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驼山的爱情故事

“现在还来得及,你跟我走!”

“当初我让你带我走,你不干,现在你让我跟你走,我也不干,欧阳锋,你真的以为我非不你不可吗?”

“你明明是爱我的,为什么要嫁给我哥哥?你让我怎么面对你,怎么面对我哥哥?”

“欧阳锋,你活该,这都是你自己作的!两个月前,我让你跟我成亲,你走了!现在我也不要你!”

“桃花,现在不是滞气的时候,我哥哥的花轿还没有来,现在还来得及,跟我走吧!”

“那好,我最后一次问你,你要不要娶我?”

“桃花,给我时间,只要我打败天下英雄,在华山论剑上夺得天下第一,我就用大花轿迎娶你!”

“欧阳锋,从今天开始——你要改口叫我嫂子,你自己走吧。”

“桃花,你真的以为我没有办法带你走吗?我最后问你一遍,要不要跟我走?”

“那你就带我的尸体走!”

“桃花——”欧阳锋这句桃花,有太多的无可奈何。眼看大哥的花轿已经到了门前,心上人依旧不愿意跟自己走,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曾经的恋人上了大哥的花轿,从今以后见面只能称呼大嫂。

欧阳锋痛心疾首,离开白驼山,来到蛤蟆仙人住处,这已经是他第三次来这里了,据说蛤蟆仙人武功盖世,只要学会他的蛤蟆功就能称霸武林,在华山论剑上夺得天下第一。但是这蛤蟆仙人总是避而不见,前面两次他本想一直在门外等到蛤蟆仙人回心转意,每次总是被桃花召回。这次不用担心了,桃花已经与我恩断义绝,正好我可以一心一意拜师学艺,求得他的武学真传。

欧阳锋一连在蛤蟆仙人门外呆了一个月,这蛤蟆仙人依旧没有现身,他门外的一些访客走的都差不多了,只剩下欧阳锋在门外稳如磐石,坚定不移。其实他不是不想走,而是不知道该往何处去,那还不如就在这蛤蟆仙人门口修行,说不定能得到这绝世武功。

“小哥哥,你还没走了?”欧阳锋一看,是一妙龄女子,身段纤细,步履轻盈,呼吸之间听不见任何间隙,可见此人内力深厚,武功之高,于是便上前恭维道:“小姐姐,不知蛤蟆仙人今日是否有空见晚辈一面?”

“什么早辈晚辈的,都是胡扯,我问你,你要见蛤蟆仙人做甚?”

“晚辈想拜他为师,学习他老人家的上乘武功——蛤蟆功,在华山论剑上独占鳌头,夺得天下第一。”

“天下第一,天下第二就那么重要吗?为了得到天下第一,你什么都愿意做吗?”

“我们学武之人为的就是有朝一日能与天下英雄一决高下。你是女儿家,自然不知道其中的重要性。请问,你是蛤蟆仙人的什么人?能否帮在下给蛤蟆仙人带个信,晚辈欧阳锋诚心拜师,望前辈给晚辈一个机会。”

“好的,你在这里等着,我这就去跟蛤蟆仙人说去,你千万不要走啊!”

一天过去了,半晚,只见一男子出来相迎欧阳锋,看他的打扮言语像是一小厮。欧阳锋听闻蛤蟆仙人终于愿意见自己了,欣喜若狂,立马上前跟在这小哥后面。

欧阳锋跟着这小哥走到内堂,只见一身材矮小,腰肥体大,肥头大耳的老者盘坐在上坐正中间。欧阳锋心想,莫非练习这蛤蟆功最后都会跟蛤蟆仙人一样,像一只活蛤蟆?虽然桃花已经与我恩断义绝,但我还是想再见她的时候,能让她看到我最好的一面。完了,这蛤蟆功到底是练还是不练呢?咦~男子汉大丈夫,怎能因为空皮囊而放着绝世武功不练呢?好不容易蛤蟆仙人愿意见我,我怎么能在乎那么多?

“请问前辈是不是蛤蟆仙人?晚辈欧阳锋拜见!”

“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晚辈想拜仙人为师,学习仙人的蛤蟆神功。”

“你想学就学?你认为我凭什么教你呢?”

“仙人的蛤蟆神功,天下无敌,如果后继无人岂不可惜,晚辈愿意为仙人发扬光大,让更多的人得知前辈的威武雄壮!”

“老夫在此隐居数十年,并不想在乎江湖上的威名。”老者心想,虽然我不想在江湖上留有盛名,但是这蛤蟆功确实不能断送在我的手里,是要找一个人继承了。

欧阳锋心想,这老头还真是口是心非,表里不一,如果真的不想在江湖留名,为什么要霸占这个山头?还在山脚下留有石碑,上面写着蛤蟆仙人府邸,上面还有许多小字介绍他在江湖上的事迹。其实过去那么多年了,他如果不提,谁人知道他?只是石碑上面记载他曾经与黄药师交过手,还让黄药师落荒而逃,虽然不知道此事是真是假,但是想到自己多年前三招之内败在黄药师手里,可见此人武功是胜过我千倍万倍,我一定要学会蛤蟆功,我要做天下第一。“晚辈一心要拜师,求仙人成全。”

“好,老夫问你,江湖上那么多英雄豪杰,你为什么偏偏要拜老夫为师?”

“仙人有所不知,尽管你不愿过问江湖之事,但是江湖上仍然有你的盛名,想当年,就连大名鼎鼎的黄药师都不是你的对手,看见你更是望风而逃。晚辈是慕名而来,还望仙人成全。”

“哈哈哈……好,算你小子有眼光,老夫毕生所学确实得后继有人!从今天开始,你就留在这里吧。”老者被欧阳锋三言两语哄上天,完全不知所以,还真以为自己是打败黄药师的英雄豪杰。想想,一个五十岁的老者与一个刚出江湖十几岁的毛头小孩斗武,就算赢了又如何?只不过后来人家成名于江湖,他便把此事刻在石碑上,好不要脸!

“多谢仙人,不,徒儿拜见师傅!”

“起来吧!你先去休息,从明天开始我要先试试你的武功再看看如何传授于你!”

“多谢师傅,徒儿先行告退!”

深夜

“爹,你为什么不直接跟他说让他娶了女儿?”

“傻孩子,如果爹直接说,那他为了上乘武学也会答应,爹暂时留下他为的就是有朝一日他能亲口向爹提亲,到那个时候爹再把毕生所学都传授与他。”

“原来爹是这样打算的呀,女儿差一点误会爹了。”

“好啦,去睡觉吧!”欧阳锋半夜走动,听见仙人与那妙龄女子的对话,原来这女子是仙人的女儿,如果不是他们亲口承认,还真不敢相信,父女二人,父亲丑的像只癞蛤蟆,女儿漂亮的像白天鹅,难道这癞蛤蟆真的吃上啦天鹅肉,想想这老者是怎么娶上他媳妇的。回过头又想,他留我下来只是缓兵之计,并不是真心想教我武功,如果不跟那女子成亲,那我还是学不会蛤蟆神功,那我留下来又有什么意义呢?但如果娶了那女子,我又怎么对得起桃花呢?虽然她已经是我嫂嫂,但是大哥体弱多病,倘若有一天大哥先我们而去,那我跟桃花还......混账,大哥与我是一母同胞的亲兄弟,我怎么能为了一个女人在心里咒怨大哥死了,不行。其实那女子确实美如天仙,跟我欧阳锋在一起也正般配,但是天下女子再也没有人比得上桃花。

数月前

“锋哥——”

“桃花,你飞鸽传书叫我回来,说有生死攸关的事儿要跟我说,到底是什么事?”

“锋哥,我们成亲吧,我———”

“桃花,你叫我回来难道就是要说这些吗?你知不知道我已经在蛤蟆仙人门外等了两个月,跟我一起来的人都快都光了,在这个时候你把我召回来,居然是为了说这个事?我不是跟你说过吗? 一定会娶你,等我拿到天下第一的时候,我一定娶你,你现在又在胡闹什么?我要走了,以后不要再给我写信了。”

“欧阳锋,你今天你要是不答应我,只要走出这个门,我要你后悔终身。”

欧阳锋没有想到两个月前的一个转身,他便失去了他毕生挚爱。现在想想都觉得后悔,为什么当初没有多心疼一下她的眼泪?为什么没有留下来哄哄她,或许哄哄她,她就会让自己出去,就算她坚持成亲,那成完亲再求学又有什么不可以呢?总比现在好,看见自己心爱的女人在别的男人怀里,那个男人还是自己的大哥,以后她,我只能称呼嫂子。“桃花,桃花——”欧阳锋躺在床上念叨她的名字,不自觉的流下眼泪,连他自己都吓一跳,自己居然会为了一个女人流眼泪,原来不知不觉中桃花已经深入自己的骨髓。不,是我欧阳锋对不起桃花在先,如果我向仙人提亲,那桃花会怎么想?心里肯定会难受,不管桃花以后还爱不爱我,我都不能娶别人,对,不能娶别人。想通这一点,他便心血通畅了,睡了过去。

第二天,一早

“师兄,起床啦!”欧阳锋被这娇滴滴的声音惊醒,还以为是桃花,起身一看原来是那女子。他心里不禁叹息,我欧阳锋真是痴心妄想,桃花现在已经是大哥的妻子,只会为大哥端茶倒水,洗衣叠被,我竟然把这女子想成桃花,真是可笑。

“师兄,你在想什么?”那女子见欧阳锋在发呆,低头过去问,欧阳锋一抬头与这女子只有5厘米的距离,他看着眼前这个女子,面色红润,眼如葡萄,鼻像蒜头,眉眼间更是灵动,像极了年少时的桃花。欧阳锋一时恍惚,念叨:“桃花,我——”

女子见欧阳锋痴迷的模样,心里不禁得意,说道:“师兄,你在叫我吗?”欧阳锋这才恍过神来,说道:“哦,是的,我说你面如桃花般美丽。”“你可真会说话,你一直都是这样跟姑娘说话吗?”“那可不一定,漂亮的姑娘才会这样。”

“锋哥哥,你还会说别的女孩漂亮吗?”

“见过我的桃花,我觉得天下女子都黯然失色。”

“锋哥哥,我们以后会成亲吗?”

“会的,等我得到天下第一,我就去你家提亲。”

“师兄,你怎么啦?”女子见欧阳锋又失神,便上前推了推他。欧阳锋洗了一把脸,回过神来,暗想,怎么又想起桃花了?不能这样,不能这样。“师兄,你在想什么?”“没想什么,只是一早起床还没有恍过神来。对了,你怎么叫我师兄?”“我也是蛤蟆仙人的徒弟呀,我爹说虽然我比你进门晚,但是你比我年长许多,让我称呼你为师兄。师兄,让我为你更衣吧!”“不用了,不敢劳烦师妹。我自己来!”穿好衣服,用过早膳,那女子便带着欧阳锋去见蛤蟆仙人。

蛤蟆仙人先让欧阳锋把毕生所学都耍一遍,然后又教了欧阳锋一些练习内功和一些拳脚上的武功,其实这些都在他的意料之中,如果不跟他女儿成亲,他是不会把蛤蟆功传授给他的。但是如果没有见识过蛤蟆神功的厉害也就罢了,那天欧阳锋耍过所有招数,蛤蟆仙人突发神功只听一声大吼便将一颗大树震断,连里面的树枝都成粉末了。欧阳锋见识过如此神功,便知道其中的厉害,就更加放不下啦,一定要学会蛤蟆功。但是要学蛤蟆功就要跟那女子成亲,这样就违背了跟桃花的誓言,怎么办?怎么办?这一连两个月蛤蟆仙人都只是让那女子跟他连功,对于蛤蟆功只字不提。每每他说道蛤蟆功,蛤蟆仙人便推脱道:“峰儿,你的武学修为尚浅,等你把内功基础修炼好了,我再将蛤蟆功传授与你。”其实欧阳锋何尝不明白,其实他是在等他跟他的女儿提亲。

又是一个不眠夜,欧阳锋想起跟桃花的种种,心里又是悔恨又是伤心,已经数不清是多少个日夜他在为这个女子流眼泪。但是他都明白,这是自己自作自受,桃花跟他提过好几次成亲,他都为了武学,离开了,现在自己孤零零的一个人,也是活该。扑哧——扑哧——忽然听见窗外有声音,一看是家里飞来的信鸽;

峰儿:

见信如兄,你大嫂昨日产下一子,一月后抓阄庆生,还望贤弟回家祝贺。大哥!

欧阳锋看见这封信心如刀割,自己心爱的女人为别的男人生下孩子,叫他如何面对?他做不到,但是大哥一向待他甚好,他便送上贺礼,带了口信说自己在外学艺不便回来,祝贺哥哥跟嫂嫂。

那天欧阳锋到集市上大醉了一场,回来后便接受了女子的示好。每天装作幸福的模样跟那女子一起练功,打情骂俏。

“师妹,认识你这么久了,你叫什么名字呢?”

“我叫仙儿。”

“好名字,师妹你美若天仙,叫仙儿这个名字再适合不过了。”

“师兄,你好讨厌,又取笑人家,再也不理你啦。”

“不要啊,师妹,你不喜欢我就不说啦,但是你千万不要不理我,你要是不理我,我就——我就——”

“你就怎么样?”

“我就茶饭不思,夜不能寐,感觉像一千只蚂蚁在心口侵蚀那么痛苦。”

“师兄,你说的是真的吗?”

“我欧阳锋可以对天发誓,我说的句句属实,如有半句虚假,我———”

“不要说了,我相信你。”欧阳锋看这女子娇羞的模样,心里一阵苦涩,多年前也有一女子这么傻傻的爱着他,说什么她都相信,只是当年他说的真的是句句属实。

“仙儿——”

“你叫我什么?”

“哦,不,师妹。”

“不,我喜欢你叫我仙儿。”

“仙儿,我想跟你爹提亲,我想跟你结为夫妻,永不分离。”

“师兄,你说的是真的吗?”

“是真的,这句话我早就想说了,只是我自知武功低微配不上你,所以一直都不敢说,现在,现在,我越来越喜欢你,就忍不住的说了。”

“师兄,我爹武功盖世,他可以教你,只要你是真心对我好,我爹就一定会答应的。”

“真的吗?那太好了,我现在就去。”仙儿看着欧阳锋的背影,她觉得幸福极了,只是她不知这幸福的背后只是一场泡沫。

蛤蟆仙人知道女儿喜欢他,为了让女儿高兴,他就算知道欧阳锋对女儿并非真心也不能伤了女儿的心。很快,欧阳锋在蛤蟆府邸举办了婚礼,蛤蟆仙人开始传授真正的武学给欧阳锋,欧阳锋一时之间武功突飞猛进,蛤蟆仙人自知命不久矣散尽全身内力把自己多年内功传授给欧阳锋,在他归天之时,他把女儿叫进密室说道:“仙儿,爹命不久矣了,能找到峰儿做我的接班人,我放心了,只是你跟峰儿刚刚成亲,我还是有些不放心。 我倾尽所有所有武学都传授给他,但是有一招我没有留给他,就是蛤蟆功在使用第九重的时候会内力全失,一个时辰以后全身经痛,如果这个时候敌人乘虚而入,他必死无疑。当今世上只有九阴真经和蛤蟆秘籍可以化解,九阴真经在全真教,具体在哪里只是一个传说。蛤蟆秘籍在爹这里,现在我把它交给你,你一定不能给欧阳锋,防止他日后变心。如果日后他有异心,你就用这本秘籍威胁他,切记,千万不要给欧阳锋,也不要让他知道这本秘籍的所在,记——”

“爹——爹——你醒醒啊,爹———”蛤蟆仙人死了,欧阳锋成功练就了蛤蟆功,但是他始终有一事不明为什么师傅只是口述心法和武功,难道蛤蟆功还有其他秘密?看着妻子这么伤心,也不好上前追问。

过了数日,仙儿看欧阳锋似乎有问题想问他,她便想起父亲临死之前说的那些话,于是先发制人说道:“师兄,我爹临时之前让我跟你说,蛤蟆神功历代只有口述,为的就是怕神功流入外人手中。我爹让我告诉你,为了防止忘记,日后一定要每天背诵一遍。还有日后一定要发扬光大蛤蟆功,不能辜负他的一番心意。”

原来是这样,看来是我多虑,欧阳锋心想;于是神情放松,淡定自若,不自觉的面露喜色,问道:“师妹,你日后有什么打算?”

“我嫁给你这么久了,还没有见过你的父母,我想跟你下山见见你的父母。然后随你闯荡江湖.......”

欧阳锋迟疑了,回家见父母没什么不可以,只是如果桃花看见我已经娶妻,她会不会难受?会不会不开心?想到这里她深深的叹了一口气。“师兄,有什么为难之处吗?”“没有,我们明天就下山。”欧阳锋心想,那就带妻子见见母亲,最好避着桃花。反正大哥跟母亲也不住在一处。

第二天,欧阳锋带着妻子回白驼山。

“师兄,你家人都喜欢什么? 需要注意些什么?我会不会惹你家人不喜欢呀?”

“师妹,你不要多心,你这么好,怎么会惹我家人不喜欢呢,只是有一点,我母亲是一个非常注重礼节的人,我们当时成亲没有经过她老人家同意,我怕她会为难你。要不这样,回到家里,先委屈一下你,就说你是我的师妹,这次只是陪我回家看看父母。等你们相处一段时间后,我母亲接受你了,我们再公开我们的关系,你看 这样好吗?”

仙儿没有说话,低着头,欧阳锋顺势拉着仙儿的手说道:“师妹,我知道这样很委屈你,但是你是不知道我母亲那个人,如果让他知道我没有经过他的同意娶妻,她一定会让你难堪的。我最担心的是她会逼迫我们分开,到时候我担心你会收到伤害,所以只能先委屈一下师妹你了。”

仙儿看着欧阳锋情急的样子,噗嗤笑了,说道:“师兄,你如此为我着想我又怎么会不理解你了。好啦,我答应你!”

“多谢师妹!”

日夜兼程终于到了白驼山,只要一到白驼山就想起跟桃花的点点滴滴,一时间感慨万千。“啊——蛇,救命啊,师兄,有蛇!”欧阳锋见妻子如此胆小,不禁笑了,说道:“师妹,你今日怎么如此胆小?”“师兄,你要开玩笑啦,我害怕。”“你过来,我背你上山。”仙儿趴在欧阳锋的背上,她觉得幸福极了,说道:“师兄,你对我真好!!”欧阳锋笑了,说道:“我们白驼山最出名的就是蛇药,我们家人从小也是吃蛇毒长大的,所以这些蛇可能是闻到我的气味所以才出来的,平时他们很乖巧的。”“师兄,我好担心,你母亲会不会不喜欢我?”“不会的,傻丫头!有我在!”‘有我在’这句话不经意的撞了一下他的心房。

“锋哥哥,我害怕,怎么有这么多蛇?”

“不要害怕,有我在。”

欧阳锋也把自己吓了一跳,我怎么会这么在乎他的情绪,如今蛤蟆仙人已经死了,我也学会了蛤蟆神功,为什么我会跟她说出当年我跟仙儿说的那番话?难道我.....不,我爱的人只有桃花,仙儿只是我为了蛤蟆神功才跟她在一起的,是的,一直是这样。

“仙儿,我们到了,一会儿就要拜见我母亲,你自然点就好,不要担心!有什么事,还有我在!”

“好!”

欧阳锋千避万躲没想到还没有进门就遇见他最不想看见的人——桃花。桃花怀里抱着一个婴孩,看见欧阳锋拉着另一个女子的手,眉头一紧,转而消失,笑着说道:“叔叔,怎么回来了?”

欧阳锋注意到桃花眉头一皱,心里便明白桃花不高兴了,每次桃花不高兴隐忍的时候,都是这个表情。他这才注意到自己拉着仙儿的手,立马松开,上前说道:“桃花,我……”

“叔叔,你想说什么?”桃花避开他的眼神,微微侧过身去,看着远方。

欧阳锋这才意识到自己鲁莽了,眼前这个女人已经不是自己的情人,而是自己的大嫂,我不能再叫她桃花了。欧阳锋微微呼吸,说道:“嫂嫂好,我学成下山,路过家门,带上——带上我——我的——我的师妹来看望一下母亲哥哥及嫂嫂。仙儿,这是我嫂嫂,你来见过嫂嫂。”

“嫂嫂—”欧阳锋拉着仙儿的手,向桃花引荐,仙儿刚开口,桃花就转过身去,生气的说道:“不必了,虚心假意的,我不接受。”

“大嫂,我是诚心向你问好的,我没有—”仙儿有口难辩,觉得莫名其妙不知道眼前这位大嫂为何生气。

“诚心?那我问你,你跟欧阳锋是什么关系?”

“他——”仙儿看了一眼欧阳锋,只见欧阳锋呆滞在原地,不知所措,于是吞吞吐吐的说道:“ 是他师妹,我们——”

“师妹?师兄妹能背着你上山这么亲热?”

“我—”桃花语气严厉,咄咄逼人,仙儿呆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

“仙儿是我的妻子,我今天带她回来是拜见母亲的。嫂嫂,刚才不是刻意隐瞒,请恕罪!”欧阳锋拉着仙儿的手,直视桃花的眼睛说道,他知道这样说桃花会伤心,但是他更加忍受不了嫂嫂的咄咄逼人,感觉眼前的这个女人像变了一个人似的。

“妻子?你的妻子?欧阳锋,你居然娶妻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边说边笑,走了。但是欧阳锋从她的眉目之间看的出来她又伤心了,看见她伤心,他也难受,刚才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想站在仙儿前面保护她。事后,连他自己都不敢相信,自己居然为了另一个女人伤害桃花。

“师兄,你跟嫂嫂是什么关系?”

“你怎么这样问?肯定就是叔嫂关系。”

“可是为什么我觉得她看你的眼神很特别,你好像也很害怕让他看见我们接触。你们真的没有关系吗?”

“你想多啦,我大哥常年病病歪歪,我嫂嫂精神上是有些不正常,不要多想。”

“真的吗?”

“走啦,不要想那么多。”

欧阳锋带妻子见过母亲,母亲对这个儿媳妇甚是满意,吃饭期间,只有欧阳母亲和欧阳锋夫妻二人。欧母见状不悦问道:“老大跟他媳妇儿呢?今天老二的媳妇上门,他们不知道吗?这么重要的日子,他们作为大哥跟嫂子的,怎么可以不来?”

“回禀老夫人,大少爷身体不好,一直卧床不起,所以来不了。”

“老大有病,老大他媳妇儿也有病,也来不了吗?”

“老夫人,少奶奶她——她———”欧阳锋知道桃花的性子,下午她在门前看见自己跟仙儿在一起肯定是生气了,她每次生气我都要哄好久,不管谁来劝都没用,谁的面子都不会给。这次她怎么会这么轻易的消气,看见母亲这么为难下人,也心有不忍说道:“母亲,大嫂照顾大哥跟孩子也很累,您别生气了,咱们自己吃自己的。稍后我去看望一下哥哥跟嫂嫂也是一样的。”

“你这个嫂嫂真的越来越不像话了,对我这个婆婆也是那么随心所欲,你说她在娘家刁蛮任性就算了,成亲后也是这样,要不是你哥哥无能,体弱多病,我早就让你哥哥休了她。”

“好了,母亲,大嫂也没有您说的那么过分,她可能是真的累了,不要说了。来吃菜!”

吃完饭后,欧阳锋跟妻子双双回到房间,他知道桃花现在肯定在望月阁等他,他很想去,但是又不知道怎么跟妻子说。这在这两面为难之际,桃花身边的丫鬟翠儿送来一碗汤,说道:“二爷好,这是我们家夫人命我送来的安神汤,特意给二奶奶的,我们家夫人说下午在门外对二奶奶不太礼貌,不想伤了妯娌间的和气,于是特意命小人送来这碗安神汤向二奶奶道歉。”欧阳锋接过汤药说道:“大嫂客气了,你替我跟二奶奶谢过大嫂,你先退下吧。”“二爷有所不知,我们夫人一再叮嘱要我亲眼见二奶奶把汤喝下才行,不然就是不原谅她。”“好吧,仙儿,那就不要辜负嫂嫂美意,喝了吧!”见仙儿喝完汤,翠儿才退下。喝完这碗安神汤,效果确实显著,不一会儿就困了。见妻子睡着了,欧阳锋出门去望月阁。

“你来了?”

“你还好吗?”

“你不是说不拿到天下第一就不成亲的吗?怎么,你现在天下第一了?”

“桃花——我——”

一个时辰后,仙儿醒了,见欧阳锋不在身边甚是奇怪。打开门一看,翠儿在门外候着。

“二奶奶,你醒了?”

“你怎么在这里?你不是大嫂的丫鬟吗?我师兄呢?”

“二爷跟我们家夫人在望月阁有要事相商,交代过如果您醒了,就带您去望月阁。”

“有要事相商?这么晚了,有什么事说呀?”

“您去了就知道了,二奶奶您穿上衣服,跟我走吧。”

仙儿到了望月阁门外,通过门缝看见欧阳锋跟白天那女子抱在一起。

“锋哥哥,你告诉我,你根本就不喜欢那个女的,是不是?你爱的人从始至终只有我,对不对?你当初娶她是不是就是为了她们家的武功秘籍?你告诉我是不是?”

“桃花,不要说了。”

“难道你喜欢上那个丫头了?你不爱我了,是不是?”

“不是,怎么可能呢?我爱的一直都是你。”

“那你跟她成亲就是为了她们家的秘籍对不对?”欧阳锋没有说话,其实桃花说的每一句都是事实,但似乎又不是事实。

“二奶奶,您怎么不进去?”屋内两个人这才看见,原来一直有人站在门外,欧阳锋推开桃花便看见仙儿目光呆滞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一直流眼泪。欧阳锋一时慌了,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仙儿,他第一次感觉到心慌意乱的感觉,他走到仙儿身边,说:“仙儿,你说句话呀,你别不理我,你听我解释,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

“有什么好解释的,难道你要告诉她,你爱的人是她不是我吗?你说呀!”

“你——别说湖。”欧阳锋见仙儿一直呆滞在原地一动不动,也不说话,突然噗嗤一口鲜红大血吐了欧阳锋一脸,仙儿这才恍过劲儿来说道:“欧阳锋,我恨你,你这个骗子。”于是从怀里掏出蛤蟆秘籍,用尽最后一分力气运功,然后往天空上一抛,这本秘籍成粉末了,然后含着眼泪说:“欧阳锋,我刚刚撕的是蛤蟆秘籍,你已经中了蛤蟆毒,普天之下除了这本秘籍只有九阴真经能解你的毒。以后你每次用蛤蟆功第九层时都会内功全失,痛不欲生,欧阳锋,我祝你长命百岁,身边的人都死了,就你一个人活着,我恨......”欧阳锋看着仙儿在自己怀里闭眼,对翠儿说道:“你还愣在这里干嘛?还不快去找大夫。”

“不用去了,她死定了。翠儿,你退下吧。”

“是你下的毒?”桃花看见欧阳峰哭了,心里是又心疼又吃醋,他居然为别的女人流泪。说道:“当然,肯定是我下的毒。这个世界上能拥有你的女人只有我,她算什么?凭什么站在你身边?她必死无疑。”

“解药呢?告诉我,解药呢?”桃花第一次见欧阳锋发这么大的脾气,心里很不是滋味儿,说道:“我看你是离开白驼山久了,我们白驼山的第一蛇毒,在半个时辰不服下解药,你觉得还有救吗?”

“桃花———你———”欧阳锋抱起桃花,把她往古墓里抱去,桃花跟着去了,见欧阳锋把仙儿放在欧阳锋妻子的位置上,心里甚是嫉妒,但是见欧阳锋如此伤心,她也不敢再造次。

数日后,欧阳锋受邀来到望月阁。

“ 要告诉你一个秘密,克儿是我跟你的孩子,不是你哥哥的。”

“你说的都是真的?”

“当初你说你会娶我,所以我才跟你在一起。但是不久后我发现自己怀孕了,所以才逼你成亲,但是你一走了之,我不得已才嫁给你哥哥。现在好了,你学会了盖世神功,我们的孩子也生下来了,你哥哥身体不好,活不了多久的,到那个时候我们一家三口就可以开开心心的在一起了。”

“你毒死仙儿,就是在这个原因?”

“是的,没有人能阻止我们一家三口在一起,你是我一个人的,我不能跟任何人分享你。”

欧阳锋听后,望着天空深吸一口气说道:“仙儿,是我害了你。”转过身,看着桃花和怀里的孩子说道:“桃花,对不起,我还是要走,我要去找九阴真经。”

“那你什么时候回来?”

“我不回来了,你好好把克儿抚养成人,保重!”

一直以来我都在想一个问题,我到底是爱桃花还是仙儿?在桃花带着孩子挽留我的那一刻,我终于找到答案,我一直爱的是我自己。

为了武功秘籍我离开了桃花,又因为桃花我害死了仙儿,最后还是因为武功秘籍我再一次离开了桃花,这世间的一切真的是我们是俗人掌握不了的。我也问过我自己,停下来跟桃花好好的把孩子抚养成人,不行吗?我得出的答案是,不行,因为我是欧阳锋,是要成为武林至尊的欧阳锋。

相关信息
  • 爱如潮水主角阿正全文章节

    爱如潮水主角阿正全文章节

    2018-09-13 10:24:12

    “阿正,你喝过人奶吗?”嫂子在我面前拨开胸罩,开始给小侄女哺乳,原本哭闹的小侄女顿时安静了下来。她的胸部很白,白得耀眼,直看得我眼馋....

  • 厨房爱情故事

    2018-10-02 10:58:04

    她是一只包子。 他是一只沙锅。 他们在同一间厨房里。经常会看到对方,却一直没有说过话,只是偶尔会对对方轻轻的微笑。而在微笑的时候,包子总会想,幸好自己不会脸红。 因为她爱了。 荒唐的爱了。 毕竟, 她只是一只包子,而 他只是一只沙锅。 有时候她会想,为什么会爱呢?在这个堆满了泥炭的屋子,每天都会看到很多的生死,闻到血腥和油烟的味道在空气中争吵,明明一个不应该的地点里,怎么会有一段不应该的爱呢......

  • 90年代的爱情故事

    90年代的爱情故事

    2018-09-28 08:30:43

    本文《90年代的爱情故事》http://www.shoujigushi.com/aiqing/44813.html志英和志江不是姐弟或兄妹。 志江是我的舅舅,他和志英都是我所在的小学里的老师。 透过教室的窗子,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