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改邪归正,你却误入歧途

那个年代,学习好的女生,总是大多数男生的爱慕对象,如果再长的漂亮,更是整个年级关注的焦点。苏青就是这样一个学习好,备受追捧的初一女生。

萧然打从开学报道的第一天就对苏青一见倾心。

1.

“爸妈不允许我上学的时候谈恋爱,你别再每天送我回家了”苏青从自行车上下来,对跟在身后不远的萧然说。

“我怕你一个人不安全”萧然回答道。

“庞欣和我顺路的”苏青扭头指着跟她并排的女生说。

“那我今天就送到这”萧然示意她们走。

苏青和庞欣转身骑车走了。

萧然站在原地透过背影看着浑身散发出神秘感的苏青逐渐远去,暗暗下定决心今生非她不娶。

2.

初二的时候苏青转学了,萧然每天放学会等在苏青家门口,直到看见苏青安全回家。

两年后,初中毕业的萧然靠家里关系读了苏青所在学校的高中部,但是苏青因为学习成绩优异,被外地一所重点高中录取了。

萧然无奈的只能每天通过传信息的方式与苏青联系。

3.

苏青顺理成章的考上了当地的重点大学,而萧然上了学费高昂的私立大学。

“苏青,我在你学校门口”萧然拨通苏青的电话。

“你怎么来了”苏青问。

“想你了,就来了”萧然笑着说。

“可是我和同学约好去图书馆。”

“没事,你们去,我等你。”

“从图书馆出来可能很晚了。”

“没事,我就见见你。”

4.

“你在哪?”苏青从图书馆走出来。

“就在图书馆门口,你从图书馆出来了吗?我怎么没看到你。”

“马上到门口了。”

“好的,我就在门口。”

“这么晚了,你回去没有公交车了。”

“没事,我开车来的。”

“你买车了?”

“没有,爸爸停在车库里面淘汰的车,走,我带你去兜兜风。”

一边说着,萧然一边拉起苏青的手向学校门口跑去。

5.

“你这车是淘汰的车?”苏青吃惊的看着街边停着的敞篷跑车。

“对啊,家里的古董车了”萧然一把把苏青拉上车。

苏青虽然学习成绩出类拔萃,但是出身工薪阶层,这么多年来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在家学习。

萧然不同,虽然学习成绩不好,但是看遍祖国的名山大川,游遍世界的繁华都市。

而今天,萧然带着苏青,看到了这个城市最美的夜景。

最后,车停在了郊区的万古山的山顶。

6.

“萧然,你快看,那边是地标建筑夏之光,它的灯光秀好美啊。”

“喜欢吗?”

“喜欢,山顶的景色真好,看遍了全城,原来这个城市的夜晚这么璀璨。”

“喜欢这城,还是喜欢我?”

“你猜。”

“喜欢这城·····里的我”萧然看着眼前低着头害羞的苏青,慢慢的贴近苏青耳边,轻声的说道“苏青,我爱你”听着萧然富有磁性低沉的声音,苏青的心突然扑通扑通跳起来,好像马上就要跳出胸口。

寂静的夜,远处星星点点的灯光,隐隐约约的照在苏青雪白的皮肤上,萧然看着苏青粉嫩水润饱满的嘴唇,忍不住的吻下去,萧然闻到苏青身上似有似无的淡淡的草莓香中略带一点甜味,苏青的舌头柔软嫩滑,像她的人一样娇小可爱,萧然锁紧环抱苏青的双臂,萧然的胸口紧紧的贴在苏青的波涛汹涌的胸上,萧然用一只手搂住苏青的后脑勺,把苏青的嘴按进自己的嘴里,此刻,萧然真想一口吃掉苏青。

这天,苏青第一次夜不归宿。

7.

萧然执着的爱着苏青,但其实苏青爱的是萧然带给她所没有经历没有体验过的奢华生活。

萧然最近在忙着帮爸爸打理家族的生意,已经很久没有看望苏青,也没有联系苏青了。

少掉奢华的生活,三点一线的枯燥日子,让苏青有些厌烦了。

“苏青,下课去图书馆吗”出生农村的陆景是苏青班上的学霸。

“去啊”苏青一脸茫然的回答到。

“那一起啊,我占了座位。”

图书馆的位置要很难占,所以苏青爽快的答应了。

8.

“这道题这样做”陆景看着对面紧锁眉头呆坐了很久的苏青说道。

苏青接过陆景的解题步骤,认真的看着。

“陆景你太厉害了”苏青眉开眼笑的对陆景惊叹不已。

“其实这个题啊,还有个简便算法”陆景微笑道。

“快拿来我看看”苏青等不及的伸手抢过陆景桌上的草稿纸。

“陆景你太聪明了!”

9.

所谓日久生情,说的就是苏青和陆景。

在萧然消失的这半年时间里,苏青和陆景已经在学校后面的碧澄湖看了好几次星星和月亮了,也已经好几次没有回宿舍住了。

一向喜欢新鲜感的苏青厌烦了万年不变的约会模式,陆景再约她看星星月亮,她便开始拒绝,也开始渐渐的疏远陆景。

10.

“你跟陆景约过几次会”知道苏青另有新欢的萧然怒气冲冲的质问苏青。

“这跟你有什么关系”苏青傲慢的回答。

虽然第一次对苏青来说很重要,但是电话不接,短信不回,消失半年不见的萧然,在苏青眼里就是萧然已经抛弃的含义。

“我问你几次”萧然猛然拉扯着苏青的胳膊蹬着那是炯炯有神的水花眼问到。

“四次”苏青被吓的吐出两个字。

萧然听后,丢开苏青的胳膊,扭头开车走了,开着车,萧然愤恨的捶了一下方向盘,眼泪不真气的流下来了。

11.

抛弃自己半年的萧然,今天突然出现,冲苏青发了这一通脾气,苏青的委屈、生气、孤独、无助、失望,一下子憋在心理,想要释放却不知如何做。傍晚,天开始下起雨,苏青一个人跑到学校操场,不停的奔跑,想把这些情绪消耗在汗水与泪水里,但是苏青越想越伤心,萧然是不爱她了,苏青奔溃的蹲在操场上,大声的哭着。

雨越下越大,打在苏青的脸上身上,她湿透了,像是掉在水里的落汤鸡,刚刚挣扎上岸。

一个撑着伞的背影来到苏青身边,拖下上衣搭在苏青身上。

苏青停下来,抬头看着这个背影,远处的灯光照在他的侧脸上,隐隐约约的苏青看见这人的脸,是个中年的大叔,虽然年龄有四十岁左右,但是浓密的眉毛下一双深邃迷人的眼睛依旧透出一丝帅气,脸上他这个年龄的成熟魅力从身体不断的散发出来。

都说失恋的人是最脆弱的,这个时候突然送来的外套,披在苏青的身上,暖在苏青的心里。

12.

“这样下去会生病的”虽然大叔四十岁,但声音出奇的年轻润滑清新。

大叔说着,扶起苏青,哭了很久的苏青,已经全身没有力气了,酿呛的差点摔倒,大叔一把搂住苏青的肩膀。

宽厚的肩膀让苏青感到从未有过的安全感。

“去屋里缓缓喝杯热水暖暖吧”。

突如其来的温暖,让绝望的苏青无法拒绝。

她去了大叔的房子。

这晚,大叔温暖的沉稳与关爱,慰籍着她孤独绝望的灵魂与身体。

她的人和心都留在了那个暖黄色灯光的小屋,直到天亮。

13.

清晨,苏青裹着防晒外套走在阴沉天气的操场。周围空无一人,只有远处不知哪里飘起来的几缕青烟。

她低着头,一边走一边沉思,审示着脑海里像过电影一样着这大半年发生的一切。

萧然,青梅竹马,初恋。

陆景,灵魂伴侣,农村。

大叔,温暖型男,艳遇。

哪一个是她的真爱?

14.

在一个个接连不断的打击,和一段段莫名其妙的感情,弄的苏青心情很复杂,脑子里也很乱。

顺其自然吧,苏青深吸一口凉飕飕的空气进肺里,不打算继续感受这些坏情绪和让她茫然无措的事情。

她仰起头,加快脚步,振作精神,走回宿舍,想利用周末的大好时光,再睡个回笼觉。

15.

就这样,过了一个多月,她都没有再想这些事情。每天三点一线,食堂、宿舍、教室,偶尔的晨读、晨跑。

但是,已经过了每月大姨妈的日子,大姨妈还是迟迟没有到访。

一般来说这不可能,因为苏青的大姨妈很规律。

她开始有些担心了。

于是跑去药店买了最便宜的试纸,打算化验一下。

跑到厕所,苏青拆开试纸,按照说明操作,接下来就是等待结果。

一道杠······这是两道杠吗,第二道红岗怎么这么淡。这是什么情况?

16.

苏青有些害怕了,孩子是大叔的,她不能找萧然,也不能找陆景,只能找大叔了。

她跑去大叔的屋子,敲门,屋里没人。拨通电话,“您好,您拨打的电话是空号。”

苏青傻眼了,大叔原来只是利用她逍遥一晚,根本不是什么关心,更不是什么爱。

这下怎么办,再一次的精神打击,让本来不知所措的苏青奔溃了,她瞬间腿软了,没有一丝力气支撑她往下生活,她蹲坐在地上,“哇”的一声,开始嚎啕大哭起来。

不知哭了多久,哭累了,好像也发泄完了,她慢慢缓过神来。拨通了奕博的电话。

“嘟嘟嘟,喂,苏青。”

听到奕博的声音,苏青瞬间的委屈和痛苦奔涌而来,“哇”,又哭了起来。

“苏青怎么了,别哭别哭,你在哪,谁欺负你了,我过来找你!”奕博听到苏青的哭声,焦急的冲出宿舍大门。

“奕博,什么都完了,我完了。”

“苏青,你在哪,不会完的,有我在”奕博坚定的说。

“我在操场这边的住宅楼里。”

“我马上过来。”

17.

奕博是苏青的高中同学,也是众多爱莫苏青的人之一,阳光帅气,性格开朗。

奕博跑到住宅楼,看见瘫坐在地上的苏青,立马心痛不已。

赶忙上前抱起苏青。

“奕博,你带我去医院好不好,我可能怀孕了,要把孩子打掉”苏青雪白的脸上,挂着还没有干透的泪珠,像只受伤的小白猫,依偎在奕博的怀里,抬头可怜巴巴的祈求着他。

怀孕······奕博心里一紧,攥紧拳头,哪个王八蛋干的·····苏青是奕博的最爱,没有之一。看着怀里虚脱的苏青,奕博又恨又气自己,没有保护好心爱的苏青。

“好,现在就去。”

18.

苏青从手术室出来,面色惨白,整个人像丢了魂似的飘着挪动着脚步。

奕博冲上前,苏青没走两步,就晕倒在奕博的怀里了。

接下来的一个月,奕博一直照顾着苏青,苏青不说,他也不问,他知道这件事对苏青的打击很大,他希望苏青能够快点好起来,能够振作起来,每天给苏青讲故事、讲笑话逗她开心。

都说人在生病的时候,是最脆弱的,更何况苏青的病是打掉孩子这种伤身体伤气血的病。

自然而然,日久生情,苏青投入了奕博的怀抱,献上了自己的身体。

19.

奕博得到了苏青,但是苏青再也不是她严重完美的女神,而是跟了很多人,还怀了别人孩子的苏青。

每次,当搂着苏青纤细的腰的时候,脑海里浮现的全是苏青被其他男人霸占的画面。他总是再下不去手。

每次,当他准备吻苏青的时候,想到这张嘴被其他男人吻过,甚至是苏青的嘴里,已经沾染了其他男人的唾液。他再亲吻不下去。

渐渐的,他开始表现在情绪态度和相处方式上,对苏青再没有以前的关心,甚至已经有些反感了。

最终,他俩分开了。

20.

就这样,苏青一个人过了大半年,生活渐渐回归正常,身体也逐渐回复了。为了充实生活,周末的时候她还在学校旁边的健身房报名了拳击课。

她想强大自己,让自己的内心和身体都不在弱小被人欺负。

偶尔,她也会想起萧然,想起陆景,想起奕博,想起大叔。

这半年,陆景和奕博都有了新的女朋友,大叔也搬家了,再也没有出现过。

唯独萧然,还是一个人,上课、公司,两头跑。

萧然偶尔还是会跟苏青通通电话,发发信息,偶尔来看看她。但他们像朋友一样,关系很淡很淡。

也只有萧然知道,无论苏青走的多远,他都在原地等着苏青,他也坚信,他会等到苏青。

21.

毕业了,萧然和苏青都回到了他们最初相识的城市。

这天,萧然和苏青坐在咖啡馆。

“苏青,你继续做我女朋友吧”萧然盯着正在低头喝咖啡的苏青严肃的说着。

苏青停在那里了五秒。

“好”苏青抬起头,坚定的答应着。

经理了这么多,苏青发觉,只有萧然是最爱她的,也是最真心的。

22.

苏青搬到了萧然的房子里,两人开启了同居生活。

“嘀嘀嘀”苏青走过萧然刚离开的电脑桌,听见QQ新消息的声音。闪烁的头像是个长发美女。

苏青坐下来,好奇的点开。

“你是说你喜欢我?”看到署名安安的消息,苏青难以置信。

打开聊天记录。

“你大学毕业了吗”萧然的消息。

“毕业了啊,回到咱们一起上初中的小城市了”长发美女回到。

“工作了吗?”

“在叔叔开的公司上班。”

“你这么优秀,肯定有男朋友了吧。”

“没有呢,一直单着。”

“是吗,这么说我就有机会了。”

“谁都有机会。”

“那你喜欢什么类型的。”

“我喜欢有才华的成熟男士。”

“我正好符合啊,我就喜欢你这类型的,大高个,大长腿(外加一个色咪咪的流口水表情)。”

“你是说你喜欢我?”

看到这,萧然从厕所出来看着坐在电脑桌前地苏青,紧张不安。

“你怎么看我的东西啊”萧然慌忙的推开苏青。

“安安是谁。”

“初中同学嘛,你不记得了”萧然佯装着若无其事的样子说到。

“你跟她调情!”苏青想起萧然很多时候总嫌弃苏青一米六的个子太矮,跟他一米九的个子不般配,生气的冲萧然怒吼到。

“没有,我跟她开玩笑呢,我俩什么都没有,我的心里只有你,也最爱你。”

“那你们发的这些信息是什么。”

“就是普通的聊天,真的什么都没有,你要不喜欢,我以后再也不聊了。”

“那你把她删除。”

“好。”

23.

相安无事的过了一年。

苏青怀孕了,萧然也是个很负责人的男人。向苏青求了婚。苏青也同意了。

为了赶在孩子出怀前举办婚礼,只准备了一个月,就通知亲戚朋友仓促的举办了婚礼。

婚礼上,苏青笑的很幸福。其实,在她心里,相夫教子是她最想过的生活。现在,她的梦都实现了。

住在新房里,苏青每天的任务就是努力的吃饭,认真的调养,安心的休息。

24.

这天下午,在睡午觉的苏青,突然感觉肚子一阵剧痛,从睡梦中痛醒的苏青,口非常渴,想挣扎起来喝水,却发现手脚都动弹不了,甚至眼睛都睁不开,难道是梦魇?这才怀孕3个月,怎么会这么痛,撕裂的疼痛让她相信这不是梦。

就在她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刚从公司回到家的萧然走进卧室,看到躺在床上面色惨白,大汗淋漓,一动不动的苏青,走上前去抱起苏青,呼唤着她的名字。

苏青这才微微睁开眼,轻声的突出三个字“肚子疼”,就昏睡过去了。

萧然立马拿起电话打了120。

25.

萧然跟着医生一起把苏青推进抢救室,一系列检查后,确诊,宫外孕,输卵管撕裂,宫内大出血,必须马上手术取出孕囊。

萧然在抢救室门口坐立不安,搓着手,低头来回踱步。

近3个小时的抢救后,苏青出来了。

一脸倦容,嘴唇干裂,没有血色。

“病人家属?”

“在”。

“病人相当于小产,回去好好调养,注意保暖。”

“影响以后生育吗?”

“这要看恢复情况。”

对于萧然来说,苏青的宫外孕,也是一个巨大的打击,因为萧然特别喜欢小孩子,很一直很期待这个孩子。

26.

因为失去孩子,萧然对苏青,对这个家仿佛失去了兴趣一样,变得非常的冷淡。在苏青修养的时候,萧然经常整夜整夜的喝酒聚会、应酬。

萧然每次参加聚会的朋友们都会带妻子或者女朋友,萧然是个特别爱面子的人,所以在苏青刚做完宫外孕手术一个月后,就带着苏青出入酒吧、饭局、KTV等各个烟酒场所。

苏青不希望因为在家调养的原因驳了萧然面子,所以每次都会去。每次回到家,苏青都感觉身体被掏空了,倒在床上再也不想起来,很累很累······

27.

医生建议半年内不适合怀孕,半年后,二人努力造人,可是就这样过了一年,一点动静都没有。

萧然慢慢的开始对苏青有些不耐烦了,说话的口气变得有些冲了。

时常说“我就是想像别人一样,有个温暖的家,有孩子,每天从公司忙完回来能有口热饭吃。我就是希望你别像个蛀虫一样,整体只知道在家里过着这种猪一样的生活。”

苏青是爸爸妈妈宠大的,从小衣来伸手饭来张口,除了学习什么活都不会干,更别提做饭了。结婚的饭一直都是萧然做的,要不然就是外卖。

苏青喜欢熬夜,喜欢黑白颠倒,喜欢夜深人静的时候看书看电影,喜欢白天蒙在被窝里睡觉。这一切的一切都让萧然厌烦。

苏青没有工作,毕业后一直是萧然养着她,所以她没有办法离开萧然。对这渐渐恶化的夫妻关系,她就默默地忍了。

28.

“萧然,我考上了”苏青看到事业单位的录取名单上苏青的大名后,激动的冲萧然喊到。

“你终于要步入正轨了”萧然看起来一点也不惊喜,好像这个工作是理所应当。

“下周一第一天上班,下午你去接我,我们庆祝一下吧?”苏青满脸充满期待的问。

“下周一晚上有应酬,去不了。”

“好吧,那我约朋友庆祝。”

“嗯。”

29.

吃完庆祝餐,苏青早早回到家,等萧然回来,告诉他这第一天上班发生的事。

可是,一直等到夜里1点,萧然还没回来。第二天还要上班。苏青失望的睡了。

就在苏青刚睡下,门开了,萧然醉汹汹的回来了。一进门倒头就睡。

苏青见状,就端了盆热水替萧然擦脸,帮萧然拖鞋拖袜。

“苏青,我开车回来捡手机的时候撞到路边围栏了”萧然清醒了点说。

“撞的严重吗,你怎么开回来的?报警了吗。”

“撞了可能十几米吧,没报警,撞完我就跑了。”

“天哪,那你怎么还睡得着,警察会来抓你的。”

“没事”说着,萧然扭过头睡了。

苏青一筹莫展又来一筹。

“叮铃”萧然的电话响了一下,有一条信息。

这么晚了,谁还发信息。苏青想着,拿起电话打开信息。

“那下次再让你咬回来。”

这人是谁,咬什么?

翻看聊天记录。

“上次跟你亲亲的时候,你咬了我舌头,这个怎么算?我要补回来”萧然挑逗的信息,一针一针的刺着苏青的心。

“你有证据吗”对方回信。

“我有截图,这是上次咬完我你清口承认的聊天截图。”

苏青再也没有脸往下看,每一个字都让她觉得眼前这个男人非常的肮脏,非常的陌生,眼前这个男人还是那个每次和苏青看爱情动作片害羞的捂眼睛的萧然吗,他不敢相信。

全身的血液一下子冲到脑子里,苏青一把推醒萧然,拿着手机冲着萧然,歇斯底里的怒吼到“这是什么,这个人是谁,你干了什么!”

萧然看了一眼手机,头又蒙在枕头里,“谁也不是,名字不是写着吗,会计,我什么也没干。”

“没干,咬舌头是什么。”

“没什么,啥事都没有。”

“你给我起来,你给我说清楚,你个不要脸的,你都干了什么,我TMD嫁给你受了这么多罪,你对得起我吗,你对得起死掉的孩子吗,你不是人,唔······”苏青大哭起来。

“好了好了,媳妇,别哭了,这个真的是什么事都没有,你看你才做完手术没多长时间,这样会哭坏身体的,你看已经很晚了,明天你还要上班,咱们不哭了,睡觉吧。”

是啊,明天还要上班,现在已经凌晨2点了,苏青只好躺下睡了。

30.

“萧然,我现在虽然已经退休了,但是过去当官的时候,也经理过一些,年轻人对花花世界充满好奇,是可以理解的,但是有家了就要对家庭担负起责任。”苏青的后爸说着。

苏青的后爸是个高管,苏青把这件事告诉了妈妈和婆婆,两家人都知道了。苏青的后爸决定跟萧然谈谈。

“爸,我知道呢,那次就是个普通的应酬,啥事没有,苏青小题大做了。”

“下次不可以了”后爸严肃的说。

“知道了,不会的。”

31.

苏青知道,离开萧然,物质上她的日子不会比现在过得好。所以这件事就这样不了了之了。

马上祭祖仪式就要开始了,萧然还没有来,苏青站在山顶不断的向下望。从昨天吃过晚饭后,萧然就开着车说要上山了,但是苏青给他打电话一晚上都关机,打给萧然的妈妈问萧然有没有上山,婆婆说没有见到,萧然就一直没有出现,也一直联系不上。

仪式刚开始,萧然就头发凌乱,衣衫不整的来了。

祭祖结束,回到家后,苏青质问“你昨天晚上去哪了?你根本没有上山!”

“跟客户应酬了”萧然若无其事的说。

“什么客户。”

“说了你也不认识。”

“那你打电话现在对质。”

“神经病吧,打什么电话,对质什么,我说跟客户应酬就是应酬,我有什么必要骗你。”

“你为什么衣衫不整,你们应酬晚上住在哪。”

“我们去按摩了,按了一晚。”

“你撒谎,你衣服上这块红色的是口红。”

“有病吧,这是西红柿汁,吃饭的时候弄的。”

“不可能,这是口红。”

“我说你有完没完了,说是口红就是口红。”

“你骗人,你撒谎,你是不是又去找那个女的了,你是不是又去找那个女的了”苏青再也无法理智的思考了,奔溃的情绪控制不住的向外发泄,她不停的捶打着萧然的胸口,不停的重复着“你是不是又去找那个女的了。”

苏青把萧然捶疼了,萧然的火蹭的一下冒起来,一把推开苏青,苏青撞到墙上,接着倒在地上。

“谁把你惯的了,有病吧,生不出来孩子,把你养着,你还能耐了。”

苏青躺在地上,捂着撞疼的后背,哇哇的嚎着。

越看越气,萧然伸出腿,一脚踢在了苏青的肚子上,苏青捂着肚子,躺在地上,喘不过一口气,睁大眼睛,张大嘴,努力的换气,气还没有换过来,又是一脚。

“让你作,让你不生孩子,什么肚子。”

一脚、一脚、接着一脚·····

是你成就了我的悲剧,还是我在你的生命中就是个悲剧·····

相关信息
  • 爱如潮水主角阿正全文章节

    爱如潮水主角阿正全文章节

    2018-09-13 10:24:12

    “阿正,你喝过人奶吗?”嫂子在我面前拨开胸罩,开始给小侄女哺乳,原本哭闹的小侄女顿时安静了下来。她的胸部很白,白得耀眼,直看得我眼馋....

  • 妈妈,冬天里我想你

    2018-12-03 08:16:26

    这篇文章是今年参加简书主办的4·23故事节征文比赛中的参赛作品。故事的展开,是以截取了本人从军的30年中,几个记忆深刻的小片段记叙而成。虽然,文章中出现母亲的情节只是略略几笔,一带而过。但是,母亲是影响我一生的重要导师。恰逢今年是母亲去世20周年,仅以此文祭奠天堂中的母亲。 这次绝对不是一次误打误撞的误入赛场,更不是一次心血来潮的偶发事故。而是一个人,一次三十年军旅生涯修行过程中发生的真实的......

  • 我想离婚了

    2018-11-21 00:38:13

    我和老公结婚三年了,但现在正在闹离婚。 我与老公是自由恋爱结婚的,是老公主动追的我。我是一个大专生,是高中毕业打工后自考的大专,老公是本科毕业的。 我们家都是一个城市的,老公家是农村的,我家是城郊的。当时我们都在市里上班。我是一个大型手机厂的仓管,老公是个业务员,是在一个朋友的生日聚会上认识的。他在聚会上相中了我,经常的找话题与我说话。当时对他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但碍于礼节,都会应和他的话......

  • 我想你们幸福〔言情〕

    2018-11-14 05:08:19

    那天,应老傅约,我们驱车到柑河畔的农家乐小酌。我见一女人正在厨房内低头洗碗,那背影似曾相识,脑际倏然闪过“秦素”两字,她是秦素? 她偶一抬头,吓了我一跳,真的是秦素!她原本丰润的脸,显得如此瘦削,两腮凹陷,竟成了无牙婆。 我说:“秦素,才几年不见,你怎么变成这个样子啦?” “唉,别提了!”她轻叹一声,说:“梓任,你都不知道,我那一跤摔得有多惨!一个月哎,喝水牙齿、牙龈都痛。如今都过三个月了,......

  • 我想你能来

    2018-10-26 09:05:01

    他遇见她那一年,他们十八岁。 那一年,冉苒刚高中毕业去到父母的城市。母亲告诉她,楼下邻居的儿子夜刚高中毕业,也来了这里。 在敲门声响里,冉苒第一次见到了他,比自己高了一个头,棱角分明的脸庞正笑眯眯地看着自己。 “我们去爬山?”冉苒看着一身运动衣装扮的男生,开口问道。 “哟,是小朗来了呀,快坐快坐!”母亲收起腰间的围裙,笑着迎上来,拉着那个叫文朗的男生坐。 冉苒想,自己或许认错人了。还好,文朗......

  • 我想再爱你一次

    2018-10-21 15:21:01

    阳光不燥微风轻轻的吹拂着庄家,地里的庄家都欢快的舞蹈起来。 王菲坐在田坎上若有所思的样子,好像在沉思又好像是发呆,王雪悄悄的走过来凑近她的耳旁大吼一声,吓得王菲哆嗦几下,王雪捂着肚子在哪里狂笑。王菲说你这臭丫头想要吓死人呀!你不知道人吓人会吓死人的吗?还笑!两姐妹在田地里打闹起来。 王菲18岁,王雪16岁,她们都是高桥村里王权贵的女儿,姐妹两相差两岁,在性格上姐姐王菲比较文静,妹妹王雪则比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