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上架~《桃源喜事:貌美夫君有点甜》全文阅读TXT

主角:孟娬,殷珩

来源:书小宝

时间:2019-04-10

内容概述:经典穿越言情小说《桃源喜事:貌美夫君有点甜》由书小宝提供。主角:孟娬,殷珩。小说精彩内容阅读:孟娬穿越了,发现大伯欺占良田,堂姐妹蛇鼠一窝,祖母还要把她卖给一个下流胚子...

次点击 手机APP阅读
孟娬家穷,正逢她娘又病重,她祖母趁机收了乡里王家的几个钱,要把孟娬卖过去当媳妇。

王家的儿子叫王喜顺,二十好几的人了,至今还是光棍一条。

因为他不仅长得丑,人品还很龌蹉,村里的姑娘见了他都要绕着走,更不要说给他当媳妇了。

这次孟娬的娘夏氏卧病在床自顾不暇,而祖母贺氏早就想打发孟娬嫁人了。

一个女儿到了出嫁的年纪,还赖在家里不走干什么,那不是浪费粮食吗?辛辛苦苦养她这么大,就该赶紧送去别家赚几个彩礼钱。

而王家给的钱比别家多,贺氏才不管那个王喜顺是个什么人,结婚连个简单的仪式都不办了,事先说好孟家不给嫁妆,直接让王喜顺来把孟娬领回去睡了就完事。

这日王喜顺垂涎着兴冲冲地过来领人。

结果哪想,贺氏没看紧,让孟娬给爬窗逃走了。

王喜顺当即就循着踪迹去追。

此时已是中午,日头大了,田里劳作的乡民都回家吃饭了,因而路上极少有人影。

王喜顺一追出来,就发现孟娬正拼命跑在乡间小路上,于是也一鼓作气往前猛追。

孟娬还没来得及大叫,就被王喜顺从后面一手捂住嘴一手抱着腰大力地往旁边的高粱地里拖。

孟娬拼命挣扎,可是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王喜顺脸上挂着下流的笑,脸上长着恶心的痘疮,还一脸坑坑洼洼的,说话时满嘴口臭,道:“你祖母都把你卖给我了,你还想往哪里跑?”

都到了这关头,王喜顺哪还有耐心把她带回家办事,先到高粱地里要了她的身子再说。

等她成了自己的人过后,纵使百般不愿,以后也得跟着自己过日子!

这个时节,地里的高粱生长得正是旺盛的时候,一大片油油的绿色,十分浓密。

孟娬一被他拖进去,只见绿意轻颤,那高粱稍上挂着的饱满穗子跟着晃了晃,犹如一阵风来,很快就隐匿了踪迹。

等到了高粱地深处,里面就是一块接着一块的高粱旱田连在一起的,孟娬就是喊破了喉咙也没人听得见,更没人看得见。

王喜顺狠狠揪着孟娬的头发,硬是把她拖到了高粱地深处,自己手臂上被她挠了几道血痕,不由恼羞成怒,一把就将她推倒在地,扑压了上去。

孟娬衣裳凌乱散开,绝望之中,她随手摸到地上一块凝结的土块,用尽力气猛地朝王喜顺的脑门上砸去。

王喜顺被砸得满脸泥土,额头上还有些黏糊糊的,见孟娬爬起来要逃,当即抓住她的脚踝又把她拖了回来。

王喜顺一手狠掐着她的脖子,一手去扯她的裤子,凶神恶煞道:“不识好歹,我看你一会儿怎么求饶!”

孟娬满脸涨红,感到窒息。后来她瞳仁渐渐涣散,失去了神采和生气。

可王喜顺一心顾着去扒她的衣裤,根本没注意到这一点。

王喜顺又露出垂涎欲滴的神色,正要撕下她身上最后一层遮羞布,突然一枚冷硬的土砾冷不防从高粱的层层绿叶后面射了出来,直直精准地击打在王喜顺的手背上。

王喜顺吃痛,手就往后缩,警惕地四下望了望,喝道:“谁?!”

高粱地里安静得只剩下风声,无人应答。

他等了一会儿见没有异常,耐心全无,又开始解自己的裤头。

可这时,突然他手腕上便是一紧。

他那只手上还用力地扼着孟娬的脖子,还没反应过来,只来得及看一眼恍惚是孟娬忽然抬手捏住了他的手腕,紧接着就是一声骨头咔嚓的脆响。

剧痛传来,王喜顺无法承受,捂着手当场爆出一声杀猪般的嚎叫。

此时孟娬睁着眼睛,双眼里已经恢复了神采,可是那双眼底里却端的是清醒、冷静,还有嗜杀。

与之前绝望无助的孟娬判若两人。
第002章 来,我跟你玩玩
王喜顺痛得浑身抽搐,不想紧接着还有第二击。

孟娬大气都不出一下,当即又抬腿曲膝,一弓腿摁在了王喜顺的裆部,动作如行云流水一气呵成,他根本反应不及,只能生生受下。

王喜顺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痛苦至极,脸上青筋都凸起来了。

他双手捂着裆,躬身蜷缩在地上,望向孟娬的眼神里尽是不可置信。

这还是刚才那个毫无反抗能力的人吗?

分明就跟恶鬼上身了似的!

王喜顺瞪着眼珠子,眼睁睁地看着孟娬晃了晃从地上起来,她还有些不适应,低头看了看自己,衣裳凌乱,便不紧不慢地一边把衣服整理整齐,一边走到王喜顺的面前。

王喜顺一个劲地往后缩,她脸上的神情简直冷静得太可怕。

孟娬垂眼打量他时,眼神鬼魅,还随手悠闲地系着衣带,她道:“长得这么疙瘩,也好意思出来混?”

“你……你别过来……”

孟娬恶劣地挑起一边嘴角,道:“别介啊,刚刚不是还挺得劲的吗,来,我跟你玩玩。”

形势一下反转,一股恐惧爬上了王喜顺的心头。他哪还有方才嚣张的气焰,只忍着剧痛爬起来就要逃。

可是刚跑两步,孟娬手都没用一下,直接抬起一脚便把他踹翻在地,又一脚踩在了他的裆部,王喜顺霎时脸色煞白。

孟娬道:“跑什么?我又不会吃了你。”说罢,脚上却是碾了碾。

王喜顺惨叫。

孟娬在他的惨叫声中淡淡又道:“你看,你又不管好你的小兄弟,只好我帮你管管。这不,以后它就不会强出头了。”

孟娬再一脚踩在他的脸上,把他往土里摁,又扬着眉轻佻道:“别用这张脸对着我,丑,太丑了,真是多看一眼都比辣椒水还辣眼睛。什么瘪犊子玩意儿,出来丢人现眼,也好意思?”

王喜顺身心受创,痛苦又凌乱,满嘴的土,脸还被人踩着,在土里碾磨着。他呜呜求饶道:“我错了我错了……下次再也不敢了,你饶了我吧……”

孟娬踩够了,才松了脚,“滚。”

王喜顺哪还顾得上痛,连忙爬起来,连滚带爬地跑出这片高粱地。

风吹得头顶的高粱穗子摇头晃脑,一片沙沙的声音。

孟娬脖子上有王喜顺留下的淡淡淤青,还有些酸痛,她扶着脖子晃了几下脑袋,头晕脑胀的,自言自语道:“这是什么鬼地方?”

她明明记得前一刻她还在执行任务,可是天杀的对手居然是个长得挺好看的男的,她不由多看了两眼,就遭了对方的道儿了……

所以说长得好看的男人是祸水,多看两眼就得要了小命。

结果她一睁开眼睛就发现身处在这片高粱地里,然后就收拾了方才那个小杂种。

眼下孟娬坐在高粱地里,杵着额头,随之许多不属于她的记忆纷纷涌入她的脑海。

孟娬消化了好一阵,还是不太能接受这个事实。

那些记忆是属于这副身体的,而这副身体不是她的。

她……居然变成了一个乡下女。而且还亲妈病重,伯伯一家和祖母都巴不得她赶紧嫁人,好收几个彩礼钱,同时霸占她家的几亩地。

这次原主的祖母就是趁她妈病得下不来床,把她卖给那个瘪犊子。这个老太婆,重男轻女、欺软怕硬,心肠也蛮狠的。

孟娬在原地坐了一阵,发现自己回不去了,而且在执行任务时确实被对手击中了要害,应该是死了。

她很郁闷。

她扶着额头,冷不丁就没好气道:“那边的,看够了吗?”

一阵风吹来,高粱地里碧叶飒飒,无人应答。

孟娬撑着膝盖起身,随手撇了一根高粱杆,一边往深处走一边用高粱杆开路。
第003章 好漂亮的男人
大概走了十余丈,地上隐隐可见血污,孟娬拨开地上的高粱叶,然后便有一个浑身染血的人躺在那里。

原来她早就发现了。

他动一下都很艰难,像个血人,唯有那双眼珠子可以轻轻地挪动,抬了抬眼帘把孟娬看着。

孟娬与他对视片刻,然后默默地把高粱叶拨了回来把他盖住,就跟什么也没看见似的,居然转身又走了。

身后传来两声闷咳,殷珩道:“你明明都看见了。”

孟娬道:“我没看见。”

“我要死了。”

孟娬:“关我什么事。”

殷珩默了默,道:“你不用看看我长什么样子吗?”

孟娬闻言,停下脚。

不得不说这句话还真是成功地引起了孟娬的兴趣……毕竟她的人生信条是——看人先看脸。

殷珩又补充:“说不定长得还不错。”

她转过身来,重新打量绿叶下的这个血人,他面上也沾了血污,丝毫与美感沾不上边儿。

孟娬便问:“你哪儿来的自信?”

好吧,她承认,她确实有点好奇。

殷珩步步诱她道:“你可以亲自过来验证。”

她收拾王喜顺时,他一直躺在这里旁听。孟娬几句话离不开美丑,约莫是个注重皮囊的人。

所以他能两句话就抓住她的要害。

孟娬也看得出来,他伤得极重,要是继续撂在这里没人管,可能熬不过这两天。

虽然她暂时看不清他的脸,但是他有一双淡色的眸子,有点凉薄冷漠,却极为好看。

遂孟娬又朝他走来,道:“看在你这双眼睛还不错的份儿上,我且先带你去洗把脸。”

她这意思非常明白了,要是洗完脸发现他确实长得不错,可能会管一管他。要是不如人意,那她铁定不会管了。

殷珩很无语,生平头一次,他需要靠他这张脸来救命。

但是眼下除了依着她的话来,暂没有别的办法摆脱此种困境。

然而孟娬走近他以后发现,他伤得比孟娬所想象的还要重。

浑身血色便罢了,孟娬初步查看了他的强势,外伤遍布全身,甚至双腿也断了。

她随手摸了一下他的脉相,极其微弱,意外道:“你命挺硬的,都这样了还没挂。”

她要是撂他在这里不管,就他目前的情况,别说再熬两天,可能连今晚都熬不过去。

难怪他浑身上下只有眼珠子能动。

殊不知,方才从高粱叶背后射出来的土砾,几乎耗光了他仅剩的一丝力气。

殷珩却幽幽地说道:“可能吊着一口气,就是为了等你来。”

在对付王喜顺前后,孟娬判若两人,也不简单。现在可能只有她能救他。

他这般伤况,根本不能随便挪动。但孟娬始终不忘给他洗把脸的念头,于是先留他在此地片刻,自己去找水。

按照原主的记忆,这么大片高粱地,几块旱田之间会留下一个储水池,以方便庄稼灌溉。

孟娬很快便去到一个就近的储水池。

水池四周生长着幽幽碧草,倒映在水里的光影十分清澈透亮。

她从身上撕下一块布料,汲了水就往回走,来到殷珩身边,给他擦了擦脸。

就好像在清理一件蒙尘已久的艺术品一样,并且希望这能是一件漂亮的艺术品。

先是额头,然后是眉眼,鼻梁,一直往下。

他的脸一点点呈现出本来的肤色,但十分苍白。那双眉眼宛如水墨晕染,瞳仁是淡金的琥珀色,鼻梁如山峦挺拔,薄唇没有血色却依旧很迷人……

卧勒个大槽,这是一个好漂亮的男人啊。

之前多看了对手两眼就不小心被弄死了,现在这个是要给她的补偿吗?

孟娬兴冲冲地啧啧道:“搞你的人是得有多狠啊,这么好看的人儿,他们竟也舍得下这么重的手。”

殷珩闭了闭眼,虚弱道:“还不是嫉妒我。”

一句简单的“嫉妒我”,就将这场对他惊心动魄的击杀给轻描淡写过去了。

因为他这张脸,孟娬的态度有了很大的转变,问:“你在这躺了多久?饿不饿?”

“躺了一天半。”

“那你肯定是很饿了,先补充一下体力。”

孟娬说着,就撇下一根高粱杆来,用牙咬开了外面硬壳的部分,把里面水生生的芯子递给他,道:“嚼吧,甜的。”

殷珩没动,他也没力气动。

孟娬反应过来,不明意味地笑了两声,趁机占便宜道:“你让我亲你一口,我就帮你。”

(本小说连载于“书小宝”,为保护作者权益,请点击上方链接到原网站继续阅读!)

相关信息
  • 爱如潮水主角阿正全文章节

    爱如潮水主角阿正全文章节

    2018-09-13 10:24:12

    “阿正,你喝过人奶吗?”嫂子在我面前拨开胸罩,开始给小侄女哺乳,原本哭闹的小侄女顿时安静了下来。她的胸部很白,白得耀眼,直看得我眼馋....

  • 新书《天价盛宠:冷情总裁太难搞》顾

    新书《天价盛宠:冷情总裁太难搞》顾

    2019-04-10 15:00:31

    第一章 爆发了   “顾盛非!你就是仗着劳资喜欢你,所以可以对我做的一切视而不见!劳资嫁进顾家,就是来受气做奴隶的?谁他妈在家还不是个宝,凭什么要我在这里委曲求全结果还...

  • 主角是林轩的优质悬疑小说阅读

    主角是林轩的优质悬疑小说阅读

    2019-04-10 14:59:10

    我是一名普通的代驾,接到了一位性感的美女,可美女的家,却在殡仪馆。      回到家中,我发现自己的脖子上,出现了一个擦不掉的唇印,从那以后,各种恐怖的事情接踵而至……...

  • 《凶猛总裁是妻控》齐夏赫连城_【

    《凶猛总裁是妻控》齐夏赫连城_【

    2019-04-10 14:59:03

    第1章剩女  “真的假的?你怎么知道齐夏还是老剩女?”  “你是新来的,当然不知道,她是剩斗士这件事,在咱们公司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  齐夏刚走进洗手...

  • 你曾欠我一世情全文阅读_林雪贾义

    你曾欠我一世情全文阅读_林雪贾义

    2019-04-10 14:57:23

    第1章 就要生了 人天生就有报应,有善报,有恶报。 报应就像癌细胞,从你出生的那一刻起,就一直藏在你的身体里。和平相处,规矩做人,什么事情都没有,一旦你触怒它,必将自食其果。  我...

  • 惊悚小说精选章节分享

    惊悚小说精选章节分享

    2019-04-10 14:57:01

    因为贪婪一份待遇极好的工作,而在黑夜酒吧担任调酒师,却屡屡遭遇到离奇古怪的事情而产生疑惑,调查清查才知道,每一个送酒的,都没有好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