悬疑
  • 古币失窃之谜

    2018-10-16

    苏桐和田一都是古币收藏爱好者,不过苏桐在圈内已经小有名气,而田一才刚刚踏进圈子不久。

    这天晚上,田一带了自己的藏品慕名到苏桐家登门求教,他想请苏桐替他的藏品鉴...

  • 第二个目标

    2018-10-16

    电车命案

    坂西宏是一家物产公司的职员,被发现死在一列末班电车里。当时,车已到达终点站,乘客们陆续下了车,只有他脸上盖着报纸一动不动,电车乘务员这才发现他的胸口上...

  • 银行大劫案

    2018-10-16

    突然的爆炸声

    东北的冬天,白天是很短的。2003年1月18日下午5点,沈阳已是黑夜时分。地处大东区东顺城街51号的沈阳商业银行辽沈支行第一储蓄所,正准备打烊。
    他们刚...

  • 百万诱惑

    2018-10-16

    失踪之谜
    此时,一个人忽然闯了进来,“砰”的一声拍在敬天一的桌子上:“刚才我老婆公司的人打电话问我,我老婆为啥没到伦敦!”跑进来的就是敬天一...

  • 谁拿了那笔钱

    2018-10-16

    张建最近特别的烦恼,公司就要查账了,但是他手下有一笔巨大的亏空补不上。前段时间,因为股市的行情很好,他就挪用了公款用来炒股。
    他以为自己会大赚一笔,然后将挪用的...

  • 危情百宝箱

    2018-10-16

    舒雨淇临下班时,突然有两个女人走进他的办公室。“太太要我带她来自首。”走在前面的胖女人说。谁家的太太?“她是申坤——申县长的老婆,...

  • 尤物的直播

    2018-10-13

    我叫元君瑶,这个名字是外婆给我起的,意思是“美玉”,但我一点也不美,反而是个丑八怪。据说,我生下来不到三个月,脸上就开始长瘤子,爸妈把我送到医院,医生检查之...

  • 爷爷离奇死亡的背后,隐藏着怎样的秘密……

    2018-10-13

    阴风绵绵,今日的风似乎格外大了些。

    我抬头看了看乌压压的天色,天空不知从何处吹来了一层沉沉的乌云,夹杂着阵阵萧瑟的寒风,顿时有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错觉。

    &ldquo...

  • 杀猪宝刀

    2018-10-13

    “坡下杀猪的老疤要取媳妇儿了”一个中年汉子端着一碗面条蹲在村口的大树下边吃边说,这一下身边几个正在张家长李家短的村妇就靠拢了过来,一个扎着马尾辫...

  • 孔家镜

    2018-10-12


    五月初的风,带着些许热浪。

    我看着眼前没有映出任何人的镜子,古老的檀木镜框带着丝丝划痕,镜面在四合院里的空地上映射这阳光。

    许久,我扭头看看在绿茵底下喝...

  • 楼梯口

    2018-10-12


    1
    “占君!去上晚自习吧!”卫汝朝着204宿舍喊了一声。

    “哦,等一下我,找件外套……”秦占君一边穿衣一边匆匆关门,见外面天空...

  • 追南的蒲公英

    2018-10-10

    如果一直有风,蒲公英的种子会到达它想要去的南方? 直到班主任把他带进办公室,她才注意到他,她才知道原来自己所教的班级还有这样一个学生。 班主任显然是被气坏了,扯着...

  • 28岁,我丧失了选择的能力

    2018-10-10

    我,一个28岁的少数民族姑娘,一个未婚且收入并不高的普通青年。 28岁,对于大部分的女孩子来讲,已经有了美满的家庭和较好的事业,在家庭和事业中游刃有余地施展并享受着...

  • 马拉松比赛系列之2018鄂尔多斯国际马拉松

    2018-10-10

    沉淀!沉淀!沉淀!   2018.8.25号,下午17:30起跑。  参赛号码:A1264  枪声成绩:04:29:10  净计时成绩:04:28:08 一 新的开始   当K573列车从北京西驶出时,注定是一次不...

  • 希望卿晨那缕阳光可以温暖你

    2018-10-10

    01 “卿晨,告诉你个好消息――这个月我们多发了两百块钱奖金噢。”我手舞足蹈的说。卿晨放下手中的笔,说:“那太好了。”卿晨一手拉过我,将我揽在怀里,轻声道“我宝贝,...

  • 离花

    2018-10-10

    1. 离花想,她应当是幸运的。 她站在游廊上,望着庭院内雪花飞舞,白皑皑间红梅点缀,如此一幅美景,她可以这样闲闲赏着。身上穿着崭新的衣服,是今年最流行的样式,鬓间是一支...

  • 写给那些看我文章的人。

    2018-10-09

    文|奕欢君 图|来源网络 01 其实回头看,有些事情都是有迹可循的。 我从来没想过有一天,拿着手机码字会成为我生活的一部分。 记得小时候吧,那时候觉得写作是一件很伟...

  • 青玉

    2018-10-09

    夜已经凉了,桌上的一盏红烛依然跳跃。窗外的梧桐被瑟瑟的秋风刮过,仅存的几片黄叶也就这样被带到泥泞的地面,仿佛真要应了那句“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即使...

  • 那天,我看到年过八旬的奶奶哭了

    2018-10-09

    1 奶奶来城里住了半月有余。一头早已白的发亮的头发,褶皱的面部,佝偻的脊背,一瘸一拐的步伐,留下的满是岁月的痕迹。 清晨,我在房间游走。奶奶自言自语的重复着“以后...

  • 喜欢你,是我做过最委屈的事情

    2018-10-09

    昨天,10月4日,我分手了,离我们的一周年纪念日还差正正好好一个月的时间。 分手的过程很简短, “我不是个那么长情的人,我觉得我好像没那么喜欢你了。” “好...

  • 死在襁褓里的映红

    2018-10-09

    他躺在土坎下已经有好几个小时了。此刻,他早已苏醒。身上的痛倒还其次,主要是他的那台数码单反相机,滚在离他一两米远的草丛里,他无法挪动身子过去。想着相机也许可能...

  • 冰雪打湿眼睛的谎言

    2018-10-09

    序言: 夜晚,风雪吹着挂满霓虹灯的街道, 雪已经染白了整个街道,夏小言踏着积雪,背着背上轻飘飘,软绵绵的妹妹, 很难想象妹妹弱骨丰肌的柔软身体,有堪比特种兵的强度。夏小...

  • 不敢老去

    2018-10-09

    窗外阴雨绵绵,天空一片苍白,一只彩色羽毛,尾巴长长的鸟,迷茫地在低空徘徊,它是在寻找同伴还是迷失了回家的方向,抑或是老得已经飞不动了?我坐在阳台小圆桌旁,望着偌大的天...

  • 长大后,我终于成了一个杀猪匠

    2018-10-09

    文 | 番薯兴 “长大了想干什么呀?” “跟我大学杀猪。” “为啥想学杀猪啊?” “有肉吃。” 母亲戏谑地告诉我这就是我三四岁时的理想,从她脸颊上的褶皱里挤出许久未...

  • 上车不买票

    2018-10-09

    有人给老人让座,有人给孕妇让座,有人给病人让座,有人给残疾人让座,更多的时候我们还要给良心让个座。 公路开通后,心思活络的赵明月就买了大巴车跑客运,自己既当车主又...

 196    1 2 3 4 5 6 7 8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