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夏至的文章|半夏生,木槿荣

上班路上我看到了天空阳光照射下开得正艳的木槿花,突然想起《礼记》中关于夏至的描写:“夏至到,鹿角解,蝉使鸣,半夏生,木槿荣。” 一翻日历,原来今天是夏至,在这座车水马龙的大都市里,大多数时候都是拥挤的,但偶然也有那么几个时候,我们还是能感受到季节的变化。

夏至|半夏生,木槿荣

我的同事娜娜是个地道的北京人,从她那我知道了“冬至饺子夏至面”的说法,她们北京人在夏至这天讲究吃面。按照老北京的风俗习惯,每年到夏至,大家都会吃生菜、凉面,因为这个时候的北京气候炎热,而吃些生冷的食物可以降火开胃,但又不至于因为寒凉而损害自己的健康。所以在夏至这天,北京各家面馆人气都很旺。无论面馆的四川凉面、担担面、红烧肉面还是炸酱面等等也都很“畅销”。如果你挑的的位置正好,你会看见窗子外面正在开放的木槿花。

木槿锦葵科木槿属,和我们常见的芙容葵、扶桑、蜀葵以及玫瑰茄都是近亲。在我的映像里,植物名称里有葵的,一般都是可以吃的。它们几个中,芙容葵的花型是最大的,看上去有点像锦葵科的吊灯扶桑。至于蜀葵,在我们那有很多,都长在路边上,颜色极其艳丽。小时候经常把它的花瓣一片一片撕下来,然后贴在鼻子上,装扮成大公鸡,因此在我们那边蜀葵又被叫做鸡冠花。更有甚者,传说在明朝年间,有日本使者第一次在中国见到它,觉得大为惊艳,还特意作诗一首:“花如木槿花相似,叶比芙容叶一般。五尺栏杆遮不尽,尚留一半与人看。”说的不就是木槿叶似芙容吗?它们几个当中,最怪异的当属玫瑰茄了,我相信很多人都吃过它的萼片腌制的蜜饯。它也是台湾人口中的“洛神花”。去过越南的人会喝到一种酸酸甜甜的饮料,当地人以为它是木槿花饮料,其实它是玫瑰茄制作的饮料。与木槿相似的还有黄木槿,它也是锦葵科木槿属的,黄色的花,花期和木槿一样长短。每到盛开时分,枝头便会垂下累累的花朵,满树披挂,在树冠高高的位置,依然也会有盛开的黄花。花瓣有木质肌理,这是锦葵科的花都有的特点。

夏至|半夏生,木槿荣 

南方以花为食材似乎已经成为传统,很多人选择花,确实是因为它们确实很香。记忆中的木槿花打肉汤还是那么的鲜美。说到木槿花,它整株的花期很长,从5月一直能开到10月,但是就一朵花来说,它却是只能清晨开放,直到第二天就结束了,所以它又人们称作“朝开幕落花。”想要吃木槿花,就得一大早起来,摘了木槿花,洗干净然后丢进肉汤里,一碗热腾腾的汤就出锅了。我记得刚上大学那一年听到我说木槿花可以吃,同学被我吓到了,无论我怎么解释,她们都一脸怀疑的看着我——种来吃的木槿,一般都是白色花,白花花瓣肥厚嫩滑,特别好吃,口感上就像是吃某种新鲜的蘑菇。除了煲汤,其实木槿花还能用来泡茶,而且据说木槿花的维生素C含量是所有花茶中含量最高的。起初我对花茶并没有那么大的兴趣,木槿已经那么美了,它已经不需要用其它的特质去取悦世人了,但它偏偏很实诚,实诚到全身是宝。它的花、果、根、茎、叶和皮都能入药,入茶。比如花,中药上内服可以治反胃,痢疾等,外用可以治疗疮肿等。

夏至|半夏生,木槿荣

我一直认为,虽然木槿不像牡丹、芍药等长了一副正宫娘娘的容颜,但是在中国文化里还是有它的一席之地的。它明明有着高挑的身姿,有着自己独特的花瓣质感,而它却也可以供人咀嚼,这种施慧于人的精神也会让人们想要记住它。

又是一年夏至时,木槿花开,此刻的你是否想要一品木槿的美味呢?

相关信息
  • 关于植物的文章——风中摇曳的波斯

    关于植物的文章——风中摇曳的波斯

    2018-09-01 14:30:12

    风中摇曳的波斯菊 早晨上班,步行经过小区公园,还只走到门口,就远远看到玉兰树下盛开的一大片波斯菊,在晨阳下摇曳多姿,其间蝴蝶翻飞,煞是好看。因此,疾走几步,驻足屏息欣赏!这种花,也叫扫帚梅,这似乎与它的平凡较为贴切。它总是低眉低眼的挤在道...

  • 优美文章——月季花开

    优美文章——月季花开

    2018-09-01 14:30:11

    月♣ 季 ♣ 花♣ 开我写过校园的蔷薇花(《蔷薇,蔷薇》)。在校园门口,蔷薇花下,还种着一种蔷薇科的植物——月季。月季不少,被围在木制矮小篱笆园中。紧邻墙围,种着一些黄花。细长浅翠的叶,苗条的朵儿,一绿一黄搭着色,赏心悦目。除此之外,园中...

  • 优美文章——梆子与牵牛花

    2018-09-01 14:30:11

    梆 子 与 牵 牛 花 一大早就看见攀扯在路旁花坛上稀碎的牵牛花 。说是花坛,植被都是修剪得没有斜枝的常绿小權木 。从没注意到还有花 。不知怎的,根本对那些大朵极艳的花,哪怕是举世名品,也少有感觉 。并不是什么清高。清高是很好的事 。可这...

  • 关于植物的文章——郁 郁 紫 苏

    关于植物的文章——郁 郁 紫 苏

    2018-09-01 14:15:12

    细细一算,竟有三十年未曾吃过紫苏了。 小时候的夏日,晌午,姆妈在堂屋择菜,时常吩咐我去自家地里掐一把紫苏,好拿来炒鸡蛋。幼童的嗅觉格外灵敏,紫苏的香气又分外浓酽,虽则味觉的记忆早已泯然于时间的长河,紫苏的野香野气却深潜在记忆里,一触即醒。...

  • 关于花的文章——恋恋波斯菊

    关于花的文章——恋恋波斯菊

    2018-09-01 14:15:11

    阳春三月,在院子里的砖头缝、篱落边、大门口随手撒下些波斯菊种子,浇上水,过几日,新芽便陆续破土而出。五月初,第一朵波斯菊开了。于是乎,这一个月来,花朵开的开,谢的谢,打苞的打苞,进来出去,照眼都是在风里摇曳的波斯菊,一朵花就是一张明艳的笑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