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晴了,却与你无关

初遇时,我那么喜欢你

曾经灰的天空也许还能放晴,只怕最后已来不及。很久很久以后,鸣谦才懂得喜欢一个人如果用错了方式,哪怕时间再长,自己再深情都是枉然。

许久不联系的鸣谦在某天深夜喝的大醉,一头栽进了我家的沙发,我猜测必然与一个叫小烟的女孩子有关。五年前的他也是在晚上喝的醉醺醺倒在地板上,不同的是那时候他是开心又带着期待,现在则是伤情得很,呢喃着小烟的名字,一个大男人呜咽着哭了起来,丝毫不在乎形象,鼻涕眼泪齐流。想问什么也不可能了,坐在他旁边慢慢想起五年前他给我说的故事。

鸣谦是在初中的时候遇见小烟的,那时候的小烟正是活泼开朗甚至泼辣的年纪,和男生们称兄道弟,整日风风火火。鸣谦在看到她的第一眼就喜欢上了她,有好事的朋友当面告诉她,他则不好意思地给朋友一顿胖揍,并且不停地给她解释。小烟明显没有放在心上,对于那时的她来说,玩的开心才最重要,不过也还是留了一个心眼,分学习小组的时候,选了鸣谦当组员,小烟和鸣谦其实都是外向好胜的性子,初中的男生正是最调皮的时候,小烟因为学习小组的的综合成绩没少对鸣谦发脾气,两人矛盾越来越大,鸣谦一面对其恶语相向,取各种难听的外号,一面又在小烟哭的时候手足无措,心疼却不知道怎么安慰,将其他欺负她的男孩子拖走,也许这就是年少时暧昧朦胧的感情,少年喜欢一个人却不知如何表达,只能捣蛋调皮引起女孩子的注意,固执地认定我喜欢你,也只能我一个人欺负你。

十几岁的青春时光也并不全然美好,总有晦涩阴暗的时候,至少在小烟看来是这样的,鸣谦取得外号让她苦恼,嘲笑她不高的个子,总是在看见她的时候打击她,导致班上很多男生都效仿他,日子总是不好过的。迷迷糊糊的,她也能觉察鸣谦是喜欢她的,但是实在对这些男孩子的把戏烦不胜烦,并且情绪越来越低沉,终于在男生起哄时气急败坏地吐露对鸣谦所有的不满,至此,两人的关系越来越僵,鸣谦欺负起小烟来也不再束手束脚,没过多久便和另外女孩子玩在一起,小烟有些难过,青春期的敏感自卑折磨着她,晚上的时候也会偷偷的哭,但白天又要装作坚强的样子,忍受着鸣谦发泄不满的恶作剧,熬了许久,初中一毕业便回到家乡高中,切断了和初中同学所有的联系。


鸣谦是在知道小烟没有直升高中部后,才后知后觉以后再也见不到曾经那么喜欢的女孩子,但高中又遇到新的同学,新的生活也渐渐冲淡了少许的惆怅和黯然,本以为那个女孩就会这样消失在记忆中,没想到大学时的初中同学聚会遇到小烟,才知道两人竟然在一所大学,多年不见的小烟完全变了样子,收起原先的火爆脾气,瘦了,更好看了,娇小的个子,说话的时候笑得眉眼弯弯,从远处走过来的时候,鸣谦只觉得心里一动,好像与小烟从未分离一般,细细打量着小烟,他才恍然大悟,自己后来喜欢的女孩子,或多或少都有些像小烟。

也是在遇到小烟的那个晚上,鸣谦和好友开心的大醉一场,宿舍关了门才跑到我这里来休息。两人在这次聚会后渐渐恢复了联系,鸣谦愈发觉得遇到小烟是上天给的难得的机会,对其开启死缠烂打的追求模式,刚开始小烟碍于情面,还会答应他的邀约,但实在受不了他和初中一样顽劣的手段,先是给小烟的其他追求者说道小烟的黑历史,后是知道小烟有喜欢的人便时常在女生宿舍门口堵人,或者在各种社交软件上骚扰那个男生,联系小烟的舍友打探她的生活,围追堵截。苦不堪言的小烟自然是想和他划清界限,但无奈他早就听不得任何劝,鸡飞狗跳的日子还持续着。


之后,两人都考上研究生,见面的机会也多,鸣谦一如往日的追求,但也渐渐感到疲惫,从小烟越发不耐烦的态度和激烈拒绝的言辞里,他终于明白那个以前即使生气难过也让着他的女孩终于是在漫长的时光里变了模样。毕业没多久,小烟和喜欢那个男孩子在一起了,这次他真的坐不住了,跑去质问。

看着面前的男人从以前的调皮捣蛋、意气风发到现在的不甘、懊恼痛苦,小烟也软了心肠,和他静心谈了谈。原来对他长久的追求,小烟并不是没有动过心,但是一想到往日里他的那些手段、肆无忌惮的嘲笑,那些卑微、难过、没有安全感的情绪就会涌现出来,抗拒着他的接近,说话间小烟也是泪水涟涟,鸣谦才知道以前不知事的逗弄、玩笑会伤害别人,甚至最后刺伤自己,自己表达喜欢的方式从一开始就弄错了方向,后来更是愈演愈烈,把喜欢的人越推越远。

窗外响起大车鸣笛声,打断回忆,大醉的鸣谦突然整个人清醒的坐了起来,说着:“阿言,你知道吗?小烟马上要结婚了,和那个男人,呵呵,为什么明明我先遇上的,明明我要更喜欢,我做了那么多......,到底为什么呀?”之后又是长久的沉默,不管我问什么,都没有回应,一连串男人压抑不住的抽泣哽咽声实在听得人心口发疼。我走到阳台给小烟打了个电话,“是,就是你见到过的那个人,”......“下个月吧,就不单独给你发请柬了。”挂了电话,想到上次见到过的那个男生,确实很优秀,笑容如春风和暖,眉目清秀,身材瘦削,与鸣谦的张扬完全不同,和小烟站在一起倒是一对璧人。看着里面还在呓语的人,我想他们从初中就开始牵绊联系终于要结束了,盛大的青春之行随着小烟的婚礼也会落下帷幕。


年轻的时候,我们遇见喜欢的人,笨拙地表达爱意却不得要领,以为对方就应该懂得和接受,但是却忽略对方的感受,事与愿违,徒留一地的伤感。鸣谦带着内疚弥补,想要小烟忘记曾经的伤害和不堪,但后来小烟生活的云朗天青与他却无半点关系,正应了那句歌词“曾经灰的天空也许还能放晴,只怕最后已来不及。”

愿屏幕前的你不要用错误的方式付出,而是能与爱的人相守世间。

相关信息
  • 爱如潮水主角阿正全文章节

    爱如潮水主角阿正全文章节

    2018-09-13 10:24:12

    “阿正,你喝过人奶吗?”嫂子在我面前拨开胸罩,开始给小侄女哺乳,原本哭闹的小侄女顿时安静了下来。她的胸部很白,白得耀眼,直看得我眼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