虐心--阳光不及你,笑靥如花

窗外,顾衡回想起他和燕落安的初遇,那是三年前。

三年前,是他第一次遇见她。

那是高中学校的操场上,他平时不怎么喜欢去学校,也没有人敢告状他没有来学校,都是因为他背后的势力。

那年他高三,因为心情好,难得去一次学校,经过操场,所有人都朝他望去。

是的,他是学校的风云人物,因为他的冷漠无情,那些女生只敢远远的望着他,从来不敢靠近他,因为每一个靠近他的人都没有好下场。

是的,他就是A市令人闻风丧胆的,背后拥有庞大视力的,顾衡。

他若无其事的望了操场一眼,就望中了她,那个正在跑步的她,那个唯一没有为他所动的她,那个笑靥如花的她。

操场上的人多拥挤,许多年后的他依旧不明白为什么会一眼就望中了他。

或许是天意吧。

阳光下的她,带着淡淡的小酒窝,或许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她笑起来的样子极其可爱,连阳光都不及她灿烂。

只是那个笑容里,却带着淡淡的忧伤,遥不可及。

他顿了一会,并没有深处望去,便离开了视线。

那天晚上,他和几个朋友约去学校操场上干一架,或许因为家世庞大的原因,他的高中生活很叛逆。

他赢了,没有受一点伤,他知道是他们让着他,如果不是他强迫,没有人敢跟他打架。

他看见了白天上他注意的那个笑靥如花的女生。

她低着头,跑着步,她并不知道,他在远处观察着她。

突然很不幸的下起了大雨。

有人为他撑伞,他却一动不动,似乎是着魔了。

却发现她还在拼了命的跑着步。

她以为没有人,一边拼命的奔跑,一边大喊“我燕落安,是不会被困难所打倒的!等着吧,我不屈于命!”

燕落安,他记住了这个名字,那时候的他还不知道,这是一辈子的事情。

那个倔强的女孩,那个笑靥如花的女孩,原来叫燕落安。

雨越下越大,她却还在跑着,或许连她自己也不知道她到底跑了多少圈。

她突然停下了,蹲了下来,脸上的水分不清是雨水还是汗水,还是眼泪。

他似乎像是控制不住自己似得,突然拿起伞,朝着她走去。

燕落安感受到了雨水突然停了,一眼望去,正好对视着那双仿佛千年寒冰的眼睛。

原来是有人为她撑伞,是多久没有人为她撑伞了?她已经记不清了。

许多年后,她依旧记得,那淡漠的眼神,去却透露着一丝丝担忧,孤寂。

她并没有哭,只是静静的蹲在那里。

她不想说话,他也没有说话,她蹲在那里,他为她撑伞。

这是两个人铭记于心的一幕。

许久,雨停了。

他先开口“伤心够了吗?明天还等着你,你……不能放弃。”

憋了好久,终于憋出了这么一句话。

哪怕关心人,却依旧带着淡漠,燕落安记住了这个特别的人。

燕落安低着头,轻声道“我好多了,谢谢你,希望我们还会再见面。”

说着,她便离开了这里,还不忘回头和他挥手,笑道“再见,我不会放弃的!”

是她,那个笑靥如花的那个她。

他已经知道这不是她真正的笑容,只是伪装,却还是如此灿烂。

他从心里便发誓,总有一天他要让她真正的笑出来。

后来,他来学校的次数越来越频繁了,因为他关注着她。

他发现她每天下课都会去操场跑步,晚上也会。

他也发现,每次跑步她都是一个人。

他派人查了她。

她就是曾经的那个庞大的燕氏集团家的千金,却在半年前宣布破产,所有财产一律归还银行,母亲忍受不了贫穷,上吊自杀,父亲因为破产而疯了,失足跌下楼梯而死。

一朝祸变,燕落安一夜之间从首富千金变成了人人看不起的孤儿。

他看过她之前的照片,没有发生祸事之前,她的笑,比阳光还要灿烂,那是真正的她。

知道这个消息之后,他沉默了,那个真正笑瞥如花的她什么时候才能回来?

后来,高三下学期他许久不见她的踪影,才知道,因为没有钱交学费,下学期她退学了。

他找了好久,都没没有她的消息。

就这样过了三年,就这样想了三年,就这样模糊的样子越来越清晰的三年。

顾衡找了根烟,许久的无言。

他扔了烟,心情烦躁,出了门,一个人在街上走。

他看见了她,那个笑靥如花的她,哪怕时隔三年,他还是能一眼认出她,她回来了!

顾衡激动的跑去,在拥挤的人群中,强吻了燕落安。

燕落安呆住了一会,认出了是那个让她一直牵挂的,为她撑伞的少年。

她一巴掌打了他。

顾衡一楞,支支吾吾道“抱歉,是我太激动了,我们之前见过的,高中的时候,那个……为你撑伞的那个人,可能你不太记得了……”

后来才知道,原来她一直在这里,是这里打工生活,或许人群中,他错过了她无数次,才会三年也没有找到她。

他知道了她的住处,是个很隐秘的地方,也难怪他的人都找不到,他死皮赖脸的赖在她家。

“我的房子停电了,一个人害怕。”

“我钥匙找不到了,留我一晚,放心,我什么都不做,我是好人”

……

那时候,燕落安并不知道他就是那个令人害怕的顾衡,以为只是同名同姓。

他观察了她的住处,虽然很小,但是很温馨,够两个人住了。

从那以后,顾衡以各种理由赖在她家,而燕落安明知道是借口,却还是选择装聋作哑,因为这是爱一个人的期待。

后来,要结婚了,她知道了他的身世,见了他的父母,他的父母却极力反对。

他带着她跑出了家,轻声道“安儿,我们结婚不需要他们的祝福,没有他们,我们的婚礼一样也能快乐。”

他就以这样的理由住进了她家

燕落安知道,他很想要父母的祝福,她独自见了顾衡的母亲,顾衡的母亲给了她一笔钱。

“我希望你能离开顾衡,你知道的,你只是一个高中都没有毕业的落魄千金,怎么配的上顾衡?这笔钱够你一辈子衣食无忧!”高贵的顾母,一点情面也不讲。

燕落安没有接受,她会坚持下去的,期间顾衡的母亲找了她很多次。

“燕落安,你不要自不量力!我给你一天的时间,拿着钱离开,你莫不是忘了?你的好朋友慕蓉儿的父亲旗下的慕氏集团的上司,可是顾衡的父亲!我想你知道该怎么做!”

顾母留下钱,是一千万现金,冷冷的离开。

燕落安楞在原地,她知道这次真的坚持不下去了,因为慕蓉儿是她最好的朋友,她不能容忍她唯一的朋友受到伤害。

她拿过钱,这是他对顾衡的爱的侮辱。

她将钱全部都捐给了孤儿院,没有留下一点。

这一次她是真的离开了A市,没有人知道她去了哪里。

顾衡机乎疯狂“妈,安儿呢?你究竟对她做了什么?连安儿的行李也不见了!”

顾母却冷冷一笑“她啊,因为一千万,而抛弃了你,阿衡,你清醒一点吧,她爱的只是你的钱!”

“不,我不信!”他疯狂的大喊,不顾母亲的喊叫跑出家门。

从此再也没有她的消息,而当天,他的母亲确实消费了一笔一千万的巨款。

顾衡发了疯似的找她,机乎动用顾家所有的力量,一年的时间,才找到她。

此时的燕落安,住在一个破旧的小巷子里。

他堵在她家门口,等她回来。

燕落安看到他似乎很意外,眼神有些许的闪躲。

顾衡大量四周,狠狠的嘲讽“燕落安!你可真贱!你为了那一千万抛弃我于不顾,就是为了来住这种地方的?你那一千万呢?这么快就挥霍完了?怎么,又想着勾引哪家的少爷了?果然就是贱!”

顾衡故意咬中一千万,一边这么说,一边死死的盯着她的反应。

燕落安很想解释,她没有花那一千万,一分都没有!她爱他,一直都在爱着他!

可惜她不能,只能用一个冷漠的眼神,去回应他的嘲讽“顾先生,我爱的只是你的钱,既然我拿到了你的钱,那么我们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请你自重!”

她终于承认了,终于亲口承认了!哈哈哈哈哈哈,可笑他还一直这么自以为是!

顾衡冷漠的模子里都是冰冷,冰冷到了极点,他冷哼一声抓住燕落安的手臂,把她拽到车上,燕落安根本逃脱不开。

顾衡不给燕落安系安全带的机会,疯狂的飙车,车速简直就是最快。

已经是最快了,如果不是有限制,他还想更快。

“你要带我去哪里?”燕落安受不了他的车速,越来越想呕吐。

“呵呵,没想到你这个贪财的女人,原来还怕死啊!也是,贪财怎么能不怕死呢?让你感受一下什么是疯狂!”顾衡恶狠狠的说着,此时有多么爱,就有多么疯狂。

那个曾经笑靥如花的她,只是她装出来的假象吗?

因为庞大的家世,没有人敢阻止他,他相信自己的技术,自然不会导致车祸,只是想让燕落安后悔抛弃他。

“阿衡!停下!”她大喊。

而顾衡却是因为这一声阿衡失了神,以前她也是这么亲昵的叫着他。

突然,一辆货车从横道马路穿来,来不及停下才知道自己闯了红灯,而顾衡的车,撞上了这俩货车,两人陷入昏迷。

医院。

顾衡无力的睁开眼睛,看到自己满身是伤,抓住医生“安儿在哪?安儿怎么样了?我要去看她!”

医生的表情很是伤感“您说的是跟您一起送来的那个小姐吧,很遗憾,因为没有系安全带,伤势严重,抢救无效,我们已经尽力了,先生节哀”

“不!”顾衡猛的起来,表情已经接近扭曲“哈哈哈哈哈哈你们一定是在骗我,我要去找安儿,我要去找安儿!”

这个时候的顾衡才知道,原来他已经爱燕落安这么深,哪怕她只是爱他的钱,也依旧改变不了他爱她的事实。

原来爱到深处的爱可以这么低贱,只要燕落安还爱着属于他的某一个东西,他都愿意继续爱她。

顾衡想拔掉针管,却被突然来的顾母阻止“阿衡,燕落安已经死了,你清醒一点!这个女不值得你爱!”

顾衡此刻却已经听不见任何安慰了,眼里只有燕落安“你骗我!你骗我!哈哈哈哈你们都在骗我!不,我要跟安儿一起死!对,我要跟安儿一起死,我要跟安儿一起死!”

“阿衡!”顾母说着一巴掌打了下去,看到这么颓废的儿子,终于还是于心不忍“燕落安她没有背叛你!是被我胁迫的!我以慕蓉儿来要挟她,她不得不从,阿衡,你想想燕落安一定也希望你好好的活着!难道你想要燕落安在那个地方也内疚吗?听妈的话,好好活着,就算是为了燕落安!”

她心疼啊,早知今天,她怎么也不会阻止儿子和燕落安,儿子也不会变成这个样子!

“你说什么?我就知道安儿没有背叛我,安儿,我的安儿!我要去找你了,哈哈哈哈哈哈。”顾衡一边自言自语,一边就想要拿旁边的剪刀插向自己。

顾母疯狂的大叫“医生,快,打镇定剂,快!”

而顾母则阻止顾衡,阻止他拿剪刀

医生闻言不敢迟疑,马上去找了镇定剂,一针下去,顾衡已经昏睡了过去。

顾母那棵悬着的心,终于放心下来。

后来,顾衡醒来后整个人就好像是变了一个人,如同行尸走肉,一句话也不说,活着却如同死了。

偶尔会去燕落安的住处,那条破旧的巷子,那个破旧的房子,房子里面贴的全部都是他和她的合照。

他找到了她的日记。

“2011年3月12日那是我第一次见到他。已经多久没有人为我撑伞了啊,我已经记不清了,这种温暖,是谁也替代不了的。他千年寒的眼睛,透露着关心,支支吾吾了半天,原来是为了挤出一句安慰日的话,就连安慰人的样子也这么的可爱,嗯可爱好像不适合形容他吧,总之这么特别的一个人。”

“2011年3月23日我知道他一直在默默的关注着我,只是没有开口,我不想打破这种安静,这种安宁。他不知道的是,其实我也一直在默默的关注他,只是不知道他在哪个年级哪个班,很苦恼啊。”

“2011年5月12日因为老师知道我们家的困难,担心我交不起昂贵的学费,老师提前让我交下半学期的学费,我没有学费,下学期只能退学,再也见不到他了,我很失落。我想过去找他,找他表白,可是来这个学校的都是富家子女,如今我已经是落魄千金,有什么脸去找他呢。这份美好的初恋,就留在心里吧。”

……

“2014年8月5日我们在一起了,他不知道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他了,再见的时候他强吻了我,其实我没有生气,很开心呢,我的初吻,交给了我心爱的人。”

“2015年1月25日我们要结婚了,可是顾伯母不同意我们在一起,我一定会打动顾伯母的,加油,燕落安!”

“2015年3月6日这一次真的无法坚持下去了,为了慕容儿,我不能让她受到伤害,我把那一千万全部都捐给了孤儿院,因为我知道,他们很需要这笔钱,这笔钱对我的爱的侮辱,我一分钱也不会要。”

“2015年3月8日,我来到了城市的另一边,这次可能真的要和阿衡永别了,阿衡,没有我,你也要快乐,我希望你快乐的过你想过的日子,一定要快乐,一定。”

……

顾衡读完每一篇日记,写的都是关于他的,他清楚的看到,那日记里还有干了的眼泪。

他一直住在她的房子里,每天吃饭的时候,都会留两份饭菜,仿佛她还在一样。

他像是自言自语一样“安儿,来,过来吃饭”

只是这个时候,已经没有任何人回应了,空荡荡的房子里,找不到那个比阳光还灿烂的她了,那个笑靥如花的她。

那个誓言他许下的誓言,要让她真正的笑的誓言,他食言了,他没有做到,让她真正的笑。

安儿,为了你,我也会好好的活下去,等我百年后去找你。

相关信息
  • 爱如潮水主角阿正全文章节

    爱如潮水主角阿正全文章节

    2018-09-13 10:24:12

    “阿正,你喝过人奶吗?”嫂子在我面前拨开胸罩,开始给小侄女哺乳,原本哭闹的小侄女顿时安静了下来。她的胸部很白,白得耀眼,直看得我眼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