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文
  • 海心

    2018-12-06

    1. 四月末的南方进入酷暑,在离家不远处就有海滩便早已酷热难忍,海浪如鱼鳞般透彻澄亮,步履不停地挨近岸边,太阳与月亮争相辉映。阿华欢喜一个人慢悠悠地在砂岩上休息,...

  • 第四梦——藤椒先生

    2018-12-06

    1 安雅此刻正在宿舍里精心的打扮自己,她最终选了一条白色的巴宝莉连衣裙。安雅换好了裙子又开始精心化妆,看着印有LV图案的手包和一个绿色手包,最终拿了那个绿色的青...

  • 《2188》 第一章

    2018-12-06

    第一章 中央星辰学院 “吾独爱莲之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远益清,亭亭净植.....”,在这个明亮而宽敞的教室里,一群15岁左右略显稚嫩的少男...

  • 我们的和好,只是为了再分离

    2018-12-06

    文/沐子衿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 今天是星期四,一个普通的星期四,非要说有什么特殊的,那今天还是沈钰琪的生日。 她从同学聚会的包间里离开,看了看表,独自一个人在街上游...

  • 人鱼小姐的爱情

    2018-12-06

    人鱼小姐不是人鱼,同样也不是公主,她和我们一样是个普通人,普通到她可能刚刚与你擦肩而过,你却不曾留意过她的模样。 人鱼小姐之所以叫这个名字是因为她渴望得到一份...

  • 善用激励

    2018-12-05

    南山上住着一群兔子,在兔王的精心管理下,兔子们过着丰衣足食的生活。最近,兔王发现,外出寻找食物的兔子带回来的胡萝卜越来越少。他仔细观察后发现,原来是有一帮兔子在...

  • 山海经·朱厌 难解相思意

    2018-12-05

    文 | 白画端 (1) 是雨绵绵,雨滴如豆颗颗落在红瓦上,又顺着瓦片滚下成帘,越下越大,看这势头该要下到傍晚了。 街边的一处酒肆中坐着一对白衣男女,男子玉般温润,饮尽杯中的...

  • 孙国华的从艺经历

    2018-12-05

    «孙国华的从艺经历» 一 孙国华一路哼着欢快的小曲儿,回到了店里。 他还在门外的时候。就看见了店里忙忙碌碌的妻子的身影。 不由地万分兴奋,一下子拉开门闯了进来...

  • 一念之差,她害了丈夫的命

    2018-12-05

    01 苏琴拎着保温饭盒,面无表情地站在一楼大厅等电梯。 一个男人打着电话踱过来,站在苏琴旁边。她往一边闪了闪,皱着眉头,一脸不悦,医院这种地方呆久了,见谁都烦。 电梯...

  • 第十次死亡

    2018-12-05

    一 讲台上,教授正在讲课,秦白坐在座位上昏昏欲睡,尽管她将自己的手都掐出血印来,却仍旧无济于事,她的眼皮好似有千斤重般,不受控制地往下坠。 “秦白,请你来回答这个问题...

  • 总有一颗种子

    2018-12-05

    这世上有一种男人和女人,他们的爱情总是以婚姻为先决条件的。他们的口袋里装了几粒爱情的种子,在遇到合适的土壤——合适结婚的异性时,才肯播撒下去,这种子也不是那种...

  • 一封信

    2018-12-05

    ——致江平的一封信 亲爱的江平: Hi,你在那边还好吗? 是我。 我是沈言啦! 三年前,绿子因为受不了顾囿之离去这个事实,最后从摩根大厦楼顶一跃而下。而你,因着思念成疾,最...

  • 一棵白菜精

    2018-12-05

    山间古木参天,树木蓊蓊郁郁,浓荫蔽日,云缭雾绕间,又见长长一条若隐若现的河流穿插其间,一处隐蔽的山间半腰上的凹地处,有一间破败不堪的屋园,屋中积尘已久,用具东倒西歪,连...

  • 那年的少年

    2018-12-05

    五月的清晨,阳光正好,暖暖的,照在人的身上很舒服,抬眼看去,教室门口洒落了一地的阳光,穿着白色帆布鞋、浅蓝的牛仔裤和白T恤的少年逆光而立,阳光打在他的身侧,投了一个身...

  • 证据

    2018-12-05

    刚拐过街角,他便与她撞了个满怀。 那是一个陌生的女子,年轻,烈焰红唇,却又满脸痛苦状,断了肠似的。 对不起!对不起!他一时手足无措,忙不迭道歉。 你——她乜斜了他一眼,似...

  • 红色

    2018-12-05

    我这里还有一段故事,你要听吗?去加点水,茶凉了......这次要说的女孩是和前一个故事完全不同性格的女孩。 在色彩学里,红色象征着热情,性感,自信,也代表着暴力! 崔艳的脸很...

  • 《是人间啊》

    2018-12-05

    老人走的突然,没能给儿女见最后一面的机会。 八月十一早上,松子拖着行李箱走在去地铁站的路上,天气闷热的紧,松子走出家门十几米的距离就大汗淋漓,不禁低声咒骂几句,路...

  • 我想和你白头,你却担心人财两空(小说)

    2018-12-05

    如果不是偶然间看到很久以前的写的日志,我真的都以为自己把你忘得一干二净了。一眨眼十多年就过去了,我已经是一个小学生的妈妈了,有一个疼爱我的丈夫,一个不算大的属...

  • 猪八戒嫖娼记

    2018-12-05

    第一章 唐僧,沙僧、猪八戒、孙悟空,师徒四人,西天取回真经,回到了东土,见到了唐王,把真经交到了唐王太宗手中。唐王在广禄寺设宴盛情款待师徒四人。 师徒四人,暂时留在皇...

  • 四个女子的人生

    2018-12-05

    这四个女子,其中一个是我。她们四个从中学时代就是好朋友,直到一二十年过去,如今依然还会联系,关系虽然不如少女时代亲密。但是却也还会在一起吃饭,聊天,说说家常,烦恼。...

  • 黯淡

    2018-12-05

    (1) 冬天的天向来是黑的很快,吴老三掂量着时间也不早了,就拍了拍屁股上沾上的泥,拎着钓鱼用具往家赶。 他总觉得这人啊,总得做些什么事来才能证明自己活着,虽然水桶里的...

  • 三姨太的归属

    2018-12-05

    民国时期,镇里的赌鬼刘彪把女儿玉兰输给了镇里家大势大的王老三,结婚那天,刘彪上吊自杀了。 洞房的晚上,王老三喝的酩酊大醉,踉踉跄跄的进来,晃悠悠的向玉兰奔来。 玉兰...

  • 夕阳(短篇小说)

    2018-12-05

    一 王子立大校退休已经半年多了,自从上次到人才介绍所找工作碰了个软钉子后,回家平心静气一想,当前社会正处在开放改革不断深化阶段,政府机关精减裁员,国营企业调整重...

  • 呼啦圈情人

    2018-12-05

    我和我爸在天桥下边卖呼啦圈。 那是冬天,天阴得厉害,北风呼呼地吹。 我8岁,穿着龟壳一样又小又旧的棉袄,梳着个马尾辫。 一有人伸头望向我们,我爸就急忙招呼。 “...

  • 刀马旦

    2018-12-05

    祖母迈着小脚颠儿颠儿跑回家,进门便说你表叔剧团转回来了,然后猫腰生炉子点火,好像接了圣旨。 其实等于接了圣旨。赵大铁经常在表叔剧团里扮演太监。大街上他遇见祖...

 4985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