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若相见,我许半个星辰还你


第一章
“你为什么最爱蒲公英?”
 
  “因为它飞向远方的自由。”
 
  “飞向远方的自由?”
 
  “嗯,飘飘荡荡不知道最后会停在哪里,但不论在哪里,它都会活得很好。”比比皆是的蒲公英,洋洋洒洒的遍布在紫薇坡上,掺杂着不知名的黄色小花,摇曳的两个白色的身影,像极了童话的画卷。

第二章
  “落倾城,你把稿子拿过来我审一下?”王主编在快速走向办公室的路上对着冲着电脑打哈欠的落倾城说道,“今天晚上下班前一定要把稿子定下来。”
 
  “好的,主编,马上。”依然有困意的落倾城伸了个懒腰,慌乱的揉了揉眼角,缓缓睁开朦胧的睡眼。
 
  办公室的人群都在忙碌着自己的事情,今天晚上的会议关系着一个公司的大案子,能不能加薪就看这次的投资方能不能给个大数。还好她们公司的办公室是开放式的,同事之间的沟通很方便,互相帮忙买个咖啡早饭也是常有的事情,就在落倾城帮整整一屋子的同事买了一星期的早饭后,终于主编交给了她一份大工作,就是这次杂志主打的一篇采访稿。
 
  落倾城慌乱的稍微收拾了一下桌面,大步走向主编的办公室,手腕上的铃铛跟随她的步伐响起清脆的哼响。
 
  “主编,这是最后的修订稿,你看看可以吗?不行我再去修改。”落倾城大步流星的推开办公室的门,头也不抬的说道。
 
  “倾城,你先放下稿子。”
 
  落倾城不知道哪里来的凉风搜搜的吹进了脖颈,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寒噤。把身上的亚麻连衣裙紧了紧。
 
  “这是明辉公司的总经理,文子涵。”王主编的一句话,落倾城瞬间抬起了头,一点都不感觉冷了,文子涵,这不是大学好闺蜜吗?什么时候成了总经理了?
 
  还是熟悉的发型,刘海毫无次序的排列在光滑的额头上,只是颜色变成了不一样的棕色。微微烫了的卷发更加令本身就比女孩子漂亮的他更有一股别的韵味。只是,为什么以前只穿牛仔裤的好闺蜜这次却穿上了西装,还是她觉得最丑的灰色西装,不过穿的人不一样,也还看的过去。
 
  “你好,我是落倾城,总经理。”落倾城班开玩笑的把手伸出去,意味深长的看着许久不见的好友。
 
  “倾城,什么时候学会这种打招呼方式了?”一样的挑衅,一样的秉性,还是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混小子。
 
  “好了,不跟你瞎聊了,我是来送稿子的,晚上还有大事呢?”落倾城越过文子涵,把稿子放在办公室的桌子上,笑嘻嘻的对主编说,“主编,我可是拿出了毕生的绝学。”
 
   王主编就是笑笑不说话,静静的等着后戏
 
  “倾城,”背着落倾城的文子涵有些落寞的说道:“我应该比稿子重要好吗?”
 
  落倾城拍了拍身上的褶皱,半步缓缓的踱步到文子涵面前,大言不惭的问道“难道文大总经理要请我这个小职员吃饭吗?”
第三章
“文子涵,”落倾城问道,“你不是说你不想继承家业的吗?”
 
  “没办法,我大哥和大嫂去加拿大,说是度蜜月,谁知道就再不回来了,说是环境好,人好,就是不回来继承总经理,我就只能硬着头皮上了。”文子涵无奈的摇摇头,本来属于自己的大好时光,就这样葬送给亲哥哥了。
 
  “我跟你说,你哥这个手段好啊,以度蜜月为目的的逃亡。” 
 
  车子急速的行驶在高速公路上,车内的气氛微微有些异样,只是二人都巧妙的避开了,一些人,一些事,就算不说,也无法抹去。
 
 
 
  不知道车子行驶了多久,好像一直无法停下来。两旁的路灯衬托的黑夜显得那么幽静黯淡,就像是宇宙的黑洞,永远看不见边际。
 
  “到了。”文子涵的声音把落倾城拉回了现实,看着熟悉的咖啡馆,一抹苦笑袭上心头。
 
  “不知道这里的猫咪都长大了没有。”落倾城边走便问,像是在问自己,也像是在质问文子涵。
 
  “你,没有再来过吗?”
 
  “没有,自从你们都走后,一个人来又有什么意义。”落倾城自嘲的笑道。
 
  一步两步,以前每次上台阶的时候,落倾城总是调皮的一下子迈三步,几乎就要劈叉了。不过文诺总是细心的扶着她的手,生怕她哪天因为这种事情双腿残废掉。
 
 
 
  门被一个人悄悄的推开了,很熟悉的味道,很熟悉很熟悉。像是草莓布丁自带的香味,令人久久不能忘怀。
 
  “程昱,程昱,我是文子涵啊。”文子涵大声的朝前边的人喊道,谁知那个人不动声色好像没听见一般的坐上来道路旁的保时捷,眨眼睛就消失不见了。
 
  听见这个名字,还真是时隔多年的感觉。落倾城找到了一个角落,放下随身的书包,看了看四周的布局,还是一样的清新淡雅,除了新添置的家具。不过好像一些猫咪的名字在脑海的某个角落里遗忘了。果果好像不见了,苏格兰折耳猫,带着天生的高贵,是落倾城最喜欢的品种。
 
  文子涵气馁的走到落倾城面前,没有和多年不见的好友说上一句话,是一种无比大的遗憾。手边的杂志上,一张明星的妖娆坐姿吸引了文子涵的注意,好像在脑海搜寻着什么,但是灵光一闪而过,什么都没有,只是隐约的感觉这个人有些面熟。
 
  “子涵,”落倾城把下巴枕在手臂上,恍恍惚惚的问道:“你有没有后悔离开大陆。”
 
  “后悔,开始确实后悔过,”文子涵喝着焦糖拿铁,“后来,也就这样了。”
 
  “你知不知道文诺在结婚的那天给我说了什么?”落倾城抬起头来,看着眼前这个身穿西装但是并不喜欢西装的男孩。
 
  文子涵没有说话,也是静静的看着落倾城,眼底的寂寞深不见底。
 
  “她说,倾城,文子涵见过我所有的样子,唯独我穿婚纱的样子,一生只可能再无机会。”
 
  耳边响起梁静茹的勇气:我们都需要勇气,来面对流言蜚语,只要你一个眼神肯定,我的爱就有意义.....你的真心
第四章
落倾城负责的这篇稿子很成功,投资方很高兴,当场就加了500万的投资。王主编在会议结束后大方的邀请全部的功臣去庆功宴,落倾城本想拒绝但盛情难却,只得不情愿的跟了去。
 
  “来来,大家举起酒杯,我们一起庆祝这次的大满贯。”王主编高兴的举起手中的酒杯,一脸开心的像大家隆重的夸奖功臣,“我们倾城啊,多亏了她,来来,大家一起敬倾城一杯酒。”
 
  落倾城来者不拒,一杯一杯的都接下了。恍恍惚惚的自己独自坐在一角,听着嘈乱的音乐震动着耳膜,一群群的俊男靓女在舞池里摇曳,绚烂夺目的灯光快闪瞎眼睛的时候,落倾城好像看见了程昱缓缓向自己走来,好像伸出双手抱抱他,可是他又突然不见了。她多想和文诺一样,现在已经结婚生子了,这样就可以忘记不属于自己的人,就算以前的纠缠再多么热烈,只不过是青春的劫难,长大后,终究是要离开的。
 
 
 
  头疼的厉害,落倾城使劲晃了晃脑袋,都怪昨天自己喝的太多了,都断片了。落倾城一瘸一拐的走到冰箱前,打算拿瓶饮料,奈何被冰箱上的便利贴吸引住了。
 
  ‘厨房里我帮你买了蔬菜,茄子。粥在锅里,自己热热。’
 
  熟悉的字体,熟悉的笔迹。昨天自己没有看错,真的是程昱,落倾城捂住嘴巴,泪水噙在眼眶里,很努力的不要让她掉下来。她们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她每次都不停的自己告诉自己,她们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连朋友都算不上。
 
  落倾城手中拿着辞职信,这是今天早上起床后刚刚写的。她不会在一个地方工作太久,她感觉在一个地方久了,就像是被困住的猫咪,给的东西再丰厚,再诱人,终究不是自己要的自由。
 
  “嘿,”一个人头突然在前面的甲壳虫上伸出来,吓了落倾城一跳。文子涵正在白色的甲壳虫上悠闲的喝着西瓜汁,这可是触犯了落倾城的大忌,千万不要在自己喝西瓜汁的时候没有她的份。
 
  “给,我还不了解你。”
 
   喝着西瓜汁的落倾城心晴明显比刚刚好多了。还情不自禁的哼起了小曲,时不时的玩弄着车里的摆设,最终眼睛定格在挡风玻璃上的小贴纸,模模糊糊的,是她们四个的照片。
 
   落倾城惊讶的指着贴纸问道:“这是怎么搞的?”
 
   “打电话定做的啊。”文子涵骄傲的说,“我很厉害的,你要不,我送你一个”
 
   “不是,我是说,这张照片是我们4年前大学毕业时候照的是吗?”
 
   “嗯,对啊。”
 
  “文诺穿的不是蓝色的连衣裙吗?怎么这上面是白色的。”落倾城喊道:“当年你看见的蓝色不是文诺对不对,是其它人。”
 
  “蓝色?但是我看见像文诺的就是蓝色,为什么照片上是白色呢,难道是看错了?”
 
  落倾城冷笑道:“不是看错了,是有人故意的。”
 
  文子涵把车开到路边停下来,严肃的看着落倾城,不解的问道:“为什么是故意的?”
 
  落倾城把辞职信交给文子涵,后又拿出。问道:“我把一件东西给过你后又拿回来,算不算给过你。”
 
  “我想起来了,是欧阳羽,如今的当红歌星,当年就是她诬陷的文诺。”落倾城躺在副驾驶上,疲惫的闭上眼睛,“文诺当初承受了这么大的痛苦,我一定要她生不如死。”
第五章
  “子涵。你相信我,我没有。”文诺不停的摇着头,不停的说没有。
 
  “我亲眼所见,你还在说谎。”文子涵站在摔倒在地的文诺面前,丝毫没有当初的玩世不恭,一点点深不见底的黑暗在蔓延。
 
  “你不相信我?”文诺不在恳求,只是眼底不再有了爱意。
 
  “我不相信。”
 
  “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从今以后,你我再无任何瓜葛。”霸气的起身,霸气的离去,又有谁知,如何的心痛,才能不再辩解一句。
 
  “文子涵,你欠文诺的,我们都欠文诺的。”落倾城揉搓着太阳穴,想要把一切雾霾都抹去,“或许,当初,你没有离开,我还在文诺身边,程昱,不说了。已经过去了。”
 
  落倾城拿着辞职信,下了车。没想到正好来到了当初的弦歌湖,当今的季节,漫漫的蒲公英快要溢出了山坡,紫薇坡围绕着弦歌湖,像是把宝贝捧在手心里一样。
 
  落倾城躺在满山的蒲公英上,呼呼的吹着一片片的蒲公英,看着白色的降落伞飘飘荡荡的飞向远方,那种自己要的自由就这样附在了它们的身上,好像蒲公英就能带着自己飞向远方,寻找自己要的自由。 
 
  落倾城没有辞职,她不知道辞职后自己要去哪里。这里有着程昱的痕迹,她不想离开,也不想失去她最后的联系。不过,要这样浑浑噩噩的过一辈子吗?自己没有了程昱就没有了追求自由的勇气了吗?
 
   一个星期后,落倾城看着平板上的娱乐新闻,一条大大的爆炸性头条映入眼帘:当红歌星欧阳羽深陷艳照门,现遭封杀。呵呵,活该,没想到文子涵的速度这么快,落倾城在心中叫好。
 
  “叮咚,叮咚。”落倾城以为是文子涵来臭显摆战利品呢,穿着拖鞋快速去开门,“你小子......”
 
  “倾城。”
 
  “文诺,你怎么来了?”落倾城把文诺拉进屋内,吃惊的问道:“宝宝呢?”
 
  文诺还是一头利落的短发,别看名字这么柔弱,当初四个人中,就数她最为果断。落倾城把文诺最喜欢的芒果削成一块一块的,摆在果盘里端出去。
 
  “倾城,你知道吗?欧阳羽被封杀了。”文诺一脸镇定的说道:“你知道是怎么回事吗?”
 
  “额,这个,肯定是她自己不检点,大学就不检点,活该的东西。”落倾城一脸愤青的模样骂道。
 
  “你看你还瞒着我,文子涵找过你,你也跟她说了。”
 
  “文诺,你不该继续背着当年的骂名继续生活。跟程昱去宾馆的不是你,我知道,全是欧阳羽搞得鬼。”
 
  时间好像静止了,只听见时钟滴答滴答的走着。空气中的温度瞬时升到了极致,落倾城紧紧的握住衣角,指甲都要扣进手掌了。
 
  “你还在恨我吗?”
 
  “你在说什么,我怎么会恨你,”落倾城松开了抓住衣角的手,突然如释重负的躺在床上,“我只是恨相爱不相知。”、
 
  “我们四个,真是命中不该相遇。”

第六章
  送走了文诺,落倾城放空般的坐在床上,不自觉的在橱柜的下方拿出一个红色的小盒子。打开盖子,里面零零散散的放了很多东西。最显眼的莫过于落倾城和程昱自己在学校超市里花两块钱买的假结婚证,买完后程昱兴奋的告诉落倾城一定要把自己的照片贴上去然后再交换,这样子就是真的夫妻了。当初的落倾城还嫌弃她幼稚,只不过现在的两本过家家用的小红本子,却静静的躺在自己的盒子里。
 
  盒子里面的夹层,有着一张8寸的照片,正面朝下的放在底层。
 
  “程昱,如果不是欧阳羽,我们四个怎么会到如此地步。”落倾城安静的抚摸着照片上的四个人,每个人笑的都那么开心,好像从来没有什么烦恼。
 
 
 
  “大学毕业后,你们去哪?”文诺牵着文子涵的手问周围的两位,“我们要去法国读研究生。”
 
  “文大小姐,好好跟着您的文大公子出国浪去吧。”落倾城看着果果,这么漂亮的折耳猫真想买回家去,笑呵呵的转身对着程昱说:“给我买这个猫吧。”
 
  程昱一愣神,果果便跳到程昱身上不停的蹭来蹭去,好像在撒娇般的说:带我走吧。
 
  落倾城一旁看着果果撒娇,一边吃醋的把她抱到自己身上说:“果果,你是女孩子,不能随便到我男朋友身上知道吗?”
 
  “就你小气的样子。”文诺一脸嫌弃的看着落倾城,不慌不忙的把签证拿出来摆在桌子上,指着签证对落倾城说:“真的,要不要一起,看看,很漂亮呢。”
 
  “不要。”落倾城爽快的摇了摇头。
 
  文子涵笑而不语,戳了戳程昱,使了个眼色。
 
  “宝贝,我们去法国吧,哪里有很漂亮的埃菲尔铁塔的。”程昱搂着落倾城悄悄的说道,之后又指了指果果,“果果现在这里养着,等我们回国结婚的时候给你买了。”
 
  “你就想用一只折耳猫当做求婚戒指吗?”
 
  “不是......”
 
  “那戒指呢?”
 
  “还没......”
 
  “你还没买?”
 
  “现在不有点早吗?”程昱看着文子涵,想要他帮自己,可是文子涵不嫌事多,牵起文诺的手,金光闪闪的戒指闪瞎了程昱的眼睛。火上浇油的功力文子涵认第二就没有人认第一。
 
  “分手。呜呜。”落倾城假哭的抱住果果,“以后就我们相依为命了。”

   落倾城把珍贵的照片擦拭干净,继续保存在红色盒子里,那本是她结婚时想要送给程昱的礼物,现在却安静的躺在没有阳光的橱柜里。
 
  “程昱,程昱,程昱。”落倾城盯着天花板,一声一声的叫着程昱的名字,不知不觉中就睡着了。
第七章
“你不相信我,”文诺怒过反笑的看着文子涵,“我说过,我今天没有出门。”
 
  “难道你当我是近视眼,看不清楚?那件蓝色裙子是我送你的毕业礼服。”文子涵咆哮的喊道:“你把我的真心丢在地上,然后狠狠的踩下去。”
 
  文诺面无表情的继续说道:“文子涵,我再说一遍,我没有出门,而且,我根本没有收到你所谓的蓝色裙子。”
 
  “文诺姐,我真的给你了,今天下午。”一旁的欧阳羽梨花带雨的哭诉道,“我真的交给文诺姐了子涵哥。”
 
  文诺一脸嫌弃并且厌恶的看着旁边哭的要死要活的欧阳羽,大步流星的走过去,一手抬起她的下巴:“你给我什么了?”
 
  欧阳羽被文诺的霸气吓到了,发抖的不敢说话,一直低着头。
 
  “你霸气的性格能不能不要用在无辜人的身上。”文子涵走过去拉起文诺,“要动手我跟你打。”
 
  文诺不知道为什么笑了,“跟我打?你以为你打得过我?”
 
  落倾城站在一旁,身后站着程昱。程昱一脸肃穆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昨天喝醉后,不知是谁把他放在了最近五星级酒店的情侣套房里,醒来后不久,落倾城和文子涵就到了。凌乱不堪的屋内到处充满着酒精的气味和扑鼻的香水味,正是文诺最喜欢的品牌。
 
  当文子涵发现那条蓝色的裙子时,怒气充斥了整个大脑。转身破门而出,不知怎么回事的落倾城和程昱也紧随着跟了出去。一切就到了最初的情境。
 
  文诺站起来,大笑的走到落倾城面前:“你最喜欢的蒲公英,是自由的,但你自由吗?”
 
  落倾城低着头,一言不发。
 
  程昱抓住文子涵,解释道:“这里面一定有问题。”
 
  文子涵顺手压住程昱,大声咆哮道:“有什么问题,你告诉我。为什么你们会在一起。”
 
  气氛瞬时间降到了冰点,四个人,一个一言不发,一个哈哈大笑,另外两个怒气正值顶峰,很快有冲突的倾向。正在落倾城想要说话的时候,文诺打断了她,说了一句话后,便离开了。 第二天上午,文子涵拿着签证离开了中国,在法国呆了整整四年,期间他从为联系过任何人,包括文诺。
 
  这件事情之后的两天里,落倾城没有联系过程昱,程昱也没有打电话找过倾城。二人有默契般的知道对方需要冷静,就在落倾城打算打电话说相信程昱的时候,他却收到了程昱的电话,不长不短,不多不少只有一句话:倾城,我们分手吧,我要和欧阳羽结婚了。
 
  “好,祝你幸福。”落倾城虽然不似文诺般拿得起放得下,但也有着女孩子天生的自尊,既然你不能陪我地老天荒,我又何必苦苦纠缠。可是失恋的人都懂,一时冲动说出的祝福,却要用一生去补救。
 
  欧阳羽借着程昱的手一步步走到现在当红明星的位置,虽然四年来,二人只是定了婚,但大型活动都是成双成对羡煞旁人。
 
  四年的时光,落倾城换了一个又一个的工作,从财务总监到律师,从律师到餐饮总经理,最后又来到了这所杂志社。她向往的自由自在,现在只能靠一个人完成,睡醒的梦,也还是要继续走下去。只是好像失去了一些东西,心里仿佛空空的。
 
  “文诺,文诺。”落倾城打电话给文诺:“欧阳羽放话要找你,你快来我这里躲起来。”今天早上,落倾城收到了一封电子邮件,邮件的内容就是这个样子,落倾城吓得赶紧给文诺打电话。
 
  “倾城,你想多了,就算她不找我,我也会去找她。”文诺的声音如此平静,却充满着视死如归的寒意。
 
  “不行,那宝宝怎么办?”
 
  “我已经把她送到文子涵那里去了,跟着亲生父亲总好过去孤儿院吧。”
 
  “那,......”电话那头传过的嘟嘟声像是针一样扎在心尖。
第八章
文子涵那边在收手一个四岁左右的女孩时确实吓了一跳,还以为是落倾城的恶作剧,赶紧给她打电话:“倾城,你寄个小孩是几个意思,不会是程昱的孩子吧。你可别吓我。”
 
  “子涵,这是你的孩子,你看看她的身上,有没有文诺给你的信。”
 
  孩子的身上,满是文诺喜欢的大白兔奶糖的味道,在左边的口袋里,只有一句话:信或者不信。
 
  “说,为什么要和程昱订婚。”文诺拉着欧阳羽的头发恶狠狠的说道。
 
  欧阳羽的脸上已满是鲜血,身上的衣服还有不同程度的破裂,突然大笑的欧阳羽喊道:“你以为我要和程昱结婚?笑话,当初我本想让你喝文子涵分手,没想到他居然跑去了法国。”
 
  “既然你目的不在程昱,又何必嫁给他。”文诺的双手充满鲜血,身后的黑衣人冷漠的站着,似乎在等着主人的号令。
 
  “除了文子涵只有程家才能助我一臂之力,正好落倾城的背景在我手里,若不想她今后没脸见人,我只有要挟程昱了。”欧阳羽一脸胜利的看着文诺,甩了甩手中的资料。
 
  文诺一边派人夺过欧阳羽手中的资料,一边在水池边清洗自己的双手。却看见:白血病的字样清晰的印在纸上,怎么擦都擦不掉。
 
  欧阳羽消失了,没有人知道她去了哪里。文诺看着病床上的落倾城,虚落的她就像软弱的小猫一样,“倾城,你不是想买下果果吗?”文诺抚摸着倾城的脸颊,“等你好了我就带你去。”
 
  迷迷糊糊的落倾城,嘴里一直喊着:程昱,程昱,程昱
第九章
程昱的婚礼是在紫薇坡上,紫薇坡上的蒲公英还在向着太阳,一抹红光从天而降。落满了一地涟漪,黄色的小花夹杂在满山的蒲公英上,带着点点的点缀,像极了蛋糕上的星辰。
 
  “若是初见,就这样走过,冥冥中我还是在祈祷;若是相遇,就能执手,我愿意换取半个星辰等你。”文诺听着落倾城的歌谣,静静的看着程昱怀中的女孩,幸福的在笑。
 
  “程昱,你还记得我们大学期间买的假结婚证吗?”苍白的脸上没有一丝血色,只有还在眨动的眼睛证明还是可以说话的。
 
  “当然记得。”程昱拿出两个红色本子,“这可是真的,热乎乎的。”
 
  “等我走了,你就把她们埋在我喜欢的紫薇坡上吧,我想一直看着它们。”落倾城手捂住鲜红的结婚证,掀开每一页,都很费力,不过当她看见一模一样的照片时,嘴角还是有了微笑。
 
  如果我的生命中,只剩下最后一点权利,我希望是我能离开你的记忆,就算你不再记得我,也好过我永远活在你的生命里。
 
   后来,紫薇坡被一家程氏公司全权买了下来,成了一片私人用地。里面的蒲公英不管是夏天还是秋天都很烂漫。
相关信息
  • 爱如潮水主角阿正全文章节

    爱如潮水主角阿正全文章节

    2018-09-13 10:24:12

    “阿正,你喝过人奶吗?”嫂子在我面前拨开胸罩,开始给小侄女哺乳,原本哭闹的小侄女顿时安静了下来。她的胸部很白,白得耀眼,直看得我眼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