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经·凤凰:落地的凤凰不如鸡

图片来自360搜索

清姿很沮丧,最近家族大会,它被评为"本辈最不上进的凤凰"。

她觉得大家的想法就是错的,凤凰天生仙种,又不像其他妖兽成个仙需要修炼个万八千年的,再历三个劫不小心把自己的小命整丢了。

如此好的机会,活着应该用来享受,而不是苦苦修行,非要从仙修成上仙,上仙修成神,神修成上大神,大神修成上神。

每进一个神阶,和其他妖兽一样,也还是要历劫,过不了的,有可能魂飞魄散玩儿完,连个仙身都不保,还不如一直做个潇洒自在的仙来得痛快。

所以,她对于修行是不在意的,每日只管怎么痛快怎么来,凤凰族所有凤凰表示无奈,族里没有任何一只凤凰过了六百年还是天上品阶最低的仙,清姿除外。

一天,她又偷着下界玩耍,飞过一座山头的时候,突然乌云密布,闪电炸雷一道接着一道。她左躲右闪,终究还是被一道雷霹中,从天而降。

半个时辰的天雷劫马上要过去,轩琅凝神等待着最后一道雷,却看见一只巨大的火球划过天空掉在他身侧不远的地方,还带着一股皮肉烧焦的香味。

瞬间,乌云散去,天空晴朗,风和日丽。

轩琅循着味道走过去,只看见一只浑身无毛,表面烧的炭黑的大鸡仰面躺着,屁股朝天,两条腿耷拉着。

烤肉的香味如同勾魂一般飘进他的鼻孔,他吞了一下口水。

若是对于普通的狐狸来说,估计早就扑上去大快朵颐一番,但是对于轩琅,他只能看着。

轩朗是一只九尾狐,从小就立志修行,凡是有损修行的事情都不做,比如吃肉。

“嘎!”大鸡往一边栽倒,翻了个白眼,吐出长长的舌头,一缕黑烟从她口中飘出。

额,还没死,算了,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不对,是救鸡,权当为自己攒些功德,先带回去看看怎么办吧!

他用蒲草编了一条长长的绳子,一头套在大鸡的腿上,一头攥在自己手里,将鸡拖了回去。

清姿醒来的时候,一个潮湿的鼻头正在她身边嗅来嗅去,顺着鼻头往前看,她看见一张妩媚的狐狸脸。

清姿趁其不备,一翅膀狠狠扇过去。

狐狸瞬间幻化成一个美丽的男子,摸着被青姿扇有一抹黑的鼻头眼神厌弃地说:“长的跟黑炭一样难看,脾气还不好,肯定肉也不好吃。”

难看!黑炭一样!清姿气的差点喷出一口血,虽然她不是凤凰族最美的鸟儿,但相貌也算的上清丽,怎么当得起“难看”二字!而且还是黑炭一样,它又不是乌鸦。

“你眼睛是不是坏掉了,你才难看,你们全家都难看!”清姿叫嚷着。

男子斜眼看他,拿起一面铜镜丢到她身边。

青姿拾起来一看,这次差点吐出一斤血,镜子里是一只长着一双眼睛的“煤炭精”,更准确地说,应该是全身无毛,被烤的焦黑翻着白眼的“鸡精”!她当下懊悔不已自己没有好好修行,作为一只六百岁的凤凰被雷劈成这个鬼样子,真是丢尽了脸,可是打击她的还在后面。

“算你走运,本狐一直吃素,要是其他狐狸,估计现在你也只剩骨架了。对了,你什么品种的鸡,好大的个头。”轩朗惊讶地问。

什么,鸡?在他眼里我居然是只鸡?清姿愤愤不平。

“睁开你的眼看清楚,老娘是凤凰,正儿八经的凤凰!”

在轩琅眼里,这只是只张牙舞爪的大黑烤鸡。

“你是凤凰你怎么不上天呢?”

“这不被雷劈下来了么!”

轩琅笑她蠢“凤凰天生仙种,法力卓绝,怎么会轻易被一道雷劈中?就算劈中了也不是这样啊。”

清姿突然不反驳了,这幅样子已经够丢人了,总不能再说自己不思进取,是族里最差劲的凤凰,简直是辱没了凤凰一族的名声了。

“嗯,你说的对,我是一只鸡,是太上老君养的鸡,他见我长得好看,就把我从山头接到天上养起来。天上日子轻松,天天吃饱睡觉,无忧无虑,日积月累我就这样了。”清姿不喜欢太上老君那老头,刻板着一张老脸,每次总是说她怠慢修行,所以这有损名誉的事情,就让这老头儿背锅。

“老君品味还真可以,居然还养鸡,就是这眼光还需要提升。”

又被暗着损了一句,清姿叹了口气,虎落平阳被犬欺,落地的凤凰不如鸡。

她也不说话了,那道雷确实挺重,她身体和法力都受损严重,和普通的鸡没什么两样。她运用仅存的一点法力幻化成人,总比这黑乎乎的样子要好看。

轩琅打量着她,说了两个字:“一般!”

清姿不服气,虽然这轩琅生的一表人才,玉树临风,男人羡慕,女人嫉妒,可是她也不差啊,怎么就是个一般呢?

几天后,她发现轩琅说的没错,这山上的男女个个生的肤白玉润,貌美如花,她确实是一般。

她才知道这里是青丘山九尾狐的地盘。

族里的前辈说,妖兽中,相貌最出色的,就是九尾狐,天生媚态,倾国倾城。

再后来,她又听说轩琅是九尾狐中这一辈的翘楚,不到五百年就修出了人形,不到七百年就过了天雷劫,对于其他妖兽,少说要过上千年。

修行最优秀的九尾狐和修行最差的凤凰在一起,简直就是完美!

每次清姿睡的口水横飞,大梦三生的时候,就会被轩琅叫起来修炼。

这样的后果就是清姿盘腿运行第一个小周天的时候再一次入梦,口水流得老长,轩琅便用中指弹在她的脑门上,让她清醒,然后继续修炼。

清姿每次昏昏欲睡,不求上进的样子终于让轩琅忍不住咆哮:“作为一只在仙府里呆过的鸡,你不知道闻鸡起舞吗?”

“可是闻鸡起舞里面的鸡是公鸡,我是母鸡,你见过母鸡会打鸣吗?”

“你不觉得自己该做一只有理想的母鸡吗?”

“嗯,觉得。”

“那你的理想是?”

“吃饱了睡,睡饱了玩,玩完了吃,吃饱了睡。”

“呃……”

清姿觉得轩琅简直就是修炼狂和强迫狂的结合体,要不是被那该死的雷劈得重创,她早跑了。当然,她不是没跑过,但是被轩琅捏着脖子像拎小鸡一样带回来几次之后,她内心逃跑的欲望就变成了绝望。她只能安慰自己等伤好了,再教训这头不知天高地厚的狐狸。

狐族的庆典到了,轩琅穿了盛装早早去参加,清姿有了难得的清闲。

入夜,月亮圆的如同天宫的琉璃盘,清姿带着一壶佳酿跃上屋顶。一边独酌,一边冲着月亮叙述满肚的委屈。

许是内心抑郁,清姿喝了一半,居然有些困倦,她单手支肘仰躺着,月亮的清辉洒了她一身。

突然,一抹月白色的身影跃至她身旁,带着冷冷的清香。

清姿一个激灵,却没有清醒,看到来人是轩琅,她反而全身放松起来。

话说酒壮怂人胆,清姿借着酒意一股脑地把对轩琅的不满倒了出来,轩琅也不打断她,只是面无表情地听她说完,顺便饮着她酒壶里的酒。

“哎,在你心中,我就是这样!”轩琅叹了口气,“清姿,等我成仙了,你去我的仙府做鸡怎么样?”

“不不不”清姿立刻拒绝,“我觉得还是在太上老君的府上做鸡比较好,不需要太大的理想。”

清姿打了一个长长的酒嗝。

“做一个普通的狐狸多好,在山头上跑来跑去,潇洒自在,非要天天苦哈哈地修什么仙,对了,你为什么一定要成仙?”

“因为我想见到她,她是仙,或许现在已经成神了,女神。”

原来如此,她迷迷糊糊地看着轩琅的脸,觉得愈发英俊潇洒。

她的内心有些小小的失落,或许是可怜那帮对他蠢蠢欲动,春心荡漾的小母狐狸。

自从呆在他身边,她就成了青丘山大部分母狐狸的公敌,那些嫉妒愤恨的眼光快将她凌迟一般。

不过清姿确实也有团结同胞的本事,几番言语,就将轩琅贬损的一文不值,顺便拉拢了艳慕他的小狐狸们。

按照过去游历三界的见闻,她给这些爱慕者安排了大量与轩琅偶遇相识的场景,俨然成了她们背后的军师,可是天不遂人愿,无论她如何费尽心思,都被他巧妙逃脱。

经过桃花林,清姿让一只狐狸化成美女林中弹奏,她又使了个小法术让桃花纷纷落下。

仙乐飘飘,美人飞花,浪漫多情的场景没几个人可以把持得住,可轩琅就是个奇葩,桃花刚刚飘下,他就嗷的一下捂住眼睛,说花粉迷了眼,径直往跟美人相反的方向跑了。

清姿又让一只小狐狸从他身边走过,故意丢下一块散发着幽香的手绢。想着他捡起手绢,送还给人家,这样一来二去,眉目传情,事儿就成了。

可是轩琅没有按照设定的剧情走下去,他似乎装作没看见,一脚迈过了地上的手绢,若无其事地往前走。清姿刚想提醒他前面的姑娘掉了东西,他却突然弯腰捂着肚子,一脸便秘的表情说肚子痛,要找茅房,然后脚底抹油,溜了。

有了前两次的教训,清姿决定让化被动为主动,干脆让一只小狐狸走到他面前,作势摔倒,让他被迫美人入怀,这样,他总没的拒绝了吧。

没想到,美人刚走到他面前,正欲脚底不稳摔倒,他却突然转身疾驰,身后扬起一片沙尘,边跑边说:“我好像有重要东西落家里了,清姿你等下,我马上回来。”完全不顾及一脸错愕的清姿以及那只摔得狗吃屎一般的小美人。

……

屡战屡败,清姿甚至都怀疑过他的性取向了。

不过现在她终于不用怀疑了,轩琅的心里早就住了神,放不下其他人了。

那夜过后,一切如常,不过清姿再也不给轩琅安排与其他母狐狸见面了,反而更加注重自己的修行。

轩琅问她为何,她说自己突然想明白了,该做一只有理想的鸡,不能给鸡界丢脸。

时光倏忽而过,而青丘山的一草一木却无大变化,如同他俩单调而重复的光阴。

这样平静的日子,终究因为一个女子的出现而被打破。

一日,轩琅抱回一个浑身是血眼眸紧闭的女子,那女子秀眉紧促,樱口微张,一看就让人心疼。

清姿看得出她的原形,是一只极美的碧眼银狐。

那女子醒来后说自己叫瑾蓝,化成人形下山游玩,却不料遇见一个道法高深的道士,她拼了命才逃了出来,保得一条小命。

轩琅关切地问她身上的伤口痛不痛,瑾蓝眼泪汪汪地说痛,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

清姿扫了轩琅一眼,建议现在瑾蓝醒来,把瑾蓝送回家。

瑾蓝一听,立刻哭得梨花带雨,说自己从小父母双亡,族人离散,全族就她一只狐了,她无处可去,只要她们愿意收留,她愿意当牛做马。

轩琅立马表示她可以留下,看着抽噎不止的瑾蓝,清姿暗想:“醉翁之意不在酒。”

果然瑾蓝伤一好,就开始缠着轩琅,轩琅连修行的时间都耽误了。这样清姿一下子落了清闲,她以为没有了轩琅的逼迫,她应该敲锣打鼓放鞭炮庆祝,但是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清姿常想,为什么轩琅对瑾蓝不像对其他小狐狸那般绝情呢?

后来,居然变成了轩琅经常主动找她。

清姿很多次都看见她们在一起,有时一起喝茶,有时抚琴赏花,两人眉目之间,心有灵犀,默契得很。

一次,轩琅说:“清姿,你多多少少是个女人,你说,蓝儿会喜欢什么呢?”

看他叫的如此亲昵,清姿愤愤地反问:“你忘记你的女神了?”

轩琅的面部表情突然僵住,定定看着他,然后苦笑,“几百年了,或许她早忘记我是谁了。”

"是你忘记了她。"清姿转身,握紧的拳头掐得手心生疼。

那次之后,轩琅很多天都没来找她,她有些生气,默默地嘀咕瑾蓝是狐狸精,最后想想瑾蓝本就是狐狸精啊,轩琅也是。

终于,她坐不住,打算亲自去找轩琅,却不料轩琅先来了。

一封朱红的纸笺明晃晃的刺得她眼疼,轩琅不急不慢第说他要与瑾蓝成婚,就在下个月初六,希望清姿作为好朋友去喝他的喜酒。

还有就是他希望清姿可以离开,他怕瑾蓝误会。

清姿抓着红笺的手暴出了青筋,咬咬嘴唇说:“我听说结匈国东边的比翼鸟需双修成仙较为容易,其他妖兽则不然,沉溺情欲易阻修仙,你要放弃自己的修行?”

“没有,清姿,你可知道我青丘狐族媚术闻名天下,双修则更容易练至化境,以窥天道。”

“那你是为了修行,还是真的喜欢瑾蓝?”

清姿觉得自己蠢,若是为了修行,他可以随便找一只爱慕他的小狐狸双修,成仙之后再去找他的女神。可他偏偏对任何爱慕者都表现得一脸禁欲,唯独对瑾蓝是与众不同的。

或许女神只是他最初的爱恋,时间早已将那点爱恋消耗殆尽,不如怜取眼前人。

“你既然希望我离开,那我现在就走,不留在这儿碍你和瑾蓝的眼了。离开这么久,老君肯定也想我了,祝你们百年好合。”

说罢,她转身离去,眼圈红了。她奇怪自己为什么会伤心,而且她心里有个声音呐喊着:“傻狐狸,重色轻友,快求我留下来啊,我就不走了。”她希望轩琅追上来挽留她,可是终究希望落空,轩琅什么都没做,只是看着她渐渐消失的背影露出一丝苦笑。

次月的初六是个好天气,只是快到晌午的时候,青碧如洗的天开始红云缭绕,渐渐整个青丘都染上一层浓烈的颜色,如同万里红妆。

轩琅选了一块开阔的地方,掐指念动口诀调转周身法力,他的衣袍和长发无风自动,周围安静异常,萧瑟之气扑面而来,业火劫终于要来了。

红云积得越来越厚,热气涌动。突然,团团红云化作巨大火球向他袭来,他已经感觉到了业火刀割般灼热的气息。

一声清啼划破天际,刹那间祥光四射,一只艳丽的大鸟呼啸而来,将轩琅护在翅膀下。

大鸟身上五彩而文,首文曰德,翼文曰义,背文曰礼,膺文曰仁,腹文曰信,这是传说中的神鸟凤凰。

"臭狐狸,这就是你要娶的新娘?"

熟悉的声音让轩琅浑身一颤,"清姿……"

"我说过我是凤凰,你还不信,要不是那天的破雷威力太大,怎么会变成你口中的鸡……"

一道又一道的业火从天而降,打在清姿身上,羽毛混合着皮肉烧焦的味道愈来愈烈,刺激着轩琅身上的每一根神经。

"清姿,你让开,快让开啊……"他拼命嘶吼着,想挣扎,却发现身体一动不动。

"没用的,你别白费力气了,我好歹也是……也是个仙,纵然你修为……精深,也破不了我的仙术。"

那天,她是离开了,可是初六那天,她又鬼使神差地回到了青丘。她暗骂自己没出息,可是就是忍不住想再见轩琅一面。

就见最后一面,看看他成为新郎官的样子,远远看一眼就走,她安慰着自己。

青丘没有俊俏的新郎,羞涩的新娘,只有毁灭生灵的漫天业火。

"轩琅,我那天走的时候,很伤心,很伤心……"

"你骗我是怕自己渡劫连累我吗……"

"你还是没忘记你的女神对吧……"

"如果我死了,你会记得我吗?哦,还是忘了……忘了吧,别在女神面前提起……我,但是你心里可以想……"

清姿的话开始断断续续,最后一道业火降下,她呕出的鲜血已经染红轩琅眼前的土地,倒地的一瞬间,仙法失效,轩琅恢复了自由。

他抱着烧的焦黑的清姿,一声声唤她的名字,悲伤铺天盖地汹涌而来。

天地一片清明,仿佛刚才猛烈的业火根本没有来过。

往事一幕幕在脑海中流转,轩琅突然粲然一笑,笑出来两颗重重的眼泪。

他用手刮了一下清姿的鼻子,骂了一声“傻鸟”,然后气沉丹田,将自己修炼的内丹逼了出来。

轩琅是修行极高的九尾狐,他的内丹可以生死人,肉白骨。不过,失去内丹,他的修行尽毁,只能重新开始修炼。

银色的内丹闪烁着柔和的光晕,他将其递到清姿的唇边。

大不了重修七百年,再修个玉树临风,然后再来找她。

这只笨凤凰大概不知道,轩琅口中的女神就是她,只是轩琅没猜到,这么多年,清姿连个神阶都没进到。

轩琅小的时候,父母带他去丹穴山拜访凤凰一族,那时他只是一只年幼的九尾白狐,贪玩成性。玩累了在一棵梧桐树下乘凉,突然树上掉下一个巨蛋将他砸晕。

他是被痛醒的,睁眼就看见一只傻乎乎却漂亮的小鸟用嘴啄住他的胡子使劲抻,头上三根鲜红的翎毛直立立地挺着,旁边是一个碎裂的蛋壳。

“啾啾”小鸟看他醒来,欢快地叫着,转而去啄他毛绒绒的大尾巴。

轩琅有点厌恶地用前爪拎起她的脖颈丢出几米远,小憨鸟翻了几个跟头却又跑过来跳到他肩膀上和他亲昵地贴脸。

她脸上柔软的绒毛蹭得轩琅暖烘烘的,他突然对这只小鸟生出怜爱之情。

这时,两片巨大的阴影投射下来,轩琅抬头,两只彩凤盘旋在他头顶,毛羽焕五彩,步履生辉光。其中一只突然冲下来,用爪子抓住了他肩头的小憨鸟,然后她们双双离开。

小憨鸟扭头看着他,“啾啾”地叫着,眼泪盈盈欲滴。他起身拼命追,终究是精疲力竭看着小憨鸟离去。

他沮丧地把这件事说给父母,父母告诉他那只小憨鸟是那两只彩凤的孩子,是小凤凰。

“那么,我还可以见到她了?”

“当然可以,不过你得先修成了仙,琅儿,你知道的,仙妖见面是不易的。”父亲告诉他,凤凰一族天生仙种,无需历劫,跳脱轮回,这让很多妖兽羡慕异常。不过若想进神阶,历劫也还是要的,其中难易程度要看自己造化。

从此后,他便立志修仙,只为见到那只小憨鸟。

月下喝酒那晚,清姿喝醉了,头顶的三根翎毛鬼使神差地竖了出来,熟悉的鲜红让轩琅欣喜如狂。

凤凰头顶翎毛大多为彩色,鲜红极少,也许几千年才会有一只翎毛是纯色的凤凰,所以清姿一定是他要找的小憨鸟。

可是这家伙真的忘记了他,总是给他介绍各种小狐狸。

那夜之后,他想着快些修成仙和她表明心迹,于是修炼更加勤奋,所以业火劫就很快来了。

他不想她受到伤害,所以诓骗她要和瑾蓝成婚。

他刚要将内丹放入清姿嘴里,往日情景重现,两只彩凤从天而降带走了清姿,也顺便带走了他。

精致的阁楼内,清香袅袅,鎏金勾边的秀榻上,躺着一只焦黑无毛的凤凰。

一对年轻漂亮的夫妇在榻边眼泪直流,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等女儿醒来就是上仙了,终于不是咱们凤凰族神阶最低的仙了。”女子开口道。

“是啊,还真没想到她的这一劫是为了一只狐。”男子看看轩琅,眼光很是满意,。

“一直以为清姿这孩子这段时间下界游玩去了,没想到居然是去修炼,仅仅一百年的修炼就成上仙,女儿真是智慧卓绝。”那女子又说。

“不仅智慧卓绝,还勤于修炼,我早说过女儿是大智若愚,根本不是他们看到的那种吊儿郎当的样子,这叫深藏不露......”

听着夫妻俩你一言我一语地夸着清姿,轩琅心里嘀咕,果真孩子是自己家的好,饭菜是别人家的香,什么智慧卓绝,大智若愚,若不是他前期强迫她修炼,清姿还是一副老样子。只不过他想不通的是后来为什么清姿主动修炼了。

知道这个的大概只有清姿自己了,当轩琅说出自己思慕的人,她的内心酸楚无比,日久生情,她只是不愿意承认自己不知不觉中喜欢上了这只俊俏的狐狸,即便这只狐狸修行的时候虐了她千百遍。

所以伤好之后,她没有离开青丘。

她是仙,只需进两个神阶,就可以成为神。

她拼命修习,不过希望能和他口中的女神一样,这样或许他就能多注意她一点吧。

再或许,他可以忘记女神,接受和女神一样优秀的她呢?

“小子,我女儿这次历的是情劫,仙妖殊途,你明白我的意思?”那男子突然对轩琅说。

他点头,“伯父,我知道,清姿已无碍,我已打算下界去历生死劫,让她等我。”说罢,他和男子将往事一一道来,然后转身离开。

远远的,他看见一袭粉色衣衫立于树下,待他走近,那粉衣女子开口,“表哥,你真打算去历生死劫了。”

这女子不是旁人,正是瑾蓝。

他点头,然后往人界的方向走去。

女子望着他的背影发愣,摇头苦笑,“既然如此,我便随表哥一起下界历这场劫难,也好还了自己一个心愿。”随即瑾蓝便追随了轩琅的脚步。

她从小就爱慕自己的表哥,表哥温文尔雅,谦和有礼,但是却对任何异性都保持距离,她一直不解其中缘由。

直到他来找她,让她配合着自己演一出戏逼着清姿离开,她才解开多年疑惑,她一直心爱的表哥从小就对清姿情根深种,他的内心已经没有了其他人的位置。

如此便在人界与他相濡以沫,助他飞升。

……

书生沈诺最近感觉时运极低,先是几天前的一场大雨,一道响雷霹中他家房子,引发一场大火,将家底烧了个干净。其次,从小青梅竹马的表妹兰儿与他退婚,转而跟江湖少侠燕飞定了亲,他两人是指腹为婚,从小一起长大,在他心里,兰儿早就是他的妻子了。

很多人都说兰儿是看沈诺家一夜之间穷得叮当响,便投入燕飞的怀抱。

燕飞青年才俊,武功卓绝,据说家世也不错,沈诺除了相貌尤胜,其他哪一样在燕飞面前都拿不出手。

沈诺很清楚兰儿并非他人口中嫌贫爱富之人,前不久,兰儿和燕飞还偷偷来见过他,告诉他他们是一见钟情,燕飞再三保证一定会对兰儿好,沈诺才放下心来,虽对兰儿恋恋不舍,但更希望她幸福。

临行前,他们还留下一部分金银给他,但还是被他再三推辞,他不喜欢接受别人的施舍。

天色已经接近黄昏,沈诺收了书画摊子往家赶,守了一天,也没挣几个铜板。

他一介书生,无其他手艺,家底已空,只得靠给人作画写字为生。

行至一片树林偏僻处,突然一个姑娘从天而降,将地上砸了个小小的坑,激射而起的尘土呛得他连连咳嗽。

那姑娘一骨碌爬起来,嘟囔了一句,然后用袖子抹了一把脸,激动地抓住他的胳膊,笑得合不拢嘴。

沈诺被吓得直往出抽自己胳膊,可那姑娘就跟狗皮膏药一样,怎么也甩不脱。

“姑娘,男女授受不亲,你还是快快放了小生吧!”

“你听好了,我是天上的神仙,你上辈子于我有恩,所以这辈子,我将与你结成夫妻偿还你的恩情。”说罢,那姑娘又咯咯直笑。

完了,这姑娘一定从高处摔下来,摔坏了脑子。

“这位神仙姑娘,你家住何处,小生送你回家。”

“以后我们是夫妻,你家就是我家,我们回家吧。”说罢,那姑娘拉着他向前走。

虽然沈诺一百个不愿意,但是天色已晚,把这个痴傻的姑娘留在外面遇到危险如何是好?还是带回家从长计议吧。

他叹了一口气,看着前面拉着她蹦蹦跳跳的姑娘,内心闪过一丝熟悉的温暖。

“敢问姑娘芳名?”

姑娘回头,嘴唇翘起,露出两个甜甜的小酒窝。

“我叫清姿。”

……

番外·改命

鬼气阴森的地狱中,阎王爷正手执毛笔批阅公文。

因为最近接近中元节,鬼门大开,事务繁多,他每日专心处理公文,吩咐鬼差三天之内闭门谢客,所有事情三天之后处理。

忽见外面霞光万道,一个小鬼慌慌张张地跑进来,结巴着说:“大……大……大人,一位上仙打……打……打进来了。”

阎王放下手中的笔,微微整理了下衣冠,还没走出大殿,只见一位风姿绰约的女仙冲了进来,身后一片惨叫。

他一拱手,还没来得及说“上仙驾到,蓬荜生辉”之类的客套话,那女仙就风风火火地说:“阎王大人,快把掌管青丘狐族的生死簿拿来,我急用。”

阎王深知上仙不好得罪,不敢怠慢,亲自找出,恭敬地递给那女子。

那女子皱着眉头急急翻阅着,忽然眼光一亮,拿起桌上的笔就要往生死簿上画。

阎王伸手拦住,有些担忧地说:“上仙,篡改他人运势,自己恐受惩罚,要遭天劫啊。”

那女子没停手,头也不抬地说:“我知道,不妨事的。”

“你的雷霹中了我,你自己也得尝尝什么滋味。”她一边改一边嘟囔着,笑意渐浓。

改完之后,她将生死簿送还给阎王,说了声:“大人,今天对不住,多谢。”然后便飞升上天,换了身自认为还不错的衣服,向南天门走去。

浮云袅袅,她透过云层,已经看见人世的繁华,接着,便使了个法术一头跳了下去。

司明星君不让她动星盘改命,可是她还是给轩琅那个家伙改了命。

轩琅怎么可以对她以外的女子动心,就算是他历劫,遇上的人是他表妹也不行。

她醒来的时候,父母将一切告诉了她,并且告知她轩琅的去向。

她跑到司命宫,看到他一世的苦情劫,就想转动他的星盘改变他的命数,但是被司命星君拦下并赶了出来。

司命说,上仙私自改动他人命数,会降低一级苦修历劫的神阶,且百年之内不能回到天庭。

届时,她又将是凤凰族神阶最低的仙了。

可是她不在乎,等轩琅也位列仙班了,他们可以一起重新修行,成为上仙,神,大神,上神。

前两天,她还偷偷地跑到月老宫,用两壶百花香将月老灌醉,将轩琅这一世的红线牵到了刻有自己名字的玉牌上,然后又将瑾蓝的红线牵到了燕飞的玉牌上。

风扬起她的长发,她看见自己离轩琅越来越近,内心无比愉快。

就在离轩琅三四米远的时候,法术突然失效,她就这么张牙舞爪的掉下来,内心悲惨地呼喊着:“这报应也来的太快了点。”她下界所用法术是上仙才能用的,居然这么快就被降了神阶。

“哎,丢人!”她重重地砸到地上,捂着屁股爬起来,看到不远处那张熟悉的脸,绽开了笑容。

《山海经·南山经》:又东五百里曰丹穴之山。其上多金玉。丹水出焉,而南流注于渤海。有鸟焉,其状如鸡,五采而文,名曰凤皇,首文曰德,翼文曰义,背文曰礼,膺文曰仁,腹文曰信。是鸟也,饮食自然,自歌自舞,见则天下安宁。

相关信息
  • 爱如潮水主角阿正全文章节

    爱如潮水主角阿正全文章节

    2018-09-13 10:24:12

    “阿正,你喝过人奶吗?”嫂子在我面前拨开胸罩,开始给小侄女哺乳,原本哭闹的小侄女顿时安静了下来。她的胸部很白,白得耀眼,直看得我眼馋....

  • 凤凰新闻暂停更新,依法约谈凤凰网负

    凤凰新闻暂停更新,依法约谈凤凰网负

    2018-09-27 10:59:56

    9月26日,国家网信办指导北京市网信办,针对凤凰网部分频道、“凤凰新闻”客户端及WAP网站传播违法不良信息、歪曲篡改新闻标题原意、违规转载新闻信息等问题,依法约谈...

  • 关于植物的文章|毕业季南方有凤凰

    关于植物的文章|毕业季南方有凤凰

    2018-09-12 12:00:12

    “又到凤凰花朵开放的时候 想起某个好久不见老朋友 记忆跟着感觉慢慢变鲜活 染红的山坡 道别的路口”作为行道树的凤凰木(Delonix regia)又是一年毕业季,一首《凤凰花开的路口》唱出我们诸多的不舍与回忆。那么,“凤凰花”究竟是什...

  • 亦正亦邪的植物|凤凰树下白花丹

    亦正亦邪的植物|凤凰树下白花丹

    2018-09-01 11:30:13

    话说Oct生态广场的凤凰木花开云涌,名动四方,观花之人穿梭拍照,与花同舞。彼时,在“酒肆街”最北的一处小小庭院,几株蓝、白色白花丹似落入人间的仙子,优雅而不张扬,独伫Oct一角,透过一层透明的结界,观夏花嫣红,听社稷纷杂。 其实,白花丹在...

  • 【白肖冰作品】凤凰山上杏花繁

    【白肖冰作品】凤凰山上杏花繁

    2018-08-31 15:45:22

    凤凰山上杏花繁白肖冰初春时节,春寒料峭,经历了一个冬季的蛰居,人们急切地搜寻着春天的讯息。梅花、迎春花已经拉开了春天的序曲,桃花、杏花便成为人们翘首期盼的对象。每天步行上下班,走在北环路上,我特别留意那颗长在路边的杏树。干枯的树干泛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