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王国(短篇讽刺)

我的父母又在催促我吃饭了,他们把饭菜端到我的面前,把筷子摆好,满脸的焦虑,嘴边一直叨咕着,我听着真是心烦。

“不吃就不吃,你们俩别来烦我了,没看到我正在打游戏吗?这个游戏我打了好多天,就快升关晋级了,你们俩别在我耳边叨叨咕咕的,求你们了!”我握着手机,目不转睛地盯着,眼珠子随着手机屏幕上的游戏角色移动而转动。游戏就是我的生命,现在的电子游戏越来越好玩,越来越刺激,越来越能勾得住人们的眼球,作为一名三年级的小学生,我离不开它,我已经将近两个星期没有去上课了,学习这么无聊,哪比得上我在家里舒舒服服地打游戏呢。

“你这小兔崽子,你都两天没吃饭了,要老爸把饭菜塞你嘴里吗?你给我听着,明天你再不去上课,我非打断你的腿。”

老爸的脸青紫着,怒气从他的嘴里呼呼地喷出来。他这一套我可不在乎,哪怕他把我的双腿打断,我这游戏还得照玩。母亲看我面不改色,叮嘱了两句,就赶紧把父亲连拉带扯从我的房间赶了出去。

现在就我一个人在这个房间享受着电子游戏带来的刺激和疯狂,说实话,电子游戏比我的命还要重要,我时而为自己超高的游戏技术狂叫,时而为队友的菜鸟出口成脏,电子游戏是个磨人的小妖精,它牢牢地控制了我。

等到游戏结束,我深深地伸了个懒腰,瞥了一眼墙上的钟表,已经凌晨一点十分了,周围寂静得厉害,只能听见滴答滴答的声音。困倦一阵一阵地向我袭来,我感觉我支撑不下去了,迷迷糊糊的,晃晃悠悠的,我的身体达到了前所未有的轻盈程度,我飘啊飘啊,随风而落又随风而起……

当我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天呐,我躺在了一个偌大的广场上,阳光无情地刺着我的眼睛,地板硌得我生疼。这是哪里?我怎么在这?我不是应该睡在家里那柔软的席梦思床上吗?我暗暗想着。

这里的建筑风格十分地诡异,除了眼前的巨大殿堂看似平稳一些,这周遭的建筑看上去都摇摇欲坠,撕裂着斑驳的口子,殿堂前有一口喷泉在永无休止的工作着,散着水花。

“喂。有人吗?这里是哪里啊?”

我的声音迅速引来了两队士兵,他们手里拿着长长的类似枪的武器,我不认识。

“长官,这里有一个长相很奇怪的东西,该怎么处置?”

听到这话我感到莫名其妙,我长得很奇怪?待他们靠近我,我被吓了一跳,这两队士兵各个都长着“C”形腰,他们的一个手掌上长了七八个手指,每个人的脸上都有四只眼睛,而且还是不对称的。我见状,赶紧边跑边呼喊:“爸妈,你们在哪,我遇见怪物了,你们快来救我。”我的呼喊不但无济于事,还引来了越来越多的人出来围观我,这里的所有人都弓着腰走路,四只眼睛,手掌上的手指超出了五根。我把他们当成怪物一样看待,他们这些人却把我当成宠物来挑逗,有不少人还向我投来了几根香蕉。好在,我还能听懂他们说的话。

“把他抓起来,先交给国王审查。”

接着,我就被这一群弯腰驼背的家伙绑着送到了前面的那座宫殿里,王座上有一位戴着王冠,手持游戏机的老头子四目死死地盯着我,然后他的两只眼睛离开了我,直朝他手里的游戏机望去,他的数十根手指头啪啪啪地拍打着游戏机的按键。

“下面的是什么物种?”

“我是人。”我朝着国王和周围的人比划着,解释着,“看见没,我也有手指,我的头和眼睛跟你们长得都差不多,只是没你们的多而已,我还能听懂你们的话,我跟你们都是同一个物种。”

国王弯着腰慢腾腾地下着楼梯,可是依旧在玩着手里的游戏机,这丝毫不妨碍他稳稳当当地走到我面前,周围的大臣们每个人的手里也都有一部类似手机的东西,两只眼睛都在齐刷刷地望着屏幕,剩下两只眼睛都在注视着我。

“这里是游戏王国,无论妇孺还是老人,男人或者女人,每个人时时刻刻都在玩着电子游戏,看看我们的眼睛,我们的手指,打游戏多方便啊,电子游戏就是这个国家的生命,我们的脊背生下来就是弯着的,正好可以趴在桌子上肆无忌惮地享受游戏带给我们的快乐。你这副样子对于我的百姓来说真是一无是处,天生的缺陷,你会玩游戏吗?

“国王陛下,我会我会,我在家里可是对电子游戏异常地痴迷呢,我敢说我对游戏的热爱程度不亚于您的任何一位臣民,这不,我到这里半天了,都没碰过游戏了,看这里的人玩得这样热烈,我手都痒痒了”

我面前的这个老头子面露凶光,对着我哼了一声:“不急,你的这副模样真是人间少见,真是个异宝。来人啊,把他关进笼子里,拉到大街上去给我的百姓们参观参观。”

不由得分说,我就被拉着装进了笼子里,机械三轮车载着我,在这个国家的每一条街道走来走去。

“游戏国的各位老百姓,国王得到一只会说人话的奇珍异兽,要与民共同观赏,游街三天,大家可以出来观看。”每一个街道的广播都循环播放着这句话,我被当成宠物关进了笼子里,这个国家大大小小的百姓们都出来围观我,他们都是那副模样,四只眼,长着很多手指,“C”形腰,每个人的手里都嗒嗒嗒地玩着电子游戏,有的人看着我,漠不关心,只关注手里的游戏情况,有的小孩子稍微好一些,向笼子里扔一些香蕉和面包。我饿得受不了,抓过来就吃,他们则欢呼:“看啊看啊,小怪兽吃我扔的东西了。”

我在笼子里俯视着他们,心里呵呵一笑,到底谁是怪兽。

三天的游街活动很快就过去了,国王让人替我洗了澡,给了我一件干净的衣服,随后又开始了对我的审问。

“你说你游戏打得很好对不对?”

“对对对”,我连连点头示意。

“好,这是我们国家一个刚出生五个月的婴儿,你和他一起玩电子游戏,如果你能玩得过他,我就想办法把你送回属于你的地方,要是你连这个婴孩都不如,你就只能成为这个国家的奴仆!”

我的心里充满了藐视,这个还不会说话的小屁孩量他有再大本事,好歹我还是三年级的小学生呢。

我和眼前的这个婴儿一人一部手机,两个人分别选好了角色,国王一声令下:“开始!”

我还没回过神来,就只看见这个婴儿手脚并用,眼睛死死地盯着手机屏幕,仅仅两秒钟,我就被这个五个月大的婴儿打得落花流水。

“不行不行,你们的手指和眼睛太多了,我哪能应付得过来,我要求再玩几局,五局三胜。”

国王应允了我的要求,我全身贯注地盯着我游戏中的角色,可是五局下来,每局都不到两秒,我都被眼前的这个婴儿打得一败涂地,毫无还手的能力。眼前的这个婴儿完全不知道怎么回事,爬到他的母亲旁边,喃喃着稚嫩的声音:“妈妈,抱抱,抱抱。”完全不知道他已经赢了我五次。

“这是我们这个国家玩游戏实力最差的人,你居然这么无能,玩游戏的水平竟然可以这么糟糕,去吧,去御膳房做苦力去吧。慢着,先把他身上的那件新衣服扒了,然后再扔进御膳房。”国王终于用了四只眼睛来看我,这使我全身剧烈地发抖,这种眼神里都是杀气。

御膳房里的运作非常地原始,我在这里每天都要劈大量的木柴,这里的工人真的把我当成了畜生,在我干活的时候只要稍微有一点松懈,就会有人拿着皮鞭朝我身上疯狂地抽起来,我疼得呀呀乱叫,他们反而抽打得更厉害,几次下来,我发现,如果我能咬咬牙坚持不叫,他们反而会停下手来打得不那么重。

“过来,套上绳子转动这个磨盘,把这袋子黄豆磨成粉,人工磨得才好喝。”御膳房的工人用绳子把我浑身缠着,我像头驴一样围着磨盘转了一圈又一圈,我的身上都是被鞭子抽打的痕迹,肚子也咕噜咕噜地响着,这个全民都是游戏狂魔的国家真是一个残酷的国家。泪水从我的眼里哗啦哗啦地流出来:“爸妈,你们在哪里,我想回家,你们快点接我回家吧,我立刻就去上学,保证按时吃饭……”

突然,在灶台的一个老婆婆吸引了我的注意,她同样长着四只眼,十几根手指,唯一不同的是,她并没有像其他人一样永无休止地打着游戏,她的手上空空如也,只是在认真地一把一把地向着灶台填着柴火。

“老奶奶,我看您好慈祥,您能不能向他们给我求求情,别让我做那么重的苦力啊。”

她眼里露出一丝狡黠的魅笑:“那可不成,让你到这御膳房做苦力是国王的命令,我可做不了主,谁让你玩游戏玩得那么蠢,连一个五个月大的婴儿都赢不了,在我们游戏王国玩游戏输了就是天大的耻辱。”

“不不不,老奶奶,我其实能赢他的,那不是我的真正水平,我只是看他年龄太小了,不好意思赢他而已。”

“哈哈哈,你这只怪模怪样的小猴子还挺会说话,好,我给你吃饱喝足喽,让你养足精神,咱们俩打一局游戏,我老了,四只眼睛都花了,手脚也不灵活了,我可是很久都没碰过电子游戏了,你要是能赢了我,我就向国王陛下求求情免除你的苦力,你要是连我都赢不了,可就要任我处置了。”

我听到这话,仔细看了看她,确实老得不成样子了,连走路都给人一种快要歪倒的感觉,赢她应该是轻而易举。

“行,老奶奶,一言为定!”

几天之后,我养足了精神,这次我们选择的是电脑游戏,这种大型的竞技游戏老奶奶肯定不如我,我抖了抖精神,喝一声:“老奶奶,我可不会让你的,这次我一定能赢,我还有一个要求,要是我赢了你,你要向国王求情,送我回家。”

“行!这事我做主了。”

电脑刚一打开,我便把鼠标键盘一起按,像风一般的速度,而老奶奶则颤抖着双手,我心想,我能回家了。

可是没过一会就发生了可怕的事情,老奶奶迅速地占领了我的地盘,几秒钟的时间,我就被她杀得干干净净。我输了,输给了一个手脚不利索的老年人。

“看来你回不了家了。”她一脸的无奈。过一会,国王也气冲冲地进来了,他挥动着鞭子就往我身上打过来。

“你这只愚蠢的猴子,我决不允许在我的国家里有如此对游戏不精通的人或者畜生,你给我练习,每时每刻都要趴在桌子上玩游戏,直到你能成功打败一个手脚颤抖的老年人!”

我被强迫着玩着电子游戏,每时每刻都在电脑旁边不停地按着鼠标和键盘,游戏让我呕吐,让我的身体极度地抽搐起来。

“啪、啪、啪,”鞭子向我抽打了过来,“你这个小畜生,接着打游戏,不要分心,国王吩咐,一刻也不能停止你的游戏!”

我哀嚎着,像一只猴子一样悲鸣着,在这个国家我就是一只畜生,一只长相怪异的畜生。

又一阵钻心的疼痛从我的后背传来,我昏死过去。

等我醒来的时候,我又重新回到了我的房间,房间里依旧很安静,墙上的钟表走到了上午十一点十一分,我的口水把电脑键盘全都浸湿了,看到电脑屏幕上的游戏画面,不禁一阵反胃,我摸了摸疼痛的后背,打开门,向着爸爸大声哭喊了起来:“爸爸,我回来了,快送我去学校,我要去上课……”

相关信息
  • 爱如潮水主角阿正全文章节

    爱如潮水主角阿正全文章节

    2018-09-13 10:24:12

    “阿正,你喝过人奶吗?”嫂子在我面前拨开胸罩,开始给小侄女哺乳,原本哭闹的小侄女顿时安静了下来。她的胸部很白,白得耀眼,直看得我眼馋....

  • 暗黑·致命游戏 序曲1

    2018-11-17 18:43:46

    开场白: 当黑暗降临之时,就是游戏之日。 你一定很期待这场游戏的开始,那就让我们一起来拭目以待吧! 强烈的灯光让他们从昏睡中苏醒过来,在现实中的他们各个看着或打量着对方,脸上都是一脸茫然和不解表情。 28人纷纷从躺睡的地上起来,各个打量着各个,然后又打量着诺华德城堡。 “ 这什么鬼地方?”先开口说话的是方将,他一把抓住身边那个穿着一身黑衣面无表情的女孩未卿,东张西望打量这诺大的诺华德城堡。 ......

  • 暗黑·致命游戏 简介&目录

    2018-11-16 19:08:43

    作者: 未卿负未卿 简介: 女,一个经常游荡于现实与梦中;妄想与企图的魔鬼。 作品简介: 在微信群中,那28个人被神秘邀请。这也意外的让他们无意间相遇,相识。 就这样每天都隔着手机屏幕前一起聊天,生活繁琐、幽默趣事、风花雪月、搞怪话题、一生梦想、嘘寒问暖、探讨人生等等各种事情都在这个相互没有见过面的网友群里上演着许多是是非非。 你一定会觉得奇怪! 奇怪他们为什么会在一个群里?为什么被邀请?群......

  • 沉默游戏

    2018-10-29 08:16:13

    沉默游戏 我问候从怀疑赢得的一切,再度张开的嘴,早已知道,沉默意味着什么。 ——里尔克 《致奥尔弗斯的十四行诗》 1 梅花街上有一道不太亮丽的风景。一个歪鼻斜眼,龇牙咧嘴的男孩佝偻着身子,踮着脚,斜靠在手推车上,高一脚,低一脚,像一只呆头鹅摇摇摆摆在街上晃悠。 那是潘三爷家儿子潘小培,大家都叫他潘大呆子。潘大呆子脑瘫,一条腿瘸了,疯疯癫癫。从潘大呆子的行事来看,他算个好呆子,什么叫好呆子,就......

  • 小说游戏接龙10:天使组织

    2018-10-16 09:33:09

    与几位有趣的朋友一起搞了个游戏,千字小说接龙,我被安排写第十章,哈哈,跟大家一起乐呵一下。 前情回顾:目录前期回顾,目录 “大哥,你说我们后面怎么办啊?糖果不见了,任务也失败了。”二硕垂头丧气,因为被手铐拴着,只能半蹲着身体。 “不知道”。大硕的手也被铐着,同样无精打采的。 “我……”二硕环饲了四周,发现关他们的房间并不是审讯室,只是一般的地方,也没有什么摄像头,想说,欲言又止,但还是没忍住......

  • 男友因为吃鸡游戏差点害死我

    2018-10-02 08:48:21

    我和男朋友路由在一起三年了。 大学新生报到的那天,路由说他看见我穿着一条碎花洋裙走在人群中,顿时有种一见钟情的感觉。 路由和我说这些话的时候我嘟着嘴,反问他:“那如果我那天穿的不是那条裙子,你是不是就不喜欢我了?” 路由一脸无奈,“人生哪有那么多如果啊?你那天刚好穿了那条裙子,而我刚好被你吸引了视线,所以我们才能够走到现在啊,这就是冥冥之中的安排啊!所以说,就算那天你真的没有穿那条裙子,我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