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牛推车

桂林西门外有座赵家山,这山圆滚滚的像一个车轮。

赵家山的东北面有座白牛山,东南面有座牯(gǔ)牛山。

碧绿的阳江从北往南流过白牛山和赵家山的中间,再流过牯牛山西边的山脚,然后一直流入漓江。

三山一水之间,是一片广阔的田地。

老人家说,这一带地方叫做"二牛推车",还讲了一个动人的故事:

早先,这里的田地大半被地主赵剥皮霸占了,逼得农民只好替赵剥皮做长工,或者租赵剥皮的田地来种。

即使有几家有一两块小土地的,也是胆战心惊地过日子,说不定哪一天就会给赵剥皮霸占了去。

不要以为这里有一条河,种田就不愁水了,这里的水比金子还贵呢!

因为这里地高水低,要用水灌田非得用水车不可。

农民哪里有钱买水车!

倒是赵剥皮在阳江里堵了几个坝,在坝边装了几架大筒车(利用水力推动的竹制大水车,当地农民称为"筒车"),使阳江的水流到田里来。

赵剥皮当然不会白白给农民用水,谁要用水,谁就得先交水钱。

农民自己到河里去挑水,赵剥皮也不准。

他说阳江这一路的水是他的,自己到河里去挑水也得给他钱!

有一回,有个农民因为没有钱买水,眼看禾苗就要干死了,半夜到阳江挑水,不料给赵剥皮知道了,赵剥皮当时就把这个农民的水桶没收了,还狠狠地打了这个农民一顿,把他的腿都打断了。

所以,当地的农民只好忍饥挨饿,筹钱买水。

那些实在拿不出水钱的,只好眼巴巴地望着田干禾枯,颗粒无收。

赵剥皮家里有一个长工叫赵家。

他心肠好,最肯帮助农民兄弟。

他看见哪家人手少了,便悄悄地去帮着耕田、插秧、耘田、收割。赵剥皮不在的时候,他就悄悄地把赵剥皮的牛借给农民用。

哪家没钱买水,他就悄悄地挖断田埂,让水流到那缺水的田里。

赵家帮农民做事这样尽心,哪个穷苦人不喜欢他呀!

赵剥皮见来租牛、买水的人越来越少了,觉得有点奇怪,就派狗腿子去打听,才知道是赵家搞的鬼。

赵剥皮气得眼睛冒出火来,把赵家吊起来,结结实实地打了一顿,并且不给一文工钱,将他撵了出去。

农民们见赵家被赵剥皮打得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的,心里就像是自己挨打那样痛。

这个找药,那个敷伤,东家送来了茶水,西家送来了米粮,不到一个月,赵家的创伤就慢慢地好起来了。

他才起得床,就要下田做活,怎样劝也劝不住。

他仍像以往一样,帮了这家帮那家。

可是农民越来越穷了,没有钱租牛买水,哪能种田呀!

大家都挺发愁。村里年纪最大的老爷爷忽然想起来,在白牛山脚下的塘里有一头大白石牛,牯牛山上的石栏里有一头石水牯牛。

老辈人说,你们不要以为这两头牛是石头的,心肠好的人就能用得动它们。

讲是这么讲,可从没有人试过呀!

现在没有别的办法,也就试一试吧。找谁来用牛呢?

不用说,当然是找赵家了。

老爷爷把他的想法告诉了大家,大家立刻赞成。

大家跟赵家一起来到白牛山脚下。

赵家开口说:"白牛,白牛,起来和我们耕田吧!"

说也奇怪,那睡在烂泥塘里的白石牛忽然爬起来了。

赵家牵了大白牛,和大家又爬到牯牛山上。

赵家又开口说:"牯牛,牯牛,出来和我们耕田吧!"

说也奇怪,那伏在石栏里的石水牯牛也爬起来了。

赵家牵着两头石牛到了田里,安上犁,左边是大白牛,右边是水牯牛,就哗啦哗啦犁起田来。

石牛力气大,赵家的力气也大;石牛跑得块,赵家跑得也快,不到两天工夫,农民的田就都犁好耙好了。

石牛不但会耕田,还会背水呢,他们天天驮着大桶到河里去背水,阳江的水不能背,赵家便赶着他们到漓江去背水。这样,农民也用不着向赵剥皮租牛、买水了。

赵剥皮因此更恨赵家,他起了恶心要对赵家下毒手。

有一天夜里,赵家赶牛背水回来,坐在山脚下休息,不提防背后一根闷棍向他打来,他顿时昏倒在地。

接着,颈脖上、胸口上、肚子上又被戳了几刀,善良勤劳的赵家就这样被赵剥皮杀死了。

赵家被暗害的消息很快传开了。

农民们又是悲痛又是愤恨。

大家都知道这是赵剥皮下的毒手,但是上哪里去伸冤哪!

县老爷和赵剥皮是一个鼻孔出气的。

大家噙着眼泪将赵家埋葬在白牛山和牯牛山中间那座小山的山顶上,为的是让他的坟对着他生前用过的那两头石牛,对着他生前帮大家耕种过的田地。

往后,大家就把埋葬赵家的小山叫做赵家山。

埋葬赵家的那天,天忽然变得阴暗起来。

山上挤满了穷人,大家放声痛哭,哭声将山头都震动了,流出的眼泪使得阳江水都涨满了。

把赵家葬下去的第二天,就出了怪事。

赵家的坟头上长出了一根苗,这根苗眼看着一会儿比一会儿长大起来,长得和一根葡萄藤一样。

长呀长,这根藤由赵家山跨过了阳江;长呀长,这根藤就搭到了白牛山顶上;这根藤一下就开了一百朵黄花,朵朵花都有碗口一样大,香喷喷的。

农民在田里闻到了花香,做起活来就不觉得劳累了。

到了晚上,就更奇怪了。

这一百朵黄花变成一百盏灯,亮堂堂的,把周围几十里的田地都照亮了。

这时,大白牛从烂泥塘里爬起来,水牯牛也从石栏里爬出来。

它们走到赵家山前,围着山走了起来。

看呀,赵家山团团转起来了,河水从阳江转到赵家山顶,又从赵家山顶流到农民的田里去了。

第二天清早,农民田里的水就是满满的了,两头石牛又回到他们原来的地方躺下了,赵家山也停止了转动,一百盏灯又变成一百朵黄花了。

花儿还是那样香喷喷的,农民在田里闻到了,做起活来就更有劲了。

赵剥皮谋害了赵家以后,以为农民们没有赵家帮忙,一定要来求他的。

哪知道过了几天,还不见有人来求他,他觉得非常奇怪,又派狗腿子出去打听。

狗腿子回来照实一说,赵剥皮不相信。

他出去一看,果然见赵家山和白牛山的山顶上架着一根开着大黄花的粗藤。

他很恼火,走到赵家山上,听见停在黄花藤上的一只鸟在叫:"赵家不死,万万年!赵家不死,万万年!"

赵剥皮更恼火了,叫人把赵家的坟挖开,并且灌进了铁水,又叫人把黄花藤砍断。

黄花藤被砍断以后,流了三天三夜的血水,把绿莹莹的阳江染成红殷殷的了。

赵剥皮以为这下就可以放心了。

哪知道赵家用过的两头石牛,照样给农民耕田背水,它们还把赵剥皮的筒车撞翻了。

赵剥皮气得要命,带着狗腿子去整治石牛。

石牛发起怒来,把赵剥皮和他的狗腿子通通撞到阳江里淹死了。

相关信息
  • 爱如潮水主角阿正全文章节

    爱如潮水主角阿正全文章节

    2018-09-13 10:24:12

    “阿正,你喝过人奶吗?”嫂子在我面前拨开胸罩,开始给小侄女哺乳,原本哭闹的小侄女顿时安静了下来。她的胸部很白,白得耀眼,直看得我眼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