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如戏,全靠演技

文|啊珊

001

高洁第一次见到方瑞是在朋友聚会上,十个人的圆桌,偏偏就方瑞一个男士。

方瑞有棱有角的脸俊美异常,一双剑眉下却是一对细长的挑花眼,充满多情,英挺的鼻梁,嘴巴噙着一抹放荡不拘的微笑,健壮的手臂隆起条条肌肉。

同桌女人被他金句频出的幽默逗弄得像喝醉酒似的,个个露出痴迷少女状,他却无动于衷,凝视着高洁。

高洁没有笑得花枝乱颤,而是埋头狼吞虎咽,嘴巴塞得鼓鼓的,仿佛含着整个肉包子,一颗米粒黏在下巴。

中午工作太忙,午饭都没吃,本就是吃货的她,此时饿的前胸贴后背,两眼冒星星。

闷头苦干半小时,高洁终于长舒一口气,放下筷子,背靠着椅子,右手摸了摸肚皮,左手擦了擦嘴边油,打了一个响亮饱嗝,众人嫌弃眼神中,方瑞嘴角一扬,聚会结束后主动要了高洁微信。

高洁毕业后跟闺蜜李敏留在这座一线城市奋斗,李敏一直有回老家发展的打算,总是怂恿高洁一起,高洁总是倔强地撅起嘴。

刚到家,微信响了。

“梨花头,用的伊卡璐玫瑰味洗发水,涂了淡粉色唇膏,鼻翼左侧有一颗黑痣,丹凤眼,戴了淡蓝色美瞳,笑起来有两个梨涡,像盛开的樱花。”

“你观察挺仔细。”

“看你那生猛吃相,应该是个吃货,正巧我爱好烹饪,有机会尝尝我手艺。”

高洁仰头大笑两声,这人有点意思,礼貌性应付了几句。

此后方瑞每天像朋友一样跟高洁聊日常,聊工作,高洁也没多少功夫搭理他。

“高洁,你外卖,一个帅气小伙子送过来的。”

高洁疑惑地打开淡蓝色保温袋,四个lock饭盒,装着藤椒鱼,辣子鸡,尖椒牛柳,白米饭上还撒了层黑芝麻,全是辣菜,无辣不欢的高洁感到嘴里一阵潮润。

此时手机响了。

“上次注意到你爱吃辣菜,刀不快,鱼片可能有点厚。”

同事被饭菜的辣香味吸引过来,纷纷露出羡慕的眼神:“小洁,这是你男朋友做的吧,虐死我们单身狗啊!”

高洁低下头红了脸颊,手摆弄着粉红色毛衣线头,那顿饭高洁吃的特别香,恨不得喝汤添碗。

“谢谢你的饭菜,辣的真过瘾!"

“荣幸之至,只要你想吃,往后余生都可以。”

高洁明白方瑞的意思,一边咯咯傻笑一边蹬脚,床都跟着咯吱咯吱响。

“呦,你这是久旱逢甘露啊?”

李敏拍着爽肤水,看着笑得花枝乱颤的高洁。

“是啊!我不是你李大美女,追你的人从地球排到了火星,你看都不看一眼,我可整整三年没人追了!”

“那些男人都是喜欢我魅惑的皮囊,从没有深入触摸过我的灵魂。”李敏挤了挤眼睛,表情夸张。

高洁噗嗤一笑。

方瑞看有戏便发起强烈攻势,高洁每周都会收到芳香四溢的鲜花,羡煞同事。

第一周是百里透着淡粉的香水百合,卡片上用阿拉伯语写着我爱你,高洁不知其意。

第二周是紫色郁金香,花瓣上还带着晶莹剔透的露水,卡片上用法语写着我爱你。

第三周是娇艳欲滴的红玫瑰,卡片上用中文写着我爱你,高洁鼻翼一吸,垂下眼皮。

在方瑞强浪漫强悍的攻势下,高洁终于束手就擒,成了方瑞女友。

两人约会总有聊不完的话,从娱乐八卦到比特币,从国家大事到诗词歌赋,聊海洋的颜色,草原的风,分享生活中的点点滴滴。

方瑞看高洁的眼眸柔情万千,说话轻声细语,同是单亲家庭的背景更是让两人惺惺相惜,渴望组建一个温暖的家庭。

方瑞温暖泛着儒湿的手牵着高洁,吃遍隐藏在大街小巷的美食店,他的温暖像潮水,总是一阵阵蔓延过来,涌入高洁的心脏乃至全身。

高洁开始幻想自己披上婚纱的幸福模样,方瑞告诉她年底就跟她订婚,忙完这个月就带她回家见他妈,高洁点头如捣蒜。

酒店真丝床垫上,两人像两条不停痴缠的蛇,喘息着,扭动着,直到筋疲力竭,高洁大汗淋漓,猫一样蜷缩在方瑞肌肉突出的臂弯里。

002

高洁夜里起来上厕所,瞄了一眼手机,竟然有二十几个未接电话,全是方瑞打来的,时间是凌晨一点十五分。

高洁手忙脚乱,赶紧回拨过去。

“洁,我妈突发心肌梗塞在医院,明早手术,刚交了五万住院押金,手术费还差三万,跟亲戚借了一万,还差两万,我快急疯了。”

方瑞语气焦着,说话断断续续,沉默许久,高洁听到了电话那头传来哽咽声。

高洁额头渗出一层密密的细汗,只觉口干舌燥:“别急,我会帮你想办法。”

高洁一夜没睡,翻来覆去,思前想后,方瑞沙哑无助的声音总是在她耳边响起,此时的他肯定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

第二天天蒙蒙亮,高洁顶着黑眼圈去取了一年积蓄,然后心一横,透支了信用卡取现一万二,才凑齐两万。

方瑞弓着身子接过那一沓钱,感激之情溢于言表,一时语塞,最后只从嗓子眼蹦出几个字。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我给你打个欠条。”

“下个月十号信用卡还款日之前还我就行,我快迟到了,你照顾好阿姨。”

方瑞一愣,脸色渐渐寒了下去,看着高洁离去的背影若有所思。

虽然透支了信用卡,但是高洁不后悔,不帮他,高洁心里过不去。

“什么?你信用卡透支那么多钱?你用什么还?逾期是要收利息的!”

李敏怒瞪双眼,一骨碌从床上蹦了起来,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

“我只是想帮帮他,他已经没了爸爸.........挺可怜的,钱他肯定会还我的呀。”

李敏低下了头无奈地叹了一口气,窗外寒风瑟瑟,夜凉如水,窗户被风吹的吱吱响。

最近几天方瑞总是很忙,连着两个周末都没有约高洁见面,说之前请假照顾母亲,工作上落下不少进度。

高洁主动打电话给他,方瑞不是挂断就是敷衍几句说在加班,曾经的如胶似漆,你侬我侬渐渐褪去,高洁隐隐有种不好的预感。

到了还信用卡的日子,高洁打电话给方瑞,竟已是关机状态,发了微信也不回。

第二天晚上还是如此情况,高洁慌了,只觉天旋地转,瘫坐在床边,嗓子眼似乎有一股气堵在那里出不来,心脏隐隐作痛。

“我陪你去找他。”李敏愤愤地说。

“我只知道他住哪个小区,不知道具体地址,那个小区很大,有六十几幢呢!”高洁哽咽着,双手抱着蜷缩的腿,说话有气无力。

“那我先取点钱给你,你把最低还款额还了。”

“我明晚就去他小区门口蹲守,要到钱就还你!”高洁眼睛里噙满泪水,楚楚可怜。

悔不该当初,欠条也没有,高洁真想扇自己一巴掌,但还是抱着一丝希望,方瑞是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

高洁下了班苦苦蹲守一个星期,终于等到了方瑞,也等到了方瑞新女友,方瑞轻揽女友腰肢,有说有笑,相视眼神里爱意浓烈,似乎甜蜜无比。

新女友身穿香奈儿新款秋季蓝色风衣,脚踩Sergio Rossi高跟鞋,手镯是Cartier猎豹金典款,虽然浓妆艳抹,但也掩盖不住臃肿身躯和五官底子平淡无奇。

高洁后槽牙咬得嘎嘣响,喘着粗气,指甲嵌入掌心,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悄悄跟在两人身后,摸清了方瑞老窝。

“你找到他家了?”李敏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蹦了起来。

“那报警啊!”

“没有欠条,没有证据,警察不会管的。”

“我明天上门讨债,分手没说一句就搂着别人了,我太傻,钱再要不回来,就太便宜他了。”

泪水从高洁黑亮的眼睛里滚滚而下,像两道开闸的洪水,令人心碎的不知向哪奔涌而去。

第二天高洁敲响了方瑞家的门,开门的是方瑞母亲,身着灰色宽松睡裙,一脸寒意,三角眼把高洁从头看到脚,防备地问高洁找谁。

“我找方瑞。”

方瑞听到了动静跑了过来,看到是高洁脸色立刻黑如锅底,夺门而出,把高洁拽到了小区无人旮旯角。

“厉害啊,都找到我家里来了,幸好我女朋友不在,你到底想干什么?”

“你为什么这么对我?”

“老子就图个新鲜感,我手机里女朋友多呢!你要是有钱还可以陪你继续玩玩,两万块钱就要透支信用卡,这以后还怎么玩?”

“陪你玩了三个月,两万块那是劳务费,再来我家别怪我不客气!”

高洁脑袋里炸起了惊雷,只觉得天旋地转,愤怒吞噬了她,她想咬掉方瑞脸上的肉。

她一个箭步上前,抡起拳头朝方瑞挥去,方瑞一个躲闪,抓住她细弱手臂,两人相互推搡着。

“别敬酒不吃吃罚酒,别给脸不要脸,别逼老子动手。”方瑞的话如一把锋利的刀子,飞向高洁心脏。

方瑞表情变得狰狞,眼睛闪着绿光,手臂青筋爆出,猛地用力一推,高洁一个趔趄没站稳,摔倒在地,方瑞扬长而去。

此时高洁已经完全失去理智,身体抖成筛子,狂奔到油漆店买了油漆,一桶桶泼到了方瑞家门口,一边泼一边怒吼,像一头发疯的狮子。

楼上下邻居都驻足看热闹,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又是一个上门闹的姑娘,哎,听说最近攀上了一个富家女。”

“吃软饭!白长了一副好皮囊!”

“哎,谁让人家能说会道,巧舌如簧,现在的姑娘不就喜欢肌肉猛男,会说甜言蜜语的?”

门突然被方瑞打开了,他如一尊怒目金刚,脸憋得通红,怒视着门口围观的邻居,邻居们也不想多事,纷纷散去。

他强硬把高洁又拖到方才的旮旯角,不分青红皂白,上去就是一顿拳打脚踢,高洁蜷缩在地上,双手抱着头,痛的撕心裂肺地哀嚎。

方瑞似乎还不解气,右手拽着高洁头发朝墙上狠狠撞去,高洁用手挡了一下脑门,但鲜血还是顺着脑门流了下来。

“钱是一分都不会还,再敢来我家闹事,老子就用小刀割花你脸。”

高洁用手捂着头,死死看着方瑞,仿佛凝视深渊里的恶魔,原来人性可以这么恶到令人发指!

003

李敏赶到医院时,高洁左边额头和嘴角的血迹已经结成了咖,李敏气得瑟瑟发抖。

“我去跟他拼命!”

“省省力气吧,你别再被他打了,怪我当初眼瞎,是人是狗分不清,等我先养好伤,再做打算。”

一个月后,方瑞见高洁没有再来找麻烦,便大大方方底带着女友出入小区,同时还不忘在微信上跟其他女友撩骚。

富家女虽衣着光鲜,但是相貌实在不敢恭维,颧骨凸出,皮肤黑如炭,眼睛有点斜视,一对龅牙更是不忍直视。

男人总是会透过衣服看本质,方瑞的身体又开始蠢蠢欲动,在微信上钩搭了一个微信名叫“夜店公主”的女人。

朋友圈全是火辣惹眼的照片,性感的嘟嘟唇,灵动深邃的眼眸,蜂腰大长腿,浓密的大波浪垂到腰间,方瑞立马想到这一头头发在床上会是多么诱人。

“想什么呢?”一旁女友娇嗔道。

“看中了一款浪琴表,有点小贵........要三万多,还是算了吧。”

“我微信转你钱,最近你表现不错,我很开心,也......很舒服,说完舌头舔了舔龅牙,臃肿的身躯压上了方瑞,一室旖旎风光。”

完事后,方瑞在浴室使劲搓着身子,一脸嫌弃,此时夜店公主发来信息。

“帅哥,姐寂寞了,陪姐聊聊天啊。”

方瑞邪魅地笑了一下,迅速回复。

“我不仅能陪你聊天,让你暖心,更能陪你暖床呦!”

夜店女郎没有回复,方瑞急了,立马发了一个尴尬的笑脸过去,解释刚才是开玩笑。

可是夜店女郎一整晚都没有回复,方瑞听着女友呼噜声,辗转难眠,脑袋里意淫着夜店女郎那性感妩媚的身躯。

一个星期后方瑞才收到夜店女郎消息。

“那晚我老公突然回来了,他这个人很多疑,今天才走,去国外出差两个月,这聚少离多,姐姐苦不堪言!”

“那让弟弟陪陪你吧,好不好,就是陪你说说话,好不好,好不好吗?”

“这座城市我没几个朋友,日子实在太闷,你会喝酒吗?陪姐姐喝两杯。”

“好!”

“地点你定吧,我家里有上好的红酒,我换个衣服就来。”

方瑞咽了咽口水,订了酒店,把房间号发了过去,本以为夜店女郎会拒绝,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傻子都知道会发生什么。

夜店女郎却淡淡地回了一个“哦”。

方瑞不知道她会不会来,心里像钻进了一个活奔乱跳的小鹿。

到了房间,方瑞把暖气开到最高,脱了外套,满怀期待地静候夜店女郎。

一个半小时过去了,方瑞开始急躁,夜店女郎发来信息,说有点事耽误了,马上就到。

过了凌晨一点,方瑞抽完一包烟,已经开始打瞌睡,心里开始怀疑是不是被夜店女郎耍了。

又过了半小时,门终于被缓缓打开,夜店女郎穿着黑色紧身低胸连衣裙,脚踩银色细跟高跟,手提着一个灰色油纸袋。

方瑞瞬间清醒,起身迎了上去,夜店女郎咬了咬红唇,眨了眨深邃的眼眸,甩了甩大波浪头发,坐下来点燃了一支烟。

“你酒量行吗?”夜店女郎特地把行吗两字提高了声调。

“有美女陪,我自然海量。”

“是吗?别吹牛皮,让姐姐见识见识。”

两人推杯换盏,为了显示自己能喝,方瑞直接吹了一瓶红酒,红色的液体从他嘴角溢出,缓缓流到了脖子上,又延伸到起伏的腹肌上。

“别急,姐姐带了四瓶呢,不醉不归。”

方瑞身体蠢蠢欲动,脸颊泛了红,目不转睛地凝视夜店女郎,房间很安静,能听到方瑞咽喉的滑动声,空气中弥漫着酒精和暧昧的气息。

一杯接一杯,方瑞酩酊大醉,感觉头晕乎乎,视线开始变模糊,眼皮很沉。

“果然海量,佩服!”夜店女郎眨了眨微卷的睫毛,拍了拍方瑞肩膀。

“我……我还能……再喝!”

方瑞口中喷薄出浓郁的酒味,已经口齿不清,眼睛眯成了一条缝,起身歪歪倒倒走了几步,趴在了床上。

夜店女郎轻轻唤了几声,方瑞没有任何反应,鼾声震天,夜店女郎用方瑞的手指解锁了他手机,然后悄悄打开了宾馆门。

“快进来,畜生微信零钱有一万八千多,支付密码用的他指纹,这会钱已经转到我微信上了。”

“酒里溶了一颗安眠药,赶紧做事!”

此时窗外已破晓,天空有了一丝亮色。

004

方瑞第二天是被床边固话吵醒的。

“507号顾客您好,请问还要续一晚时间吗?快过十二点了。”

方瑞揉了揉惺忪的睡眼,头痛欲裂,迷迷糊糊说了句不需要。

打开手机,五十几个未接电话,全是女友打来的,手机只剩下百分之十的电,方瑞赶紧回过去。

“你个畜生!老娘养只狗不是为了到外面偷吃!”

方瑞一头雾水,一看手机,一百多条未读微信。

一打开微信方瑞彻底傻眼了,微信竟然群发了自己和两个女人的床照,照片中自己全身裸露,幸好重要部位打了马赛克。

左手边的女人露了一个背影,大波浪倾泻而下。

右手边的女人虽然是正面照,但是脸上打了马赛克,方瑞一眼就认出了那个梨花头。

微信里好多人回了信息。

“玩双飞?身体吃得消吗?”

“明天不用来单位上班了!”

“你个骗子,不是说只喜欢我一个的?”

“朋友,咋们以后别联系了,我媳妇看了我手机。”

而此时,李敏和高洁正在火车站等火车,火车开往两人老家,高洁脸上终于露出了久违的笑容。

“你演技真好!”

“逼急了,谁都是影帝!”

首发公众号:暖叔的生活观

抄袭我文章的是小狗

相关信息
  • 爱如潮水主角阿正全文章节

    爱如潮水主角阿正全文章节

    2018-09-13 10:24:12

    “阿正,你喝过人奶吗?”嫂子在我面前拨开胸罩,开始给小侄女哺乳,原本哭闹的小侄女顿时安静了下来。她的胸部很白,白得耀眼,直看得我眼馋....

  • 王俊凯《天坑鹰猎》坑王之王,王俊凯

    王俊凯《天坑鹰猎》坑王之王,王俊凯

    2018-09-04 14:35:17

    近日,王俊凯出演的电视剧《天坑鹰猎》,获广大观众的一致好评,都觉得王俊凯演技提升很快,王俊凯,那绝对可以称得上是90后中相当努力上进的明星了,刚进入北电,就参加《演员的诞生》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