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

再次见到杜一明,是在一家男士服装店。店虽不大 ,客户却是挺多的。从外面的玻璃窗向里面看去,远远就可以看见好几个客户的身影。

我挽着老陈的胳膊,向周围的店扫了一眼,与此相比,周围的店里显得萧条与冷清。

人大都喜欢去热闹一点的场所,这点我也不例外。

店里倒是干净利索,衣服搭配的看着很舒服。相对于其他门店,这里光线很柔和,没有目眩和刺眼的感受。空气里还弥漫着植物的清香,让人很是放松。果然,想要留住客户也要动点小心思的。

我手里拿着一件男士的衬衣问老陈喜不喜欢,他看了一眼笑着对我说,你做主就好。他一笑起来,两只眼睛眯成了一条缝,牵动着眼角几根皱纹。30岁的男人,已经褪去了幼稚的躯壳。只是这一笑眯起的眼睛,还似年少时的可爱。

我把衬衣在他身上比划了一下,只听身后有个男人向我们走过来。

“不好意思,刚才在忙,两位有需要请尽管告诉我”。

他的声音浑浊有力,萦绕在耳边仿佛似曾相识的感觉。我猛地一回头,他正站在我身后。是的,他是杜一明。

他看到我,眼里掠过一惊,随即稍纵即逝。他双手掐腰,深吸一口气,“世界真他妈的小”他咧嘴一笑。

“杜一明”!我呆愣了足足一分钟才反应过来。

“你小子,怎么在这”!我用力的捶了他一拳。傻呵呵的笑着。

那一刻仿佛又回到了我们的高中时代。

现在的杜一明,看上去人模人样的。那时候的他简直就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小混混。

他的座位在最后一排,最后一排只有他一个。没有人愿意和他同桌,他也不习惯有人在他旁边。用他的话来说,那样会干扰他睡觉。对于他来说,贫嘴打架是常事,他唯一的乐趣就是睡觉。那样的话什么都不用想。

起初,班主任还会为了维护课堂纪律惩戒过他,罚站也好,打扫卫生也好,甚至叫来了家长。杜一明的母亲,是个小个子的瘦弱女人。

那一次我进办公室里拿点学习资料。看见杜一明和她的母亲刚好在那里。

班主任是个四十岁左右的中年男人,带个黑框眼镜,舔着肚子。

杜一明的母亲低着头,她俯着身子,听着班主任的一顿训斥。有时她气急败坏地指着杜一明的鼻子骂,用她洗的发白的袖口揩着眼泪。而站在一边的杜一明无动于衷的站在那里。他无视的看着这一切,眼睛里满是鄙视。他似乎觉得她母亲没必要在班主任跟前做出一副点头哈腰的样子。那样子,真让他难受。

我蹑手蹑脚的从里面出来,回头看了一眼杜一明。他的眼神正好碰上我,是那么的冷漠。看的我后背直发毛。

我在想,是怎样一个无情的人,才会做到这般地步。

我和杜一明是性格完全相反的两个人,他霸道,冷漠,打架斗殴,甚至吃烟喝酒,无所不通。而我不论是家里还是学校都是一个乖乖女的形象。我甚至不会拒绝别人,甘愿当一个老好人。我有时真的很羡慕他,天不怕地不怕,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是的,我是那样隐忍。

所以才暗恋了别人两年。我喜欢的这个人叫郑浩。我和他没有说过几次话,每次都是我偷偷的去看他。

奇怪,那时候觉得喜欢一个人真的没什么理由。也许是他认真听课的样子,也许只是一个微笑。

他的座位在我的右上角。他是个高高瘦瘦的俊俏男孩,一笑起来两个深深的酒窝。他不仅性格好,成绩也是名列前茅。当然这样优秀的人,早已名草有主了。何况对于我这样一个其貌不扬的人。

所以我选择单恋,就这样能每天看见他就好。可是我忘了,嫉妒是让人多么痛苦。

当你实实在在的看见,他牵着另一个人的手,漫步在林荫下 ,落叶为他们伴舞。

当他在漫天飞雪里轻吻着她的脸,她的脸埋在雪的柔情里,那般美丽。

而我的心却是那样疼。

我恨不得,变成一片落叶,一片雪花,落在他的怀里。

可是这一切他压根不知道。在他心里,我们只是普通的同学关系。普通的不能再普通了。

连见面打一声招呼都没有的那种关系。

学校运动会上,他代表班级2000米冲刺。我和班里的女同学为他加油助威。口哨一响,所有选手像奔腾的马儿,一股脑地向前冲刺。他跑向我这边时,额头上一颗颗汗珠抖落下来。

我为他声音喊的嘶哑,只有这时的我才敢这么大声的和他说话。

运动结束后,他跑了第一名。他叉着腰不断的喘着粗气。

我手里拿着一瓶水,踌躇不定。

我鼓足了全身的勇气走向他。一个穿着白裙子的女孩走到他身边为他擦着额前的汗。

我立住,握紧了手里的明晃晃的水。陆一明尴尬的朝我看了一眼。

我离开了喧闹的运动场,一个人走了很久。

那天晚上我拉着室友,想要去喝酒。

只有酒才能治愈我内心的孤独。

这是我第一次进酒吧,酒吧里到处充斥着迷烟和喧嚣。舞池里摇摆的人群。舞台上跳着艳舞的女人,穿着暴露,涂着一口红唇。

口哨声,欢呼声。

室友打退堂鼓似的要走,她拉着我就要往外走。

突然舞池中里的人群拥挤在一起,发出谩骂和斗殴声。

一个穿着灰色衣服的人摔倒在地上,四五个人纷纷用脚踢打着他的头部。

我看见那张脸,满是伤痕,鲜血向外喷出来。

陆一明!

我拨开人群想要去救他,那时候的我什么都没来及去想。

室友拉住我,她说他就是这样的一个人,没必要把自己卷进去。

我站在那里,可我没办法,我不能见死不救。

我拨通了110。

那伙人察觉到有人在报警,他们中有一个人向我走来。我只觉得脑袋被人打了一拳,嗡嗡作响。

我倒在地上,余光中,陆一明向我缓缓的移动。

后来,他的座位一直是空的。

在后来,他返回了学校。他还是像以前一样喜欢上课睡觉。

只是他渐渐的同我说起了话。

他说他从小父亲跟别的女人离开了他们。

他说,他母亲一个人辛辛苦苦靠收废品把他养大。给他最好的。

我问他,为何不好好学习报答她。

他说,你知道我爸为啥要走吗?

他笑着说,我不是他亲生的!他笑的弯下腰,泪水在眼窝里打着转。

室友和我说,郑浩和他的女朋友分手了。

我经常看他一个人默默的走在校园的银杏树下。

那个树下有他和她牵手的记忆,树叶还是那样跳跃着,那般耀眼着。

下雨了,他还在那树下么?

陆一明看着我,他说,如果想要就去追求,别像我这样注定一个人潦倒。

我看着他为我撑起一把伞,递到我手上。然后湿漉漉的离去。

我赶到银杏树下时,郑浩果然没有离开。

我走到他跟前,为他撑起了伞。第一次近距离的靠近他。

我的心扑通扑通跳的很快。

他的头发被水淋湿了,眼睛里满是悲哀。

我似乎如愿以偿的待在了他身边。在校园那颗杏树下,我们终于牵着手。这仿佛是我做梦也没能想到的。

说到底,这要感谢陆一明。可是自那次,他渐渐地不怎么找我说话了。

他还是依然执着的趴在座位上睡觉。

我对郑浩,就像好不容易得到了一块水晶玻璃。我是那样的珍爱它,小心翼翼的守护。

他洁白的校服,因为打蓝球弄上的污渍,被我洗的干干净净的。

我说郑浩,把衣服交给我。于是在寝室里我偷偷的洗好送给他。

他不习惯吃早餐。我说郑浩,那样不行。于是每天我会起早一点,买好送到他的书桌上。

他一个人漫无目的走在杏树下时,我会跑过去挽着他的胳膊说,还有我。

看电影的时候,我会早早的买好票,坐在那里等着他。他背着帆布包出现时,电影已经在放了。冰激凌也化了。

然后整个电影院里,我们彼此静静的坐着。他说,我们分手吧。

我看着电影里男女主人公至死不渝的感动画面,听着周围一片片撕纸哭泣的声音。泪水顺着脸颊流下,一滴滴落到了我冰冷的手上。

我不是在哭电影,我是在哭我自己。

爱的太辛苦,不如放下。

他说他的心里有了别人,没办法装下我。他说我是一个好女孩,应该有更好的人守护我。他说,我给他的,都不是他想要的。

这段时间,过得很辛苦。好在陆一明,陪在我身边。

下课的时候,他不知从哪带来了啤酒,我们盘在慵懒的草地上,尽情的喝。我喝的醉意朦胧。心情不好的时候,连喝酒也没用。

我告诉他,这酒一点也不好喝。他看着我难受的样子,把我紧紧拥在怀里。他说,我这个样子实在难看。

高考就要来临了,同学们都紧张起来,我把所有的心思都花在了学习上。

陆一明说他高考完,准备去海南打工。他有一个亲戚在那里。他说像他这样,上学就是在浪费时间。

高考后我们一直都没有联系。

我考上了一所好的大学。开始了新的生活,结交了新的朋友。也有了喜欢的男生。

也失恋过,也分手过。可再也没有一个人像陆一明那样陪着我失恋,陪着我喝酒。我开始想念那样的友情。

他说,所有人都说他是人渣,只有我把他当朋友。只有我肯留下来救他。

或许放在任何一个人身上,我都会报警打电话。可这样一个人之常情,对他来说都是难得的。

因为他是那样不受人待见。只因为他有一个糟糕的童年,糟糕的生活。

而现在,他经营的这家服装店是生意最好的。

他热情的和人打招呼,语气不卑不亢。

他对客户的意见接纳并给出自己的建议。

他卖的衣服质量,款式都很棒,他为人谦和 不张扬。

这看起来不像他。

我以为你会被饿死,我笑着说。

差点死了,他喝了一口咖啡。然后缓缓的抬起眼看向窗外。

我妈死了,他说。

他在无休无止的干着最脏最累的活。他想,这一辈子最对不起的就是她。

她因为一个错误,生下了他。他却用一辈子去折磨她。

直到,她死了,他才明白。他没有一刻去为自己而活。

所以他现在活了。要好好的活着。

是的,要为自己而活。

秋日的午后,阳光懒懒的。我挽着老陈的胳膊。他吃醋的看着我。

仅仅是因为陪了一个老同学,喝了一个咖啡的时间么。我笑着问他。

不,还包括你们在一起的校园生活。他故作悲伤的瞥了我一眼。

长大后的生活,看起来总是那样平淡。就像一湖水,波澜不惊。而那生活中的跌宕起伏,就像下的一场雨,溅起朵朵水花。

是这般温暖,犹如爱人的臂弯。

相关信息
  • 爱如潮水主角阿正全文章节

    爱如潮水主角阿正全文章节

    2018-09-13 10:24:12

    “阿正,你喝过人奶吗?”嫂子在我面前拨开胸罩,开始给小侄女哺乳,原本哭闹的小侄女顿时安静了下来。她的胸部很白,白得耀眼,直看得我眼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