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
  • 黄埔军校来的;卖油条

    2018-10-10

    村里來了個"四類份子",這消息使這平靜安詳的山村忽然被投下了一块石头,泛起了一陣陣漣漪。 城市里开始清理户口,他身份不好,被迫离开城市,到农村来投靠女儿一我们队的...

  • 玫瑰蜡烛

    2018-10-10

    知道吗?每个人一出生都会有一个仙子陪伴着你不离不弃。 糖糖一出生,玫瑰精灵伶俐也出世了。糖糖模样俊俏,脑袋聪明,但家境不好,祖祖辈辈都是农民出身,糖糖也天天在田里...

  • 我和L先生的故事

    2018-10-09

    我和L先生是高中同学,说起来感觉我和他很机缘巧合,我始终认为缘分非常神奇,一直坚信着每时每刻的羁绊、而羁绊就像是一种魔法,一下子就把你的生活全都变了样。 ...

  • 雨歇微凉,十一年前梦一场

    2018-10-09

    [花淙] 我在暗夜里突然醒来。看时间不过凌晨两点半。 房间里很静。除了苏群均匀的鼾声,再无其他声响。 我轻轻地起来,走进隔壁卧室,三岁的女儿睡得正香,安静而甜美。 ...

  • 民谣故事:董小姐

    2018-10-09

    用别人的民谣,讲自己的故事 酒吧昏暗的灯光,忽明忽灭暗。周围死一般的安静。点燃一支烟,安静地坐在角落,摇晃着手里的酒杯,眼睛一直盯着。 “能给我一支兰州吗?”一个沧...

  • 做人要狠一点

    2018-10-09

    桃花过处,寸草不生。 金钱落地,人头不保。 小撒诙谐地把《大话西游》春三十娘的这首诗用在了董明珠身上。一位高调、强悍、霸道的女总裁形象深入人心。 董明珠在《...

  • 看,云

    2018-10-09

    原创:木小梳 丫丫站在拥挤的地铁里,对面座位上的小男孩依然还能在备受夹击的座位上动来动去。地铁晃晃荡荡从地下暴露了在黄昏中。 “妈妈,看,云!”丫丫随小男孩的声音...

  • 针扎在谁身上,谁才知道疼

    2018-10-09

    1。 夜里十点,锦岚边看时间边焦躁地在房间里走来走去。 今天是她的生日,她出差在外的老公丁洋答应说今天一定会赶回来陪她过生日。 她七点就做好了一桌菜,丁洋说七点...

  • 蜜月旅行,老公带上了婆婆

    2018-10-09

    01 送走宾客,赵云芯和罗刚一身疲惫地回家。 今天是他们的大婚办酒席的日子,迎宾、敬酒、送客,站了一天下来,两人早已筋疲力尽,只想赶快洗个热水澡,躺到床上去。 赵云芯...

  • 惠儿和阿明的新婚生活

    2018-10-09

    惠儿是阿明的爹妈做主给他讨的媳妇儿,媳妇儿虽然文化不高,但是温柔贤惠。阿明的爹妈觉得家乡的女娃子朴实、勤劳,比阿明自己在外面瞅上的女子放心多了。阿明从小山沟...

  • 青春记忆中的她

    2018-10-09

    每个人的青春记忆中,都住着一个人,说不出她什么好可就是谁也替代不了!也许你和那个她曾经是同学、男女朋友、仅仅是有一面之缘的陌生人,但是她在你的记忆之中任然是挥...

  • 小姐姐带学习吧

    2018-10-09

    1 “你是三号床妹子嘛,你好,陆星阑,四号床小姐姐。”陆星阑接过三号床妹子的书包,放在桌子上。“有没有去领床铺用品,要不要我跟你去?” “不用啦,我爸爸去领啦,你好,我叫...

  • 在云端的你 好自为之

    2018-10-09

    w小姐每次w小姐每次谈到她的男朋友,脸颊都会泛着红晕,媚眼会弯成一条弧线,也只有在这个时候,她会毫不吝啬地露出她的两颗虎牙。 “我们在高中就认识了。” “哇……那...

  • 千古大帝秦始皇,生母赵姬淫荡艳史!

    2018-10-09

    赵姬,秦始皇他娘,天生丽质,沉鱼落雁之容,闭月羞花之貌。开朗果敢,乐天达观。并且精于音律,善于舞技,早年曾从事文艺事业,是优秀的歌曲舞蹈全能艺人,又非常热衷于公益事业,圈...

  • 上山,上山,爱

    2018-10-09

    你见过夜幕里的大山吗? 于山脚下,抬头望上去,只见一片带有压迫性的漆黑,月亮在暗云里漏出一角,照亮一点山的棱角,树叶在暗处窸窸窣窣地响,不知什么动物的叫声搭配出有些...

  • 再也吃不到的桂林米粉

    2018-10-09

    2012年,我和当时的男友(现在的老公)蜗居在一个十几平的旧平房里。那会他刚换工作,我又面临毕业,两个人压力都很大,对未来又都充满了憧憬。 有一天半夜我们肚子饿了,家里...

  • (90后)叛逆的少男少女们

    2018-10-09

    在乡镇长大的孩子记忆中,印象中总会有那么几个调皮捣蛋、桀骜不驯的少男少女,也许是他们身上的与众不同的特质,每每回忆往事,都能率先想到他们。 王伟居住镇上,走读生,...

  • 一个没有结局的故事

    2018-10-09

    我至今都忘不了这事,是在我上初中时发生的。那时我爸妈由于工作原因经常要到一二点才忙完回家,每天晚饭过后就只有我跟我弟在家。当时是租的房子,属于城中村一带,鱼龙...

  • “见人下菜”的土豆

    2018-10-09

    不上班的日子,我会去小区附近的早市转转。早市与我住的地方隔着一条大马路,人潮拥挤,卖什么的都有,吃的、日常用的,虽不能玲琅满目,但也算丰富了,何况价格也很便宜。 一...

  • 病房杂记

    2018-10-09

    病房杂记 文/雁儿 秋意渐浓,偶尔走在路上,秋风撩起你的长发示意着你得注意着它点儿。小径上,青石板上落满了黄的,红的,以及绿中带伤的叶儿。有时你会遇见黄蝴蝶穿梭在...

  • 等你回家

    2018-10-09

    海,在一场车祸中丧生...... 海,是他们的小儿子,是操心最多也最放心不下的一个。 他们结婚五十多年了,看着子女一个个成家立业,看着孙子辈的一点点长大,一个个有所成...

  • 小说《雨莲》

    2018-10-09

    东北的八月,正是荷花盛开的季节。 小镇上,有一片荷塘,一座三米宽的小桥将荷塘分开两边。两方荷塘隔桥相望,荷花在微风中轻摆,仿佛在和对岸的兄弟姐妹打招呼。 因为是休...

  • 麦河与我的伟大友谊

    2018-10-09

    一 麦河是一个冷眼冷心的人。 麦河的容貌俊美清秀,长发及腰,167的身高,却长了一张娃娃脸。她比别的女生艳丽俊俏,因为她比别的女生早几年熟练地掌握了化妆术。她比别...

  • 立场问题

    2018-10-09

    没有对与错,没有善与恶。 一切皆因标准。 假如,我领着大老婆,二老婆,三老婆,四老婆一起逛街,我是不是错的?是不是恶的? 是! 但是,在迪拜是很常见的现象。 老公带她们到奢侈...

  • 落笔蒹葭,执笔入画

    2018-10-09

    那一天,他一身铠甲凛然而去,没有一丝的留恋。她一袭红衣淡然处之,没有半分的不舍。 这明明是他与她的新婚之夜,若是换了寻常夫妻,必定是郎情妾意,如胶似漆。可到了慕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