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妇

事情发生在一个小镇子上,临近过年了,70多岁的张婆婆因为一次意外的摔倒,虽然能勉强行走,但生活起居已经是需要人照顾了,张婆婆老伴去世的早,只有一个儿子张顺,但后来儿子娶了老婆汪回后,汪回不愿意和老人一起住,所以都是张婆婆一人独居在一个老旧的房子里,汪回过门二十几年,一直都不曾去看过她,后来张顺两口子盖起了五间崭新的房子,孩子也成家搬出去住,二个人更是自在的紧,张顺有时候会心疼老娘,看到家里有好吃的,就想着给老娘送过去,这时汪回就会冷冷的说:

“你去送也成呀,那你就别吃了,你的那份就送给老太婆去。”

张顺就会心中胆怯,开始的时候会硬着头皮给送过去,但回来的时候,汪回就会把所有的吃的都收起来,不发话张顺是不敢去吃的,久了也就不在去给老娘送吃的了。汪回不孝的名声也就传开了,但随别人如何议论,汪回依旧我行我素的过活。

张婆婆出了这次意外,于情于理的,张顺都不得不把她接到身边来住,汪回这次也倒无法在反驳,只是老人有时候会因为来不及走到房间外面的厕所,而导致大小便弄到衣服里,这让汪回十分的反感,后来她干脆限制老人的吃喝,以防她总是弄脏衣服。

张婆婆年轻的时候在村里的人缘还不错,近年下了,也有邻居知道她病重来看她,一次,有个邻居过来看望,张婆婆眼吧吧的对邻居说:

“给我倒小杯水吧,已经一天没有喝水了。”

邻居也没想太多,到了外间屋子找了暖瓶,就给老人倒了一杯水,张婆婆已经顾不得水还烫着,三口两口的就给喝完了,看样子是渴坏了,邻居正想在去给倒一杯的时候,汪回进了屋子,看到此情,大发起了脾气:

“谁让你给她倒水了,如果她在尿到床上裤子上你给打扫吗?”然后摔门出去了。

从那以后,在也没有邻居愿意过来,虽然心里也惦记着张婆婆,但毕竟是人家里的事情,一个外人着实是不想在去受那份气。

就这样,张婆婆的身体强撑着过了年,大年初六的时候,老人觉得自己大限将至,于是张婆婆跟儿子说:

“现在就要离开人世了,不求别的,只求能体面的离开,给我做件新的寿衣吧。”

张顺面对老娘的遗愿,点头答应,张婆婆似乎了了一块心病,张顺看母亲已经是挺不了几天了,就把母亲的话告诉了汪回,如果闲买成衣贵,就扯些布料给做一件,汪回当下就拒绝了,说自己的衣柜里有的是不穿的旧衣服,找一件大号的穿上就成了,活着我就不待见她,死了也不想做样子给人看。

大年初八,张婆婆临咽下最后一口气的时候,汪回把压箱子底的一件旧棉衣丢给了张顺,给老人穿上,就这样,张婆婆穿着一件不合身的寿衣离开了人世。

草草的下葬了张婆婆,汪回回家的第一件事就是把老人生前用过的东西全都丢了出去,好好的把屋子给打扫了一遍。

转眼就到了张婆婆的头七,而怪事就在发生在了这个人们传说的回魂夜中,那天夜里,张顺两人都睡下了,半夜的时候,张顺突然被惊醒,就发现汪回在一边拼命的拉扯自己身上穿的睡衣,边说道:

“都是你的,都是你的衣服,都给你。”

张顺慌了神,忙的问她怎么了,汪回也不回答,直是一直扯着衣服,直到把衣服全都给扯烂了,这才停了下来,眼神呆呆的。

想着这个特殊的日子,张顺知道汪回一定是中了邪,一直这样看着她到了天亮,忙的就去邻村找了一个顶仙儿,顶仙儿过来看过了汪回的情况,只是觉得她周身被阴气环绕,只是一时也找不到病根在哪里,只是看她怪异的拉衣服举动,问了句:

“她的衣物之类的是不是给死人用过了?”

张顺点点头告诉顶仙儿,说自己母亲去世的时候,老婆把自己不穿的一件衣服给老人当了寿衣。

顶仙儿又问道:

“老人去世多久了?”

“昨天是头七,今天是第八天了。”张顺回答。

顶仙儿没有在问下去,就准备起身离开,张顺急了,忙问是怎么回事。

“我无能为力了,这就是因果,老人带着的怨气全部都积到了病人的衣物上。而老人带着的那件衣服也带走了病人身上的阳气,现在时间太久已经无法化解,如果以后的日子想继续那就不穿衣服,也就是不能有属于她自己的衣服,但那也撑不了几年,怨气所驱,必是因果报应。”顶仙儿回答完了就径自离开了。

果然,汪回打那后就很怕穿衣服,还时不时的疯颠着说着一些听不懂的话,张顺出门的时候只得把她锁在家里,大约过了几个月后,汪回就死了,死的时候依旧是身无长物。

因果循环,恶妇终应得的下场。
相关信息
  • 爱如潮水主角阿正全文章节

    爱如潮水主角阿正全文章节

    2018-09-13 10:24:12

    “阿正,你喝过人奶吗?”嫂子在我面前拨开胸罩,开始给小侄女哺乳,原本哭闹的小侄女顿时安静了下来。她的胸部很白,白得耀眼,直看得我眼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