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女人的战争

强子结婚时,来了一大群亲戚。新娘子丽丽偷眼一看,居然有三十多桌。丽丽娘家人丁单薄,亲戚比较少。小时候在农村上学,同学们隔三差五就有人请假,理由是随父母走亲戚。丽丽心里羡慕极了,盼望母亲也能带她走走亲戚,吃吃平日吃不上的好东西,更重要的是可以不用上课。可这种机会几乎没有,丽丽母亲即使要走亲戚,也不带丽丽。看到强子的一大群亲戚,心里非常惊讶。两人敬酒到丽丽婆婆的亲戚时,光姥姥、舅舅、姨姨、舅妈、姨夫、表姊妹就有三桌,就这强子还说人没有到齐。

婚礼结束后,丽丽几乎没记住强子家的几个亲戚,唯一有印象的是看起来和自己年龄差不多的一个女孩,长的唇红齿白,一头又长又直的黑发,两个眼睛骨碌碌转,透着一股机灵,上身穿了一件紫红色毛衣,很舒服。晚上丽丽向强子打听白天客人的情况,特意提到了那个女孩,问他是不是二舅家的晴表姐,强子说就是。婚前强子带丽丽到西安去看望过姥姥,姥姥家和二舅家住隔壁,晴表姐当时已经结婚,丽丽没有见到,但根据众人的描述,丽丽心里已经对晴表姐有了一个大概的印象,婚礼当天一见,就猜了个八九不离十。

强子告诉丽丽,晴表姐其实只比自己大几个月,小时候放假到姥姥家时,总在一起玩。长大后,各自忙于工作,见面机会变少,大多是在亲戚们的聚会上才匆匆一见,反倒有些生疏了。工作生活的情况,大多也是从亲戚们的口头传来的。上次见面还是在晴表姐的婚礼上,听亲戚们说,晴表姐的婆家经济情况比较好,丈夫是一名铁路工人,结婚时,婆家给准备了一套七十多平米的新房。

丽丽心里泛出一股醋味。丽丽的婚房,是租强子工厂附近农民家二楼的一间平房,大概不到二十平方米。新房里放了一张床,一套组合柜,一个双人沙发,就再也放不下其它东西,蜂窝煤炉子只能放在楼道里。二楼住三户人家,没有卫生间,也没有自来水,极其不方便。丽丽婚前对房子不满意,可有苦说不出,强子单位都是分配住房,凭结婚证排队,等单位盖房时,再根据先后顺序进行分配。强子给丽丽算了一下,按照他的学历、工龄、工种,分房时肯定能分个四五十平米的住房。现在暂时在外面租房,凑和个一两年,再分房时就可以搬到单位的家属院里,有暖气、自来水、卫生间,到时这些不方便都迎刃而解了。

其实强子工厂附近也有商品房出售,七百多一平米,可两人刚参加工作不久,没有攒下多少钱,双方家庭也是普通人家,养大孩子已经不易,哪里有多余的钱来买商品房,只能等单位分房了。

晴表姐一结婚,就有属于自己的新房,而且做饭还用液化气,比起蜂窝煤炉子来,又干净又方便。新婚第一天晚上,丽丽心里就不舒服,和晴表姐比起来,自己差的可不仅仅是一个房子啊!

婚后一年多,晴表姐和丽丽先后怀孕生子。晴表姐生了一个大胖儿子,丽丽生了一个女儿。强子和丽丽对生儿生女倒无所谓,可强子父母在乎。强子姊妹七人,就强子一个男孩,五个姐姐一个妹妹共生了七个孩子,只大姐一人生了个儿子,家族人口明显阴盛阳衰。丽丽娘家这头,爷爷单传爸爸,爸爸单传弟弟,也是缺少男丁。如果丽丽生个儿子,那岂不是天随人愿,皆大欢喜。孩子满月时,丽丽婆婆婉转地提出,孩子由她带,对外就说孩子没成,借此再生一个。强子和丽丽商量了一宿,冒险生个二胎,不保证是男孩不说,有可能两口子的工作都保不住。丽丽所在的化工厂是当地的明星企业,工资高,福利好,年轻人一结婚,男方就能分上一套四、五十平米的单元房,液化气、水、电、暖都包含在福利里,多少人削尖脑袋都想进来,为了生二胎,丢掉工作,丽丽寻思划不来。强子也在当地另一家化工厂工作,效益和福利没有丽丽工厂好,但也是国企,比较稳定,当然也不能丢掉。再说,既然把孩子生了下来,就要自己带,自己养,不能对孩子不负责任,两人拒绝了婆婆的要求。

春节时,强子和丽丽带孩子到西安看望强子姥姥。姥姥已经八十多岁了,还非常刚强,平日洗衣做饭都是自己动手。姥姥住在城墙下的一间瓦房里,隔壁一间房住着二舅一家。二舅家的两个小表弟还未成家,家里人口多,他们就在房间上面又加盖了一层瓦房,弟兄两个住在楼上,二舅两口子住在楼下,白天当客厅、饭厅,晚上沙发打开又变成卧室。自来水和卫生间离家三、四十米,几十户人家公用。姥姥平时的吃水,就由两个表弟帮忙挑回来。

老人家见强子带媳妇孩子来看她,高兴的嘴都合不拢,不停地问东问西。先问强子父母身体怎么样,又问强子媳妇如何带孩子,强子一一回答。见强子女儿有些偏瘦,就让丽丽多给孩子喂奶,不要按照书本说的定量。说起晴表姐的儿子来,姥姥就夸晴表姐奶水好,养的儿子白白胖胖。又说晴表姐坐月子时,一天三顿饭,婆婆变着花样做,鸡鸭鱼肉不断,做好送到房间,奶水自然充足。更夸张的是晴表姐月子里不出房门,大小便也在自己房间解决,说是害怕受风,表姐夫自然担当起了清理的任务。晴表姐生了儿子,认为自己给婆家立了功,就打着奶奶的旗号,让婆家给买个金项链,奖励一下,丈夫高兴之余当然照办了。丽丽听完,闷气也上来了,晴表姐不仅长的漂亮,还会说、会嫁、会生,和自己相比,简直一个是天鹅,一个就是母鸡。

〇八年汶川大地震那一年,强子姐夫去世了。亲戚们来了很多,晴表姐也来了。多年不见,丽丽差点没认出晴表姐。表姐梳了个普通的马尾辫,身上的衣服又过时又土气,当年粉白的脸也变得黑黄,眼角布满皱纹。丽丽低头看了一下自己的行头,还算时尚,嘴角就扬上去了,热情地招呼晴表姐,但见表姐神情落寞,问一句,答一句,便打住了话头。丽丽八卦的性格又来了,偷偷向另一个表姐打问晴表姐的近况。

原来晴表姐确实有心事。刚结婚那几年,晴表姐两口子工作都不错,收入在西安还算可以,但到了后面,两人单位的效益就有点不太好,眼看着儿子一天天长大,将来还要上学、工作、结婚,需要一大笔钱。晴表姐想不出其他赚钱门路,就想了个办法,把自己家的住房出租出去,月租三千元,一家三口搬回娘家,增加收入。二舅和舅妈还住在当年的房间,只是两个儿子结婚后搬了出去,二楼空了出来,晴表姐就和丈夫住在二楼,儿子和父母住在楼下。居住条件下降,丈夫和儿子都很不情愿,但两人扭不过表姐。蜗居在娘家,有诸多的不变,就连夫妻两人说个悄悄话,隔壁人家都能听到。姐夫和表姐为此不断争吵,姐夫骂表姐脑子坏掉了;表姐骂姐夫没本事挣钱还无端找事,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二舅和舅妈劝完这个劝那个,可是不管用。

过了一段时间,姐夫表面不争吵了,但在背后却搞起了小动作。姐夫单位有个女同事,经常和姐夫聊天,知道姐夫家情况,总给姐夫开解,一来二去,两人搞起了婚外恋,一发不可收拾,居然谈婚论嫁起来。表姐知道后,火冒三丈,她为家庭牺牲那么多,换来的却是儿子的不满、丈夫的背叛,她想不通,为了儿子,坚决不同意离婚。舅妈为人一向本分,这次也为了女儿,不管不顾,跑到姐夫单位,百般劝说,一个劲给姐夫赔礼道歉,怪自己把女儿没有教育好。姐夫走到哪里,舅妈跟到哪里,有一次甚至给女婿跪了下来,恳求女婿能原谅女儿,希望女婿能看在外孙的面子上,回归家庭,给孩子一个完整的家。在舅妈和表姐的坚持下,姐夫终于回心转意,晴表姐也答应尽快搬回自己家居住,结束在娘家两年多的借住。

丽丽家的住房这时也有了很大的改善,经过多年奋斗,一家三口搬进了一百平米的大房子。为了女儿学习,还专门给女儿隔出了一间书房。书房里摆放了一张写字台,一个书架,又把女儿的电子琴换成了钢琴。这些条件丽丽小时候哪里享受过,连她自己都羡慕女儿。下班回家,不是拖地,就是抹灰,就连地上一根头发丝,也会弯腰用手捡起来。丽丽的勤劳,换来的是新家窗明几净、赏心悦目。

和晴表姐的这轮较量中,丽丽觉得自己的头脑和晴表姐差一大截,表姐的理财智慧明显比她高好多。不过她也有一点想不通,晴表姐自己家那么好的住房,搬到贫民窟一样的地方去,值得吗?儿子能适应吗?再说,那种环境下,对儿子的学习会不会有影响?丽丽这个人有个优点,凡事总能从两方面来考虑,说不定站在晴表姐的角度来说,这样的生活也许是最好的选择。

小舅家儿子结婚,强子和丽丽去参加婚礼,亲戚们又聚在一起,说说笑笑,家长里短的又八卦起来。话题不知怎么就扯到了高考,丽丽脸上的笑容马上就收缩了,眼睛也低下去了,夹了一块牛肉塞进嘴里。哪壶不开提哪壶啊!丽丽女儿刚刚收到兰州一所二本学校的补录通知,丽丽觉得自己的人生好失败,周围同事的孩子基本都是985、211,只有自己女儿考了个二本。丽丽觉得女儿智力有问题,小时候学习在钟表上认时间,别的小孩子几天就会了,女儿愣是学了两周还不会,为此强子和丽丽把一个小闹表来回拨,启发女儿,小闹表都拨坏了,女儿还是一脸茫然。中考前,女儿物理化学一塌糊涂,强子和丽丽发挥各人特长,强子主要负责辅导女儿物理,丽丽负责辅导化学,两人下班时间推掉所有活动,连番给女儿往进灌。丽丽甚至把单位的玻璃锥形瓶、量筒、烧杯这些化学制品拿回家,帮助女儿加深印象。一家三口千辛万苦,终于把女儿送进了当地的重点高中。高中女儿选择学习文科,但是文综又不行。高考前,强子利用上班时间,背着领导同事,偷偷在电脑上下载各种时事知识,打印成厚厚的一踏,让女儿做参考,谁知拿回家让女儿一看,女儿竟扔到一边说没用。丽丽更是早上五点半就起床,给女儿做早点,怕女儿在学校营养不够,影响学习。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女儿才考上了二本,这让好面子的两人见人总有抬不起头的感觉。

说到高考,晴表姐一扫离婚风波带来的阴霾,露出得意的笑容。晴表姐儿子高考考上了本省一所军校,上学即参军,不用交学费,每月有津贴,毕业后还不用找工作,不知省了多少事,丽丽心里好生嫉妒啊!亲戚们又让晴表姐介绍儿子的学习经验,表姐扯了一张餐巾纸,擦了擦嘴,扔下餐巾纸,眉梢一挑说道,哪有什么经验,在学校跟着老师学习,也没进过什么补习班,稀里糊涂碰上的。大家明白了,晴表姐儿子智商高,这个学不来。丽丽很气恼,回家必须给女儿鼓鼓劲,大学四年不能泄气,下四年苦,考个研究生,也好让自己在亲戚面前能抬得起头。转眼又一想,就女儿的智力和态度,恐怕研究生只能是幻想了。心有不甘又能如何,自己这辈子可能什么也比不上晴表姐了,也就是强子所说的,提着鞋也追不上。

四年后,失望又一次袭来,丽丽女儿考研失败了!虽说有思想准备,但丽丽还是接受不了。大三的整个暑假,女儿都在家附近的一所大学图书馆里复习,每天早出晚归,就是不知道学进去了没有。考试结果出来了,看来当初根本没有学进去。强子和丽丽不死心,鼓励女儿报个考研辅导班,复习一年,来年再战。可女儿就是不配合,认为学习很辛苦,想早点工作。丽丽怨女儿不懂事,哪里能体会工作的艰辛,单位论资排辈严重,资历不够,连机会都没有。丽丽想让女儿上个研究生,最起码工作时,起点就高,女儿不理解,只好由她去吧。想当年,丽丽自己高考时,由于志愿填写失误,只考上中专,父母劝丽丽再重读一年,来年考个本科,可丽丽死活不答应,觉得上学太累。工作以来单位提拔领导,不管个人能力如何,先看文凭,丽丽几次都输在了文凭上。眼看着年龄越来越大,提拔的可能离自己越来越远,丽丽只能收起自己的抱负,屈居于做一名普通的化验员,每天下现场,取样、分析,枯燥、繁琐、辛劳,丽丽不甘心,但也无能为力。眼看女儿又要走丽丽的老路,丽丽心里的委屈无法言说,只能认为是天意啊!女儿几经周折,不久在西安找了一家私企,从事销售工作。

在二舅大孙子的婚礼上,丽丽和晴表姐又相遇了。晴表姐的儿子报送上研,在丽丽看来,前途一片光明。丽丽拉着强子,躲着晴表姐,想找个无人认识的酒桌,赶快吃完走人。哪知小舅舅偏偏又把两人拉回到亲戚一桌,说要叙叙旧,联络联络感情,两人只好从命。丽丽和满桌的亲戚热情地问好,到晴表姐时,丽丽眼睛上下打量,在一大群亲戚中,晴表姐的衣着不算突出,长发剪去了,新烫的短发卷卷的,涂了口红,脸上的粉底也不够亮,年轻的气息不知什么时候跑掉了,中年妇女的气质从头发中冒了出来。丽丽挺直的脊背,见到晴表姐时,就有点塌了。丽丽端起酒杯,言不由衷的说,恭喜姐姐,儿子这么优秀,现在就等着吃表姐家的酒席了。晴表姐接过酒杯,反过来问丽丽,女儿在哪里高就?丽丽大言不惭地说,女儿在一家大型民企工作,待遇优厚,最近刚公费从台湾旅游回来。满桌亲戚瞪大双眼,张开嘴巴,无不露出羡慕的神情。丽丽说完,一口酒下肚,赶忙夹一口菜,转换话题。

婚礼结束回家的路上,强子鄙视丽丽的虚伪,丽丽没有狡辩,但满脸弥漫着沮丧的气息。考研这场较量,丽丽又输了。

强子父亲最近因病不幸去世,亲戚们又一次相聚在一起,奇怪的是晴表姐居然缺席。好久未见,围坐在一起,亲戚之间的八卦大会开始了。丽丽坐在一旁竖起耳朵,听完东家听西家,偏偏没有晴表姐的新闻。丽丽忍不住,装着漫不经意的问一句,晴表姐最近忙些什么?这个话题的魔盒总算打开了,知情的亲戚们你一言我一语,拼凑出了晴表姐的近况。

不知何故,晴表姐的儿子在部队莫名患上了抑郁症,臆想分配工作时自己被人排挤,想不通,从宿舍三楼跳楼自杀,幸亏没有成功,只是受了重伤,在医院治疗了一段时间后,晴表姐把儿子接回家中看护。在家中一年多时间,病情没有得到控制,反而越来越严重,发展到见人就打。儿子长的高高大大,体力很好,发作起来,晴表姐两口子都不是儿子的对手,两口子身上都被儿子打的青一块紫一块。晴表姐弟弟有一次来看姐姐时,恰好外甥犯病,把舅舅按倒在地,掐住脖子,舅舅脸憋的通红,差点窒息。家人无奈,只好把儿子送进了精神病院。屋漏偏逢连阴雨,晴表姐的丈夫不幸又患上了肺癌,顶梁柱倒了,好端端的家变得支离破碎。晴表姐顶着满头白发,出这个医院,进那个医院,背也驼了,邋里邋遢,疲于奔命。

丽丽女儿还在哪家私企工作,工资很少,勉强顾得住自己,丽丽又在鼓励女儿报考公务员。听完表姐的遭遇,丽丽对女儿是否报考公务员突然失去了兴趣,回家就给女儿打了个电话,说最近要降温,让女儿注意添加衣服。

和晴表姐比了二十多年,现在丽丽终于比晴表姐强了。可是丽丽一点也没有优越感,反而越想越难过。她怎么也搞不明白,那么美好的开头,怎么会结出这般恶果?晴表姐不幸生活的蛛丝马迹隐藏在哪里?人生无常,强子劝丽丽,和晴表姐没见过几次面,再不要瞎猜了,也不要和人乱比,已经知天命的年纪,凡事还是知足常乐为好。

相关信息
  • 爱如潮水主角阿正全文章节

    爱如潮水主角阿正全文章节

    2018-09-13 10:24:12

    “阿正,你喝过人奶吗?”嫂子在我面前拨开胸罩,开始给小侄女哺乳,原本哭闹的小侄女顿时安静了下来。她的胸部很白,白得耀眼,直看得我眼馋....

  • 两个男生的故事——遇见你,是今生最

    2018-11-25 09:03:40

    我从没想过有一天我会看上一个男人。 大一的水房,我端着攒了一个月的衣服,瞅着手里的一袋子洗衣粉正愁如何下手,他如天神一般从天而降拯救了第一次洗衣服的我,告诉我该放多少洗衣粉,该采取何种姿势揉搓我那堆认不清颜色的衣服。为了表达我的敬意,我坚持请他吃了顿饭,10块钱20串的小毛肚,我们吃了200串,其实我知道我自己吃了起码就有150串,他吃东西斯斯文文的样子令我很是惊异,我从小生活的北方,我的家......

  • 被两个“渣男”伤害的女人

    2018-11-22 13:43:03

    01 我的前夫叫阿义,是这座大都市中为数不多的城中村的村民,初中文化程度,没什么正经的工作,除了吃喝嫖赌,身上没有什么优点可言。 我不是本地人,父亲去世的早,看着母亲一个人拉扯我们兄妹几个着实不易,我很早就辍学离开村子出来打工。 年少无知的我被阿义的花言巧语所蒙骗,19岁就草率地嫁给了他。等到我看清他的真正面目后,生米已经做成熟饭,日子也只好将就着过了。 我年轻漂亮,手脚也勤快,找工作并不困......

  • 战争短篇小说

    2018-11-16 21:13:29

    误解 逃亡 1916年,在这个三月份德国的夜里最好需要一件大衣来保暖。 一位略有佝偻的中年男子,活像一副贫民窟里跑出来的模样,有一脸令人一眼就记住的络腮胡,虽有打理的痕迹,但依然看上去乱了一点。他拉着一个瘦小的孩子拼命地跑。 9岁的小沃纳急促的喘息着:“爸爸,我、我、我跑不动了。我们、我们为什么要跑……” ......

  • 爱情是场“战争”

    2018-11-15 18:14:10

    冬夜,如同恋人分手后的冷漠。先是空空的双手,接着是胸膛,然后是那颗受伤的心。 我与张晴分手的那天,没有你哭的死去活来,我恳求的低三下四。只是几句水波不兴的几句言语,两人便转身分道扬镳。 如同两方交战的敌人签署了和平协议后,各自去向自己的国度,没有了交集。 是啊,一段恋人在一起时何尝不是一场“战争”呢。只是我们的武器是从各自的心脏和大脑——这两座“武器库”里制造出来的。 里面许许多多增进情感的......

  • 「科幻」两个人的乌托邦

    2018-11-15 08:04:14

    一 宇宙的美,并不在于生命,而在于绝对的死亡。 相同的,乌托邦的美,并不在于其存在与发展,而在于绝对的毁灭。 二 我们曾在空旷的太空舱中做爱。 巨大的落地窗外凝固着星云,是所有接吻与爱抚最美妙的背景。 我们喜欢在高潮的前一刻里关闭重力,那一霎的失重,使一切姿势都变得毫无意义,此时,我们才真正合为一体。 我们深爱彼此——一切前戏似乎才是最美妙的,那转瞬而逝的高潮反而显得过于匆忙,而失去了那令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