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花万寿竹与宝铎草的区别,两者区别介绍

续目村植物笔记1:少花万寿竹or宝铎草?

上面图片里的小清新植物,已经十多次见到,但真正在野外遇见只有两次:一次是两年前在杭州的小和山,再一次就是前不久清明节时在安吉县的续目自然村。其余大多数都是在杭州植物园的百草园里。面对这位非常面熟的老朋友,如何称呼它,却是一件非常不容易的事情。应该叫它少花万寿竹呢,还是宝铎草?

续目村植物笔记1:少花万寿竹or宝铎草?

关于它的中文正式名,当下有一种非常流行的说法:宝铎草=少花万寿竹。原来,我也长时间对此说法深信不疑。之所以信,来自于一个逻辑:中国植物志收录的是宝铎草,没有少花万寿竹,而PPBC则收录的是少花万寿竹,没有宝铎草。以此推论:两大权威采用的中文名不同而已。但是有一天仔细看了两个系统用的拉丁名,就彻底糊涂了,而且是带绝望的糊涂:宝铎草是Disporum sessile,而少花万寿竹是Disporum uniflorum。常识告诉我,中文名可以有不同的叫法,但拉丁名是唯一的。这样分析,两者应该完全不同种才对。

续目村植物笔记1:少花万寿竹or宝铎草?

后来在某个植物学网站上读到两位植物学大咖的对话,才算有点搞明白:既有时间先后,又有广义狭义之分。早先,宝铎草是一个广义上比较大的种,包括宝铎草和少花万寿竹,地理区系分布也很广,覆盖整个东亚。后来,宝铎草缩小到狭义的宝铎草,特指日本、韩国产的种群,而中国产的种群则升为少花万寿竹、南投万寿竹和山万寿竹等三个种。如果照这个观点,还是叫它少花万寿竹可能更好些。不仅有这些种的变化,而且一直以来,整个万寿竹属的系统位置都是变化不定的。如果分别去查中国植物志和PPBC,会发现万寿竹属在前者归入百合科,而在后者则是放在秋水仙科。这个属从确立开始至今,在上述两个科之间来回摆动多次,而且还到天门冬科、铃兰科和油点草科都去过。

续目村植物笔记1:少花万寿竹or宝铎草?

不管怎样变化,名字叫啥,它的美却始终不变,一直就是花叶观赏价值极高的草本。金黄色的小花既开又似将开的样子,让人始终等待它全开的那一刻。其实,这就是它绽放的鼎盛期的状态。加上小花总是下垂、并用宽大的绿色花萼包裹着,给人邻家小美女羞答答、犹抱琵琶半遮面的韵味。

续目村植物笔记1:少花万寿竹or宝铎草?

续目村植物笔记1:少花万寿竹or宝铎草?

它的叶片翠绿,特别是叶面上线条清晰的叶脉,完全可以作为弧状平行脉的教材图片:叶脉不交织成网状,主脉一条,纵长明显,侧脉自叶片下部分出,并略呈弧状平行而直达先端。

续目村植物笔记1:少花万寿竹or宝铎草?

我还是愿意叫它少花万寿竹,感觉更文雅,纯属个人观点。

续目村植物笔记1:少花万寿竹or宝铎草?

相关信息
  • 关于植物的文章|灯笼草与白花菜的

    关于植物的文章|灯笼草与白花菜的

    2018-08-31 11:30:08

    工厂门口长有一株白花菜,又叫龙葵,初看时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就是初夏枝叶长的比较粗壮,叶绿株青,欣欣向荣,一抹赏心悦目的色彩。隔了几天再看看,花谢时居然长出几只小小的灯笼来,我惊讶之余却又不禁惊喜在心,这哪里是白花菜啊?!这是传说中的灯笼...

  • 丽江赏菊|万寿菊富有吉祥之意的敬

    丽江赏菊|万寿菊富有吉祥之意的敬

    2018-08-29 15:31:10

    寓有吉祥之意的万寿菊,早就被人们视为敬老之花。昨日,春晚小Q来到丽江玉龙雪山下的白沙坝子,即被当地千余亩万寿菊的花海所陶醉,金黄色的万寿菊形成花海,与玉龙雪山交相辉映,蔚为壮观,形成了一道亮丽的风景线。观赏的人们与玉龙雪山一道,在这里留下吉...

  • 清清雅雅凤尾兰|凤尾兰与剑麻的区

    清清雅雅凤尾兰|凤尾兰与剑麻的区

    2018-08-29 10:45:10

    这是一个极具异国风情的外来种,是塞舌尔的国花,与本土植物有明显的区别。凤尾兰是我们经常见到却不一定很快想起名字的花儿。在花园,绿化带,是最常见到凤尾兰的。虽然经常可以见到,却很少有人知其姓甚名谁。更让人颇感疑惑的是,还有一种剑麻,和凤尾...

  • 关于花草的文章|郁金香和洋水仙的

    关于花草的文章|郁金香和洋水仙的

    2018-08-29 08:30:01

    郁金香和洋水仙都是常见的球茎花卉,通常都会组合栽种到院子里,它们都有着大大的球茎,生根之后都能长出细长翠绿的叶子,之后再长出细长的花茎,春暖之后就能长出靓丽的花朵。郁金香的花色非常多,如常见的杏色、粉色、红色、黄色或紫色等,还有各种混色的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