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叮当猫不走

熊桃闯祸了,闯大祸了!
她居然将老师放在教室里的青花瓷都给打破了。
天知道那价值连城的花瓶怎么刚好摆在她的书桌上。
天知道,她只是去拿桌子里的书包而已,哪想到动静儿会那么大!
天知道,那值钱的瓶子是怎么掉在地上,摔成碎片的?
天知道啊……
听见“砰”的一声,熊桃拿书包的动作直接僵住了,默默地转过身,默默地蹲下来,默默地对着那一地的“尸体”发呆。
欲哭无泪啊,想起张老师那张凶神恶煞,气得牙痒痒,抓狂的表情,熊桃不自觉的咽了咽口水,这下,她真的玩完了。
走出校门口,熊桃整个人都失了神,就像地里打了霜的白菜一样,毫无生气。
“唉,怎么偏偏被她看见了。”黄昏下,熊桃缓过神来,垂头丧气地低着头,脚下胡乱的踢着石子。
 
看着地上的的碎片,片刻后,熊桃突然像做贼似得看了看四周,顿时就松了口气,幸好没有人。
可没想到将碎片清理干净准备逃离犯罪现场的时候,门口居然站着周乐乐!
我天,熊桃顿时就觉得自己马上要两眼一黑,想哭晕在厕所里了,这是被抓了现行吗?
“你在干什么?”周乐乐走到熊桃跟前,眉头紧蹙,上下打量,那种奇怪的眼神看的熊桃好生不舒服,特别是那声“你在干什么?”听的熊桃一个激灵。
“没,没干什么。”熊桃闪在一旁,避开周乐乐那种看“猎物”的眼神,心里却苦苦叫喊:她怎么会来这里?她应该没有看见吧!……她到底瞧见没啊!想着想着熊桃都感觉自己要哭了。
“桌上张老师的青花瓷去哪了?”周乐乐犀利的眼神向四周扫了扫,确定没看见瓶子后,眼神紧紧的锁定在神情紧张的熊桃身上。她放下手中的书本,一步一步的慢慢往熊桃靠近,“说,瓶子哪去了?”她的眉毛轻佻,口气不好,死死地逼问着熊桃。
“我……我真的没……看见。”看见周乐乐向自己走来,熊桃顿时就慌了,两只小手胡乱的在自己胸前摆弄,嘴里一个劲儿的解释:“我不知道,不知道……”
突然,周乐乐停了下来,她蹙了眉,感觉自己脚下像踩着什么渣子,有点硌脚。
她低下头,额前的刘海垂了下来,脚抬起来一看,是块碎片。她蹲下身,将碎片捡起来细细打量。
“别!”熊桃顿时欲哭无泪,她居然遗留了一个证据!
看见周乐乐那张似笑非笑的样子,熊桃那一刻就觉得让她去死吧!别拦她!
“这是青花瓷的碎片,哼哼,我就知道是你把它弄坏了!你还不承认,我要去告诉张老师!”说着,就迈开了步伐,掌握着证据,直往张老师的办公室。却不想忽然腿上传来一阵力道,沉重的迈不开步伐,转头一看,就看见某人正抱着她的大腿,眼泪花花。
“周乐乐,别啊!你说你这么貌美如花,啥不好,怎么能去告密呢?”她眨巴眨眼,瞪出那双清亮而带泪花的双眼,十分的有点……欠揍。
“你看看啊!这祖国的花朵怎么能被张老师给辣手摧花了呢!你这么好,绝对不忍心对不对?”熊桃滔滔不绝的拍着马屁,虽然她不喜欢周乐乐,可是在这个时刻,是个聪明人也应该知道怎么做!
“别嚎了!”周乐乐一声令下,熊桃的哭声也戛然而止。
她抬起头,泪珠停在眼角边,一时愣住忘了掉。
周乐乐将青花瓷的碎片在手里捧了捧,然后低眉看着熊桃,嘴角轻勾:“要我不告诉张老师也行,条件只有一个,你答应了自然没事。”
“什么事?”
“撮合我和陈丁,我知道你们俩是青梅竹马,而他除了你对其他人也是不冷不热的,所以有你当我的红娘,自然是很好的。”她说的声音不大不小,但是足以让坐在地上的熊桃听见。
熊桃“噌”的一声站了起来,表情也不想刚才那么的可怜,她撇了撇嘴,眼神冰冷:“休想!”
周乐乐显然是没想到她拒绝的那么爽快,她摸了摸手中的碎片,威胁着熊桃:“既然你这么不识趣,那我就去告诉张老师。我好像听说她这个瓶子花了不少钱,你就等着赔钱吧!”
说完扭头就走,表情得意。
于是乎,熊桃就这样哭丧着回家了。
她什么都可以,唯独陈丁她不能让,她也喜欢他,撮合他和别的人在一起,这不是要她去死吗?
Chapter2
当晚,满天繁星,一轮明月挂在空中,陈丁和往前一样前往熊桃家里给她补习功课,可刚进门,伯父伯母就告诉他今天桃子不开心,饭都没吃,问她什么她也不肯说,所以劳烦陈丁去问问。
他笑着点点头,抱着一摞教科书上了楼。
他的手没有空,身体撞了撞熊桃的卧室,“桃子,开门。”
几秒之后,卧室的门开了,映入陈丁眼前的是她哭丧着的小脸,她的心情不像从前那样开心,只是看了他一眼,淡淡的说:“你来了。”
这让陈丁摸不到头脑,犯了愁。
她是怎么了?
他没有急着补习,只是坐在她身边,轻声的问:“怎么啦?愁眉苦脸的。”
他的轻声的问候一下子就戳中了她的泪点,鼻子忽然就酸酸的,眼眶有什么东西打转,然后就猝不及防的掉了下来,砸在了她的手背上。
“我,我做错事情了,我,我把张老师的青花瓷给,给打破了。”说道最后,熊桃直接哭了起来,眼泪哗哗的流,打湿了脸颊。
此刻月光正好,穿过玻璃砸,砸碎了一地的银光,她的脸被渡上一层银色的光,眼角的泪珠滑过脸庞,此刻熠熠生辉。
他的手就那样伸了过去,盖在她的脸上,轻柔的擦拭,“没事,有我在。”
这句话无疑是定心丸,熊桃的心在那一刻就停止了悲伤,满满的暖意涌上心头。
 
第二天,熊桃忐忑不安的背着书包出门就看见陈丁已经在她家门口等着了,她紧了紧书包的肩带,然后快步的走了过去。
陈丁拍了拍自行车后座:“上车。”
“好。”待她坐稳后,陈丁才缓缓的骑了起来。
坐在车上,熊桃心里一直是悬着的,昨天陈丁安慰了她之后,也没补习,就走了。她在后半夜就已经睡不着,早上起来的时候黑眼圈都显得特别重。
 
距离学校的路程不过十几分钟,平常就觉得这条路太长,可今日没过一会儿自行车就已经停在校门口,陈丁按了按车铃,提醒熊桃:“下车了,桃子。”
熊桃这才缓过劲儿来,急忙下车,整理整理衣裳,然后跟着陈丁一起进了高二(三)班的教室。
今天似乎来得很晚,教室的同学差不多都已经到齐了,她扫了扫周围,心里松了口气:周乐乐还没来。
她瞥了一眼正在前方埋头做题的陈丁,心里疑惑:他到底有什么办法?
几分钟后,上课的铃声响起,遍还不巧,今天早读的第一节课就是张老师的,看着课程表,熊桃的心都凉了半截。
同桌苏悠碰了碰她的胳膊,低声询问:“桃子,今天你怎么啦,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
熊桃尴尬的笑了笑,连苏悠都看出来了,完了,完了,今天这祸是躲不过了。
张老师是个长相富态的女老师,教书是出了名的“张火锅”一丁点事她就会吵的天翻地覆,这次她价值几十万的瓶子被熊桃摔了个粉碎,不让她退学才怪。
“我们开始上课啦!”台上的女人轻咳了几声,一副严肃的样子,习惯性的扫了一眼全班。
而熊桃这个时候偏偏抬起头,和她四目相对,她慌张的移开眼,埋着头假装在看书,足足把熊桃吓了一跳,心砰砰的跳到了嗓子眼,
而这个时候,教室的门被人打开,熊桃抬眸望去,正好看见周乐乐站在门外,她喊了声“报告”,张火锅蹙了蹙眉,因为她平常成绩还不错,所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点点头,让她进来。
周乐乐一进来,坐在座位上,立马就瞪了一眼熊桃,她举起手,站了起来。
瞬间就让熊桃感觉到不好的预感,果然她说:“张老师,我看见你的青花瓷被熊桃打碎了!”然后转过头指着熊桃,语气咄咄逼人。
这下子全班的注意力都在熊桃身上了,甚至还有些人在轻声嘀咕,苏悠一脸的不相信,她拍了拍熊桃,担心的问:“桃子,不是真的吧!”
熊桃的脸顿时烧了起来蔓延到了耳根子,她求救的眼神看向依旧正在埋头做作业的陈丁,哪知,他回头看一眼都没有,熊桃顿时死心了,果然他说的都是骗人的!
“老师我……”她缓缓起身,话还没说完,前方的张老师就已经打断。
“周乐乐,你瞎说什么?”她蹲下身,从包里将东西拿了出来,“青花瓷还在这儿呢!昨天我工作太忙,忘记了,现在不是好好在这里吗?”
Chapter3
一切发生的都出乎意料,就比如现在这个张老师手里的青花瓷。
熊桃惊呆了,这,怎么可能呢!她明明记得那瓶子已经尸骨未存了,怎么会……
她脑海里一下子跑出了个念头,急忙将视线看向陈丁,该不会……
周乐乐的脸唰的变白了,她急忙走上讲台,将瓶子拿到手里反反复复的检查,然后红着脸,激动地解释:“这个一定是假的!熊桃你承认吧!”她拿着瓶子就下了讲台,然后不知道被什么绊了一跤,然后狠狠的摔在了地上。
“砰”的一声响彻了整间教室,教室里一下子静默,随即只听到张老师凄厉的尖叫声,她踩着十几厘米的高跟鞋急匆匆的走到周乐乐身旁,盯着那已是碎片的青花瓷,眼里的怒气随处而见。
“周乐乐!”
 
于是,偷鸡不成蚀把米的周乐乐被张老师喊进了校长办公室里,说是要对这件恶劣的事件做出严肃的处理。
短短一个上午的时间,这件事在学校已经彻底疯传,到处都在说:周乐乐看不惯熊桃和校草陈丁黏在一起,所以报复,没想到反而害了自己。
众人对熊桃立刻就产生了钦佩之情,感叹:啧啧,青梅竹马的感情就是好。
 
转眼就到了下午,熊桃磨磨蹭蹭的走到车库,看着陈丁将自行车推了出来,也不像平常一样在他耳边叽叽喳喳,只是默默地跟在他身边,终于陈丁先沉不住气了,他垮着一张脸,很是不爽的转头看着像个小媳妇一样的熊桃:“桃子,事情都已经解决了,你还哭丧这个脸干嘛!”
“我想问你,你是怎么解决这件事的啊!”她眨眨眼,实在不是很理解这件事的前后原因,只是直觉告诉她:是陈丁帮了她。
“嗯……”他故做沉思,手指摸了摸下巴,像个小老头,“我有叮当猫的那啥修复器啊!”
熊桃愣了一下,她个人别的没有爱好,就是喜欢看日本的一部动画片,名叫:哆啦A梦。当然现在这个片子的名字有叫:叮当猫的,哆啦A梦的,还有叫机器猫的,不过都一样,这不影响熊桃对它的热爱。这孩子喜欢叮当猫到发狂,熟悉她的人都知道,张口闭口都是“大雄有个叮当猫,我也要”。
所以,当陈丁这样说笑的说出口,熊桃的脸立马就笑了起来,“是万能修复器!”
“好,万能修复器,现在可以回家了?”
“嗯。”
陈丁知道她的七寸,所以拿捏得很准。这不,一提到叮当猫,熊桃从上车开始,嘴里不停的念叨,陈丁却是扶额轻叹,早知道她这么吵,还不如让她就那样子。
 
短暂的风波已经过去,周乐乐也在公布栏被点名批评,有在新一周的升旗仪式上被当到全校读忏悔书。
这下子她的脸面都被扫得一干二净,再也不敢放肆。
 
高二的时间眨眼就过去了,离期末考试已经不到一个星期,这几天陈丁每晚都给熊桃补习到凌晨。
她的底子很弱,所以从基础练起,花费的时间很多。而陈丁确实一遍又一遍颇有耐心的教她,陈丁是蝉联多次年级第一的宝座,他的肤色白皙,有着清秀俊朗的外表,给她讲题时他温玉流泉的磁性嗓音缓缓的流入她的心头。
“愣什么呢!”见她没有反应,他用笔尖敲了敲她的头。
“没,没什么。”他近在咫尺的脸颊让她脸上浮现了两团不正常的红晕,熊桃猛地摇了摇头,让自己清醒点,然后继续投入功课的怀抱。
这样的好看的人,这样贴心的竹马,她怎么可能不喜欢上。
可他们这么多年,她始终没有戳破,他也不提,这样青梅竹马的暧昧实属无奈。
可,熊桃坚信着只要他没有喜欢的人,她就会成为他的唯一,尽管不是以一个恋人的身份,但那也是青梅,独一的青梅。
 
期末考试,熊桃发挥的很好,直冲全级的前二十,对于这种喜悦,熊爸,熊妈高兴地不得了,说这都是陈丁的功劳,不管说什么都要请他们一家吃饭,陈丁的爸妈也不好拒绝,两家定在一个大饭店里,吃吃喝喝,一切好生快乐。
熊桃也是开心的,因为这个高中不比其他学校,它每次期末考试都要分一次班级,这下子她又可以和陈丁一个班,想想都觉得很开心,她很希望能和他共度高中青春三年的时光。
Chapter4
他们的关系是在高二下学期发生了变化,原本的两人行突然有了第三个人的插足,那便是转学生:梁薇叶。
梁薇叶转来三班的那天正下着绵绵小雨,天气有点微冷。陈丁一如往常一样载着熊桃去上课,由于起床的时间有些晚,距离上课的时间已经来不及,熊桃告诉陈丁让他走小路,这样还可以刚刚赶上上课,陈丁也不想迟到,点点头,重新转车,进了另一条马路。
由于做完下了一场大雨,地面有些积水,一个转弯不注意,前方又突然窜出一个人,陈丁就撞了上去。熊桃顿时就下了一跳,连忙跳下车扶起被撞到的人。
那是个女生,肤如凝脂,唇红齿白,这么冷的天却穿这一件白色的连衣裙,因为刚才的突然,她洁白的裙子已经有了一大片的污渍,她蓝色的白边伞倒在了一旁,鬓前的头发洒落了下来,整个人看上去有些狼狈,但是却意外的漂亮,像个突然闯进森立里的小精灵,看他们的眼神都是怯生生的,她连忙低着头,轻声道歉:“对,对不起。我不是突然跑出来的,对不起,对不起。”
这弄的让熊桃有些尴尬,明明是他们把人撞到了,她却先道歉。
“陈丁,你过来……”她侧过头想去求助陈丁,却直接怔住。
陈丁在看着那个女孩,他的眼神里此刻满满都是熊桃最渴望的感情,而现在他却对着另外一个人,一个萍水相逢的陌生女孩。
“陈丁……”熊桃心里怕了,她不敢相信,也不希望那种事情发生。她缓缓的走向前去,拉住他的衣袖,轻声呼喊:“陈丁……”
这一动,陈丁缓过神来,他没看熊桃一眼,两只眼睛直愣愣的盯着面前的女孩子:“抱歉,我没看见。”
“没事,你们没事就好。”女孩说完,捡起一旁的伞,快速的消失在雨幕中。
 
最后,还是迟到了。被老师啰嗦了几句之后,才将他俩放了行。坐在位置上,熊桃总觉得这个上学的小插曲还是扎进了自己的心坎里。
她这一辈子都不会忘记陈丁的那种眼神,带点爱惜,带点惊艳,更带着青春期的喜欢。
陈丁可能对那个女孩一见钟情了,不过那是茫茫人海里的一个路人,想要再碰到她,大概不可能了吧!
熊桃带着丝侥幸的心理,可是接下来的情况足足将她这点唯一的庆幸给彻底熄灭。
他们三班要转来一位新生,那就是刚才的那个女孩。
这下子,熊桃莫名的觉得她似乎要和陈丁说再见了。
她叫梁薇叶,名字很好听,带着点书香气,比她这个名字高大上多了。
第一战,梁薇叶完胜。
自从知道梁薇叶转到他们班之后,其他班的同学都争先恐后的来看这位大美女。也是,像梁薇叶这么漂亮的女孩子没有那个人不喜欢的,她有气质,落落大方,说话都轻声细语的,嘴角也两个小酒窝,一咧开嘴,那酒窝就若隐若现,别提有多可爱。
可,那可爱的酒窝在熊桃眼里异常的刺眼,因为陈丁也有,和她一模一样。
她的位置被老师编排在陈丁的旁边,老师说:新同学有很多都不懂,学习也有可能拉不上进度,陈丁是我们班的骄傲,每次考试都是年级第一,所以你和他坐在一起,会学到很多。
熊桃的座位离他们不远,因为眼神好的关系,她能够很清楚的看见陈丁的耳朵微微泛红,这是他害羞时候的反应,看到这里,熊桃一个气打不出来,很想走上前去,将他们俩拉开,可是她不能。
第二战,梁薇叶再次完胜。
 
因为有了梁薇叶,熊桃总是动不动的就吃飞醋,他给她递个作业本,她要生气。他给她买瓶水,她也要生气。就连他们俩讨论做题,熊桃也看着眼红。
下午放学,梁薇叶要做值日,一向冷漠的陈丁竟然主动帮她,还对一旁的熊桃说了句:“我要帮她扫地,如果你忙的话,可以先回家。”
这句话足足点燃了这几天熊桃郁闷的心情,她直接白了他一眼,语气有些不好,囔了一声:“你去帮你家梁薇叶去吧!我才不用你管!”她这语气很冲,直接让陈丁干愣了,他拿起扫把,扫了几下,然后丢下一句话:“熊桃,你不可理喻。”
她是不可理喻,她是发了疯的嫉妒。
忍住泪,然后就冲出教室,眼里噙着泪,她死死的咬住下唇,她才不要哭出来,她才不要让他看不起!
可到最后,熊桃还是哭出来了,泣不成声。
第三战,梁薇叶你真的赢了。
chapter5
隔天去学校,熊桃没有等陈丁,便一个人早早的出了门,早晨的空气希薄,太过干净。四月清晨的风,带着薄雾般对未来的期许以及微妙的怯弱。
她昨天哭了一宿,比平常还要严重,两只眼睛是肿着的,进到学校里,苏悠看着她那双红肿的双眼,有些心疼,“这是怎么了?怎么没看见你和陈丁一起来学校啊!吵架啦?”
熊桃摇摇头,“没有”她的声音有些沙哑,就像是干燥的叶子被踩碎的声音,没有力气。
“看你这个样子,我去给你买金嗓子,润润喉咙,等我啊!”她拍了拍她的肩,然后便快速的出了教室,前往小卖部。
几分钟后,苏悠带着金嗓子和一个怪异的表情走到熊桃身旁,她将金嗓子递了过去,带着同情的眼神看着熊桃。
熊桃看了一眼苏悠,然后从锡纸板里抠出金嗓子,然后丢进嘴巴里,含着。
“怎么了,去一趟小卖部,整个人的神情都变了。”她含着金嗓子,所以说话含含糊糊的。
苏悠将熊桃的手放在手心里,极其怜悯的看着熊桃:“桃子,我说出来你可要撑住啊!”
她实在对那种眼神有些排斥,她轻蹙了眉头:“说吧。”
“刚刚我经过操场,就看见梁薇叶向陈丁告白,然后,他答应了。”
“咕噜”一声,熊桃含在口里的药片卡在了喉咙里,面色涨红,她用力的捶了捶自己胸前。
苏悠也吓了一跳,急忙将水递了过去,轻拍她的背。
熊桃将水一口饮尽,捏了捏嗓子,金嗓子这才下去,然后起身跑出了教室。
她一直以为自己可以等到那天,因为他说过在高中时期他不谈恋爱,所以她一直以为陈丁暂时是安全的,可是如果正真喜欢的那个人出现了,所有的原则都不成问题,显然梁薇叶就是那个特别的人。
她飞奔的跑向操场,陈丁还在和别人打球,梁薇叶则站在一旁,给他递水,细心的给他擦汗,好一副男才女貌,情深意切的样子,梁薇叶做的那些,明明以前都是她。
陈丁似乎也瞧见了她的身影,眉眼含笑,他走进梁薇叶,恰巧熊桃也到了场地。
“桃子,我告诉你个好消息。”
那么好看的笑容,居然是要告诉她最残忍的事情,她觉得真讽刺。
“我,我和薇叶在一起了。”他伸手挠了挠头,干净的脸颊上除了滴滴汗水,还带着害羞的红晕。
梁薇叶的脸也是红了一大片,她垂着头,紧张的抓紧衣服的两边。
明明今天的天气那么好,为什么熊桃总感觉很冷,凉飕飕的直穿她的身体。
话到嘴边反而没有了勇气质问。也对,是青梅竹马,就没有规定非在一起的,可是,为什么就是不舒服。
“嗯,恭喜你们。”她笑颜如花,戏虐的说道:“可是陈丁,你早恋,小心我告诉你爸妈。”
“别啊,桃子我知道你最好了,我给你买叮当猫的玩具,好不好啊!”
“还有呢?”她眯起眼前,笑着问。
“你喜欢叮当猫什么?我都给你买。”
“有很多啊!它的公仔,它的海报,它的……”熊桃盯着天空一件一件的数着,表情看起来像是对他们开玩笑,可是只有她知道鼻子有多么酸,眼眶里的泪水直打转,她抬起头就是不想让它掉下来。
那个时候的熊桃多么希望有叮当猫的时光机,让她和陈丁回到过去,永远不要走那条路,那条遇见梁薇叶的路。
Chapter6
就这样,熊桃一边做着打掩护的工作,一边又看着他俩亲亲我我,心里的滋味可能没有人懂。
转眼就到了高三,熊桃还抱着希望,认为他们这段感情不会长久的,可事实上,她还是错了,他们俩不仅没吵过一次架,感情还越来越好,整天都在一起,别提多幸福了。
高三的分班考试熊桃并没有和陈丁在一个班,不是她的成绩不好,而是在考试的时候她故意考差,因为她知道高三这一年梁薇叶一定会和陈丁一个班,他们俩在那里,她当着电灯泡,实在不好受,倒不如眼不见为净。
因为要准备考大学的事情,熊桃暂时不看《哆啦A梦》,平常的时候她一回家就要马上上网搜来看,一集也不落下,而现在学业紧张,她还是分得清事情的轻重缓慢。
这一年,熊桃用了吃奶的劲儿,也不再想陈丁和梁薇叶,也不再上课看小说,专专心心的学习,熬夜到凌晨,只为对得起自己辛辛苦苦养她的爸妈。
总算,努力会有收获。高考成绩的那天,熊桃破格超过一本分数线,这可把熊家给累坏了。
考完试后,熊桃顿时觉得身心都很轻松。突然想到很久没看见陈丁,于是她穿上鞋,急急忙忙的跑到陈家,想问问他考得怎么样。
刚进入陈家,就感觉气氛有些凝重,陈爸陈妈脸色看起来很差,坐在沙发上沉默,见熊桃来了,这气氛倒缓和了下来。
熊桃这一问才知道原因,陈丁这次的高考成绩并没有上一本,按照他以前的话,稳稳上重点,这次不知道怎么回事考得这么差,父母有些失望,问他原因他也不愿意说,活活的把家人给急死了。
熊桃似懂非懂的点点头,她想他知道是怎么回事,笑着对陈妈说我去和他谈谈,然后便上了楼。
打开卧室的门,就看见陈丁挺拔的身影站在窗前。
熊桃轻声走上前去,她问:“这次考试,是不是因为梁薇叶?”
陈丁知道是她来了,索性也不瞒她,点点头。
“你知不知道你一直向往A市的医大,现在这点分数根本上不去!”见他这幅样子,熊桃直接大声训斥。
“没有必要了,高考的时候薇叶告诉我她可能考得不好,所以叫我也考差点,然后和她一件大学。”他叹了口气,缓缓转过身来,嘴角勾起一抹微笑,“这样也好,我们两个又可以在一起了。”他抬眸看着熊桃,亲切平和:“桃子,这次恭喜你了。”
熊桃没想到他会为了爱情弄得这个地步,连自己毕生所爱也不要,可能现在的梁薇叶才是陈丁的毕生所爱吧。
“好,我祝福你们。”
 
熊桃最终前往A市的医大,她要去完成他的梦想,尽管那个人从始至终也没爱过他,可是她还是去了。
前往A大的那天,熊桃在网上看到了粉丝们对叮当猫结局的猜测,大多数人说:叮当猫会和大雄永远在一起。
熊桃也相信,直到很多年以后,藤子·F·不二雄才将结局画了出来,熊桃一直没时间看。直到有一天,她路过时代广场,那里叮当猫的玩偶正在打折促销,她急忙跑了进去。
这才听别人说叮当猫的结局很多个版本,但其实原版则是:大雄突然从睡梦中惊醒,发现自己躺在病床上,原来,世界上从没有过机器猫,是大雄由于极度的自闭症被送入精神病院的病人,已经在医院住了八年,静香是大雄儿时暗恋的同伴,大雄所有的记忆都停留在八年前的早晨。一切都是他的幻想。
原来这才是它最后的结局,熊桃苦笑,所有的所有,都是假的。打从一开始她喜欢什么陈丁的时候,就是个错误,和哆啦A梦一样。
如果叮当猫还在的话,大雄也不会走的。
如果熊桃早一点和陈丁告白的话,他会不会爱上她?
这些她再也不会知道了。
相关信息
  • 爱如潮水主角阿正全文章节

    爱如潮水主角阿正全文章节

    2018-09-13 10:24:12

    “阿正,你喝过人奶吗?”嫂子在我面前拨开胸罩,开始给小侄女哺乳,原本哭闹的小侄女顿时安静了下来。她的胸部很白,白得耀眼,直看得我眼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