里都无所谓,只要有个地方待就好。
  她把自己关在洞府里,既不出门,也不让人进来,守着她的南瓜藤,过着安静又孤独的日子。
  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洞府门口总会趴着几只小动物。
  南瓜也是偶然一次外出发现的。
  小动物越来越多,洞府越来越热闹。南瓜总算意识到有点儿不对劲,兔子、老虎、梅花鹿这种凡间的动物也就算了,九尾狐和仙鹤算怎么回事儿?
  南瓜洞府离仙界甚远,尚属人间,半点儿仙气都没有,南瓜仙子又是最末等的小仙,根本罩不住整个山头,怎么可能引来九尾狐和仙鹤这样的灵兽?
  南瓜绞尽脑汁也没解开这个谜团。
  直至南瓜的注意力被昆仑仙君的仙辰宴帖吸引。

  五、上仙宴上又重逢

  按理说,南瓜仙子这样的小仙是没有资格参加上仙的宴会的,可南瓜仙子毕竟是从昆仑山出去的,多多少少与仙君有些渊源,会收到请帖,也算合情合理。
  不管南瓜有多么不愿意出门,还是准时到了昆仑山。
  说不定仙君早就不记得她了,赴宴的仙人又那么多,根本不会有谁注意她。她安慰自己送个贺礼就能回来,但愿不会碰到红莲大人和那群聒噪的小花精。
  跟她估计的差不多,来参加宴会的仙人不计其数,而且大部分都是品级较高的仙人,甚至仙帝都来露了个脸。
  南瓜带来的贺礼是一只小九尾狐,在众多贺礼中略显寒酸,却是她唯一能拿得出手的礼物。
  贺礼一送出去,南瓜就离开了昆仑山。
  “原以为你会借着这个机会重回昆仑山,却不想你这么不喜欢昆仑山,刚来就急着走。”
  南瓜停下来,回头看去,最不想见到的红莲大人就站在不远处的大石块上,红衣飘飘,倾国倾城。
  南瓜定了定心神,低眉顺眼地行礼:“见过红莲大人。”
  红莲盯了她一会儿,才道:“总算没丢昆仑山的脸。”
  丑陋自卑的南瓜精变成了淡漠疏离的南瓜仙子。
  南瓜不知该怎么回答。
  红莲见她一脸茫然,哼了一声,道:“就算是成了仙,也还是一颗笨南瓜。”说完便消失在原地。
  她本来就是一颗南瓜而已。
  南瓜这么想着,小腿忽然被什么东西撞了一下。她低头看去,竟是刚刚被当作贺礼送出去的那只九尾狐。
  南瓜蹲下来,摸了摸它的脑袋:“怎么跑出来了?昆仑山是仙山,留在这里对你有好处,快回去吧。”她抱起它,往山上走了两步放下,才转身往山下走。
  九尾狐仍是跟在她身后,不肯离去。
  南瓜对它可怜兮兮的样子一点儿办法也没有,只好又把它带了回去。
  几天之后,南瓜洞府迎来了一位上仙。
  “我来找我的九尾狐。”昆仑仙君一如既往的温柔,“前几日,有人送了我一只九尾狐,可一转眼就不见了,不知南瓜仙子可曾见到。”
  南瓜没想到仙君会来这里,不知所措,连基本的礼数都忘了。半晌,她才回神,说了句“仙君稍等”,便进洞府把那只九尾狐抱出来,并局促不安道,“它好像不太喜欢昆仑山,所以又跑了出来,小仙一时冲动,又将它带了回来,还望仙君莫怪。”
  九尾狐一见到仙君就从南瓜怀里跳了下去,跑到仙君脚边亲昵地蹭他。
  “想不到一段时间不见,你也能说出这般流利的话来。”仙君笑道。
  南瓜低着头不敢看他。
  仙君上前靠近,两人之间只剩一尺来宽:“那天为何这么匆忙地离开?”
  “有……有事儿。”南瓜心里扑通扑通跳个不停。
  “哦,何事儿这样着急?”仙君抬起她的下巴,逼她对视。
  南瓜的眼睛仍旧是黄澄澄的,只是较之过去更为晶莹剔透,像两颗上等的黄琉璃珠子;身高也长了不少,都到仙君的肩膀了;头发用一根木簪束起;鼻子小巧,身形纤瘦,唇色稍淡……
  “抱歉。”南瓜扭头避开他的手指,后退一步,耳朵有些发烫,脑袋里嗡嗡作响。
  仙君似乎看出她的窘迫,轻笑一声,说道:“既然它不喜欢昆仑山,那便交由你替我代为照看,改日我再来看你们。”
  南瓜目送他离开,空气里还残留着仙君的清香。
  六、不想让你太孤单

  从那以后,仙君每半个月会来一次。
  南瓜洞府多了一位常客,南瓜索性开了洞府,后来又觉得只有几张石桌、石椅的洞府实在太简陋,还添置了不少物件。
  仙君有时会带果酒来让南瓜陪他一起喝,喝得晚了便顺水推舟地住一晚再回去。
  若是普通小仙也就罢了,偏偏是昆仑仙君,南瓜无论如何也不能拒绝,真是十分头疼。
  先是莫名其妙地出现一堆求包养的小动物,后来又来了这么一位厚脸皮的贵客,南瓜安静的生活算是彻底一去不复返了。
  最最过分的是,不知道昆仑山究竟发生过什么事儿,为什么山主昆仑仙君会突然变得……变得这么有失身份?!说好的温润如玉呢?!
  南瓜熟练地避开仙君放在她腰上的手,用一只大白兔把他打发了出去。
  大白兔的手感绝对更好,不谢!
  仙君抱着大白兔在门外叹气,这是呆呢还是特别呆呢?
  不管仙君明示还是暗示,那颗小南瓜就是一点儿反应都没有。
  日子一天天过去,仙君非但没有收敛,反而更加不规矩,到最后南瓜都麻木了。
  “好了吗?”南瓜抱着九尾狐,在石椅上坐了半个时辰,肩膀和脖子都僵了。也不知仙君在想什么,一大早跑过来要给她画张像。
  仙君右手执笔,左手压纸,时不时抬头看看再写写画画,见南瓜有些不耐烦,便安抚她:“就快好了,嘴角再向上一些,头低一些,对,就是这样。”
  南瓜一脸黑线。
  又半个时辰过去了,仙君总算放下笔,招她过来一同欣赏。
  南瓜放下九尾狐走过去。
  “昆仑仙君,”南瓜咬牙切齿地说道,“为什么上面有两个人?”
  纸上除了南瓜和一只九尾狐,旁边还站着神情温柔的仙君,看上去像极了一家三口。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他分明就不需要自己在那里呆坐着一个时辰不动,他完全可以凭空画啊!
  仙君微微欠身:“一人在里面太孤单,有个人陪你说说话多好。”
  南瓜顿时耳根泛红,就算你这么说,也不能掩饰你的坏心眼好吗!还有,不要靠这么近啊!
  “时候不早了,仙君请回吧!”南瓜进了洞府,把门一关,留下一仙一狐大眼瞪小眼。
  仙君轻叹一声,连晌午都没到,就被赶了回去,这颗小南瓜的胆子是越发的大了。
  昆仑山上的小花精们发现仙君最近心情特别好,并且时常出门彻夜不归。大家猜测是不是仙君得了什么了不起的法宝,或是遇到了什么好事儿。
  可究竟是什么呢?
  “一颗笨南瓜而已,值得仙君日日往外跑吗?”红莲不屑道。
  仙君坐在灵泉池边心不在焉地摆着棋谱,脚边还卧着一只九尾狐, 听她这么说,便道:“都说是笨南瓜了,不看着怎么行。”
  红莲望着一池莲花,想起那年突然长出来的南瓜藤,好像就是从那年起,昆仑山就有了一种不一样的生气。
  “我总在想,那颗南瓜藤会是谁种在灵泉池里的。”她说。
  “是谁都不要紧。”仙君把放错的棋子拿起来放回对的位置。
  红莲弯腰抱起地上的九尾狐,抚摸两下:“那又是谁把昆仑山上的灵兽偷走的呢?”
  仙君微微一笑,“或许是它们自己跑出去了也说不定。”
  “呵。”红莲懒得拆穿他,提醒道,“子华上仙几次三番前来说要与仙君结为姻亲,还请了仙帝做媒,仙君还是想想如何应付吧。”
  昆仑仙君在仙界中可是出了名的万年老光棍。
  仙君丢了棋子,道:“红莲提醒的是,那不如本君娶红莲为妻吧,也好给子华一个交代。”
  红莲脚一顿,险些跌倒。
  “小仙福薄,难消君恩。”她面无表情道。
  求放过!
  仙君笑道:“红莲不必妄自菲薄,那就这么决定了。”
  红莲:“……”

  七、仙君,敬你一杯

  离上一次见面,已足足三个月,仙君一直没再来。
  他是生气了吗?
  南瓜开始反思,自己好像有些得意忘形了。
  这段时间两人的距离缩短了不少,所以她也松懈了许多。
  说实话,她不知道仙君为什么突然找上门,又为什么突然对她这么亲近,还时常做出一些匪夷所思的事情来。
  她也不敢想。
  还在昆仑山的时候,仙君也对她很好,让她一度以为自己在他心里很重要。可后来才发现是自己想多了,仙君不过是念及她那时刚刚化形,才多加照顾。
  如果现在还抱着那种不切实际的幻想,一定会被人笑掉大牙。
  但昆仑仙君要迎娶红莲仙子的消息传遍三界的时候,南瓜仙子的心还是被狠狠地揪了一下。
  没关系,南瓜安慰自己。她还有回忆,有满山的动物,有个遮风挡雨的地方,即使将来在漫无边际的仙途里独自走下去,也不算太难过。
  南瓜仙子捻着手指,凭空掉下一些金粉,地上瞬间长出一根南瓜藤,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花结果。
  这天,许久未见的仙君又带着一坛果酒上门,就见洞府大门紧闭,只有一颗大南瓜孤零零地放在门口。
  洞府内的南瓜仙子正闭眼静坐,才感受到禁制的波动,仙君已经提着酒坛走了过来。
  她知道小小禁制对仙君来说不算什么,只是没想到他还会来。
  南瓜起身相迎。
  仙君在她对面坐下,把酒放在中间:“喝一杯如何?”先前他每次来,南瓜都坐在一旁看着他喝。
  南瓜有些迟疑。
  仙君主动给她倒了一杯,态度十分强硬。
  南瓜心想,这大概是最后一次坐在他面前,于是举起酒杯,认真道:“仙君对小仙的恩德,小仙无以为报,今日小仙斗胆借花献佛,敬仙君一杯,聊表寸心。”不等仙君说话,南瓜仰头饮尽,颇为豪气。
  喝完一杯,南瓜自己又倒了一杯,再敬:“第二杯恭喜仙君与红莲大人喜结良缘。”
  一坛酒见底,除了仙君面前的那一杯,其余都进了南瓜的肚子里。
  南瓜怔怔地看了仙君半晌,又站起来,摇摇晃晃地往外走,走到门口时抱起地上的大南瓜,然后走了回来,把它塞进仙君的怀里:“送给你,贺礼!”
  仙君捧着沉甸甸的南瓜失笑:“这么值钱的东西真的要送给我?”
  南瓜点点头又摇摇头:“只是一颗普通的南瓜。”
  它太普通了,普通到即使不给它浇水、松土、除草,甚至从来不过问它,突然有一天发现它结了一颗硕大的果实,也不会有人觉得惊喜。
  一觉醒来,南瓜睁眼就看到近在咫尺的仙君,她吓了一个激灵,猛地起身,不料他的手还搂在她的腰上,于是跌了回去。

  八、骗到一个南瓜仙

  “刚醒就这么精神?”仙君把她往怀里带了带,温柔地注视她。
  南瓜心都快跳出来了,脸颊绯红,挣扎着要起来。
  “乖乖的,别动。”仙君压住她。
  两人身体贴在一起,南瓜头顶都快冒烟了。
  仙君轻笑一声:“昨晚可没见你害羞,又是送礼物又是脱衣服。”
  “脱……脱衣服?!”南瓜身体瞬间僵住。
  “是啊,拦都拦不住,抱着我使劲哭,怎么劝都不撒手。”仙君说得煞有其事,还一脸“真拿你没办法”的表情。
  南瓜头皮发麻,只想找条缝钻进去,欲哭无泪地解释道:“我……我喝醉了。”
  “嗯,我知道。”仙君安慰她,“也怪我,不该逼你喝酒。”
  “没有,不怪你,是我自己要喝的。”南瓜摇头。
  “不过,既然你我已同床共枕,也不能当作什么也没发生。”仙君当机立断说道,“干脆成亲吧。”
  成亲?!南瓜差点儿没晕过去。
  见他狡猾的笑容,就知道他又拿自己寻开心,南瓜使劲推开他。
  “昨日小仙失礼了,还望仙君海涵。”南瓜理了理衣裳,退到一旁。
  仙君也起身,见她背对自己,叹了一口气,语气淡淡的:“自本君掌管昆仑山一来,孤身一人坐在山巅已是万年,连个品茶对弈、闲话家常的人也无。后来昆仑山仙气鼎盛,山中聚集了不少精怪,可大多畏惧本君,不敢靠近。原以为有你在,往后就多了个说话的人,只可惜你也不肯留下。”
  这番话要是被红莲听到了,绝对会笑到肚子疼,但偏偏是脑袋不太灵光的南瓜仙子。
  南瓜一听,顿起怜悯之情,想不到高高在上的昆仑仙君也会觉得孤单。
  “我……对不起。”南瓜低声说,她一时冲动离开昆仑山,根本没考虑仙君的感受,确实是太自私了。
  仙君道:“本君没有怪你,你不必自责。说到底,是本君未顾虑你的心情,既然你不喜欢,本君也不便再打扰,改日……算了,你好好保重。”
  话音未落,仙君神情落寞地往外走,才刚走了两步就被人拉住,回头见南瓜低着头抓着他的衣摆。
  “没有……没有不喜欢。”南瓜的耳朵在发烫。
  仙君伸手摸摸她的脑袋,温和道:“不必勉强。”
  “没有勉强,”南瓜急急地说道,“我……我很喜欢仙君。”
  仙君饶有兴趣地问道:“有多喜欢?”
  南瓜一惊,她居然说出来了!一想到再过不久仙君就要跟红莲大人成亲,她竟然还对仙君说这样的话,实在是太莽撞。于是她立刻放开他,慌忙补救道:“小仙没有别的意思,小仙的意思是敬仰仙君,嗯,敬仰。”顿了一下,她又道,“仙君马上就要成亲了,有红莲大人在,便不会觉得孤单了。”
  “说的也是。”仙君也附和道。
  南瓜心一痛,别过头去。
  仙君捏着她的下巴,转过来问道:“既然如此,你为何要哭?”
  南瓜回答不了他的问题。
  仙君也不忍心继续逼她,把她拉进怀里:“子华一直想让我娶他的妹妹,还请了仙帝做媒,我才出此下策,好让他死心。若是你肯答应跟我成亲,我就不用与红莲做这场戏。”
  南瓜有点儿开心又有点儿蒙。
  “红莲大人……答应了?”南瓜有些不敢相信。红莲仙子性格孤傲,怎会答应他这种事儿?
  “当然没有。”仙君笑道。
  南瓜不解地看他:“那成亲的时候怎么办?”
  “是啊,新娘子不肯嫁,该怎么办?”仙君为难地说,“在众仙面前丢脸也就罢了,可仙帝主婚,知道我骗他,说不定一怒之下夷平昆仑山。”
  “这么严重?!”南瓜听得忧心不已。
  仙君强忍着笑意,严肃道:“非常严重。”
  “那……那……”南瓜不知如何是好,急得团团转。
  “现在只剩一个办法。”仙君道。
  南瓜眼睛一亮,“什么办法?”
  ……
  于是一颗笨南瓜顺利骗到手。

  九、心塞的婚后生活

  昆仑仙君与南瓜仙子结为仙侣以后可不得了,女仙们暗地里不知咬坏了多少绢帕。
  那可是高高在上又优雅温柔的仙君,怎么就被一颗蠢南瓜迷住了呢?!
  虽然南瓜很香很甜没错,可是长得丑啊!
  放着美美的红莲大人不要,偏偏喜欢南瓜精,哦不,是南瓜仙子。怎么想都觉得心塞!
  不止她们,南瓜仙子也很心塞。
  婚后的仙君可算是暴露了本质,摸摸蹭蹭算小,亲亲抱抱还好,还时常骗她演山下话本里的妖精……简直欲哭无泪,她还是快逃吧!
  所以南瓜仙子卷了包袱逃了。
  可惜人算不如天算,南瓜仙子刚下山,就撞上了正好回来的昆仑仙君。
  南瓜仙子心虚地看着仙君,把包袱藏了又藏。
  “要去哪里?”仙君一看她闪躲的眼神就明白了,十分威严地问道。
  南瓜仙子后退一步,结结巴巴地说:“没……没去哪儿,就是……就是随便走走。”
  “哦?”仙君语气不咸不淡。
  南瓜仙子身子一抖,没骨气地招供了,低声道:“我想回去住两天。”
  仙君气压更低:“原因呢?”
  为什么我要腿软啊!浑蛋!南瓜仙子愤愤地想。
  “你骗我不成亲的话仙帝会生气,根本就没那回事儿!”仙帝他老人家特别慈祥好吗!
  “可我已经跟你成亲了,你怎么知道我骗你?”仙君道。
  这倒也是。不对,这个不算!
  “你还骗我没人跟你下棋喝茶!”这两天上门来的宾客就没断过!
  仙君面不改色地回答:“来我昆仑的非仙即魔,无一是人,我没骗你。”
  南瓜仙子一噎,这也行?!
  “还有吗?”仙君靠过来。
  南瓜仙子跟着退后,慌忙道:“你……你别靠这么近。”
  仙君不由分说,一把抱起她,眨眼的工夫回到山上。
  南瓜仙子回过神,见自己兜兜转转又回来了,简直想哭。
  仙君把她圈在怀里,握住她的手,在她侧脸落下一个又一个的吻。
  “你……你快放开我。”她哑着嗓子怒道。
  “这是惩罚。”仙君道,“未经允许擅自下山。”
  南瓜仙子咬着下唇。
  仙君见她眼睛比平时更红,就知道是真的生气了。
  “告诉我为什么下山?是我哪里做得不对?”他认真地问道。
  南瓜仙子原本还气呼呼的,听他这般温言软语,想着他平日里的百般呵护,顿时觉得自己又胡闹任性了。
  “没有。”她别开脸。
  “那好吧。”仙君往下亲。
  “你!”南瓜仙子赶紧挡住他,使劲推开,缩到角落里。
  仙君整个抱住她,轻声问道:“不喜欢?”
  南瓜仙子半天没动静。
  仙君道:“既然你不喜欢,那我们以后不演了。”
  南瓜仙子才动了动,别扭道:“我又没说。”
  仙君顺着她道:“嗯,你只是在生气。”
  南瓜仙子抬起头偷看他,正好看到他笑眯眯地看着自己,脸一红,又将头低下。
  “南瓜精不好吗?”南瓜仙子抓着他的手闷声道。
  “嗯?”仙君笑起来。
  南瓜仙子犹豫了一下,道:“为什么非要扮别人?”虽然南瓜精没有别的妖精那么漂亮,可是……可是……南瓜精不好吗?
  仙君忍不住亲她,他的小南瓜可真是一点儿也不懂情趣。
  闹了一阵,仙君帮她整理好衣裙,打算带她下山,不料子华上仙来了。
  “仙君如此逍遥自在,真是羡煞旁人。”子华上仙揶揄道。
  “不如子华潇洒。”仙君让局促的南瓜仙子坐在自己身旁。
  “可惜玉瑶与仙君无缘,不然你我已是姻亲。”子华遗憾道。
  南瓜仙子看了仙君一眼,又低下头。
  “本君以为子华不看中这些。”仙君淡淡地说。
  哟,这么护着?子华上仙偷乐,你个万年光棍也有今天。
  “你又不是不知道,玉瑶对你一片痴心,非君不嫁。”子华上仙故意说道。
  玉瑶仙子爱慕昆仑仙君在仙界无人不知,大家私底下都喜欢拿她跟红莲仙子比较,谁知最后会杀出一颗大南瓜。
  南瓜仙子再也坐不住,找了个借口就离开了。

  十、让人羞涩的仙侣手札

  她漫不经心地走到了灵泉池边,蹲在地上看着池里红艳似火,永不凋谢的莲花。
  “看你的样子,还以为你被仙君抛弃了呢。”红莲不知从哪里冒出来说道。
  南瓜仙子吓了一跳。
  “怎么看怎么笨。”红莲嫌弃地说。
  南瓜仙子不知如何反驳,聪明与否又不能自己证明。
  “红莲大人也觉得我配不上仙君吧。”她说。
  红莲腹诽:呵呵,一个老爱骗人,一个老被人骗,简直就是绝配好吗!
  “别人的眼光就这么重要?”红莲反问。
  南瓜仙子一怔。
  “我不想大家因为我而笑话仙君。”她说。
  真是个榆木脑袋。可红莲也不得不承认,这颗笨南瓜确实很努力。跟仙君结为仙侣,反而是她的压力更大。
  红莲最不喜欢的就是讲大道理,一来不会;二来没耐心。
  “是笑话还是嫉妒还说不准呢。”红莲看了一眼不远处招蜂引蝶的仙君,丢下一句便扬长而去。
  “啊?”南瓜仙子没听清她的话,不知道她怎么说着说着突然走了。
  等南瓜看到仙君,才明白过来。红莲大人该不会是有意离开的吧,南瓜仙子脸红红地想。
  “这就是你这几天不对劲的原因?”仙君问道。虽然隔着一段距离,却还是听到了她们的话。
  南瓜仙子捏着衣角,几不可闻地“嗯”了一声。
  仙君也蹲在她旁边,拉过她的手,捏了捏,笑道:“既然这样,那你要对我好一点儿。”
  “啊……可我不知道怎么对你好。”南瓜仙子呆呆地说。
  “听我的话,不胡思乱想,不让我担心。”仙君道。
  南瓜仙子愣了一会,才点头说好。
  仙君满意地牵着她下山去。
  几天之后,红莲仙子给了南瓜仙子一个木盒。
  “她说让我交给你。”南瓜仙子对仙君说。
  红莲明明可以自己给,何必那么麻烦让她转交?仙君稍加思考,打开木盒,看了一眼就懂了。
  南瓜仙子也凑过去看,是一本书–仙侣手札。
  咦,上面写着下册,上册在哪?
  仙君摊开手,瞬间出现一本与之相似的书,正是上册。
  这本书是南瓜仙子离开后,红莲给他的。
  南瓜仙子好奇地翻开书看了几页,脸一僵,又立刻合上了。
  “红……红莲大人,为……为什么会……会有这种书?!”南瓜仙子觉得自己快着火了。
  “红莲平素足不出户,最喜欢的就是看书,且涉猎广泛,无所不包。有这种书也不算稀奇。”仙君道。
  “可她干吗要让我交给你?”南瓜仙子头皮发麻。
  “哦,你不知道?”仙君搂住她。
  南瓜仙子脑袋嗡嗡作响,不会吧!
  “看来你也知道,那来吧,今天就从第一页开始。”仙君一只手抱着她,一只手翻着书,“哦,这一页画的不错。”
  ……
  南瓜仙子出乎意料地没有反抗。
  “今天这么乖?”仙君碰了碰她的额头。
  南瓜仙子小声地说:“我想……对你,嗯,好一点儿。”
  仙君十分温柔地吻住她。
  很久很久以后,昆仑山巅灵泉池里又发生了一件怪事儿–平静了万年的灵泉池突然在夜里发出万丈光芒。
相关信息
  • 爱如潮水主角阿正全文章节

    爱如潮水主角阿正全文章节

    2018-09-13 10:24:12

    “阿正,你喝过人奶吗?”嫂子在我面前拨开胸罩,开始给小侄女哺乳,原本哭闹的小侄女顿时安静了下来。她的胸部很白,白得耀眼,直看得我眼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