遗忘不美好(上)

本文《遗忘不美好(上)》http://www.shoujigushi.com/qingchun/44688.html
卧室里除了必备的床铺、衣柜和书桌外,其他空间几乎都被那些乱七八糟的实验器械占据着。

那个暗色的窗帘不知从什么开始就一直没有再拉开过,由于没有自然光的来访,屋子里的白炽灯只能日夜不停地工作着。

此时,安小年正平躺在卧室的床上,仰着脸蛋,冲高个子男人大声叫喊道:“老师,我需要真相,我要真相!”

“没有真相……孩子。”男人紧锁着眉头,露出痛苦的表情:“我什么也没有隐瞒——你是我最骄傲的学生。”

“不,不是的!我不相信!”安小年继续喊道:“我不傻啊,我有判断能力的,我只是……”

“我没骗你……”他的语气软了下来:“这就是你要的真相了。”

“不!”安小年扶著床沿,努力地欠起身子,但疼痛很快就把他打倒了:“告诉我啊!我求你了……爸!”

已经走到门槛处的安老师条件反射地回头看了儿子一眼,轻轻地摇了摇头,快步走开了,屋子里只剩下男孩歇斯底里的喊声……

苏俊杰觉得,这回安小年得出名啦。

他现在才发现,原来这个和自己做了十年死党的家伙,智商居然那么高!

这不,期中考试的总分排到了班级第一、年级第三不说,打红叉的题目,十有八九是粗心大意所为,有些题目则是直接空白,更重要的是每一科都如此。

可是,上一次考试,他的排名还不如自己呢。

苏俊杰不禁调侃道,“你这分数该不会是人品爆发的结果吧?真有点儿刻意为之的嫌疑呢……好好儿写的话,说不定每一科都可以满分哦!”

让他愣住的是,对方竟然以无表情的笑容作为答复。这种让人心寒的微笑,弄得他一阵颤抖。

为了缓和气氛,苏俊杰打趣道:“我说老兄你这是有病吗?考这么好还笑成这模样。”谁知人家不领情,而是一本正经地回答道:“我没病,很好。”

若是换做以前,这小子十有八九会骂回一句“你才有病”的,然后两人开始互相侃大山。
他是干什么啊?苏俊杰纳闷心里十分郁闷。

其实,在安小年拿第一之前,他就是学校里的风云人物了。原因在于他有一个对他无微不至的老爸。

大伙儿能够理解,一个38岁才当父亲的男人对自己的独生子自然是特别关心的。

但是安老师对自家孩子的关心似乎有点儿过分了。

每天接送儿子上学放学本来不是什么稀奇事儿(这样的家长为数不少),但是,除了上课之外他都陪伴在儿子身边,就连儿子上个厕所都要在门外等候的老爸大概亘古少有了吧?

他似乎从来不让儿子和其他同学玩耍。更准确地说,他不愿意别人接近他的孩子。哪怕只是与儿子擦肩而过,他都倍加小心。

至于安小年,大家都说他是一个乖巧得可以的男孩子。老爸要求他不和其他同学打闹,他就不和同学打闹,甚至很少主动与别的同学搭讪。

总之,他腼腆与安静,仿佛到了无声的地步。若不是有一个这样的老爸,他大概会被众人遗忘在角落里吧。

但他比较是一个活生生的人,他需要与除了老爸之外的人交流。充当这个角色的人就是苏俊杰。

大伙儿都知道他们住在相邻的两个小区里,也许是从小就一块儿玩耍的原因吧,安老师并不反对这两个孩子待在一起。

可是,不反对不代表完全放心。尤其是那件事情以后。
苏俊杰时常想,如果什么也没有发生该多好。他俩依旧可以当好哥儿们,依旧可以一起上学放学,依旧可以打打闹闹……

而且在那之后,安老师对自己和对安小年的态度就不一样了。安小年似乎也因此变得不一样了,但苏俊杰又说不清楚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他们从小一块儿长大,安小年的性格他是清楚的,安小年一直都是一个慢热的男孩子,又带着几分腼腆和安静,如今这样的性格特点不过一下子放在放大镜之下罢了。

可是……之前的安小年分明是一个喜欢运动的男孩子,还是曾经代表学校参加市里的短跑项目并取得不错的成绩,如今连体育课都不愿意上了。

但话说回来,苏俊杰不能形容一辆小汽车碾过一个男孩子的双腿,该是多么的疼痛,又会对他的心灵造成怎样的影响……

如果当时安小年不是不顾他的劝阻,急匆匆地冲过亮着红灯的马路的话,一切都不会成为现在这样的样子了。

不幸中的万幸的是,安小年康复得很好,不到一个月就出院了,两个月之后还来上学了呢!那双曾经受过重创的双腿居然如同没发生过任何意外一般。

更神奇的是,安老师是信息科组的主任,据说是一个电脑高手的他,居然能够在儿子受伤期间给儿子补习各科功课!安小年回来上课之后能够取得这样的成绩,也有安老师的功劳。

作为好朋友的苏俊杰自然希望安小年健健康康地过日子,可是这一点未免太奇怪了。

似乎有些东西被深藏在迷雾中去了。

“如果有办法掀开谜底的话……真相是否就会浮出水面了呢?”他自言自语道。
这会儿真的不是苏俊杰故意找茬。天地良心啊,他打心底里就是无意而为之的……但是有一句古话是这样说的:无心栽柳柳成荫。

那天,他和几个同学在走廊里打闹之际,安小年和安老师迎面走了过来。玩得起劲的苏俊杰没有注意到走过来的安小年,实在是出于惯性的原因才撞到安小年身上的。

然而摔倒在地上的不是别人,而是横冲直撞的苏俊杰!

安小年则面不改色地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反倒是一旁的安老师大惊失色,还恨恨地呵斥道:“你这小子,有能耐赔我一个儿子吗?!”

也不知道是被刚才的意外吓到,还是被安老师的怒气镇住,在场的同学都顿时傻掉了。

苏俊杰愣愣地看着安老师一把抱起毫发无损的安小年,大步流星地走到了十几米之遥的地方去了,令他感到惊奇的是,他们是朝着校门走去的,而不是医务室。

此时,缠绕在苏俊杰心头的只有一个疑问:这样的冲击力,一个正常人怎么可能抵挡得住!可安小年就是纹丝不动啊。

诧异归诧异,做错了事情还是得为此道歉的。

于是当天下午放学,苏俊杰就提着一篮子水果去安小年的家登门拜访,谁知他连门都没法进去。

安老师只站在门口问清楚了来意,就婉言拒绝了他的拜访,并带着笑容把门关上了,看样子是不再责怪他了。

“水果……”苏俊杰抱着“不到黄河心不死”的壮志再次敲了敲门。

“你吃吧,你吃吧,客气了。”这回安老师连门都没开。

“谁在外面?俊杰、俊杰……是你吗?”走出几步之后,苏俊杰听到屋子里传来了熟悉的叫喊声。

“这……”他有点儿犹豫了,这分明是安小年的声音。可是,当他把耳朵贴在木门上面听屋子里的动静时,回应他的只有死一般的寂静。

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刚才的是幻听还是真有其事?一个住了人的屋子又怎么会如此安静?刚才的叫声之中,似乎还夹着几分求救的意思……

难道……一阵冰凉之感涌上苏俊杰的全身:“刚才那位会不会并非安老师呢?”那安小年怎么办?!总不会有外星人啊、犯罪分子啊什么的吧?

事后苏俊杰不得不承认,自己是被科幻小说和侦探小说毒害的了,刚才的男人是货真价实的安老师。

但是,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
安小年住的是单元楼,他房间的窗户正好对着另一栋单元楼的楼道。而且两栋楼房之间,只有不到十米的距离。在楼道里就能清楚地看到房间里的东西。

苏俊杰爬上另一栋楼房,探头往安小年的房间张望,可房间的窗户关上了,还拉上了暗色的窗帘,似乎是刻意不让别人瞧见房间里的情景。

奇怪的是,苏俊杰在楼道里站了将近半个小时,安小年的房间里都没有传出半点儿声响。这无疑让苏俊杰觉得更加不安了。

唯一证明里面有人的证据就是,隐约能看到白炽灯的光芒从窗帘里透了出来。

一般来说没人的话,大白天也不会开灯吧?苏俊杰想。

正当他不知所措的时候,他看到一个有点发福的男子走进了安小年家住的单元楼。他认得这男子,他是帮安小年做手术的陈教授。

听说是个骨科专家。

见状,他连忙冲下楼,赶上男子:“安小年是不是出事了?”

“出事?”陈教授奇怪地看着他:“一个下肢瘫痪的男孩子能出什么事情?而且有保姆照顾着他呢。”

苏俊杰认识医生口中的保姆。她在安家干了很多年了,记忆中的她一直都是四十出头的摸样,岁月并没有在她脸上留下任何痕迹。

但重点并不是这里——下肢瘫痪?不对啊……今天早上,他还看见安小年四肢健全地走来走去呢,而且他还实实在在地撞到安小年身上去了。

“一起去看看他吧。走吧走吧。”等苏俊杰回过神来的时候,就二话不说地推着陈教授上楼梯去了。

当安老师听到陈教授的声音而把门打开时,苏俊杰猫着腰,从安老师腋下冲进了屋里。安老师想抓住他的时候,苏俊杰又一次撞在了安小年身上。

苏俊杰惊讶地看着面前的“安小年”,是的,他又撞在了安小年身上,而且像早上那样,他再次摔倒在地。

不同的是,眼前这个安小年的脖子上,顶着一个篮球……
本文来源 http://www.shoujigushi.com/qingchun/44688.html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