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不负此渡

第一章

 

许如歌至今还记得第一次见到林默的样子。

 

瘦瘦小小的,整个人挤缩在宽大的白上衣里,像一只害怕生人的小兔子,坐在她的行李箱上,靠在登记处的门牌边,怀里抱着一个大大的蓝色书包,远远望去,就只剩下一个小小的毛茸茸的脑袋。

 

把口里嚼的差不多的口香糖吐掉,她“啧”了一声,就别开了眼,心想到今年的新生还真是稚嫩呢。

 

看着来来往往黑黑压压,脸上或多或少对未来充满渴望的人,她只感觉一股烦躁涌上心头,将拎在手里的书包猛地甩向后背,甩了甩她今天新剪的头发,在一些家长异样的眼光及指指点点中把手里的钥匙扣在宿管的桌上,吹了口口哨

 

“哎,阿姨,我又换寝室了,曹老头让我住到408去”

 

正忙的不可开胶的宿管看清来人后,更是觉得一股热气充上脑门,又是许如歌!这个小混球在这三年了起码换了十次寝室了,每次都住不长久

 

“不行,最近大一新生进来,人早就安排好了,408有人了”翻了翻住宿记录,宿管捏了捏眉心耐心的开口

 

“我不管,反正我是不回我原来的那个鬼地方,你再给我安排个”

 

“许如歌,你!”眼看着宿管额前的眉毛都快飞起来了,她正打算剥开另一块口香糖,突然感觉到左臂的袖子被扯了扯,一侧头,那只小兔子不知道怎么走到了她的身边,一只手搂着她笨笨大大的书包,另一只手扯着她的袖子,嫩白嫩白的小手和她黑色的袖子形成鲜明的对比。

 

兔子看看她,红着耳朵,一双眼珠却炯炯有神,怯生生的开口"你好,我叫林默,507寝室的,我们寝没有人,你可以和我住吗?"

 

许如歌呆愣了会,接着剥开口香糖,扔进嘴巴里,嚼了几口,看着她,挑挑眉“你不怕我?一言不合我会打架的”

 

“许如歌!”宿管正想好好的拉住她说教一顿,谁知道林默却突然笑起来,明目皓齿晃得许如歌眼睛生疼,仿佛带刺一般“不怕,不怕,我很乖的”

 

她的内心猛地踏下去一块,偏头掩饰住红红的耳尖,捏了捏书包带子,假装无所谓的开口“好吧”

 

后来,许如歌总在想,幸好当初没有随着夏乔她们流落在外四海为家,也幸好没有坚持住408寝室,这才让她遇见了林默,那道麻木岁月里青春的光。

 
 
 
 

第二章

 

许如歌第二次见到林默时,新生已经开始军训了。

 

她带着绿色的军帽,白白净净的脸配着身上土不垃圾的军训服,在阳光下冲她挥手,傻乐傻乐呵着喊“学姐!”稍微近些兔子就扬着小小的脑袋问她“学姐,你最近怎么都没在寝室住啊?”

 

把红色的棒球帽反着往脑袋上一扣,许如歌迈步走到她的面前,将手机收进口袋里想了想又掏出来,在她眼前晃了晃,“今天我要回寝室住,会带两个朋友回来,提前支会你一声”

 

“嗯嗯,好的,我会提前打扫寝室的”小兔子应了声,听到那边的集合声后,冲她挥了挥手,麻溜的跑进了一堆绿油油人群里。

 

许如歌的嘴角抽了抽,这个时候做室友的不是应该提出质疑和反对吗?怎么这么听话,此刻她很想上网挂个帖子,怎么办,室友这么听话,想找茬都没窗户,在线等,挺急

 

凌晨一点多许如歌带着她的小伙伴突过重重包围,翻墙进入寝室楼,爬完楼梯推开寝室门的时候,就看见林默端端正正的坐在桌子边,四张拼接起来的桌子上放满了瓜子零食,听见开门声后她的眼睛瞬间像盛满了小星星一样亮起来:“你们回来了?”

 

许如歌“砰——”的一声关上门,盯着头顶上的507看了几眼,深呼吸两口气后,才用力打开门。房间里的人已经站起身来,踏着她粉粉的兔子拖鞋,摇着一把小扇子,浅笑盈盈的望着她“学姐,你没走错,这是我们寝室”

 

“我靠!”没等她爆完粗口,她身后的两人已经撑着她的肩膀在她漆黑黑的脸庞中笑的直不起腰来。

 

“诶呦,我的天,如歌,你从哪找到的极品宝贝室友,这么小一只…”

 

“起开起开”她拍掉肩膀上的两人,走到桌旁,看着站的乖乖巧巧的望着她的某人,烦躁的扯了扯短发“你怎么还不去睡,都一点多了,还有,这些零食是什么鬼?”

 

林默刚想开口,眼前突然窜出一个鹦鹉头红红绿绿的女人,打量了她一瞬后,满意的开口“小妹妹,你好,我叫梁栀,我今……”她还没说话,一个顶着泡面头的女生又把她扯开了“你好,小不点,我叫夏乔,没想到你居然和许如歌那个蛇精病一个寝,哈哈哈哈…”

 

她的哈还没哈完,就被许如歌一后脑勺拍中,梁栀拉着她在后方打闹起来,林默乐呵乐呵的装上几杯水,坐在桌边,撑着脑袋看着她们,想开口让她去睡的许如歌,余光撇到身后两只,只好作罢,“你累了就去睡吧,她们会尽量放低声音的”

 

“不累,学姐,我们今天已经军训完了”

 

就是今天军训了才累好吗,许如歌内心默默的吐槽,伸手拎起桌上一瓶可乐,冲她摆了摆手“谢了!”

 

她虽然爱找茬,爱换室友,但室友这么听话上道,她也可以考虑平常低调一点

 

“不客气,不客气”说完她蹭的一声跑进了身后两人那里,等许如歌接完一个电话回来,三个人已经好的盘腿坐着傻乐,勾肩搭背的,就差面前摆盘桃子,放着结义了。

 

许如歌挑挑眉,看来新室友不完全是只兔子啊。

 

这一天,她们差不多到了天亮才睡去,几个女生东倒西歪的靠在桌子边,凳脚处,手上还有拆包的零食,睡的毫无形象。

 

 
 
 
 

第三章

 

许如歌最近回寝室的次数多了起来,因为她发现她的小室友很“沉默寡言”…

 

“哎,学姐,你昨天晚上去哪了,怎么没回寝室住啊,昨天有人来查房…”

 

“学姐,我把寝室打扫的干干净净,你怎么还没回来啊,我跟你讲…”

 

“学姐,你回来了吗,我给你带了鸡翅排骨饭,你要带别的什么吗?我跟你讲食堂有…”

 

“…………”

 

在挂掉来自对方的第二十几个电话的时候,许如歌终于忍不住将宾馆里的东西打包好,在夏乔见鬼的目光中滚回了寝室

 

推开门,正想教训下烦死人的室友,就发现林默站在门后,朝她咧嘴一笑,“学姐,欢迎回家”,细碎的阳光撒在月牙白的瓷砖上,她站在阳光下,声音好似从天际传来,带来炎夏的阴凉。

 

许如歌伸开五指,挡在眼前,像是要挡住突如其来的光亮,又像是想把什么抓牢手心,半晌她才低哑的开口:“林默,你真他妈烦”

 

回应她的是林默满寝的傻笑声

 

许如歌本以为林默只是话多了点,人傻了点,却没想到她是真能持之以恒,在发现她睡懒觉不吃早饭后,林默就每天早上上课前站在她的床头大唱几遍国歌,在许如歌把枕头扔过去的刹那,拿起书包就跑,在晚上她要熬夜时,她就躺在床上四仰八叉的絮絮叨叨:“啊,寝室有光,宝宝睡不着,宝宝要死了,啊,死了的话,我还没有买保险,就没有钱买棺材,啊,还有食堂三楼的全鸡翅我还没来得及去吃,还有…”

 

"啪——"许如歌黑着脸关掉灯,合上电脑关了手机,阴森森的坐在床上瞪着她“呵呵,没光了,赶快死去睡吧,最好永远都不要醒来”

 

然后第二天,比闹钟还准时的义勇军进行曲,更有气势的响彻她的耳旁。

 

许如歌觉得她可能真的是老了,眼睛开始要瞎了,她以为是白纸的人,却不经意间表现的像她们这类人,不服管教,毫无约束。

 

起初她居然以为自己的室友只是一只稚嫩的小兔子,干干净净的大一新生,结果这只兔子是个可以烦死鬼的话唠,兔子喝五瓶啤酒都不脸红,兔子还会弹吉他,一坐起来摆正架势比她都有范,兔子在旁人面前都是乖乖巧巧的,但是回寝室里总是唱着歌鬼哭狼嚎。

 

她开始带着她混迹酒吧,ktv,网吧,本以为兔子会严厉的唾弃拒绝,结果每每门禁时都是许如歌黑着脸,将一脸兴致勃勃的她拖回寝室。

 

女生的情谊来的也快,去的也快,有些女生牵着手结伴上个厕所就是好姐妹了,而许如歌却觉得在她和林默在酒吧拿起高脚杯诡异的碰杯的那一刻,她们两就成了好兄弟,一起挨宿管的机关枪也不带皱眉的。

 

那段时间,是她在大学里最不遭心的一段时光,宿管接连几个月都没有听见507寝室里传来换寝室的吵骂声,每次路过她们寝,都忍不住敲门看看,生怕一个不小心,那文文弱弱的新生就被许如歌给灭口了。

 

一切都像正常那么运行,她们每天笑着打闹着,若是没有何书齐的出现,至少短时间内一切都会继续哥俩好的好下去吧。

 

 
 
 
 

第四章

 

遇见何书齐可以说是必然的,像林默这种外表乖巧甜甜软软的女生,即便没有何书齐也会有何千齐,何万齐这种人存在,所以当知道林默有了男朋友后,许如歌也只是皱了皱眉,把口袋里夏乔给的什么闺蜜电影票揉成团若无其事的扔进了垃圾桶里。

 

站在阳台上看着林默像个小鸟一样打着电话叽叽喳喳的下楼,挽着一个修长的身影离开,感觉到寝室里瞬间像冰冷的没有人气一样,她皱了皱眉,掏出手机,“喂,梁栀,溜冰场,你和夏乔去不去?”

 

正在电影院门口等着她们的梁栀和夏乔,握着手里的电影票,差点爆了粗口。

 

林默还是林默,许如歌也还是许如歌,只是到底还是有什么东西不一样了。

 

看着墙上快凌晨两点的钟和床上抱着手机和何书齐聊的正欢的林默,许如歌假装不经意的关了灯,“睡了睡了,这么晚还不睡,你明天不上课啊,我明天还有全校女子篮球赛呢”

 

“啊?如歌,你明天有篮球赛啊?”林默从床上探出个小脑袋,手机柔和的屏幕灯光,照在她的头发上打下一层阴影,洒在许如歌的手上。

 

“是啊”许如歌轻轻的握了握阴影,若无其事的掀开自己的被子躺进去,“明天梁栀和夏乔她们都会去呢”

 

“那我也去”兔子兴奋的又把脑袋往前挪了挪,向着下铺的她开口“我还没看过打篮球赛,我明天去给你加油,哇,还是全校篮球赛,你好厉害啊,哎,如歌,你是队长吗,还是什么,你最厉害吗?你们一共有几个人啊?都是我们学校的吗?你和……”

 

黑暗里许如歌翘了翘嘴角,掩盖住内心里涌起的欢喜,装作不耐烦的踹了踹她的床板“你他妈吵死了,明天看了不就知道了,唧唧歪歪唧唧歪歪的,还睡不睡了”

 

“哦…嘿嘿,晚安”林默傻傻的笑了一声,把头缩了回去。

 

许如歌翻了个身,合上被子,心满意足的睡了过去。

 

有句矫情的话是怎么说着来着,有些人是永远等不到的,哪怕穷极一生。                      

 

许如歌想到这句话时,篮球赛已经打完了,16:9,她们赢得很漂亮,可是林默却始终都没有来。

 

夏乔给她递上水,撇了撇嘴说道:“不是我说啊,如歌,林默太不够义气了,你平常照顾她照顾的像亲妹妹一样,结果人家见色忘义,连你这么大的比赛都不来捧个场…”,梁栀拉了拉夏乔,将她还想继续说的话堵在口中。

 

许如歌低着头擦干额前的碎发,将眼里即将溢出的失望和难过压了下去,把半干的毛巾轻轻的甩在梁栀的手上,似笑非笑的开口“本来就是同寝的小学妹而已,才认识几个月,非亲非故的,不来也在理”

 

"啪——"的一声,梁栀将毛巾又甩回了许如歌的脸上,凉凉的开口"你还是再擦擦吧,面具都要掉了,笑的真他妈难看"

 

摁住盖在脸上的毛巾,许如歌却是真心笑了出来,然而泪水也模糊了眼眶。

 

许如歌回到寝室时已经快十一点了,林默坐在凳子上,两只手放在腿上,揉揉捏捏的拽着宽松的睡衣,听到开门声快速站起来,望着她不安的开口:“对不起,对不起,如歌,我今天本来都要出门去了,可是书齐他生病了,在医务室,我…”

 

“一场比赛而已,有什么关系,下次再去呗”许如歌捏了捏杯子,喝了口水,看似漫不经心的开口。

 

闻言,林默松了口气,睁着她大大的眼睛,悄悄的看了眼她:“那你今天打的怎么样?”

 

“赢了”

 

“我就知道,如歌你这么厉害,肯定能行的,下场比赛什么时候,哎,今天这么晚回来,你吃了饭没,饿了没,我这里还有些吃的,我…”一个枕头飞过去砸中了正在翻箱倒柜的林默

 

“行了行了,别吵吵嚷嚷的了,早点睡吧你,我要睡了”

 

“嗯嗯”林默把枕头放回她的床上,关了灯,轻手轻脚的爬上上铺。

 

黑夜里,许如歌睁开眼睛,月光照不进来的窗户里,只隐隐约约透着一丝光亮,带着几分初冬的寒气,似乎连寝室的温度都比白日低上许多,不复当初的温暖。

 

 
 
 
 

第五章

 

许如歌第一次正式见到何书齐是在和林默从食堂回来的路上,他们面对面相遇,林默拉着她,蹦的像个小兔子一样“书齐,这就是我常跟你说的那个学姐室友,怎么样,如歌是不是很有范。” 

 

何书齐长着一张书生气的脸,清清秀秀,板寸头下,是五官英朗的俊脸,和林默倒是挺配的,他推了推眼睛,扫了眼许如歌的穿衣打扮,在看见她耳朵上带着的几个耳钉时,不经意的远离了她几步,站在林默的身边笑着开口:“是的,很有范”

 

许如歌扯了扯嘴角,抽出林默的手,向前走去“得,和你的帅男友一起吧,我就不做电灯泡了,夏乔她们还在ktv里等我呢”

 

“如歌”林默羞红了脸,急急的像是要追过来,却好像被身旁的人拉扯住了。

 

想着刚才何书齐眼底难掩的鄙视,许如歌忽略心底的暴躁假装无所谓的对着空气耸耸肩掏出手机:“你们俩在哪,要不要出来玩?”

 

"我们在溜冰场呢,金鼎楼下那家,你过来吧"

 

林默和何书齐吵架了。

 

刚溜冰完回来在贩卖机那买饮料的许如歌听见他们俩在人行道附近争吵。

 

"你凭什么不让我和如歌住,她是我朋友又不是你朋友,你怎么知道她好不好"难得的,她看见林默涨红着脸像是气急了想要咬人一般。

 

“她一看就不是什么正经人,你又不是不知道,大三的都说她人脾气不好,没教养,还爱混,你会被她带坏的,谁知道她那么不自爱以前天天住外面发生了什么…”

 

“咚——”林默将手里重重地书猛地往他怀里一砸,纷纷扬扬的书落了一地:“不用你管,别说如歌人好,哪怕她是坏的,我也愿意和她住一起,至于你跟我爱处处不处拉倒”说完,别过头,气冲冲的就向寝室楼跑去。

 

许如歌拧开饮料瓶的盖子,看着气急败坏的蹲着捡书的何书齐,眼底眸色未明

 

回到寝室时,林默已经躺在床上了,听见开门声,她低低的开口,“如歌啊,你怎么这么晚才回来,吃饭没有,饿了吗,我抽屉里…”

 

“我吃过了”,“啪——”的一声许如歌关上了灯扑向自己的床,耍赖似的开口,“今天好累啊,不想洗澡,就这么睡了,别开灯啊,不然要把我弄醒了。”

 

“嗯…”黑暗里,林默低低的开口,带着不易察觉的哭腔

 

他们这一架似乎吵的很长,至少这几个星期,林默除了上课都窝在许如歌的边上,她们和梁栀夏乔四个人骑着自行车从郊区到市中心,只为了看一场日落与日出,她们一起半夜翻墙出去看零点的喷泉,她们一起去看通宵的全场电影,四个人像说不完话的二愣子,过着晚来的青春期,奔跑在新鲜的路上,用热情去互拥,用生命去挚交。

 

许如歌看着身后打做一团的梁栀夏乔和林默,撩了撩额前稍微长了点的碎发,看着路上一个个裹着围巾带着手套的行人,哈出一口热气,冬天到了,春天还会远么。

 

只可惜,命运似乎特别喜欢开玩笑,今年的冬天却格外的漫长,长到许如歌好不容易温暖的身心似乎又坠进了厚厚的冰窖里。

 

 
 
 
 

第六章

 

许如歌在大学里混了这么久,得到的那么多名声,可都不是白来的,她也喝过酒抽过烟,打过人,二十出头的小姑娘,甚至差点打死过人。

 

在网吧门口碰见林青的时候,她正勾着夏乔的脖子,想抢她的钱包,逼她出这一晚的上网费,林默站在身后,靠着梁栀笑的合不拢嘴的给她助威,感受到耳边带杀气的拳风时,她已经来不及躲了,被结结实实的打了一拳后,倒在地上,林默惊呼一声,跪在她身旁将她扶起,梁栀和夏乔挡在她们的面前。

 

揍了她一拳的林青拿起脚边的一根铁棍,放在肩膀上,撩起胸前的一束头发转了个圈,吹了一口口哨:“呦,许如歌你运气真好,我随随便便找个时间找你聊聊天喝喝茶,你身边都能有这么多人”

 

许如歌握紧拳头,脸开始泛白,林青算得上是这边的一霸了,本来两人并没有什么交集,但一年前她的弟弟林涛喝多了酒在酒吧门口调戏许如歌,被她给打了,那时候的许如歌并不认识他是谁,被调戏的火气一下子淹没了她的理智,下起手来没个轻重,又碰上林涛喝多了酒身体不适,那一架差点要了林涛的命,事后,虽然许家赔了一大笔钱,但显然林青也不会这么简单的放过她。

 

梁栀看了看林青身后凶神恶煞的几人,掂量掂量自己这边的战斗力,擦了擦手心的冷汗“林姐,你看如歌当初也认错了,该赔的都赔了,你弟弟现在也没事了,能不能放我们一马。”

 

“行啊”林青挑挑眉“这事本来就跟你们三没关系,我要的只有许如歌而已,走这条道的就该知道道上的规矩,打了人就要做好被打回来的准备,放你们走可以,但许如歌得留下”

 

许如歌站起来接着夏乔的纸擦了擦嘴角的血,把林默往她们身边一推,低低的说道“跑”

 

夏乔和梁栀是她在酒吧认识的,三个人也打过架,但都是小打小闹,稍微凶点时也就是抡抡酒瓶子,像这种大场面还真是没一起遇到过,再加上还有个完全不会拳脚功夫的林默,这一架胜负已经很明显。

 

"滚你丫的"把林默推给梁栀,夏乔重重地拍了她的肩膀一下,“事都惹出来了,才叫我跑,你一个人逞英雄啊,这么能耐,咋不上天呢”

 

梁栀闻言看了看扯着许如歌袖子不肯放手的林默又看了看对面提棍带棒的人,低低的叹了一口气,看来有一段时间得住在医院里了。

 

林青扯了扯嘴角,右手拿着棍子一声声的拍打在左臂上,“这么讲义气,那就一起吧”

 

到底针对的是许如歌,看见林默瘦瘦弱弱没有反抗力的样子,林青带着她的小弟就直接忽略了她,朝她们三打去,不是大师级别的人被群殴时永远是站下风的,有血从额头上渗下来蜿蜒的灼烧着她的眼眶,下意识躲开左边的铁棍时,突然听到了身后一阵急急的呼喊,和背后突如其来的温暖及压抑的闷哼声。

 

梁栀和夏乔担忧的声音似乎是从冰冷的天空传来,她回过头接住滑倒的林默头一回颤抖着不知所措。

 

有过路的路人报警,警察来的很快,到医院的速度也很快,可是许如歌却觉得太漫长,几乎耗尽了她一生所有的力气。

 

林默手骨折了,脑后轻微冲伤

 

得到医生消息的那一刻,她没忍住滑在了地上,夏乔坐在她边上,伸出刚包扎好的粽子一样的手摸了摸她缠着纱布的头,看着刚上好药出来的梁栀,低低一笑,还好大家都没什么大碍。

 

何书齐来的时候,林默还没醒。

 

他站在病房外,环着胸嘲讽的看着许如歌,“怎么该挨打的是你,躺在床上的却是林默,我早就告诫过林默,像你这种爱混的人会把她带坏的,我刚通知了她爸妈,等人来了,看你怎么解释”

 

许如歌把抬起的拳头放下来,走进病房,关上门,不是高峰期,这个病房里只住了林默一个人,她掏出一根烟点燃吸了两口,看见梦里的林默下意识的皱眉,听着门外何书齐激烈的敲门声和咒骂声,深深的吐出一口,白烟在空气中画开一圈又一圈,晕开了谁的眉眼。

 

看吧,许如歌,你们终归不是一路人

 

许如歌的爸爸来的时候,林默的爸妈也来了,他掏着钱慢慢的向她们赔笑,结果换来一声声更剧烈的争吵

 

“一点医疗费我们还是给的起的,但我们不想在看到你女儿和我女儿在一起,她那么听话,从来不去网吧,更别提打群架,你看看你都交出来什么样的女儿”

 

“让你女儿离她远点,都快毕业了找工作了,还不安生,我家默默从小到大都是乖孩子,别给我把她带坏了”

 

“是是是,这孩子从小没妈,我忙着工作没把她教育好,我会让她改过的”

 

“改不改过,不关我们的事,我们今天就给默默换寝室,你女儿你自己管着吧”

 

“………”

 

真吵啊,许如歌叼着烟昂着头靠在长长的凳子上,刺鼻的消毒水味弥漫在空气中,阴凉的走廊透着斑驳细碎的光

 

“起来,装什么死,滚回家了,一天到晚不得安生,成天惹事”许爸爸扯着领带,不耐烦的踢了踢她的脚

 

回家?她记得林默也和她说过回家,那时候她总是在她推开寝室门的时候嘻嘻哈哈的蹦出来大喊一声“欢迎回家”

 

“你在外面跟什么人鬼混我管不着,但别招惹这种乖乖人家的,麻烦死了,本来就不是一路人”

 

是啊,林默抓起旁边的外套,甩了甩搭在肩膀上,拖着有点伤着的腿,看了眼身后的病房,慢慢的跟上前方走的很急的男人,许如歌,你们本来就不是一路人,你的家在他那呢

 

 

 

 
 
 
 

第七章

 

林默有很久没有看见过许如歌了

 

电话打不通,寝室里没有她,住着的是不认识的三个笑的很乖巧甜美的女生,林默的爸妈阻止她往外跑,梁栀和夏乔联系不上,她们好像突然人间蒸发了一般。

 

围着她的只有何书齐,温柔的笑着不提许如歌半个字的何书齐。

 

一切好像回归了大学生活的正轨,养好伤后,她每天上课下课去食堂,和爸妈汇报生活近况,躲着何书齐,还有偷偷的找寻许如歌。

 

听说大三开始准备实习了,听说也有很多人都开始复习准备考研了,听说网吧里又有人惹事打了群架,好像还是女生,但是从来都没有许如歌的消息。

 

见到夏乔是个意外,她正从书店买书回来,抱着厚厚的资治通鉴,路过一个路边摊时,看见她和几个染着不同颜色头发的女生正在聊天,林默冲过去,急急的扯着她的袖子“小乔,如歌呢,她去哪了?”

 

夏乔看着她,林默也看着夏乔,夏乔变了,以往她总是会像对待小妹妹一样拍拍自己的头,慢慢的听自己讲话,偶尔捏捏自己的脸。现在的夏乔不一样了,她带着几个戒指的手夹着一根细细的吸管做着烟状,看了她半晌,笑着开口,“学妹,你不好好学习,打听她做什么,许如歌肯定是在哪个酒吧呆着呗,她那么多兄弟姐妹,哪里会孤单,上次被你拖了后腿,她可挨了好大一顿骂,正气你气的不行呢”

 

“她在哪个酒吧?我去找她,我去和她道歉,我……”

 

“然后呢,然后接着跟我们去打架吗,你不怕吗”夏乔扔掉吸管,抱着胸,靠在旁边的人身上,伸个懒腰斜斜的看着她“行了吧你,一好娃娃别跟我们混了,许如歌那种人没了你还有数都数不清的像我们这样的狐朋狗友,倒是你,好好的念你的书吧”

 

“不行,我想和如歌说说话,我……”

 

“默默,你怎么在这,刚刚跟阿姨打电话,我还说你去书店了呢”,不知道从哪走出来的何书齐走过来不顾她的反对,接过她手里的书,朝夏乔她们笑了笑“学姐,我先带她走了,我们还有课呢”

 

“放开,何书齐…”看着被拖走的林默,夏乔掏出手机,在空气中转了个圈,稳稳当当的落在手中,把钱往桌上一放,她大咧咧的跨上旁边的摩托车,带着帽子冲那伙人挥挥手,“这顿我请啊,你们吃吧,我还有点事”

 

“哎!…”身后的人只来得及看着满地的尾灰

 

夏乔到医院时,梁栀还在,她正趴在床上玩新设计出来的解密游戏,许如歌一只脚打着石膏吊在床架上,两只同样缠满纱布的手,正在艰难的剥一根香蕉,脸上也青一块紫一块污的难看。

 

她踹了踹梁栀,夺过许如歌的香蕉,"能耐了你,都能自己剥香蕉了,我今天看到林默了"

 

许如歌转过头,看着她,接过她手里剥好的香蕉,咬了一口,尝不到一丝甜味。

 

“她怎么样?”

 

“人家当然好着,上学呢,认真学习呢,哪像你单枪匹马的跑去找林青差点被打成三级残废”夏乔脱掉外套,阴阳怪气的冲两人笑了笑。

 

许如歌差点被咽下去的香蕉堵住嗓子,她看了看夏乔,揉了揉鼻子转过头,前几天不知道怎么大脑充了根筋,伤稍微好些后,她去找了林青,劈头盖脸就是一阵打,也幸好许如歌运气好,林青心情还行,找人揍了她大半天,还把她送进了医院,告诉她往事一笔勾销,梁栀是这么告诉她的。

 

可是许如歌知道,不完全是这样,她那天去找林青,眼里确确实实是含着杀意的,估计是那杀意震慑到了林青,也才保全了她,许如歌可以不怕死,但林青不能,至少她还有林涛,而许如歌除了一个已经娶了新老婆的爸爸就再没有任何可牵挂的亲人了。

 

 

 

 
 
 
 

第八章

 

许如歌拉直了已经过肩的长发,买了件简单朴素的白上衣,和一条规规矩矩的牛仔裤,还有一双充满小清新的白球鞋,刚好背着方方正正的双肩包准备出门的时候碰到叼着牙刷的夏乔,她脸抽了抽做好了被狠狠的嘲笑一顿的准备,结果夏乔只是轻轻的拍了拍她的肩膀,顺手拿起隔壁厨柜里的红围巾在她脖子上绑了个红领巾形状,严肃的敬了个礼,

 

“好了,许如歌同学,你已经是少先队员了,可以去好好学习了”

 

许如歌扯下围巾狠狠的拍在她的脸上,烧红着脸,急吼吼的就往外跑,身后是夏乔疯婆子一样的大笑声。

 

今天是她大学生活的最后一天,拿完档案,她就和这个学校再没有什么交集了,就再没有了正当的理由回到学校,翻回寝室了,也再没有了机会,若无其事的走在人行道上接着机会偶遇林默了。

 

被班导塞了档案,热烈的欢迎恭送出来的许如歌,正在纠结要不要回寝室去看看林默,就听见不远处传来嘻笑声,她脚一勾,躲进了两排房子的间隔里。

 

林默还是老样子,披着长长的头发,穿着条素净的裙子,抱着本书,身旁走着的女生好像说了什么,惹得她低低一笑,月牙眼里盛着弯弯的白光,盛着盛夏的骄阳。

 

看到她们走远,许如歌站了出来,正烈的阳光洒在林默的身上,投下歪歪的影子,她伸出五指,远远的虚抓了一把,放在眼前。

 

她一直都很羡慕林默,那么洁白干净,和她是两个极端,对谁都是掏心相交。

 

即便在她久经黑暗的生活的时候,她也不放弃曾经给予过她家的温暖,她是把她当做和梁栀夏乔那样可惜共度一生的兄弟姐妹的,她也曾经幻想过等几十年后,她们老了,扎堆坐在一起,聊着数不清的往事,乐呵呵的互相指责吐槽,但她们终究不是一路人,哪怕现在她穿着再干净的衣服,再淑女的打扮,也掩盖不了她骨子里的不受约束与放纵,她想要的那种疯疯狂狂一醉解千愁的生活,林默顾及着她爸妈永远做不到,而林默那种青春四射活力安稳的生活,她也学不来。

 

许如歌放下手,对着伸出的五指,轻轻的吹了一口气,微风吹散的丝丝热气朝着她们远离的方向荡去,带着她轻轻的“再见”

 

再见,她麻木人生中那道青春的光。

 

这一路走下去她们都会遇见更多形形色色的人,外表至白内心至黑的,外表流气内心柔软的,那些不一样的人,她们迟早会面临不一样的人生,但曾经给予得到的温暖,永不褪色

 

都说人生每个时间段都是一场劫,所幸遇见林默,至少如今她生不负此渡

相关信息
  • 爱如潮水主角阿正全文章节

    爱如潮水主角阿正全文章节

    2018-09-13 10:24:12

    “阿正,你喝过人奶吗?”嫂子在我面前拨开胸罩,开始给小侄女哺乳,原本哭闹的小侄女顿时安静了下来。她的胸部很白,白得耀眼,直看得我眼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