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钱

本文《借钱》
全村子都说这可是好事,这可是喜事,这可是好事成双,这可是双喜临门,北瓜老汉却摇了摇头感叹,这可是发愁的事,这可是要命的事!

原来他的一对双胞胎儿女比翼齐飞,一举考上了大学,还一个考到了北京,一个考到了上海!

北瓜老汉很生气地和两个孩子说:“这不是要我的老命吗?我浑身是铁才能打几颗钉?我能供你们一个上大学就算不赖,谁叫你们两个都给考上了?”

北瓜老汉很无奈地和两个孩子说:“我也不重男轻女,我也不偏三向四,我让你们兄妹两个抓阄儿。谁抓着那个‘上’字了,谁就去上大学;谁抓着那个‘下’字了,谁就下田种地!”

北瓜老汉很郑重地和两个孩子说:“这样才公平,这样才有说服力,这样才对得起你们的娘,她在地下也会安息!”

结果两个孩子不抓阄儿:哥哥让妹妹去上学,妹妹让哥哥上学去。让来让去,两个孩子抱在一起,哭得撕心裂肺。北瓜老汉很内疚,很激动,一腔热血涌上来,忽然坚定不移地说:“孩子们,别哭啦,你们两个都去上大学,爹给你们借钱去!”

夜深了人静了,北瓜翻来覆去睡不着觉,来来回回地想:我朝谁借钱呢?怎么说怎么做,才不会碰钉子呢?就算人家借给了,我什么时候还给人家呢?

北瓜想到了村主任。

北瓜一下子兴奋起来:他曾经和村主任同班同桌,那次上学回来,河里发大水,村主任被冲了跟头,他扑上去把他救了起来;村主任这些年开矿山办企业,闹得动静挺大,手里有钱,家境富裕;他比村主任大两岁,念及当年的救命之恩,村主任从不叫他北瓜而是叫他大哥,对他很是尊重。

第二天早饭以后,北瓜就直接到了村主任家里,直接说了借钱的事情。村主任问他为什么借钱,他说:“哎呀,你不知道吗?全县城都嚷红了,我的两个孩子都考上了大学,一个北京,一个上海,都是国家的名牌大学!”

村主任晴得很阳光很灿烂的脸一下子就阴了。村主任气愤地说:“北瓜,你这不是故意给我弄难堪,故意臊我的脸吗?你这不是故意抬高自己表扬自己,贬低别人打击别人吗?你这不是故意显示你们聪明伶俐,笑话我们草包笨蛋吗?”

北瓜被说蒙了,一时如在云里雾里:村主任这是干啥呀,东一榔头西一棒槌?他从来也没喊过我北瓜,怎么今天喊得这么响亮,这么解气?

村主任愤愤不平地说:“你们有才,你们厉害,你们上你们的名牌吧;我们在家也得过光景,用不着别人在我们面前趾高气扬地显示!”

北瓜恍然大悟,明白自己做事莽撞,伤着村主任的自尊心了:村主任的女儿李小巧,今年也参加了高考,但是听说考得很差劲儿很糟糕,闺女天天憋在家里哭,不敢出门了。

北瓜想,我是不是太猖狂了呢?我当着矬人说短话,人家能不反感吗?

北瓜想,我走吧,我往人家眼里插棒槌,钱是借不出来了。

北瓜起身就走,村主任却又问他:“大哥,你不是借钱来了吗?”

这声“大哥”很热乎很动听,他把脚步停住了。

村主任说:“你借多少钱?”

他伸出一根手指头:“一万。”

村主任问:“你怎么还我?”

他回答:“兄弟,我有了钱马上还你。”

村主任说:“废话,你什么时候才能有钱呢?一年两年,还是三年五年?”

北瓜张了张嘴,答不上来。

村主任胸有成竹地说:“大哥,你就给我放那群羊吧。我每个月给你两千块钱的工钱,五个月就是一万,十个月就是两万,不算少吧?”

北瓜知道现在市场上的行情,放羊是个技术活儿,雇人放羊每个月至少得出三千块钱;北瓜也知道放羊是个辛苦活儿,上山下山,风雨雷电,饥一顿饱一顿,累得腿疼腰酸;北瓜还知道自己已经52岁,再也不是能够冲锋陷阵的想当年!

可是孩子们等着用钱呢,过了这个村就没了这个店儿呢。

北瓜很高兴很痛快地说:“兄弟,我愿意给你放羊,你就扣我的工钱!”

村主任让北瓜坐下,又递给他一支香烟。村主任很和蔼很亲切地说:“大哥,我还有一个想法。我想把我闺女小巧嫁给你家儿子,咱俩成为亲家,他俩成为夫妻,这样花好月圆,两全其美!”

北瓜浑身打了一战!他不想和村主任结亲,尽管他有钱有势。

北瓜赶紧推托:“兄弟,孩子们还小,还不到谈婚论嫁的时候。”

村主任说:“咱先给孩子把婚订下,等以后……”

北瓜说:“使不得使不得。我儿子上了大学,先得好好学习。”

村主任说:“那他也得成家呀,我们等着还不行?”

北瓜说:“等不得等不得。你想呀,大学里边女孩子们多哩。”

村主任不高兴了,把桌子一拍:“北瓜,你看不起我们?”

北瓜说:“不敢不敢,我说的是实际!”

北瓜放下那支烟,马上从村主任家里走出来,一边走一边落泪:钱是借不出来了,还得让两个孩子抓阄儿去;他们不抓也得抓,他们必须分出个上下高低!

北瓜不知道,这时候他的家里已经来人了,他们想了解一下,老汉要同时供两个孩子上大学,有什么具体困难和问题。

他们是县政府的干部,县长派下来的。
本文来源 http://www.shoujigushi.com/shiqing/46281.html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