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次告白


 壹
“据楼主多年饭圈摸爬滚打之经验,总结以下四条脑残粉特征:

1、机场接机5次以上;

2、所有的社交账号ID、状态、相册乃至头像皆和偶像有关;

3、每月必买偶像周边产品,熬夜参与刷票活动;

4、与别家脑残粉撕逼对骂,一战到底!

而这样的脑残粉,十有八九是黑框眼镜肢端肥大满脸痘痘的丑女!不服爆照来战!”

林啸在自己常逛的论坛上看到这条摆擂似的帖子,当下就恼了——她就是这四条都符合的脑残粉,她怎么就成了丑女了?

为了证明脑残粉也是有颜值的,林啸举着手机自拍了十几张,然后又都用美图软件狠狠地磨皮再柔光,才把自己的照片传了上去。

本以为能狠狠打那个楼主一耳光的,结果没过两分钟,她自己的脸疼了!林啸点开那些回复自己的帖子,才发现原来自己精心修好的图,被那个楼主用其他软件给打回原形了!

然后林啸就眼睁睁的看着一众网友对自己开启了嘲讽模式,诸如“层主长成这样……心疼一下飞机就看见你的你家偶像!”之类的话,比比皆是。林啸一时惆怅,不禁重新审视了一下相片中的自己。

的确戴着黑框眼镜,因为她是天生弱视;的确下巴上长了个红红的痘痘,因为她最近内分泌失调了;的确脸很大很胖,但那其实是因为长期失眠导致的面部浮肿。

于是,深更半夜的,林啸没心情再为龙景云的粉丝见面会做安排了。而网上那些对手公司派来黑龙景云的水军,也早就在她上半夜的不断切换马甲的键盘大战中,纷纷败退了。看着电脑上显示的凌晨三点钟,林啸忽然觉得一阵空虚。

不一样的,其实是不一样的,她和那些普通的脑残粉不一样。

她的偶像是龙景云,一个模特出身,现在影视歌三栖的当红小鲜肉。而她是他的第一个粉丝——从十四岁开始。

但又有一点她和普通脑残粉是一样的,那就是对偶像看得见摸不着,并且……他不会爱上她。


第二天太阳照常升起,林啸也如同往常一样,早早地敲响了家里另一间卧室的门。

“梆铛”一声,门板被狠狠砸中,吓了林啸一跳。她撇撇嘴低声吐槽:“又闹起床气!”

随后她就拍了拍自己的脸蛋,摆出一副打了鸡血的兴奋样子,扬声道:“大龙快起来!我今天早餐做的是火腿西多士!”

片刻后,门开了。门里走出一个穿着睡袍半裸着前胸的高大男人,许是因为刚洗漱完的缘故,他的额前刘海还沾染了几丝晶莹的水珠,倒衬得他那张古铜色的面庞更加如朝阳般蓬勃俊朗了。

林啸有些心虚,没再看他,径自转过身去,一边絮絮叨叨:“今儿的通告是老板亲自安排的,不能迟到!十点半你要进剧组,好不容易才争取到金熊奖导演的戏,一定要给人留下好印象!”

然而等她说完,男人已经火速解决战斗,开始擦手了!

林啸看着盘中几乎没怎么动的西多士,讷讷说道:“是胃口不好吗?是不是因为这是我昨天做好的,早上用微波炉热过不新鲜啊?”

“酒红色领带灰斜纹衬衫和黑西服,快点!”男人并未回答林啸的话,反而直接用下令式的口吻对她说道。

林啸眼里的光黯淡下去,最后也只是“哦”了一声,就跑去衣橱里帮他找衣服了。

身为龙景云的头号脑残粉,按理说林啸应该是混到了无限“荣耀”的地位——因为她现在天天吃喝拉撒睡都同偶像在一起!这种待遇,可是那些整天追着龙景云狂热尖叫的粉丝求之不得的!

而林啸自己,也不知道她这样过是不是开心,因为除了这样过日子,她也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什么。

她是个爹不疼也没娘爱的,妈妈生完她第二年就死了,重男轻女的老爹此生除了赚钱就知道四处当种马生儿子,她只能跟着奶奶生活。不过林啸从来不觉得自己活得水深火热,毕竟她不缺钱。她老爹是个深信封建迷信糟粕的人,不知道听哪路半仙说林啸是个命里带财的,所以林啸从记事开始,老爹给的零花钱就如同滚滚长江东逝水——没断流过。

也就是因为这样,当初十六岁的龙景云才会找上她家的门。

龙景云系好衬衫的扣子,林啸一回头,就看到他浓眉一挑,丰满的额头上多了几道抬头纹。

林啸对他的各种细微表情再熟悉不过,所以下意识的开口问:“怎么?”

龙景云的声音是典型的低音炮,此时他还刻意压低了声音,以显示他心情不好:“晚上我要看我的财产明细。”

林啸心里猛地一跳,意识到他这是要查账!她非但是保姆,还是会计,龙景云入行这些年来花销和收入,全都是她一手包揽的。

许是因为当爹的做生意的基因太好,林啸对会计一行很有天赋,算账什么的不在话下,还特别敢于进行高风险投资行为。龙景云不懂那些,全权交给林啸处理,而林啸前几年确实没怎么亏过钱,他们对钱这件事都挺放心的。

但今天……

林啸心不在焉地嗯了一声,提着大大的保姆包,准备去开门。然而她才刚拧开门把,门外就忽然传来了一阵大力,竟是将她整个人弹射了回去!


很多当红明星都有一群喜欢跟踪偷窥的“私生饭”,有的甚至极端到去大闹明星的婚礼,至于爆门牌堵家门什么的,对他们来说更是家常便饭。

但林啸怎么也没想到,现在这种事落在龙景云头上了!

眼看着三个女人冲进来疯狂尖叫着扑倒龙景云,林啸迅速反应过来,一手拨着物业保安处的电话,一手抄起玄关处放着的吸尘器,直接挥舞着打了过去!

她本意是先把扑在龙景云身上的那女人扒拉下来,然而她刚冲过去对方就惊叫起来,另外两个女人转身就开始攻击她了!林啸挥着吸尘器跟三个女人对打,挠皮抠肉揪头发不在话下,最后一棍子猛击下去,终于敲中了!

四周也瞬间安静了。

林啸扶正了被打坏一条腿的眼镜,定睛一看,顿时被自己蠢哭了——她打的是龙景云!

而且打得特别有准头——那一棍正中眉心,顺着眉心她还狠狠往下一划,从眉骨划到了鼻子!其结果显而易见,龙景云晕过去了,并且有毁容之嫌。

此时正好保安也赶上来了,一众人连忙先把龙景云送去医院。林啸也赶忙跟着过去,途中还要打电话给老板请假给活动主办方道歉给张导赔罪等等。

闹事的私生饭被警察带走了,她也被拘留了一会儿,一直到晌午,方医生才通知她龙景云醒了。

进了病房门,林啸还没来得及为自己辩解什么,龙景云就率先开口了:“我要休息三天,所有日程安排都推后。另外,财产明细尽快整理出来!”

林啸下意识的想为自己争取时间,说:“你先好好养伤吧,我还没做好……”

“最好快点!我想和公司解约!”龙景云摸了摸自己头上的纱布,淡淡说道。

林啸惊讶道:“解约?为什么?可我们合约还没到期,要付很大一笔赔偿款的!”

龙景云不耐烦道:“所以我才要看一下我现在有多少钱!”

“那……我晚上再来看你。”林啸攥了攥冒冷汗的手心,说完就转身离开了。

回到家里,她第一件事就是去看龙景云的电脑。龙景云对她没有任何隐私,包括他自己电脑的密码,这种极端的信任曾让林啸产生过不切实际的幻想,譬如他有那么一丝可能喜欢上自己。

然而等她查完了他的网页浏览记录,她就知道,自己这次美梦又落空了。龙景云从见到她的第一面起,心里想的爱的就只有一个女人,至今未变。林啸看着他随手在草稿纸上勾勒出的一幅画,想哭却又哭不出来。


林啸拎着食盒,躲躲闪闪的把自己打扮成男人样子,终于到了龙景云的病房。

没办法,私生饭的事情好像被刻意炒作起来了,现在很多狗仔都在医院这边蹲点等着拍龙景云。林啸很反感这种隐私炒作,而且网上肯定又要有好多黑子来骂龙景云了,而她现在又没精力去跟人打口水战。

到了龙景云病房门口时,她听到方医生温和的声音:“龙先生,您现在的睡眠质量实在太差了,长此以往,可能会造成抑郁症,我建议您从现在就开始服用一些有助眠作用的药物……”

“他不能吃安眠药!”林啸连忙冲了进去,阻止了方医生后面的话。

方医生扶了扶金丝边眼镜,略为尴尬地看着她,她摘了棒球帽和黑超,露出长发和小脸,对着方医生莞尔一笑:“方野哥,安眠药吃多了会上瘾的,这可是你以前告诉过我的哦!”

方野眸色深沉,看了她一眼,只好说道:“好吧,我只是提建议。你的检查报告出来了,随时来找我拿。”

林啸点点头,方野又回头看了面色不豫的龙景云一眼,才踱步走出去。

林啸着急问龙景云:“你又开始失眠了?怪不得早上起床气那么大!”

龙景云沉默地看着她,嘴唇动了一下,看似想开口,但被林啸截住了话:“老规矩,一会儿我帮你催眠!”

所谓的催眠,其实不过是林啸众多“催眠术”的其中一项。

龙景云入行以后因为压力太大经常闹失眠,林啸为他做按摩做SPA做精油推拿放安眠曲讲狗血故事甚至试过亲吻疗法……然而最后除了被龙景云从各个角度占了便宜之外,并没有特别有效的办法。

最近她又出了新招,亲测有用,所以今天她打算故技重施,继续为龙景云“读骂”!

龙景云曾在一个采访里说过,他身上最不适合待在娱乐圈的一个特征,就是玻璃心。他好像从小到大都是这样,容不得别人辱骂诋毁他,网上一有谩骂他的水军他就摆臭脸,林啸之所以经常在网上不停地开马甲和人打口水仗,全是因为他这颗玻璃心。

“土鳖龙滚出娱乐圈,一脸的高原红生怕别人不知道你是放羊娃出身,一身羊膻气把娱乐quan熏成了娱乐juan!”林啸用正常语气随口读了一个网友辱骂龙景云的话,然后立即换上了尖细的搞笑嗓,一人分饰两角地反驳道,“我家大龙来自青藏高原,放羊放的是藏羚羊好吗!一群键盘侠有什么资格侮辱国家一级保护动物的守护者?你们才是小孩儿他妈丢了——丢大人了!大土鳖!”

林啸气势汹汹的读骂完了第一条,小心地看了龙景云一眼,发现他那双深窝眼正目光炯炯地盯着自己。

林啸大受鼓舞,继续读骂:“大圣爷的毛脸雷公嘴都比这土鳖帅出一个银河系!号称是土鳖龙颜粉的脑残们,你们平时肯定也很喜欢盯着自己脸上的痤疮看吧?”

然后继续变声,这次是娇俏风格:“说这话的loser,你就算磨皮磨得毛孔全都堵上,那也是菜墩上跳芭蕾——没有任何施展空间!反倒是我家大龙,马上要去为金鼎奖走红毯,星途坦荡哦!”

“面瘫龙那张脸出现在镜头前电视机都尴尬!非要给他耳朵里塞个手电筒才能拯救他那双无神的三白眼吗?”

读完之后换语气,这次是温柔款的:“电影节都给我家大龙颁发影帝奖了,你说他没演技?你说话这么管用咋不上天和太阳肩并肩呢?我看你是耗子批评猫——多管闲事不要命了!”

后面的话虽然很犀利,但是林啸说话的口气和音调,却是越来越低了。

因为她看到龙景云慢慢阖上了眼帘,看似入睡了。

林啸心里长长地松了口气,暗自庆幸还好自己这招又管用了,他暂时不会催帐了。


林啸本来打算熬夜清算投资项目的,但她的身体也不是铁打的,连日来的熬夜让她撑不住了,直接在病房的陪护床边晕了过去。

幸好方野过来查房,又救了她一次。

这不是林啸第一次晕倒了。但这次晕了之后,她很快就又找回了自己的意识。

她在做梦,梦见第一次见到龙景云的场景。

那天她刚洗完澡,就听到了门铃响。她以为是常年失明的奶奶回来了,就裹着浴巾直接开了门。

结果没想到,门口站了一位穿着藏袍的高大少年。

少年长得高鼻深目,有一股野性的俊俏。尤其那双眼睛死死地盯着她,随后似是被她那大片的白皙皮肤刺痛了,古铜色的皮肤从眉梢红到了耳根,鼻翼间还出现了可疑的红色。

林啸尖叫一声立马关门,光速地换好衣服,再度开门,见这少年还傻站在门口,连两道鼻血都没擦,毫不客气就给了他当头一棒,同时口中暴喝:“让你丫耍流氓!”

后来奶奶回来了,她才知道,原来这少年叫龙景云,是奶奶一位旧识的孙子。旧识是特殊年代被分去西藏的知青,后来干脆和藏民姑娘结婚生子,现在那位旧识死了,龙景云成了孤儿,就来投奔他们家。

龙景云比她大两岁,但林啸才不叫他哥哥,只喊他大龙,像是喊自己养的那条藏獒一样。

在她眼里大龙就是个乡下来的土包子,吃饼掉渣,穿衣松垮,还会把她的一面流黄的太阳蛋特地摊成两面熟,理由居然是鸡蛋不熟会吃坏肚子!

十四岁的林啸正是叛逆期,整天不是在街头巷尾打架就是和老爹的后宫团干架,这个土包子哥哥对她最大的作用就是……提升了她打群架的战斗力!

林啸那时候烫着爆炸头,穿着乞丐装,还让龙景云也这么穿,于是一个假小子一个真小子,跟雌雄双煞似的,今天把骂过她野种的富二代们揍一顿,明天再去装神弄鬼的吓唬一下想着母凭子贵当她后妈的情妇,反正那副得瑟劲儿,和大闹天宫的孙猴子没什么两样。

也就是在这期间,林啸自认为和龙景云建立了深厚的革命友谊。

但正当她想把这份友谊升华一下的时候,龙景云忽然提出要搬走。

林啸不明所以地问他:“干嘛走啊?我家连那么贵的藏獒都能养两只,又不差你一个人的口粮!”

这话说得很伤人,但林啸从小就没人教她教养为何物,所以她根本意识不到她曾经说过无数次这样伤人的话。

龙景云当时只给了她一个沉默的背影,以及沉闷的解释:“我来这里本来就不是为了找你。我想找的人已经找到了,我要去她那里住。”

林啸当时很傻很天真,都没想到问问他想找的人和他什么关系,就只是单纯的问了一句:“那我以后还能找你玩吗?”

龙景云默认了。

再之后,林啸终于见到了龙景云最爱的女人。

那是个很温婉的姐姐,名字叫童谣,人如其名,浑身上下透着一股小清新的清风和煦之感。

林啸嫉妒她,天天跑去她和龙景云的家里蹭吃蹭喝,还故意说些损她的话,想让这个女人赶紧滚蛋。

但这只让龙景云更加讨厌她。

一年后,龙景云忽然告诉她,他不读高中了,要和一家公司签约,去法国当模特。

林啸听后愣了愣,然后下意识地摸上了自己右臂上缠着的黑纱。那是昨天奶奶去世时她刚戴上的,龙景云也有一个,但他没缠。

因为他已经买好了机票,马上就要飞往另一个大陆。

林啸问他:“那你什么时候回来?”

龙景云说:“等我赚够了钱。”

林啸也不知道赚够了钱是多少钱,她只知道那段时间的龙景云似乎很缺钱。他经常放学后去打零工,甚至还跑去她偶像的演唱会场外卖荧光板那些周边,最后差点赔本。还是她牺牲掉了那张演唱会的前排票,才帮他卖完东西的。

他要那么多钱做什么呢?


林啸醒来的时候,方野正坐在她的病床边,为她剥柳橙。

难得他记得自己喜欢吃冰镇过的柳橙,林啸很是感动。

方野见她醒来,面色愧疚道:“对不起,我大哥的公司又在股市挂停牌了,你投进去的那些钱……”

林啸的心咯噔一跳,连忙问道:“大龙呢?”

方野指了指窗户,“有位童小姐来看龙先生,现在他们在花园里散步,我刚才在窗边看到他们了。”

林啸那颗骤跳的心忽然就归位了,像是被人兜头浇了一桶冰水,心都被冻住了。

小花园里只有一个小亭子,林啸很快就见到了龙景云,还有和他并排而坐的童谣。

让她惊讶的是,童谣的小腹微微隆起,很明显是怀孕了。

龙景云背对着林啸,林啸也看不到他脸上有没有震惊和失落,但她看得到童谣脸上一直有暖暖的微笑,一看就是处于幸福中的女人才会有的状态。

林啸忽然有些后悔,后悔自己当年没跟龙景云说实话,没让他知道童谣已然嫁人。现在他和童谣刚重逢就看到人家大肚子了,肯定如遭雷击啊!

林啸不清楚龙景云和童谣具体经历过什么,她只知道童谣曾经当过龙景云一天的老师,就是支教的那种。这种感情,大约是一日为师,一生钟情了。

当年龙景云撇下她去了法国,她在学校待不下去了,就跑去找童谣,这才知道童谣已经结婚了。

童谣问她:“你要我去把小龙找回来?为什么?你喜欢他?”

林啸大大咧咧的,倒也不遮掩,直接点头道:“对啊,全学校都知道我喜欢他,我还在升旗仪式上对他表白过。不过全学校也都知道他不喜欢我,因为我表白完了之后,他就跟校长说一切都是我发疯,不关他的事,害得我最后被那老头儿罚扫一个学期的操场,哼!”

那时候的她多单纯啊,少女的情怀一点都不屑于藏怯,只觉得爱一个人一定要让他知道,这样自己才有希望成功。

童谣最后没帮她找回来大龙,但让她丈夫帮她办好了出国手续,将她送到了龙景云身边。

然后,时光如逝水,一晃五年。

林啸躲在角落里兀自唏嘘着,忽然听到了一声很小的咔嚓声。

林啸是单反控,而且早就练就了一身防狗仔技能,所以一下子就想到了有人偷拍!

她生怕又是什么惹事的私生饭,连忙在花丛中匍匐下去,开了手机上的手电筒,顺着地面打着灯扫过去。

果然,离她两米远的月季花丛里,有一个黑色的长焦镜头!

林啸不顾月季花刺扎伤了自己,弯着腰追过去,然而还没等她追上人,龙景云的暴怒声就在她背后响起了:“林啸!你闹够了没有!”

林啸愣住了,拨开月季花,拿起一个黑色的镜头盖,这才转身看向龙景云。

龙景云满脸怒气,对她怒喝道:“你在偷拍什么?别以为我不知道那群私生饭就是你领到那里的!你想做什么?想借这个机会把你曝光?想让我承认你的身份?你做梦!把偷拍谣谣的照片交出来,否则我……”

“我没有偷拍!”林啸很委屈地说着话,“我以前是偷拍过你,后来照片泄露出去是因为我电脑被人黑了,不是我故意的!我也不知道会被私生饭利用!”

“你还说谎!我不许你做任何伤害谣谣的事情,快把相机交出来!”

林啸也怒了,愤而回击道:“你凭什么诬赖我?你真以为自己是大明星啊?你顶多算是萤火虫的屁股——针尖儿亮!你赚钱想给童谣买一个带草坪的大房子,可你知不知道,早就有人帮她实现了!你连备胎都当不成!”

“林啸!别说了!”说这话的人是童谣。这个向来温和的女人,扶着腰厉喝了她一声,像是班主任在教训不懂事的孩子一样。

林啸眼里忽然像是被人撒了一把细针,绵绵阵痛。

她真的从包里抽出了一沓相片,以及一张草稿纸,统统甩到了龙景云身上,然后恨声道:“你累死累活赚这么五年钱,就是因为你女神跟你说过,想要有个自己的农场,农场有草原有溪流能骑马还要有毡房!你几乎每一周都要画一幅这样的图,昨天也在电脑上看了一整天的草原上私人草场的价格。你说要解约,要走人,是因为你觉得你把钱赚够了,够买草场了对么?这些照片都是你电脑里看过的想买的,我都帮你打印出来了,麻烦你暂时望梅止渴吧!听着,你现在没法解约,因为钱在我这里,而我给不了你!”


龙景云听她说没钱了,立刻就追问她钱去哪儿了。

林啸如实回答:“方野救过你也救过我,我听他说他大哥公司有难,就买了他们公司的股票。后来股票升值得很好,我就又多投了一些进去,现在钱被套牢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拿出来。”

而更糟糕的那件事,她没有告诉他。

龙景云信以为真,先是恶狠狠地瞪了她一眼,然后又送走了童谣,这才对她摆出兴师问罪的架势。

“你什么时候跟方野这么熟的?”他问。

“在你第一次因为瘦身节食低血糖休克的时候。他救了你,我很感谢他,后来聘请他做你的私人医生,也顺便为我检查身体。”

林啸假装不经意地提及自己也在检查身体,她期待龙景云能关心她一下,好歹问问她身体好不好,有没有生病之类的。

虽然她肯定不会说实话,但他能给她一个撒谎的机会,她就知足了。

但很可惜,他眼里终究是没她的,所以他什么也没说就走了。

晚上方野给她打电话,让她来取病历。

林啸咬咬牙,厚着脸皮打电话给龙景云:“我马上要去找方野谈我的病情了。如果有什么不测,麻烦你以后替我给奶奶扫墓!”

她连交代遗嘱的语气都用上了,龙景云要还是无动于衷,林啸就只能认栽了!

不过幸好,幸好龙景云赶过来了。

路上龙景云一言不发,直接把她载到医院,找到方野。

方野见到他俩第一句话却是:“林啸的诊断结果是……前列腺炎!”

龙景云当即就怒了:“林啸,你把我当猴儿耍呢!”

林啸惶然道:“不是啊!方野你拿错病历了吧!”

方野扶了扶眼镜,笑得讳莫如深。

龙景云转头看了林啸一眼,冷冷道:“今天下午是谣谣入围金鼎奖的最终彩排,你别再给我添乱了!”

说完扭头就走,丝毫没有留恋。

林啸对着方野爆发道:“方野!你搞什么!”

方野干咳一声,道:“是这样的,我觉得你的病暂时还是别让龙景云知道了!你也看到了,他现在正为心中女神取得最高成就而奋斗,这会儿你说你得了大病,他肯定觉得你是给他添乱,没准一恼,直接不管你了!”

林啸瞪眼道:“你就不能安慰我,说他没准会抛下金鼎奖大赛转而陪着我治病?”

“你觉得有这个可能?”

林啸语塞了。

方野继续笑道:“再说,我也没说错啊,刚才确实有个叫林啸的得了前列腺炎!谁让你名字这么爷们儿了!”

林啸心想,她其实也想有一个普通女孩的名字,有普通女孩的温柔性格,这样起码在回答刚才那个问题时,她能有底气回答“有可能”。


金鼎奖大赛前夕,“龙景云和已婚设计师公园偷情”的视频在网上疯传,瞬间点击率太高甚至导致视频源头网站一度瘫痪。

而由于龙景云最近和公司闹解约,所以公司也不帮他公关了,似乎打算看热闹。

不过这则丑闻倒是让金鼎奖大赛获得了空前高的关注度。龙景云在决赛上那场走秀,更是把童谣设计师的男装系列展现的淋漓尽致,狂帅酷霸拽各种因素应有尽有!

最后那座金鼎奖,没什么悬念的落在了童谣这位刚刚在服装设计界崭露头角的设计师身上。

她话题度极高,得奖后和龙景云并排站,瞬间就里三层外三层被包围了。

当天龙景云具体经历了什么,林啸不得知,她只知道最后童谣的老公站出来了,澄清了真相,并且对狗仔公司提起了诉讼。

林啸坐在电脑前看这则报道,很是欣慰地笑了笑,然后将电脑收进了行李箱,果断换上了登机牌。

离开这座城市前,她最后一句话是和方野说的:“方野哥,我会记得药不能停,谢了!”

方野看着这姑娘潇洒离去的背影,心里想着,如果心悦君兮君不知,那么最好的结局便是,我送你自由离开,千里之外。

飞机按时起飞,方野站在原地,拨通了龙景云的电话。

在林啸家里见到龙景云的时候,方野看到他状态不佳,意料之中。

“林啸说想四处走走,想试试离了你能不能活。”方野走过去,看到龙景云目光有些呆滞地看着一份股权转让书,以及一个快要化掉的生日蛋糕。

生日蛋糕上的日期还停留在他帮着童谣夺得金鼎奖那天,蛋糕主人是他自己,但赠送人没写,方野猜是林啸送的。

“你的钱是被她投资到我大哥的公司了,而她也确实有些私心。我大哥的公司是研制新药的,其中一种药品就和她得的病有关系,所以她想扶持这个公司。现在她不需要了,那些股票兑换成了股份,她把其中的差价也补给你了,算是跟你两清了。”

龙景云抬头,声音沙哑,问他:“什么病?什么药?怎么忽然不需要了?”

“这病的学名叫线粒体脑肌病伴乳酸酸中毒和卒中样发作综合征。”缓了缓呼吸,方野继续解释,“其实是一种传女不传男的遗传病。二十岁是发病高峰期,很不幸,她提前一年就发作了,所以会视力下降得厉害,会动不动晕倒,会经常失眠一整晚……这病目前没法治,只能用药吊着命。不需要治疗的意思就是,她会继续吃药,但不会以吃药为人生了,她想享受美景美食美酒美男子!森林那么大,她去哪儿都比在你这棵树上吊死要美好!”


龙景云一直记得,金鼎奖颁奖的那一刻,他心里涌起空前绝后的紧张。

他之所以这么在意这场大赛,就是为了能在得奖时,等那个笑起来眼睛弯弯像月牙的女人,跳上台对他告白。

那场景大概和六年前升旗仪式上那场告白相似吧。

龙景云甚至连这次怎么拒绝她都想好了。

他明明都偷看到她的告白计划和生日礼物了,他以为万无一失的。

这女人从初见起就把他当狗,对着他永远一副趾高气扬的样子,他用了五年时间终于扭转乾坤,怎能不尽情羞辱她?

结果现实给了他一场空欢喜。

他永远都记得林奶奶临死前对他说的那件事:“我和你爷爷曾真心相爱,但他家里太穷了,他又是个书呆子不懂变通,就这么生生错过了一辈子。所以孩子,我希望你有足够强大的财力,否则你照顾不了小啸一辈子。”

他当时很冷漠地回答,那不如让她来照顾我一辈子。

林奶奶瞪大眼,到死才得知原来龙景云一直那么恨林啸。

龙景云看着面前化成一滩的冰淇淋蛋糕,探出手指挖了一块,只尝这一口,他就知道是林啸亲手做的。

林啸刚跟着他来法国的时候,曾经跟他炫耀说,她出国前特地在童谣家里学厨艺,童谣最拿手的她全都学会了。

可他狠狠打击她,说她做的东西简直是在侮辱童谣的厨艺。所以后来林啸在人生地不熟的法国,硬是自己报班学会了法国料理,保证没一样菜式和童谣的手艺是重复的。

他就这么亲眼看着林啸从一个嚣张骄傲的千金小姐,为他洗手做羹汤,甚至如山野村妇般在网上攻击谩骂,越变越差劲。

没什么比毁灭一个人更爽了。

林啸误会他对童谣的感情,误会他是想买草场讨女神欢心。其实那是他家乡要被拆迁建造旅游景区的地方,他只是想为生养自己的那曲草原尽一份力。但他偏不说,他偏要让林啸觉得草场是童谣喜欢的,他要守护住,因为那是他们初见的地方。

其实他早有预感她可能生病了,但这关他何事?她活得像杂草一样风吹雨打都不怕,总归是死不了的。

但现在方野告诉他,她的病治不了,她可能连三十岁都活不过。

于是他忽然想起了和她的初见。

他本来应该按照爷爷临终前教给他的那样,直接告诉她,你是爷爷给我订下的娃娃亲,我们的名字出自《楚辞·七谏》中那句“虎啸而谷风至兮,龙举而景云往”。

但他没想到见她的第一面就把她看光了,他那时流着鼻血还在想,这下想不娶都不行了。

后来他才认清这是多么恶劣的一个女孩子,叛逆只因想赢得更多关注,没人爱所以行为乖戾,嚣张跋扈,出口伤人。

他想,他和童谣简直云泥之别,他真是一点也不喜欢她。

其实他早在一个月前就知道她为他定做了一枚戒指,戒面上用藏文刻着两人的名字。

现在他从化掉的蛋糕里抽出那枚戒指,果然看到上面的藏文就是“诺布”和“嘉措”。

诺布是她,嘉措是他。

他现在也算对得起嘉措这个名字,做到了飞黄腾达。

戒指银光闪闪,刺眼的光芒让他恍然回到了那个明媚的春日。

她那时笑得比春光还明媚,对他说,大龙,给我起个藏语的名字呗,以后我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啦!

他照例冷口冷面,却说了一个他自己都没想到的发音——诺布。还骗她说诺布就是狗尾巴草。

但其实,诺布,是珍宝的意思。
相关信息
  • 爱如潮水主角阿正全文章节

    爱如潮水主角阿正全文章节

    2018-09-13 10:24:12

    “阿正,你喝过人奶吗?”嫂子在我面前拨开胸罩,开始给小侄女哺乳,原本哭闹的小侄女顿时安静了下来。她的胸部很白,白得耀眼,直看得我眼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