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情深

其实,我们都是仙人掌,越是带刺就越渴望被爱。
 
  1.命运
  那时候还小,她和自己从小的兄长在一起玩耍。他们约定好要去爬山,其实本来也只是一座小假山罢了,可是兄长年少老成的样子,觉得这种坡度难不到他,便换了一座真山。
  兄长果然是老练,不管方杳鸢怎样叫苦连迭,他都无视,最终带她到了山顶,寻那美丽风光。
  山上空气很好,他们便玩起了各种各样的游戏。他提议要玩闭眼摸人,便笑着拍拍手,说:“好啊,既然是你说的,那就你做猫。”
  男孩轻笑,宠溺的望着眼前女孩的笑颜,毅然闭上了双眼。
  没有用东西遮住眼睛,所以方杳鸢一直以为面前的兄长肯定是眯眯眼,在耍赖。
  可就这样倒置了悲剧发生。
  当他闭着眼睛,分不清东南西北的时候,不知怎的就面对悬崖了,语笙以为他是偷看着的,肯定是知道前面是悬崖,故意吓她的,便没有提醒他。
  哪知他是真不知道前面是悬崖。兄长感觉到脚底踩了空,想要收回的时候,已经晚了,他就这样掉了下去。
  “杳鸢”,他在空中呐喊。
  方杳鸢本想拉住他,但是她离那个地方有点远,跑过去时他已经掉下去了。
  “兄长,兄长......”方杳鸢喃喃道,泪像断了的珠子似的不停抽泣。
  方杳鸢闸然一醒。十年了,已经十年了。这个恶梦围绕着她已有整整十年。那一幕幕记忆,像是电影一样一遍遍在脑海里重播,放大。
  不知兄长在那里可还好,没有她这个讨厌精,他应该过得风生水起的吧。
这件事情,最大的责任是她。如果她当时提醒一下,兄长就不会死......
  也是因为这件事情,虽然兄长的父母没有追究,可本是世交的两家人,变成了相看两不顺眼的仇家。
  曾经六岁的小女孩已然成了十六岁的婷婷玉立的窈窕淑女,她却讨厌自己这般模样。如果她替兄长死了,兄长是不是就会回来了?可是她尝试了很多次,都被救了。
  “妈,你怎么来了。”方杳鸢的眸前闪烁着母亲匆忙的身影。
  方母看到方杳鸢 ,甚是激动,一把抱住了她。“ 杳鸢 ,我担心你一激动就会去做一些傻事,这些年你做的傻事还不够多吗?”
  是的,够多了。
  她曾经割过腕,跳过楼,上过吊,反正只要是可以让她死的方法都做过了,别人从来不会做并惧怕做的那种事情,现在却被她以风轻云淡的口吻说了出来。
  “妈,你放心,我在这里一定会照顾好自己的,不会让您失望。”
  方杳鸢抬眸,一犟一笑都有着自信的味道。其实那都是装的,她真的好累,她想去死,可是她却不想让父母为她伤心伤神。
  可是她并没有想到,自己已经让父母亲为她伤神好几次了。
  “那就好,才转学到这里,要记得熟悉环境,和朋友打好关系,有什么想吃的就给妈妈打电话,妈妈给你做了带进来呀。”方母语气平和。
  “妈,你就在家里好好的待着吧,有空和爸出去散散步也可以,但你就不用操心我了,我自己可以照顾好自己的。”
 
2.开学
  方母走后,方杳鸢只是略带苦涩的笑了笑。她打开微博,在一个很少人关注的帐号发了一条:
  为什么总是不想让别人担心,可做出的事情却适得岂反。
  粉丝“漠看人生”依然是那唯一的粉丝,在她这六年以来,漠看人生对她的开导真的是让她受益匪浅。而且这六年来,几乎每篇微博,他都有点赞。
  方杳鸢觉得,漠看人生是她唯一的挚友。
  因为这十年,她不停的搬家,从小学,到高中,她基本就是属于刚试应就又换新的环境,总之一年可以搬好几次家是肯定的。
  漠看人生。她默默点进了他的主页。
  “不是自己的东西,就算你拼尽全力,也都不是自己的。”
  “......”
  方杳鸢平时最讨厌这种类似于心灵鸡汤这种的话,可她却觉得此刻的话语是莫名的让人舒服,让人觉得受益匪浅。
  关掉手机,她仰天闭目,觉得甚是好笑。她有什么资格讨厌这些心灵鸡汤?她自己在十年前,已经是一个十恶不赦的混世大魔王了。
  一夜之后,她去往新的教室报道。
  一张张陌生的面孔忽然让她感觉到惊慌失措,没有任何预备,毫无征兆的蹲在了教室墙外,她不敢站起来,面对那些陌生的同学。
  上课铃已经响了,她才硬着头皮闯进教室。“你...你们好。”
  说完,她便低调的灰溜溜跑去了最后一排。教室里大多都特别差异,学校新来了一个转学生。
  正当大家都在差异怎么忽然新来了一个学生是时候,班主任进来了。
  “这是我们高一(6)班新来的转学生方杳鸢 ,我们用热烈的掌声,欢迎新同学的到来!”班主任带头鼓掌。
  班上的掌声震耳欲聋,方杳鸢有些感动,她还是第一次听到为自己鼓掌的鼓掌声。
  方杳鸢还是第一次这么窘,从小到大她都是一个近乎于透明体的人物,虽说相貌算是不错,可成绩,性格都过于沉默寡淡。
  她羞红了脸:“你们好...我叫方杳鸢。”
  许多同学像是动物园里看猩猩一般看着她,让她羞红了的脸一下子变得又冷漠起来。她不想成为被别人围观的猴子。
  “方杳鸢同学,你就和漠昀若一起坐吧,我看你们俩面相挺有缘的。”班主任又说了句。
  漠昀若很是兴奋的站了起来,对着方杳鸢阳光一笑:“你好,我叫漠昀若,这是你的位置。”他敲了敲他旁边那一个空着的桌子。
  方杳鸢看着他好看的修长的手指关节敲击着桌面,不禁一时愣神。
  思回,又想,她跟谁坐都无所谓,反正她也已经彻底的习惯了被无视。
  “嗨。”她将书包挪到漠昀若那桌,冷漠的打了个招呼,就连笑都不带一下。
  漠昀若看着她那副冷淡的样子,微不可至的皱了皱眉,但属于乐天派的他是不会因此就去排挤方杳鸢的。
  他会用尽全力,成为冰雪天地里照亮她心房的那轮暖阳。可他好像忘记了,只有爱她,才会想要照亮她的心房。
 
3.犯病
  昨天和大家都做过一些简单的介绍了,所以今天当她来的时候,也没什么人稀罕看她了。
  漠昀若看到她来了,殷勤的将一块面包和一瓶牛奶交到她的手上。
  方杳鸢动了动嘴唇,想说些什么,却始终没有说出来。她走到自己的座位上,将书包放进抽屉,然后拿出下一节课的书放到桌子上,预备着。
  “给你买的,你应该没吃吧?”漠昀若塞给她早餐。
  方杳鸢缓缓笑了笑,吐出三个字:“你   是不是觉得我家穷的都给不起我生活费了?”然后将那早餐重新塞回他的手里。
  “你明白我说的不是这个意思的。”他   还是执意将那早餐又塞回了她手里。
  方杳鸢双眼通红,一把扔了早餐,然后扯着嗓子喊:“你给我滚!”
  漠昀若似乎被她这副模样吓了一跳,然后转身走了。班里的同学被她这么一吓,也都怕她了。
  她发现自己又犯病了,不由的懊恼,她怎么会这样,才第二天上学,就把同学们全都赶走,让他们厌恶自己。可能她的心在十年前就已经学会了怎么让别人厌恶自己的技巧了吧?方杳鸢苦笑一番。
  到了下午,除了漠昀若好像上午什么都没发生似的跟她叨叨,班上的其他同学都一起孤立她了。特别是女生,因为漠欧巴是她们的偶像,偶像一时这么去关注另一个女生,心里不免有些妒嫉,再说了,漠欧巴关心她,她应该感激才是,怎么可以还对着欧巴大吼大叫。
  上课了。
  “今天,我们来做一张试卷,巩固大家对初中数学知识了解。”数学老师说。
  许多同学在叫苦不迭,哀嚎的大多都是:“上课第二天就做试卷,没天理啊!”之类的话语。
  考卷很快就发下来了,数学老师精明的双眼扫了全班一周,然后答:“开始答题,同学们请在规定范围内填空。注意写下班级,姓名。”
  方杳鸢漫不经心的在卷子上写下了秀丽的三个大字,然后填了几个自己会的简单的题,后面审了审题,难的就不写,简单的就写,就这样东写写西写写拼拼凑凑凑出了一张还算完整的卷子。
漠昀若看她很多空着不写,便敲了敲她的头,善意的写下了一张纸。
  方杳鸢接过纸,猜想他可能是因为想要报复自己早上那么对他,所以故意写下答案让老师知道她抄他的。
  思回过来,她将那张纸揉作一团,扔给了他。
  这个举止恰巧被老师看见了,老师很生气的走过去,将那团纸展开来,上面是应用题及画图题的所有答案。
  老师指着他俩,“你们,给我出来!”
  于是两个人就站在黄色墙檐边,听着老师训斥。
  “我不知道你们的成绩怎么样,所以我不知道你们是谁抄谁的,但是你们两个就是犯错了,为了让你们好好反思,你们就一直罚站在这到第二节课上课!”
  老师说完,踩着高跟鞋走回了教室。
  方杳鸢没搭理他,他就一个劲的说:“为什么我给你答案你不抄?你明明不会这些题目,抄一下蒙混过关也不会吗?”
  “我什么时候需要你来怜悯我了?嗯?明明是你自以为是,你特么来怪我?”
  她明明很想温柔的说话,却发现自己做不到。
 
4.失去
  两个人冷战了好几天,漠昀若终于忍不住了,对她很温和的说:“我们和好吧,不要吵架了。”
  却没想她一盆冷水就这样泼了下来:“我们什么时候好过?麻烦你用词请恰当些。”
  “杳鸢,今天我给你买了早餐,你吃吧。”
  “滚。”
  “杳鸢,今天我给你带了饮料,你下了课渴了就喝。”
  “滚。”
  “……”
  几乎每次的对话都仅限于这些,漠昀若真是无奈了,她就像块千年寒冰,就算是高温加热的暖阳,也融化不了她。
  “杳鸢,放学我们一起去看电影吧。我买了两张电影票。是太阳的花这部电影。”漠昀若带有几分讨好的意味。
  方杳鸢有些许的动摇,太阳的花她很久以前就听说过,但是介于种种原因,她都错过了电影开播时间 。
  “那,好吧。”方杳鸢勉强的开了开口,但其实心里还有点小激动。
  这十年里,她居然从未像如此兴奋过。方杳鸢这才知道,原来,一切快乐被偷走了,都是因为自己把装着快乐的房子的钥匙弄丢了。
  “那今天晚上,六点,怡和公园,我等你。”漠昀若道。
 
  钟表滴答转着,很快就到了六点钟。
  漠昀若焦急的坐在怡和公园的木椅上等待着方杳鸢,然而很快又过去了半个小时,方杳鸢却仍旧迟迟未到。
  漠昀若沉重的凝视着面前的一面白墙,那眼神仿佛要把墙上抠一个大窟窿出来似的。
  他一直等,一直等。直到半晚十二点钟的时候,他终于放弃了。
  他漠昀若向来不是一个有耐心的人,这次等她那么久,也已经是极限了。
  可是他却不知道,那面白墙的身后,藏着让他已经失望的人儿。
 
  方杳鸢哼着小曲,很高兴的回了宿舍,然后猛地记起了一件事情。
  她是一个罪人,一个杀害了自己好朋友的罪人,她本是孤独终老,无儿无女,无依一生的啊,她不能获得快乐,那不是属于她的一切。
  之后的六点钟,她特别想去,就去怡和公园看了一眼。可是每当她想起兄长的那声“杳鸢”的呐喊声,便沉浸在自己的无限自责中。
  她觉得自己很可笑,她已经很不争气的爱上了他,自己却没有发现。
  她在他凝望着的那面白墙后面,拼命捂住口鼻,让自己不要发出太大的声音引起注意,然后终于,流下了自己第二次流的眼泪,第一次为了兄长,第二次,为了她爱的少年。
  可惜她是终究要一人看破红尘而孤独终老的,就算她再爱她的少年,她的少年也终归是她遥不可及的梦。
  她看着他,看到十二点,看到了他眼底对自己无限的失望,看到了他的忍无可忍。她知道自己又成功的让一个人讨厌自己了。
  他走之前,把那两张电影票狠狠的甩进了垃圾桶,然后转身离去。
她从白墙里缓缓出来,一股遗憾涌上心头。
  对不起,昀若,因为我不配拥有你。
  再见了,我的少年。
  她从垃圾桶捡起那两张电影票,然后拍了拍上面的灰尘,很是宝贵的将电影票贴在脸上。
  还好,她终于拾到了一点温暖。
 
5.约会
  方杳鸢哭了一夜,带着一双肿的像核桃一般的眼睛去了学校。
  遇到漠昀若时,她本能的想去打个招呼,但她看到他好像连看都不看她一眼,便没有自己热脸去贴冷屁股了。
  这才是他们应有的结局。
  我们终究成了不再互相过问的陌路。方杳鸢苦笑,对,这才是故事的正轨。
  一上课,漠昀若便和老师说:“老师,我要求换一个位子。”
  那节课是美术老师的课,美术老师柔柔弱弱的,也不是很喜欢管理学生,于是就随便点了一下头。
  真好,他们终于不会再有任何交集了。方杳鸢强颜欢笑,装作自己很开心,然后将自己从黄金前三排搬离到没有人坐的最后一排。
  她一个人坐就好了啊,这样也不会再有任何的牵绊。
 
  两年以后。
  毕业典礼上,他向她再一次表白,而她终究是练就了一颗冰冷坚固的心,明明内心万分激动,却依然面无表情的拒绝了他。
  她知道自己是作死,可她就是不想让自己痛苦,也让她自己觉得对不起兄长和漠昀若。
  典礼结束后,她回了宿舍,收拾好东西准备回家过年。
  手机叮咚响了一声,方杳鸢发觉这声音真是莫名的有种久违感。
  漠看人生对自己来了私信。
  “今天我毕业典礼,明明喜欢我却不敢告诉我的人拒绝了我的表白。”
  “好巧,今天我们也毕业典礼,我拒绝了一个我虽然特别爱他,但是却不能告诉他的那个人。”
  方杳鸢删删改改,终于从编辑框发出 了这样一句。漠看人生偶尔会给她私信,但是这次是在她刚好很伤心的时候,所以,方杳鸢蛮感动的。
  “什么时候我们见一面吧?”
  方杳鸢有些惊异,她面对这个网友,虽是感动,但终究还是陌生人,人群中是找不出来的。就这样去和人家见面,不太好吧。
  “还是算了,我住的城市太偏僻,你找不到的。”她默默回了一句。
  “地址?”
  “婼城的阳光小区B栋三层。”方杳鸢很诚实的自报了门户。
  “我住在你隔壁,A栋三层。”
  方杳鸢又惊呆了。A栋三层,那不正是她对面吗?她像个兔子似的很快的飞回卧室,再也不敢从客厅的阳台外看对面的阳台。
  “哈哈...好巧。”方杳鸢很尴尬,飞速的回了一句。
  “那见面的事?”
  “明天三点楼下香草咖啡厅。”方杳鸢很快的说了一声,然后按了关机键。
望着漆黑的屏幕,方杳鸢又烦恼,她到底要不要去见他?可是如果不去,她不就是骗子了吗?不过,反正她已经无数次撒过谎了,这一个谎算什么呢。可是如果真的这么做了--
  她就再也没有朋友了。
  不管是网络还是现实。
  我不是就是要孤独终老一生吗?自己一个人不是好好的吗。她很想去看看,可是又不敢去。
  那,她就在窗前远远的看一眼吧。
  那一眼,也会让她很幸福很满足,因为这是她的一个,最后一个朋友。
 
6.遇见
  第二天下午三点,香草咖啡厅。
  香草咖啡厅,顾名思义,搭配了小清新之类的风格,将整间店打扮的小美好又不失优雅。
  此时,店内人数尽空,好像是不谋而合似的,一个人都没有,除了几个孤零零的店员在擦拭着桌子,或者说在扫地什么的。
  方杳鸢迟了一点过来,她不想让漠看人生遇到她,就迟一点来,等他先到,就不怕看不见了。
  可是现在咖啡厅怎么连一个人都没有?
  忽地,有人从她身后拍了一下她的肩膀。军绿色的大衣上顿时飞扬起了白尘。
  “谁?”方杳鸢有些不知所措。
  她突然感觉到很怕,生怕身后站的就是漠看人生,所以并没有勇气转过头去看身后那个人。
  “荆棘花已眠?”好听的男声磁性在方杳鸢耳边徘徊,但是在方杳鸢心里,却如炸雷一般。
  这个声音,她听得不只一亿遍了。那就是他啊,那个她心心念念的他。
漠昀若。
  他居然是漠看人生。
  因为他们之间是不无默契的好朋友,所以方杳鸢从开始听到“荆”字,就猜到了这个人肯定是漠看人生,之后,越听声音越像漠昀若。
  她猛地转头,“昀若......”
  “杳鸢?”漠昀若身体开始激动的不受控制了,他爱了她整整三年,以为未果,却未曾想上帝给他了另一个机会。
  “昀若...既然瞒不过你了,我就告诉你吧。”方杳鸢本想转身就走,却发现漠昀若紧紧的抓着她的衣袖不放。
  漠昀若苦笑。“这次,我不会再让你走了。”
  他们结伴入了咖啡厅,方杳鸢和往常一样,点了一杯曼特宁咖啡。
  漠昀若则点了醇香浓郁的蓝山咖啡,当方杳鸢熟练的喊出“曼特宁”的时候,他还惊异了一秒钟。
  一个未成年的小女生,居然喜欢喝曼特宁咖啡?那么苦,她喝的下去吗。想来,漠昀若对方杳鸢的心疼又多了几分。
  方杳鸢身上的迷点重重,又似是独立坚强,又似是软弱无能。可那又怎样,她是女生,终究是需要一个肩膀依靠。
  “你想听我的故事吗?”方杳鸢好像放松了很多,没有了平时的戒备。
  “你说,我听着。”漠昀若微微一 笑,疲倦的脸上洋溢的欢喜是不言而语的。
  毫无疑问,他想让她将自己的家世界全部将给他听,而且,只能是他一个人。
  “我杀过人,你害怕吗。”她平淡的说。
  漠昀若并没有很惊异,因为他知道,眼前这个女孩,不是真的很坏。
  “六岁的时候,我间接的将自己很好的青梅竹马推下了悬崖,而后,就一直是我脑海里挥之不去的噩梦,像无数个鬼魂一般纠缠着我,使我换了严重的抑郁症和精神分裂症。”
  “我曾经试着自杀过很多次,但都被及时救下了。我当时真是觉得,我这种人怎么配待在这个世界上呢。后来抑郁症和精神分裂症病情逐渐有所好转,于是我来到这所学校。”
  “然后就,遇到了你。”
  --然后就,遇到了你。
 
7.幸福
  她轻抿粉唇,露出久违的笑容。
  “我承认,遇到你是我最幸福的事情。”
  “可是,我不能喜欢你。”
  她垂下头,像一个没有了心的提线娃娃,失魂落魄着。
  “为什么不可以?”
  方杳鸢摇了摇头,眸中闪烁着绝望和自责,“你不会懂的,这是做了坏事的人才会形成的一种心理压力。”
  “我每次都想和你在一起,获得快乐,可是我又不敢轻易靠近你,我当时每次想起兄长最后的那声呐喊,就会觉得自己总是不配得到幸福,不配得到快乐。”
  “你为什么会那么想呢?其实你应该想的是兄长在天上会祝福我们在一起的,兄长是你的朋友,他不会恨你的。”漠昀若轻轻开口。
  方杳鸢心中已然明了,他真的就是漠看人生,只有漠看人生才会有如此哲理,每句都是精品。
  对啊,兄长是自己的朋友,怎么会恨自己呢?如果兄长看到她每时每刻都无比自责的样子,说不定会狠狠的敲她的头,大骂她一顿。
  同样的,兄长看到自己有了终身可依之人,必定会深切的祝福着吧?那她又何必纠结于兄长的死呢!对啊!她一拍手:“昀若!我真恨我自己没有早点遇到你!”
  漠昀若看她心结已结,笑容熠熠的摸摸她的头,说:“乖啦。”
 
  次日,雪亦纷纷飘扬,风雪交加,她穿着白色的毛绒大衣,十分衬景,他站在她的身后,一身纯黑色的风衣,手捧一束白菊。
  “兄长,我们来看你了。”她潸然泪下,之前的坚强统统化为泪水。
  漠昀若将那束白菊放到兄长的墓上,然后低语:“谢谢你,在我还没遇到杳鸢之前,将她照顾的像个小公主。也谢谢你,将她交给了我。今后,她的一切都由我来接手。”
  风拍打在方杳鸢的脸蛋上,方杳鸢的小脸通红通红,却笑灿若花。“兄长,我现在找到了自己的可依之人,你不用担心我了。”
  “以前,是我思想太过于偏执,总觉得你就是我害的,我欠你的太多,我不配得到他们给予的幸福和快乐。但是,因为昀若的一句话,我现在已经解开心结了。希望你能祝福我们!”
  墓碑上的那个咧嘴的小男孩,在这个冬日里,笑的格外明媚灿烂。
 
  方杳鸢带着漠昀若一起去了方家,这个时候正是方父方母最闲的时候。
  一进门,父亲在下棋,母亲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一幅很和谐的画卷。方家算是小康家庭, 住的房子是一间很普通的单元套房,有八十多平米。
  “鸢儿,你怎么有空回来了?”母亲望见她满脸笑意,不禁诧异,这丫头不是十年来从没笑过一次吗?怎么今天……难道是因为她自己眼花了?
  方杳鸢被爱情滋润的面色通红,粉嘟嘟的很有质感,她甜甜一笑:“我今天特意请了一个假回来陪你们!”
  方爸更是诧异不解,十年来鸢儿从来没有像今天如此这般简单纯真,怎么今天就变得这么快乐了呢?
 
8.诺言
  “爸妈,今天我带了一个朋友来吃饭,不介意吧?”方杳鸢摇了摇手上的袋子:“这是他给你们买的一些菜。昀若,进来吧!”
  漠昀若有些微微红了耳根:“阿姨好,叔叔好。”
  “好好好,这是杳鸢的朋友吧?真是个好孩子,快过来坐,和叔叔下两盘棋。”方爸很是热情的招呼道。
  方母笑了笑,然后说:“应该来厨房给我打下手的!”
  “你们两个,不许吵,妈,我给你打下手,昀若就陪着爸爸下几盘棋吧!常年都是爸一个人下棋,怪寂寞的。”方杳鸢将他们两个升起的火苗熄灭了。
  方杳鸢随着方母进了厨房。一踏入门槛,方母便拉住她的手,双眼灼热的凝视着她。“鸢儿,那个男孩子还挺不错的,是你的男朋友吗?”
  方杳鸢立刻红了耳根子,满脸幸福状:“妈,是的,我们昨天刚在一起。”
  “你可不能含糊,这是初恋,你看你妈就跟了你爸这么个歪瓜裂枣,所以初恋要慎重!”
  “知道了知道了,妈我此生就认定是昀若了,再不会变了。”方杳鸢眼神充斥着坚定不移的神情。
  吃过饭后。方父方母都对漠昀若十分有好感,让他们一起去散步。
 
  月光之下,男孩和女孩的身影倒印在地面上。
  “杳鸢......”男孩轻轻的在女孩的额上落下一吻。
  方杳鸢没有反抗,很从容的闭上双眼。漠昀若见她没有反抗,便想加深这个吻,他吻着她的唇,轻轻撬开她的贝齿,舌与舌交缠在一起。
  “我爱你,我会永远和你在一起。”
  “我也是,我再也不会放开你的手。”
  在这幽幽月下,他们许下了此生郑重的承诺。 分有好感,让他们一起去散步。
 
  月光之下,男孩和女孩的身影倒印在地面上。
  “杳鸢......”男孩轻轻的在女孩的额上落下一吻。
  方杳鸢没有反抗,很从容的闭上双眼。漠昀若见她没有反抗,便想加深这个吻,他吻着她的唇,轻轻撬开她的贝齿,舌与舌交缠在一起。
  “我爱你,我会永远和你在一起。”
  “我也是,我再也不会放开你的手。”
  在这幽幽月下,他们许下了此生郑重的承诺。
相关信息
  • 爱如潮水主角阿正全文章节

    爱如潮水主角阿正全文章节

    2018-09-13 10:24:12

    “阿正,你喝过人奶吗?”嫂子在我面前拨开胸罩,开始给小侄女哺乳,原本哭闹的小侄女顿时安静了下来。她的胸部很白,白得耀眼,直看得我眼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