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棵会开花的树

我和玫瑰小姐是在大学认识的,玫瑰小姐的真名不叫玫瑰,但她娇艳如花,身带尖刺,形如玫瑰,如你所见,她是个骄傲的姑娘。

 

玫瑰小姐给我印象并不好,因为她抽烟、喝酒,毫不顾忌在我面前展现她所有的缺点,我从小被我妈灌输的思想是恪守本分,做个乖孩子,所有第一次遇见这种女孩,并且和她成为室友,这让我感到棘手又排斥。

 

跟玫瑰小姐相处久了,我依旧看不懂她,这才刚过去半学期,玫瑰小姐就换了五个男朋友,每一任都相处的非常短暂,她在班里是个风云人物,隔一段时间就能看见她身边的男人又换了一个,不免会生出一些闲话来。

 

可玫瑰小姐丝毫不在乎,她依旧这么坦坦荡荡,无忧无虑,该吃吃,该玩玩,该谈恋爱就谈,该分手就分,追玫瑰小姐的人不在少数,因为她很漂亮,可她居然能每个都答应,她似乎把感情当成了扮家家,视只如草芥,弃之如敝屐。

 

这样的女孩在我是反感的,也是厌恶的。

 

因为我是个对待感情很认真的人,在没有遇到对的人之前,我不会轻易去和别人在一起,因为这对他不公平。

 

玫瑰小姐曾经问过我为什么不谈恋爱,我当时脱口而出:“因为我不是一个随便的女孩。”

 

这句话我承认有些针对她,哪怕反应过来已经意识到了唐突,但毕竟是说出了口,已经收不回来了。

 

玫瑰小姐楞了一下,不怒反笑,“原来我在你心目中是这样的一个人。”

 

难道不是吗?我以为她把一切东西都看的很清楚,同学的闲言碎语这么多,她不可能不知道,所有人对她的做法都持有很大的意见。

 

在别人眼中,她已经树立成一个随便戏弄别人的感情,不自尊不自爱的姑娘了,这样的女孩我理应离她远点,还能跟她在一个寝室,是我觉得她做的所有事情都没有伤害到我,所以,我不用跟她成为陌生人。

 

话题就这样戛然而止,玫瑰小姐也没有打算解释。

 

毕业之后,大家各奔东西,我和玫瑰小姐情分也画上了句话,她也理所当然的成为了我们那一届的传奇人物。

 

再见到玫瑰小姐是去西藏的火车上,我们居然在一个车厢,并且离得不远,是玫瑰小姐率先看到了我,跟我打了声招呼。

 

她变得有些不一样了,却依旧高傲美丽,玫瑰小姐跟我旁边的人拜托,换了位置,她挨着我坐,像老朋友一样嘘寒问暖,只有我觉得拘谨不自在。

 

她问我你去西藏干嘛?

 

我说去玩。

 

她又问,你是一个人吗?

 

我说是。

 

两个人有一下没一下的搭话,虽然有些不自然,但也没显得多么尴尬。

 

不知道说了些什么,玫瑰小姐的话题突然转了,她笑着问我:“现在对我的印象还和以前一样吗?”

 

我看着她,不明所以,但还是点点头:“是。”

 

玫瑰小姐弯起了眼睛,似是意料之中,她说:“哎,但是不知道你信不信,其实迄今为止,我都没有接过吻。”

 

玫瑰小姐有一个并不美满的家庭,母亲怀上她的时候,父亲出轨,等她出生了没几个月,父亲在外面的儿子也同时落地,几乎是个笑话。

 

母亲净身出户,带着她一步步地活下去,或许是从出生就没感受到完整爱的玫瑰小姐,生性寡淡薄凉,她是有丰富的感情经历,谈过不下百次的恋爱,可她却还是能够保有初吻,因为一开始的目的是报复,因为父亲,她怨恨所有的男人,所有她一次又一次的去伤害对她好的男孩,可是到后面,玫瑰小姐觉得,谈一次恋爱,她就多认识一个人,多认识一些人的陋习和缺点,时间久了,她百毒不侵,她便总是能够在一段感情里全身而退,能让自己毫发无损。

 

因为经历多,她鲜少会受伤,一颗铁石心肠坚硬的不像话,玫瑰小姐曾经自嘲说自己像是一颗不会开花的树。可我倒觉得,这颗没有为任何人开花的树,却懂得比任何人都会保护自己,甚至她比任何人都懂得怎样对待一份感情,所以才会如此的小心翼翼,细微谨慎,连亲吻都不曾有过,因为她是那样的爱自己。

 

玫瑰小姐简单地介绍完自己的故事,像是毫不在意,耸了耸肩,嘴角不自觉的哼起一首歌:

 

“在我死后 请将我种成

 

一棵会开花的树


来年三月 在一夜之间 开满白色的花束


你若记得 我们的誓言 在很多年以前


樱花也好 玉兰也好


只要是棵春天的树

 

我记得,这首歌的名字叫《一颗会开花的树》。

相关信息
  • 爱如潮水主角阿正全文章节

    爱如潮水主角阿正全文章节

    2018-09-13 10:24:12

    “阿正,你喝过人奶吗?”嫂子在我面前拨开胸罩,开始给小侄女哺乳,原本哭闹的小侄女顿时安静了下来。她的胸部很白,白得耀眼,直看得我眼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