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文
  • 百年等待

    2018-11-13

    夏夜,星稀月明,凉爽的晚风肆意地扑在每个人的脸上,为每个人除去辛苦了一天后的疲累。时近夜晚8点,街道上的行人忽然又多了起来,并逐渐形成一个小高潮,同时也为都市夜生...

  • 换肾

    2018-11-13

    老孙望了望灰蒙蒙的天,心里重重地叹了口气,难道又快下雪了吗? 没到立冬,可是已经下了两场不小的雪了,这种现象在某种程度上缓解了他居住的城市周边庄稼地的旱情。说不...

  • 她见过四婶的情人

    2018-11-13

    每个人心里都装着如同传说的故事 那些无限逼近真实 本文纯属虚构,如有雷同,实在不幸 “我……性冷淡。”在气氛尴尬到谷底的时候,小莲终于说话了,但这话,让我们陷入了...

  • 小说《瓦盆情仇》

    2018-11-12

    清光绪年间,有一个小山村,叫瓦盆村,因烧制上好的瓦盆而得名。看那烧好的瓦盆,色泽古朴,表面光滑,无瘢痕,结实耐久,深受十里八村人的喜爱。 瓦盆村旁,一条小河缓缓流过,河边...

  • 原地爆炸

    2018-11-12

    欧阳辉是个生物学博士,目前供职于某研究院。年纪轻轻的他深得领导器重,也很受同事们的喜爱。他是个典型的九零后,思想开放,积极进取,勇于挑战。 欧阳辉女人缘也特别好,...

  • 山月不知心里事

    2018-11-12

    一、 江小苏是在睡梦中哭着醒来的。 她梦到了她的小哥凌晨和凌晨那个据称是“从诗经里走出来的姑娘”的女友叶蓁,他们正相拥着坐在泰晤士河畔,你一口我一口的相互喂...

  • 情 殇

    2018-11-12

    (一) 孙语嫣,一个刚从师范学院毕业的漂亮女大学生,写一手漂亮的钢笔字,我一直叫她小语。 认识小语,是因为我在她们单位旁边开了一家复印店,而她是办公室平常专门...

  • 那个学习好的漂亮姑娘

    2018-11-12

    “喂,同桌,你准备考哪个学校?”在我们做同桌的第二天午后,阿戏笑嘻嘻地问我。 “一直在清华还是北大之间犹豫。”我假装一本正经地说道。 “能不能好好说话!”她笑得更...

  • 瞒着所有人继续爱你

    2018-11-12

    1 在小城的冬天里,明亮而又温暖的阳光照射在学校刚下完雪的操场上,班级里的课桌上。金灿灿的光芒撒在坐在窗边的高雨楠的脸上。 “啊~真舒服呀!这么好的天气可不常见...

  • 角落里的眼睛

    2018-11-12

    凝庆躺在床上,厚重的棉被压着她有些透不过气,可她依然不敢露出脑袋,因为她总觉得房间角落里,有双眼睛在盯着她。 14年了,她被这种恐惧足足包围了14年,在外地上了几年的...

  • 古风短篇 邪医·将军啊

    2018-11-12

    老丞相辛大人满腹经纶,从政多年以文治国以理服人;老将军坞大人骁勇善战,戎马一生以武卫疆以勇慑人。两人一文一武,乃南朝天子之左臂右膀。然两人水火不容,一见面轻则鸡...

  • 胖三姐的爱情

    2018-11-12

    胖三姐全名王翠芬,之所以叫她胖三姐,是因为她在家排行老三,加上体型肥胖,所以大家都叫她胖三姐。 胖三姐已经三十五岁了还没嫁出去,村里和她一样的同龄人小孩都十几岁...

  • 朋友

    2018-11-12

    李天赐在旁边耸拉着头,眼睛盯着自己的脚尖。大人们的谈话快要结束了,李天赐知道要轮到自己倒霉了。果然,林秀的爷爷转过来对李天赐温和的说道:“天赐啊,以后不要再拿你...

  • 入心

    2018-11-12

    我愿意,深入你心,看看你心里是不是有我。 (一) “夫人,夫人,您慢点儿!”侍女正追着在前面奔跑的淡蓝色身影。 “诶,今日雪都要回来了,我要去城门接他。”远远传来的是亦微...

  • 非亲姐妹

    2018-11-12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 01 2012年的初夏,罗小平的人生出现了灾难性的一页:尿毒症透析了4年,饱受疾病折磨,人瘦得皮包骨头,走路要扶墙扶东西;父亲摔伤了腿,母亲患脑梗住了...

  • 驻梦园

    2018-11-12

    我去N城出差。这儿是座古老的文明城市,有着厚重的历史文化。但跟中国所有城市一样,这儿也被无孔不入的地产商搞的一片狼藉,丑陋的楼盘带着稀奇古怪的名字遍布大街小...

  • 听雨

    2018-11-12

    陈国建三年,王与外邦战,征兵于城市乡野。一户一兵,一兵得粮三斗。 “老头,让我从军吧。”脆生生的声音来自于一位十七八岁的小丫头,两颊无肉,两眼清亮,蜀地傍晚的阳光把...

  • 青衣

    2018-11-12

    石砚青改名时,刚满六岁。师傅说要学戏,不能自个儿没了分寸,得避开祖师爷的一个“砚”字。又说这姓名里藏两顶石头,命嫌太重。打那时起,石砚青就叫改名叫石青了。自从改...

  • 渣男也有真爱?

    2018-11-12

    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彭宇宙,是个男人。再声明一下,我算不上好男人,但也不是渣男。 我三观,四观,五官都很正。 我这里要说的渣男是我同事。 说他渣,是基于他换女朋友的速...

  • 你是我生命里的微光

    2018-11-12

    小布最喜欢的一部电影就是《大话西游》,她一直梦想着做紫霞仙子,等着齐天大圣踏七彩祥云来娶自己。我深知现实世界里没有至尊宝,却不曾对她进行打击,因为我想让她保留...

  • 十二岁讨债鬼的解脱晚餐

    2018-11-12

    1 父亲说我从生下来就是一个不详的人,是我把一个原本幸福美满的家庭给拖垮了,是我克死了我亲生的母亲,我只不过是一个累赘,是一个到世上来讨债的鬼。 今天是我这一生...

  • 被偷走的人生

    2018-11-12

    长生八十岁这一年,人生终于走到了尽头,那时他的老伴早已离世多年,儿女都已有了自己的家庭,就连子孙都已长大成人,极少再来看他,倒是那条在老伴去世后一直陪着他的老狗,至...

  • 神之书

    2018-11-12

    “怎么?今天又来听故事?”我把玩着桌子上的药瓶望着对面的年轻人。“是啊,你上次说的你还记得吗?是关于你的那本书的故事,后续呢?”“上次我说到哪里了?”“也就刚刚开始...

  • 燕雀升格

    2018-11-12

    A 我一直觉得周亢加到我的组是来制裁我的,然后就能顺理成章的拉低全实验组的平均进度和成绩。虽然我不知道这对他有什么好处,但是很明显他对此乐此不疲。 “周亢,我...

  • 从追捧到打压全都是你。

    2018-11-12

    【改变】 李祥,三十岁,我二姑姑的儿子,比我大八岁。 他是亲戚口中的大学生,是我们小辈们需要学习的榜样;每年过年回家我都喜欢围在他身边询问数学题,让他给我讲述大学的...

 3527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