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美人之疤

原来一切不过是梦一场吗?

文/花小妖

图片/网络

1

苏荞跟罗洋吵架了。

起因是苏荞看上了一款名牌包包,价格两万。

“什么包要两万?金子做的啊!”本来坐在沙发上看NBA的罗洋忍不住咂舌。

苏荞参加大学同学聚会回来之后,心情憋屈了一下午,罗洋一句话点燃了她的满腔怒火,她对着罗洋大喊:

“你懂不懂,这是名牌?”

“名牌怎么了,能当饭吃啊?”罗洋小声嘀咕一句。

“你买不起就说买不起,你除了这些还会说什么?”

“哪个女人不爱名牌,难道我不配吗?还是在你心里我不配!”

“为什么别的女人可以锦衣玉食,我就不可以?”

苏荞一想起聚会上林嘉炫耀她那个帅气多金的老公、以及她那些名牌衣服、包包和首饰的样子,嫉妒之情化作一腔委屈,让她对着罗洋歇斯底里喊了很多伤人的话语。

说是吵架,但是结婚三年来,罗洋每次都选择忍耐,偶尔回两句嘴,但从不与她针锋相对,这次也不例外。但是不同的是,这次在她大喊着“你给我滚”之后,他摔门而去。

随着“嘭”的一声,苏荞终于崩溃大哭。

这是罗洋第一次发脾气走掉,以前他从来不这样,他也不爱她了,她早知道会有这一天。

人在情绪不好的时候,想起的总是不高兴的事情。每到这种时候,生命里的一切不幸就会如潮水一般汹涌着向她扑来,一桩桩一件件在她的脑海里放电影一般。

她从小就不如妹妹讨父母喜欢,以至于后来跟他们决裂。

她出身贫寒,从小刻苦读书,终于考上重点大学,可却挣脱不了命运的安排。

她长得漂亮,但却无比自卑,大四时才开始跟罗洋恋爱,他不是她心目中的白马王子,但是她不得不嫁给他。

大学时,她就与林嘉是死对头,可如今她只能看人家脸色。

……

苏荞一边想着一边如幽魂一样走到镜子前,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她一点一点掀开厚重的刘海,手指颤抖着摸上额头,在左眼眉骨到发际线之间,有一块丑陋的疤。

她人生的所有不幸都是因为这块疤。

如果没有发生童年的那场意外,她就不会留下这块疤,她的人生一定是另一番光景。

苏荞时常想,如果人生能够重来多好!

可惜,时光不可能倒流。

为什么命运要这样对她?明明她可以拥有一个璀璨人生,却偏偏让她变成这个鬼样子,她好恨……

极端情绪在体内越积越多,苏荞感觉自己要爆炸了。

她胸腔起伏,用力呼吸,绝望地闭上眼睛,举起拳头向镜子砸去。

“咔嚓!”镜子应声碎裂。

等了好久,预想中的疼痛没有从右手传来,苏荞缓缓张开眼睛。

她仍站在镜子前,但是镜子完好无损,而镜子里的是一张青涩稚嫩的脸,十几岁的模样,瘦瘦的,身上包裹着一身洗得发白的校服。

苏荞认得她,这正是14岁的自己。

2

苏荞环顾四周,狭小的屋子,老旧的家具,铺着掉色地板革的土炕,脚下粗糙的水泥地,一切陌生而又熟悉,这是她老家的房子。

苏荞疑惑地皱起了眉头,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情,她几乎是激动地跑向东屋,那里是父母的卧室,她在靠近门框的墙上一下子找到了日历。

因为母亲有一个习惯,每天早晨起来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把前一天的日历撕掉,所以,她看到正是今天的日期,而日历上显示的是2001年6月22日。

她骇然大惊,这个日子她永远都不会忘,因为正是这一天发生的意外,改变了她一生的命运。

她又快速跑回西屋的镜子前,看着镜子里梳着马尾留着厚重刘海的自己,她做了好几次深呼吸,才颤抖着手缓缓掀开刘海。

头发一点一点被掀开,额头一寸一寸露出来……

直到最后,额头全部露了出来。

她双手紧紧捂住嘴巴,不可置信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泪水夺眶而出。

她额头光洁无暇,没有那丑陋的伤疤。

这么说,她真的穿越了,而且还是穿越到了那场意外发生之前。

“小荞!”就在这时,她听见有人叫她,“把炉子的炭灰倒出去。”

苏荞很快分辨出,那是年轻时候的母亲从厨房里传来的声音,她浑身一震。给她带来命运转折的意外即将发生了。

她看向镜子里那张无暇的脸,快速下定了决心,既然上天给她重来一次的机会,她绝不会让悲剧重演。

“小乔,你听见了吗?把炭灰端到外面倒掉。”没有听见她的回应,母亲有点不耐烦。

“哦,来了。”苏荞用14岁稚嫩的声音回答,一步一步走进厨房。

母亲已经把炭灰从炉子里扒了出来,装在一个铁矬子里。

苏荞把铁矬子端起来往外走,脚步却是非常缓慢的,曾经缠绕了她多年的噩梦不自觉地在她脑海里回放。

上辈子,也是母亲让她倒炭灰,她走进院子的时候却不小心摔了一跤,手里的炭灰撒了一地。

本来那一跤她摔得并不严重,因为冬天穿得厚,身上连一点破皮的地方都没有。

然而,却没想到,在那片灰黑的炭灰里竟藏着一块没有烧尽的煤炭,苏荞摔倒的时候,额头刚好压在了上面,之后,她的额头就留下了无法治愈的伤疤……

想到这里,苏荞下意识往铁矬子里看去,一片灰黑里竟然露出一块火红,正是那块没有烧尽的煤炭。

苏荞惊恐地瞪大了眼睛,她双手一抖,差点扔了铁矬子。

重来一次,上天居然还是给她安排了这块煤炭,难道她就逃不过这个宿命了吗?

不,她绝不要!

走到外屋的时候,苏荞放下铁矬子,看见正坐在东屋炕沿边看电视咯咯笑的妹妹,她眼珠一转,狠心下了一个决定。

苏荞走到屋门口,一手扶着门框一手捂着肚子,一脸痛苦地看着妹妹,装作有气无力地说:“小麦,帮我倒下炭灰,我肚子疼憋不住了。”

“你快去吧,我倒。”11岁的小麦痛快地答应着。

几乎是妹妹话音还没落,苏荞就逃也是地跑出房子,一头冲进了房子东边的厕所。

虽然上辈子她跟妹妹的关系并不好,甚至因为父母一度闹到僵化,但是,她也不想害她。

可是炭灰总要有人去倒的,既然上天安排了那个煤炭,既然注定必有这场劫难,她不想倒霉的那个人是自己。

或许她事先知道了这件事,也有可能小心翼翼躲过,但是为了万无一失,她只能这样做,因为她真的不想再经历那样的噩梦。

她现在只祈祷上苍能够发发慈悲,不要让小麦遭受她曾经经历的厄运。

“妈!妈!”苏荞正想到这里,突然听到小麦撕心裂肺的哭喊。

苏荞的心突然往下一沉,深呼吸了两口气跑出厕所,果然看见小麦趴在地上,炭灰散落一地。

“小麦,咋摔着了?摔哪儿了,让妈看……”母亲急急地从屋子里跑出来,心疼地把小麦扶起来,突然吓得说不出话来。

站在几米之外的苏荞,也惊恐地瞪大了一双眼睛。

因为她看见小麦的额头被煤炭烫伤了,刘海都被烧焦了,还滋滋冒着烟。

这情形跟苏荞当初经历的一模一样。

苏荞捂住嘴巴,死死咬住手指,眼泪夺眶而出,瘦弱的身体不受控制地哆嗦着。

3

刚巧父亲从外面干活回来,看到眼前的情景,扔了手里的东西抱起小麦就往村卫生所跑。

卫生所的大夫给小麦的伤疤做了简单的消毒处理,小麦被连夜送去了县医院。

但是医生无力回天,小麦的额头上留下了一块发黑又凹凸不平的疤,印在左眼眉骨到发际线,有鸡蛋一般大小。

跟当初留在苏荞额头的那块一模一样。

为了这件事,母亲打了苏荞一顿,一边打她一边骂:“我让你干点活你就想着偷懒,要不是你小麦也不会变成这样,她以后的人生就毁了,你让她一个姑娘家咋办?”

父亲在一旁想要阻拦,但是可能也在气苏荞,重重叹了口气,就蹲到一边去闷头抽烟。

苏荞突然想起了上辈子,当她遭遇同样意外的时候,却没有一个人为她委屈难过,凭什么落到妹妹头上,就是她的错,而落到她的头上就是她自己倒霉?

带着上辈子对父母的怨怼之情,一股火气窜上心头,苏荞再也难以忍受,抓住母亲打下来的掸子,大喊:“难道我额头留了疤你就觉得应该了吗?如果不是你让我们倒炭灰,就不会发生这种事,你怎么不打你自己?”

“你还敢顶嘴!”苏荞一直乖顺,突然顶嘴,母亲愣了一下,然后举起颤抖的手,那一巴掌却迟迟没有落下。

小麦从里屋跑出来一边眨着泪花一边说:“爸,妈,你们别怪姐姐,她也不是故意的。”

苏荞心里划过一丝愧疚,低下头,死死咬着嘴唇不再说话。

寒假眨眼间就结束了。

开学第一天,为了遮掩额头的疤,小麦留起了厚厚的齐刘海。

而苏荞把刘海全部梳了起来,她额前的头发还很短,没办法扎起来,她就用很多个黑色的小卡子一绺一绺别上去。

她发誓她这辈子都不会再梳刘海。

关于梳什么发型,苏荞想到很多年之后网上流传的一句话:中分看鼻子,齐刘海看脸型,斜刘海看气质,无刘海看五官。

苏荞自然知道自己的优势在哪里。她不仅长了一张小巧的瓜子脸,额头饱满光洁,而且五官精致,尤其是眉眼最出挑,所以她露出额头比梳刘海不知道漂亮多少倍。

果然,她一刚到学校,就有同学对她说:“苏荞,一个寒假过去,我看你咋变漂亮了呢。”

苏荞笑而不语,但心里是得意的。

从此之后,苏荞爱上了照镜子,看着镜子里那张脸,她知道自己长大之后会出落得越发漂亮。这是上天给她的恩赐,以后更会成为她走上美丽人生的武器。

就连父母也露出了惊艳的表情,没想到自己的这个女儿竟然这样漂亮,为什么以前没有发现。

苏荞会带着点骄傲问父母:“你们是不是也觉得我的额头很漂亮?”

大概“额头”两个字让父母想起了小麦,他们的脸色一下子黯淡下去,母亲低声嘱咐:“以后别在你妹妹面前提这两个字。”

苏荞不愿意地冷哼一声,转过身去继续照镜子。

她想起了上辈子,是20岁以后,当苏荞因为意外留疤对父母心生怨怼的时候,小麦曾经为此骂过她:“你不能因为这件事情怨恨他们一辈子,毕竟发生那样的事情是我们所有人都不愿意看到的。”

说这话时小麦义正言辞,倒显得她小肚鸡肠。

苏荞倒要看看,悲剧的主角换成小麦,她会怎样演绎自己的人生。

4

苏荞家在农村,父母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父亲会点木匠活,偶尔接点零活,却也没有多少收入,加上两个女儿成绩优异,想要供她们上大学,所以家里一直都省吃俭用。

苏荞和小麦一年到头都买不上一件新衣服。

小麦的衣服大多都是捡苏荞穿剩下的,而苏荞的衣服大多来源于亲戚送的,很多都是大人款,母亲就改小一点给她穿。

好不容易升入初中订了一身校服,总算有了自己的衣服,却大了好几个码,穿在她瘦弱的身上肥肥大大像个麻袋,因为母亲说:“你正是长个子的时候,校服买大一点,这样可以穿三年。”

苏荞念的是乡里的初中,也都是农村的孩子,但还是有很多女生开始穿起了漂亮时髦的衣服。

不过,苏荞从不羡慕她们,因为她知道美貌是那些人没有的,更不是那些看似漂亮但是廉价的地摊货能比的。偶尔也有女生羡慕地对她说:“苏荞,虽然你的衣服都不好,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穿在你身上就是好看。”

虽然刚读初一,却开始有男生给她递情书,她看都不看就扔进了垃圾桶。

她现在可没时间想那些没用的事情,她翻开书本,时隔多年,她把那点知识都忘得差不多了,所以她要加倍努力,因为要想改变命运,只能好好读书考上大学。

苏荞从小就聪明,曾经总是考全年级前三名,现在她更是一心扑在学习上,很快,成绩就赶了上来,初二上学期期中考试第一次考了年纪第一名,自此就一直保持这个成绩。

中考的时候,苏荞不负众望地考上了当地最好的高中。

十六七岁的花季少女情窦初开,女生们在宿舍讨论最多的话题是班里哪个男生长得最帅,好像每个人都有了喜欢的人。

只有苏荞,从不参与这个话题,也从不多看哪个男生一眼,只管埋头学习。

她仍穿着宽大的校服,但是出落得越发美丽,男生们把她评为班花。爱美之人人皆有之,不断有男生给她递情书,她仍是一眼不看就丢进了垃圾桶。

同桌不解地问:“那个男生也不错啊,你为什么就不能给他一个机会呢?”苏荞不以为意地一笑而过,继续埋头学习。

她知道自己以后会过上人人羡慕的生活,而她的真命天子在S大,她一定要努力考上大学,去找宋毅。

苏荞成绩在班里名列前茅,美貌和智慧并存。开始有女生嫉妒她,私下凑在一起说她坏话:“苏荞有什么了不起,一个农村出身的穷鬼,有什么好骄傲的,看她那副假清高的模样就恶心。”

大家附和着,想了一个主意要整治苏荞。

运动会开始了,有人举荐苏荞参加800米跑,苏荞推辞不下只能硬着头皮应下。但是她不胜体力,最后竟然被一同参加比赛的女生故意绊倒,她摔在地上胳膊和腿擦伤了一大片。

有人跑过来背起她就往校医室跑。还好她只是皮外伤,并没有大碍,背她来的人大大松了一口气,她这才向那个男生看去。

她惊讶地瞪大了眼睛,竟然是罗洋,她上辈子的老公。

她这才想起来,罗洋是她的高中同学,成绩全年级前三名,老师眼里的得意门生,但是长相普通,性格也比较内向,总是默默无闻的感觉。

没想到重生一次又遇见他,真是逃不了的命运,苏荞感慨,但是她并不想跟他接触太多,所以她对他冷眼相待。

可能她的态度太明显,罗洋发觉了,于是从不敢靠近她。

而且,让苏荞惊喜的是,罗洋没有像上辈子那样跟她报考同一所大学。终于摆脱他了,真是太好了。

5

然而,有些事情还是没有改变,那就是在大学里,她遇见了林嘉,她上辈子的死对头。

还有,宋毅。她这么多年梦寐以求的目标。

还是在大一那场新生联谊会上,宋毅高大帅气,从穿着上来看家境不错,自然吸引了很多女生的目光,林嘉更是紧紧追随着宋毅。

上辈子苏荞不明白那么目中无人的林嘉为什么会主动接近宋毅,历经一世她终于明白了,原来不是因为林嘉有多喜欢宋毅,而是因为她早就探知了宋毅富二代的身份。

苏荞上辈子不知个中缘由,但是这次她有备而来,林嘉妆容精致又怎样,苏荞只是略施粉黛就将她轻易碾压,成功吸引了宋毅的目光。

“小乔,人如其名,真美。”上辈子,宋毅第一次见到苏荞的时候也是这么说的。

苏荞还记得当时林嘉的反应,她扑哧一声笑了,插进话来:“人家的名字哪里是小乔,是荞麦的荞。”

苏荞的家乡盛产荞麦,因为父母没读过什么书,就给她跟妹妹分别取名小荞、小麦。这还是开学那天,苏荞在作自我介绍的时候自己说的。

苏荞知道林嘉是故意的,简短一句话暴露了苏荞寒酸的出身,宋毅这才注意到苏荞的衣着,寒酸中透着土气。当时的苏荞自卑地缩到了林嘉身后。

虽然后来证明宋毅并没有嫌弃她的出身,但是苏荞这次决定主动出击,在林嘉刚要开口的时候,苏荞落落大方地对宋毅微笑:“学长可能有所误会,我是荞麦的荞,因为我的家乡盛产荞麦。”

一句话既拦截了林嘉跟宋毅说话的机会,同时也给宋毅留下了更好的印象。

此时的林嘉就算再机关算尽,也不过是个18岁的小姑娘,那里斗得过有备而来的苏荞,自然败下阵去。

更何况,宋毅一早看中的人就是苏荞,甚至在联谊会的第二天就向她表白。若不是她额头有一块疤,又哪里轮得到林嘉后来嫁入豪门?

苏荞至今还记得宋毅向她表白的情景。

那天晚上,宋毅在操场上用蜡烛摆了一个大大的心形,他将她拉到中间,在同学的注目和漫天绚烂的烟花之下,宋毅手捧鲜花对她说:“苏荞,我喜欢你,做我女朋友吧。”

可是,她当时却做了一件追悔莫及的蠢事,她在宋毅面前掀开了她的刘海。

苏荞永远也忘不了宋毅当时的反应,他僵在原地怔怔地看着她的额头,就那么静默无声站了好久,最后丢下一句“对不起”落荒而逃。

不久之后,苏荞就听说宋毅跟林嘉在一起了。

从此以后,苏荞成了人人避之不及的“灾星”,以前对她有好感的男生也都躲得远远的。除了罗洋没有人理会她……

“苏荞?”宋毅见苏荞走神,叫了她一声,苏荞这才回过神来。

她望着周围的一切,她跟宋毅站在蜡烛摆成的心形里,周围围着很多同学,漫天绚烂的烟花,相同的场景重演,宋毅又在向她表白了,她甩掉脑袋里那些不开心的过往。如花的脸上挂上一个恰到好处的微笑,接过宋毅手里的玫瑰花,在一片掌声中两人深情相拥。

宋毅非常大方,交往之后给苏荞买各种名牌包包、衣服、首饰,俗话说人靠衣装,苏荞越发光彩照人,宋毅总是迷恋地望着她,说:“苏荞,你真是太美了,我太爱你了。”

两人交往顺利,毕业之后就结了婚,宋毅为苏荞举办了盛大的婚礼,羡煞了无数女人,苏荞还特意邀请了林嘉,目的就是为了气她。

因为宋家家境优渥,婚后苏荞就当起了全职太太,她每天的工作就是逛街购物做美容,她如愿以偿地过上了豪门生活。

6

这一世,苏荞跟父母的关系仍不如妹妹跟他们亲近,但是比上辈子好太多。苏荞经常给他们寄钱,甚至在S市给他们买了一套大房子,但是父母来住了两天就说不习惯又回了乡下。

临走的时候,他们嘱咐她多照顾照顾小麦。小麦刚好考到S市读大学,苏荞在家里特意收拾出来个房间,让小麦搬来住。

小麦已是一个大姑娘,出落的亭亭玉立,跟苏荞有七八分相似,也是个十足的美女。

小麦搬来的那天,宋毅露出惊艳的表情:“没想到妹妹这么漂亮。”

苏荞鬼使神差地说了一句:“当然漂亮啊,我妹妹嘛,只是可惜……”

宋毅奇怪地问:“可惜什么?”

“小时候发生过一场意外,她额头留了疤……所以一直梳刘海。”

小麦听到这里,沉默地低下头去。

“哦。”宋毅看小麦的眼神马上变得清明,这让苏荞很满意。

苏荞又赶忙安慰小麦:“不过没关系的,姐姐和姐夫都是你的亲人,不会嫌弃你的。”

小麦点点头。

苏荞又转头看向宋毅问:“你也会把小麦当亲妹妹的对吧?”

“那当然。”宋毅淡淡一笑。

之后小麦就住下来,与姐姐姐夫相处融洽,苏荞待她很好,给她吃好的穿好的,两姐妹一点一点变得感情深厚。

小麦很用功,成绩优异,一直拿奖学金,虽然苏荞总是给她零花钱,但是她仍坚持做兼职,大三的时候就已经经济独立。毕业之后,她以漂亮的简历成功进入世界500强企业。

短短三年的时间就做到销售总监的位置,年薪百万,十足女强人一个。

人都说职场得意,情场失意,小麦到28岁的时候还单身。以前也不是没有人追,毕竟漂亮的女人很讨人喜欢,但是每次当她亮出她额头的伤疤的时候,那些男人无一例外地都逃掉了。

伤心难过总是有的,只是后来习惯了,小麦练就了铜墙铁壁,到最后干脆不再去触碰爱情,一心扑到事业上。

但是苏荞总是为小麦担心,毕竟上辈子她因此被人嫌弃过,所以她愧疚的同时也很心疼,有时候也会禁不住问:“小麦,你恨我吗?如果不是因为我,你就不会变成这样。”

“姐,你说什么呢?”小麦嗔怒地瞪苏荞一眼。

她从来没有恨过苏荞,因为姐姐也不是故意的。

再说她本来就比苏荞看的通透:“那些人不喜欢我,是他们的事情,我并不认为是我的错。因为我的伤疤而不选择我,只能说明他们不是真心爱我。我的缺陷刚好可以帮我检验一个人是不是真心爱我,我反而认为这是一件好事。一个不爱我的人当然不值得我伤心难过,更不值得我去对身边最亲近的人产生怨恨心理,你说不是吗?”

一席话,如醍醐灌顶。

原来同样的事情发生在不同的人身上,真的会发生不同的结局,这一刻,面对妹妹的通透,苏荞自惭形秽。

而,更她自惭形秽的是,她费尽心机嫁的人出轨了。

7

苏荞做梦也没想到宋毅会出轨,而且还被她捉奸在床。

那天她逛街拎了战利品回到家,刚一进门就发现玄关放着一双陌生的女鞋,她直觉不好,跑到卧室门口,几乎是颤抖着推开了房门,然后就看到了她最不想看到的画面。

那个女孩并没有苏荞漂亮,但是胜在年轻,才20岁的模样,嫩得能掐出水。一脸挑衅地看着苏荞。

苏荞一腔怒火窜上心头,几乎是疯了一样扑上去,她想撕了那个女孩。可最后,宋毅却将她用力推开,她肚子撞到桌角,她疼得趴在地板上,宋毅带着他的情人扬长而去。

几天之后,她躺在医院的病床上。

她流产了。

而床头柜上放着一张离婚协议书,那是宋毅的律师送来的。

住院这么多天,宋毅也只是打过来一通电话:“小倩怀孕了,我要对她负责。”

哈哈哈……苏荞冷笑,她的丈夫居然对她说要对别的女人负责,真是可笑,那她又算什么?

她早该知道宋毅不是一个安分的男人,她也早就知道他不是真心爱她,却偏偏执意嫁给他,都是她自作自受,不是吗?

而今,陪在身边的只有妹妹小麦和父母,原来这才是真心爱她的人,可是这么多年她都对他们做了什么?

苏荞闭上眼睛,眼泪无声滑落。

罗洋……这个名字突然撞进她的脑海。

不知怎地,她就像开了天眼一般,有无数关于罗洋的画面从她眼前闪过,这辈子的、以及上辈子的。

高中开学第一天,罗洋对她一见钟情。

坐在斜后方的罗洋总是默默地关注她,脸上的表情随着她的喜怒哀乐而变化。

运动会她被人绊倒,罗洋第一个冲到她身边,背起她奔向校医室。

因为她的冷漠,罗洋黯然退出她的世界。

高考之后,填志愿表的时候,罗洋偷偷找到她的志愿照抄了一份。

她灰暗的大学时光,罗洋默默陪在她身边。

……

当年她知道罗洋的高考分数完全可以报考名牌大学,她还好奇问过他:“你这么高的分怎么来S大了呢?”

罗洋无所谓地笑笑,说:“高考的时候估分估低了。”

她当时还取笑他:“你这估分水平也太差了吧?”

罗洋并不是估错分数,他报考S大完全是为了她。

原来罗洋高中默默暗恋她三年,所以上辈子才跟她报考了同一所大学。

苏荞一直以为自己之所以会跟罗洋走到一起,完全是因为两个人找不到更好的情侣的将就,罗洋不嫌弃她丑,她不嫌弃他穷。

原来罗洋一早就喜欢她。

她又想起了婚后,罗洋对她的迁就和包容,原来他是真的爱她。

可是,她却把罗洋赶出了她的人生。

易求无价宝,难得有情郎。这一刻她才知道自己曾经错过了什么。

晚上趁着父母不在病房,苏荞偷偷溜出医院,她要去找罗洋。

多年不联系了,她也不知道罗洋在哪里,她只能循着上辈子的记忆,找到他们上辈子住的房子。

因为当时他们就在S市,所以她很快就找到了。

不知道这里住的是不是罗洋,还是别的人。苏荞深呼吸了好几次才终于鼓起勇气按响了门铃。

不一会儿,她听见里面传来脚步声,接着门缓缓打开。

来开门的人是罗洋,他31岁的样子还是跟上辈子一样,苏荞一眼就认出了他。

只是,时隔多年不见,罗洋一时没有认出苏荞来:“请问你找谁?”

然后,他认出了她,露出惊讶的表情:“是你,苏荞……”

苏荞喜极而泣:“老……”

“老公!”房间里传来一个温柔的女声,“这么晚了是谁啊?”

这种情况是苏荞没有想到的,她怔怔地看着面前的人,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几乎是嘶哑着嗓子问:“你结婚了?”

罗洋不明所以地看着她,点了点头。

苏荞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的,她只知道生命唯一的光明灭掉了,世界坍塌了,然后她一步一步走向窗口,从22楼纵身一跃。

8

“荞荞?荞荞!”

苏荞睁开眼睛的时候,罗洋正一边焦急地呼唤她一边把她抱上沙发,她看见自己的右手手指正在流血,而玄关处地板上落了一地的碎玻璃。

罗洋拿来药箱,小心翼翼地给苏荞处理完伤口,用纱布给她包好。等到他做完这一切,苏荞才终于回过神来。

原来她竟然是做了一场梦。

不过,幸好是一场梦。

苏荞扑进洛罗洋怀里,紧紧抱住他,哭着说:“罗洋,我梦见你跟别人结婚了,你不要我了!”

罗洋轻轻拍着她的背,宠溺地笑:“你还真是做梦,这辈子你休想我离开你。傻瓜。”

一句话让苏荞哭得更厉害了,罗洋一边给她擦眼泪一边说:“别哭了,再哭就不漂亮了。”

一句话终于让她破涕为笑。

没有人注意到,碎裂的镜子的上方,有一团荧光闪烁,幽幽说了一句:“原来她认为这是一场梦,好像也不错。”

这天晚上,苏荞又做了一个梦。

梦里是她14岁那年,刚刚发生意外不久,父母的卧室里,母亲抹着眼泪,自责地说:“都怪我让小荞去倒炭灰,要不她也不会发生意外,她一个姑娘,以后可咋办啊?都怪我,都怪我啊……”

母亲哭着扇了自己两巴掌,父亲上去拽住母亲,心疼劝说:“你这是干啥呀?谁也不知道会发生这种事,要说怪就怪我,怪我没能耐,让你们娘仨跟我受苦,不让孩子干活也就出不了这事了。”

父亲跟母亲抱头痛哭了一宿。

过后父亲叮嘱母亲:“你别在小荞面前哭,让她看见不好。”

原来父母这么多年装作对那件事若无其事,是害怕她心理有负担,原来母亲一直活在深深的自责中。

然而,因为这件事,她怨怼了父母好多年。

不,她现在原谅她们了,她不怪他们。

“爸,妈,你们别自责,我不怪你们,我不怪你们……”苏荞从梦中哭醒。

罗洋被苏荞惊醒,把她紧紧抱在怀里,柔声安慰:“只是噩梦,别怕,有我在呢。”

苏荞翻来覆去睡不着,罗洋就哄她:“怎么,睡不着啊?要不我给你讲个故事。”

“罗洋,我想我爸妈了,过两天咱妈生日,我想回去看看她……”

之前,罗洋一直想化解苏荞跟父母的隔阂,但是每次都因为这件事,苏荞跟他生气。没想到她自己想通了,罗洋心里非常开心,答应着:“好啊,明天我就请假,咱俩一起回老家给妈过生日。”

苏荞终于甜美地进入了梦乡。

9

小麦工作忙,但是每年父母生日她都回老家,今年也不例外。

只是,让两位老人没想到的是,今年苏荞也回来了,这个女儿已经好几年不跟他们联系了。

见到她,父母高兴得不知所措。

父亲又跑去镇上买了很多苏荞爱吃的菜。在厨房里帮母亲做饭的时候,苏荞突然抱住母亲,流着泪道歉:“妈,对不起。”

一句话,让母亲泪流满面,同时也让一家人冰释前嫌。

一家人围在饭桌一边吃饭一边闲聊。

罗洋问小麦:“小麦有男朋友了吗?”

“还没,我不着急。”小麦嘻嘻笑。

“都28了,还不着急,我真怕你嫁不出去。”母亲瞥一眼小麦不满地说,“也不知道你有啥挑的,你二姨给你介绍那个小伙子多好啊。”

“我二姨给小麦介绍对象了?谁啊?”苏荞好奇地问。

父亲回答:“李东,就你们初中校长的儿子。”

苏荞恍然大悟:“他啊,我认识,我初中同学。”

“对,就是他,那小伙子不是挺好吗?他也在S市上班,有房有车,条件多好,小麦就是看不上人家。”母亲说着又瞪了小麦一眼。

小麦很郁闷,想争辩一番,但还是闭了嘴,只闷头吃饭。每次回来父母都催婚,她很头疼。

苏荞看着妹妹笑了,对母亲说:“妈,不急。我们家小妹这么优秀,值得更好的男人。”

小麦终于笑了,把头往苏荞肩上一靠,笑得像个孩子:“还是我姐对我好。”

苏荞摆出算命先生的架势,掐着两根手指,故作神秘地说:“说不定真命天子正在来找你的路上,我掐指一算,你这次出差会有意外收获。”

果然没过几天,小麦从外地出差打来电话:“姐,你真是神算,他出现了。”

出差回来之后,小麦第一个把男朋友带来见苏荞。

看见妹妹带回来的男人,苏荞笑了。

这个男人她见过,在重生一世的那个梦里,是他没有嫌弃小麦,在小麦鼓起勇气掀开刘海时,他在她的疤上印下深情一吻,对她说:“我爱你。”

相关信息
  • 爱如潮水主角阿正全文章节

    爱如潮水主角阿正全文章节

    2018-09-13 10:24:12

    “阿正,你喝过人奶吗?”嫂子在我面前拨开胸罩,开始给小侄女哺乳,原本哭闹的小侄女顿时安静了下来。她的胸部很白,白得耀眼,直看得我眼馋....

  • 美人 文/友人

    2018-11-04 16:11:23

    昏黄的阳光在灰烬和尘埃中落下帷幕,血红色的太阳借助山体遮掩着体表的伤疤,在天际线上不紧不慢地晕染开红色的晚霞,像是美人病弱咳出的片片浪漫,腥甜的血液里还带着罪孽的芳馨,与火光一同糜烂。 在我八岁那一年,我第一次看见她。她柔软的手被父亲亲密地握紧,我懵懂的抬头看着父亲,父亲那双浑浊的眸子里全是我看不懂的复杂情绪,只依稀记得父亲无悲无喜的面容。再一转眼珠,便看见了令我此生难以割除的画面。 那是怎......

  • 人皮美人

    2018-10-21 12:17:04

    一 盛夏即将过去,太阳也即将下山,汪宝独自一人,背着背包,行走在大山的小路上。 公司难得放一次假,他心里乱纷纷的,于是就一个人到乡下徒步来了。 眼看天就要黑了,估计是难得赶到下一个宿头。 好在,前方的山坳处,已经出现了一座小木屋。 汪宝也不是第一次出来独自徒步,有个能睡的地方就觉得不错,他紧赶了几步,来到房前。 房子是木头的,已经很破旧,屋顶上还湿漉漉的,甚至还能看见几颗野草。 他原本想敲门......

  • 美人刀客与渣男政客

    2018-10-16 22:10:20

    当刀尖距离喉结只有0.05寸,我的痴汉笑只得不尴不尬地挂在嘴角:“美人,莫冲动,有话好说。” 拔刀相向的这位凤目圆瞪:“别再跟来,否则……” “否则怎样,剁了我?啧啧,你才舍不得。” 未及欣赏美人面半开的那朵绯红,就见一道寒光从鬓间闪过,须臾,半绺青丝“入土为安”。 我裆中一紧、胯下一热:“不是吧,来真的!” “否则下次削的就是你。” 美人收刀入鞘,一骑绝尘而去。 没了热闹可看,围观群众老王......

  • 冰岛虞美人——花姿漫舞的彩蝶仙子

    冰岛虞美人——花姿漫舞的彩蝶仙子

    2018-09-18 09:15:11

    冰岛罂粟,又名冰岛虞美人,原产地北极,罂粟科罂粟属,与罂粟同科,但形态特征及所含化学成分不同,属于园林观赏植物,不同于用来提炼毒品的罂粟,无毒。多年生草本,高30-40厘米,丛生近无茎,叶根生、茎上有硬粗毛,有乳汁。叶片呈羽状深裂或全裂,裂...

  • 蓝倒吊——狡猾的美人

    蓝倒吊——狡猾的美人

    2018-09-14 10:45:14

    蓝倒吊学名为“黄尾副刺尾鱼”,是倒吊中颜色鲜艳且体形较大的种类。蓝倒吊成鱼体长可达31 厘 米, 幼鱼和成鱼在体形和花纹上基本保持一致。由于体色艳丽,它们成为水族馆里很受欢迎的鱼种。体形特征蓝倒吊身体侧扁,近椭圆形;身体大部分呈鲜艳的宝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