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次死亡

讲台上,教授正在讲课,秦白坐在座位上昏昏欲睡,尽管她将自己的手都掐出血印来,却仍旧无济于事,她的眼皮好似有千斤重般,不受控制地往下坠。

“秦白,请你来回答这个问题。”

一个声音如惊雷般震醒了秦白,吓得秦白条件反射地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秦白,不过叫你回答个问题,你这么激动做什么,上课睡觉,论文也不交,你期末考试还想不想过了……”

讲台上的教授说着说着身上的皮肉突然一块块剥落下来,血红的皮肉清晰可见,一瞬间好似有人按下了什么开关似的,原本安静的教室瞬间扭曲,黑长直室友的头发迅速长长,铺天盖地扑向身边的秦白。

秦白都来不及反抗,就被头发裹得动弹不得,头发越缠越紧,直至包裹其中的猎物完全窒息为止。

猛地睁开眼,从床上惊坐而起,秦白死死地抓住胸前的衣服,像一条濒死的鱼一样大口呼吸,耳边都是自己心跳的声音,频率快的吓人,喉咙跟胸口火辣辣地疼的不行,仿佛之前真的窒息过似的。

有霜白的月光从半拉的窗帘中穿进屋内,想来现在应该是深夜,宿舍里其他人三人正在呼呼大睡。

第十次了。这是秦白第十次在梦里死掉,每一次都被不同的人以不同的方式杀死,再次醒来,身体内部还会有相应的痛感。

秦白想要逃出去,潜意识里她总觉得自己不该是这样的,只是每次想要离开学校,就会遭遇各种各样的意外,就好像冥冥之中有股力量在控制着她一次次死去,但这也更加坚定了秦白要出学校的心。

宿舍里也找不到什么好的防身工具,没办法,秦白只好随手拿上一支羽毛球拍就往校门口赶。

走廊上安静又空旷,尽头月光下有个小孩的身影。

“咚,咚咚,咚咚咚……”皮球弹跳的声音好似压着人的心跳,秦白艰难地咽了一口口水,又是那种熟悉的窒息感。

小孩注意到了远处的秦白,停下了拍球的动作,皮球失去控制,蹦跳着滚向秦白,在她的脚边停了下来。秦白这才看清楚,那根本就不是什么皮球,而是孩子的头颅,森白的牙齿尖锐如猛兽,正试图啃噬眼前人身上的骨血。

还好秦白眼疾手快,挥拍将人头拍飞,刺耳的哭声唤醒了这座沉寂的校园,身后的宿舍门突然打开,之前杀死过秦白的黑长直室友惊慌失措地跑了出来,“快跑,秦白,里面有丧尸!”

秦白都没反应过来,就被黑长直室友抓住手腕往楼下飞奔,几缕碎发飘到秦白的脸上,痒痒的,这次黑长直没有变身,看起来还是蛮正常的,可是秦白记忆中除了知道两人是室友关系外,却怎么也叫不出她的名字,这件事本身就不正常。

两人一口气跑到了楼下大厅,可惜楼下的铁门被锁得死死的,黑长直室友还在不停摇门,秦白却觉得自己肺部都快要炸开了,脑子也乱成了一团乱麻。

这次醒来,局面是愈发地混乱了,又是鬼小孩,又是丧尸的,这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梦?

楼上沉重而急促的脚步声此起彼伏,还伴随着绝望又刺耳的尖叫声和丧尸的嘶吼声,奇怪的是,这么大的动静居然都没见到宿舍阿姨从旁边的房间里出来。

正当秦白疑惑之时,旁边房间的门突然从内部被硬生生地撞开,宿舍阿姨僵硬而迟缓地走了出来,头发凌乱,面色青白,黑色的血管遍布全身,看来宿舍阿姨也变成丧尸了。

秦白看到宿舍阿姨身上挂着一串钥匙,应该是铁门钥匙,事到如今,只能硬扛了。秦白紧了紧手上的球拍,刚准备冲上去,就被黑长直室友拉住了,吓得秦白一激灵,差点以为黑长直室友也要变身了,谁知她却只是递过来一瓶矿泉水。

“用这个,”秦白有点蒙,什么鬼,用矿泉水对付丧尸?

见秦白不接,黑长直室友也不犹豫,拧开瓶盖,将水泼向丧尸。然后,丧尸身上就跟溅了浓硫酸一样,顿时嗤嗤作响,片刻就被溶成了一滩血水。

黑长直室友捡起血水中的钥匙打开铁门,拉起还在懵逼中的秦白就往外跑。

之前做梦那些怪物也没这么好解决啊,怎么这一次难度下降了?这是不是意味着她可以逃出去了?

秦白这么一想,瞬间兴奋起来,也不管手上还有一个人,马力全开就往校门口冲。

明明宿舍楼里出现了那么多丧尸,可为什么跑出来却一只丧尸都看不见,不仅如此,整个校园安静得可怕,仿佛只剩秦白一个人的呼吸和心跳。

不对!黑长直室友还在自己身后呢,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连脚步声都听不见?秦白停下脚步,手腕处像是圈着一块寒冰,刺骨的凉意顺着肌肤直接窜上了天灵盖,鸡皮疙瘩瞬间冒了出来。

有种不祥的预感,秦白机械般地转过头,果然,黑长直室友又黑化了,头发完全遮住了脸,只露出一只猩红又恐怖的眼睛。

秦白想要将手抽回来,却被钳得死死的,难不成这次又要被黑长直室友杀死了。眼见黑长直室友的另一只手扑来,秦白正准备拼死反抗呢,变身后的黑长直室友却突然被人从后面打晕了,一个穿着黑色长风衣的男人手举木棍出现在秦白面前。

这次黑长直室友的战斗力下降得太快了,秦白觉得有些不敢相信。

“快,跟我走!”男人强行掰开黑长直室友的手,想带着秦白离开。

见男人还想拉着自己回校内,秦白连忙甩开男人的手,一口回绝,“不,我不要回去,我得出去。”

“离开学校并不能离开这个世界,只会加快你被同化的速度而已。”

总算听到一点有用的东西了,秦白仔细打量起面前的男人来,模样很陌生,秦白很肯定自己在之前的梦境里从未见过这个人。

“你是谁?你知道什么?”

“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是谁,”男人说的话似乎有些高深莫测,“你在这个世界里死亡的次数越多,陷入的就越深,直到最后完全融入这个世界。我之所以来到这里,就是因为你已经在这个世界待得够久了,久到快要将我遗忘了。”

男人的话让秦白一头雾水,没等她继续发问,不知从哪蹦出来一只丧尸,一口就咬住了男人的手臂,男人条件反射地挥出木棍,将丧尸击飞,但他的脖子上也是鲜血直流,甚至有一块皮肉已经被丧尸吞了下去。

“快,我们得赶紧离开这儿,先去图书馆,那里应该有能让你想起来的东西。”

旁边已经变身了的黑长直醒了过来,伸出手试图抓住秦白的脚,幸好男人及时抓住了秦白,带着她往回跑。

之前还空荡荡的校园里,现在居然被挤得满满当当的,各种奇形怪状的鬼怪在四处飘荡,还有不少行动迟缓的丧尸混在其中。

百鬼夜行?还是中西混合的?

校园里好像就剩下秦白和男人两个大活人了,两人一动,所有的鬼怪和丧尸都跟闻到味似的,疯狂冲了过来。

强烈的求生欲激出了秦白所有的潜能,居然可以拖着一个大男人在校园内狂奔,可是混乱之中根本就搞不清楚方向,莫名其妙地跑到了体育馆。

“我们先躲起来吧,再继续跑下去,恐怕会更危险。”

因为这次重启是深夜,所以体育馆都是被锁住的,趁着身后那群乱七八糟的东西还没有追上来,两人当机立断敲碎了旁边的窗玻璃,迅速躲进了楼梯下面堆放杂物的小房间内。进去后才发现房间的门锁好像坏掉了,也没有办法反锁,无奈两人只能用里面的置物架暂时将门抵住。

做完一切后,两人才得以歇口气,刚才狂奔后的疲惫立马涌了上来,秦白只觉得自己身上哪哪都疼,连抬手指都无比费力。

杂物间黑得伸手不见五指,两人也不敢开灯,不时有丧尸撞门的声音和嘶吼声传进来,秦白小心翼翼地克制住自己想要大口喘气的欲望。

外面的声音终于小了下来,但是秦白心中却更忐忑了,她记得那个男人好像是被丧尸咬了一口,这种情形下,要是男人突然变异,那她恐怕必死无疑。

就在秦白脑洞大开,幻想自己的108种死法时,男人的声音突然响起,“你没事吧?”

秦白被吓了一大跳,赶紧将自己已经跑偏到天际的思绪拉回来,掩饰性地咳了两声,“没事,我们歇一会再赶去图书馆吧。”

“嗯,”继而是一阵尴尬的沉默,就在秦白想着要不要说些什么的时候,男人率先打破了沉寂,“等会我去引开那些鬼怪和丧尸,你尽快赶往图书馆。”

“这样你会死的!”

“我已经被丧尸咬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变异,跟在你身边,反而有可能让你再死一次,”男人的语气很肯定,“而且只要你回去,我就不会死。”

“这究竟是个什么世界?为什么我能够决定你的生死?”

“这是被遗弃的世界,我之所以那么肯定,就是因为这里的一切都是你创造的,包括我。”

“啪嗒!”没等秦白理清思绪,就被突如其来的光线迷了眼。

“等会我先出去,你保护好自己,别死啊!”男人说着扔了一根棒球棍给秦白,将置物架挪开,从狭小的缝隙中闪身出去。

没过多久,就听见外面有丧尸的怒吼声和鬼怪的尖叫声,声音听起来比较远,应该是男人开始行动了。

是时候了,秦白小心翼翼地从杂物间里出来,体育馆里空荡荡的,想来应该都是被男人吸引过去了,走出体育馆,秦白才注意到远处有火光,那个方向貌似是实验楼,刚好跟图书馆的方向相反。

从体育馆到图书馆的路上秦白还听到几声巨大的声响,应该也是男人弄出来的,几乎将校内所有的丧尸和鬼怪都吸引了过去,途中遇到寥寥几只行动迟缓的丧尸,秦白都是一击爆头,丝毫不拖泥带水。

很轻松就赶到了图书馆,用同样的方法进入图书馆,可是面对空旷的读者大厅,秦白却迷茫了,男人只说图书馆里有能让她想起来的东西,并没有说是什么?

“砰”巨大的爆炸声将秦白惊醒,事到如今,只能先从图书馆里最多的东西找起了。

一排排的书架在黑暗之中极具压迫感,秦白也不敢开灯,只能借着窗外的月光查找起来。

秦白翻了一大架子的书,并没有从中找到任何东西,倒是发现所有的书都是同一个作者,而且这些书普遍很薄,有些甚至只有几页纸。

就在秦白抽出一本放得比较高的书时,有一页纸从上面掉了下来。

所有未完的故事都被遗弃在另一个世界里,因为没有结局,便陷入无尽的轮回,一遍遍地死亡,又一次次地重生,就如秦白。

宋宁给予了她十次死亡的命运,却并未给她的故事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在那个被宋宁遗弃的世界里,宋宁体会到了那种半点不由人的无奈,甚至差点被磨灭了自我。

落下最后一笔,宋宁终于给她昏迷前开篇的故事做了一个完美的收尾,原本的构思可能已经偏离,但宋宁总觉得这是男人想要的结局。

相关信息
  • 爱如潮水主角阿正全文章节

    爱如潮水主角阿正全文章节

    2018-09-13 10:24:12

    “阿正,你喝过人奶吗?”嫂子在我面前拨开胸罩,开始给小侄女哺乳,原本哭闹的小侄女顿时安静了下来。她的胸部很白,白得耀眼,直看得我眼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