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选@《妙手回春:医后请上座》古言小说在线阅读

主角:玉子珊 萧景

来源:书小宝

时间:2019-04-10

内容概述:穿越美文《妙手回春:医后请上座》由书小宝提供。主角:玉子珊,萧景。小说全集内容阅读:玉子珊原以为穿越到侯府嫡女身上日子应该不错,没想到老爹是渣,老娘糊涂,还有个祖母带着姨娘搞风搞雨...

次点击 手机APP阅读
夜色深沉,无星无月,一阵阵狂风吹得树叶哗啦啦作响。

京城,侯门玉府,大房嫡女的闺房内,躺着一具脸色苍白的娇小女尸。

突然间,暗沉的天幕闪过一道闪电,那具娇小的女尸猛的睁开了眼睛,黑色的瞳孔亮得吓人。

“这是什么情况?”玉子珊坐起身,吃惊的看着那雕花的木质门窗,绣着梅兰竹菊的黄花梨木屏风,还有熏香的仙鹤香炉。

她记得自己刚做完一台外科手术正在休息,迷迷糊糊好像听到了什么召唤,没想到睁开眼睛就到这里了。

0

玉子珊心中升起了不好的感觉,低头一看,只见一马平川,她的D罩杯没有了,健康的小麦色皮肤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细白的小胳膊小腿,接着她脑袋嗡的一痛,一股陌生的记忆猛地升了起来。

她闭上眼睛接受这些记忆,半晌才缓缓睁开了眼睛,眼中的迷惘已经完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浓浓的郁闷。

她穿越了,原主是侯府的嫡女,也叫玉子珊。

原主母亲张氏傍晚时候胎动,原主前去看望却不小心掉入水中,泡了好久才被捞上来,然后就被扔在房里等大夫。

结果大夫还没有等到,原主就死了。

不过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原主母亲现在难产,守着产房的是柳姨娘。

自古姨娘没好货,她再不去看看,说不定就张氏一尸两命了。

玉子珊适应能力极强,很快接受了自己的新身份,并决定要替原主好好的活下去。

她打开房门,就看见原主的贴身丫鬟小环正和一群仆妇在外面唠嗑。

一个穿青衫的瘦小丫鬟在角落煮中药,烟雾滚滚,熏得她不住的揉眼睛。

在原主记忆里面,这个小丫鬟好像叫古灵,是个扫地的粗使丫鬟。

叫个最下等的丫鬟来给小姐熬药,这满院子的下人可真有孝心啊。

“小姐,您怎么出来了?”小环惊讶的看着玉子珊,赶紧迎了过来,担忧的说道,“您今日刚落了水,可不能再吹风了,快回去吧。”

若不是玉子珊看她刚才聊得正欢,还真以为这个小环是个忠心的。

虽然小环表面功夫做得不错,但眼睛深处的鄙夷却毫不掩饰,大概在她心里这个小姐就是个傻的。

玉子珊眼睛一沉,想到原主就是在小环的带路下才掉入水了。

黑灯瞎火的晚上,有脑子的人都不会往荷花池边走。

偏偏小环说走那里近,怂恿原主往荷花池边走,没想到池边像抹了油一样滑,原主这才摔下去,要说里面没有猫腻,打死玉子珊都不相信。

玉子珊想到这里,便仔细打量起小环。

只见她上穿一件桃红的小袖短襦,下着蓝粉色的竹叶裙,手上是明晃晃的绞丝金镯子,俏生生的站在那里,比一般人家的小姐还像小姐。

小环那点月银可支撑不起这样的体面,看来她靠出卖原主赚了不少啊!

小环被玉子珊看得全身发毛,强撑起笑容正要再说点什么,却听见一句极冷的声音响起。

“跪下。”

小环一愣,以为自己听错了。

“怎么,本小姐的话你也不听了。”玉子珊微微挑眉,整个人有着难言的威严。

她虽然是个外科医生,但却出身不凡,有后台有技术,在医院向来是横着走,特别那些实习医生,被她扫一眼腿都会抖。

她现在拿出收拾手下的态度出来,那威严绝对不是一个小丫鬟受得了的。

小环浑身一抖,只觉得小姐那双眼睛像是泡在冰水的刀子,又冷又利。

她不由得跪了下来,然后哭道:“奴婢不敢,奴婢不知错在哪里,竟惹得小姐如此生气。”

那可怜的样子,就好像受了天大的委屈一样。

玉子珊暗暗点头,这小环的确是个人才,能屈能伸,能哭能闹,怪不得能把原主骗得团团转。

“既然不知道,那就先跪着,什么时候想清楚了,就什么时候再起来吧。”玉子珊淡淡的说道。

若不是难产的张氏还等着自己去救,她可不会轻易放过这个背主的奴才。

玉子珊训完小环,便凭借脑中的记忆朝张氏所在的翡翠园快步走去。

此刻翡翠园人声嘈杂,产房不时端出一盘盘血水,让人看了心惊胆战。

产房门口站着一个美貌端庄的少妇,身着淡紫色小襦配深紫色梅纹长裙,乌发挽成螺髻,只戴了一支梅花琉璃钗,穿戴都颇为素净,正是柳姨娘。

柳姨娘看见玉子珊走进来,惊愕的问道:“大小姐,您怎么来了?小环呢?”

玉子珊看着柳姨娘的目光一冷。

这柳姨娘是侯府老夫人的娘家侄女,庶女出身。

当年老夫人突然生病,非要让原主父亲玉天佑娶这个表妹冲喜,闹得要死要活。

玉天佑一开始是不同意的,最后是在张氏的劝解才把表妹迎进门抬了姨娘。

柳姨娘嫁进侯府没多久就生了一儿一女,很快就稳住了地位。

她十分会做人,不但把老夫人哄得极好,就连张氏也对她无比信任,甚至把中馈都交她管。

柳姨娘表面对张氏和原主恭敬无比,实际上经常挑拨她们母女感情,原主没少吃亏。

可惜现在不是收拾柳姨娘的时候。

“母亲生产,我做女儿的来看看有什么奇怪?”玉子珊冷冷的说完,就朝产房走去。

柳姨娘眉头一皱,总觉得玉子珊有些不对劲。

她不是刚落水吗,不在屋子里面养着,怎么巴巴的跑来产房,难道是发现了自己的秘密不成?

还有小环那死丫头,怎么连个人都看不住。

柳姨娘思绪急转,眼看着玉子珊就要进入产房,忍不住伸手说道:“大小姐,您一个未出阁的小姐,可不能进去啊。”

没想到玉子珊身子一让,竟然抬手狠狠抽了柳姨娘一个响亮的大巴掌。

柳姨娘捂着瞬间红肿的脸颊,难以置信的看着玉子珊。

其他下人也都惊呆了,张大嘴看着大小姐。

柳姨娘虽然是姨娘,但毕竟是长辈,大小姐这巴掌可真是了不得啊。
第二章 救母,治疗异能显现
“我母亲在里面生死未卜,你却拦着不让我进去,到底是何居心?”玉子珊的声音并不大,却字字诛心。

柳姨娘娇美的脸庞瞬间变得通红,哭道:“大小姐,姨娘只是担心您声誉受损,您怎么能这样说我?”

“是吗,我看你是巴不得我娘死了,好给你腾位置吧。”玉子珊扫了柳姨娘一眼。

柳姨娘心中一惊,越发觉得玉子珊异常。

就在这时,产房跑出一个穿黄衫的俏丽丫鬟,慌乱的喊道:“不好了,不好了!”

玉子珊想起这是张氏的贴身丫鬟梅香,连忙上前问道:“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夫人昏过去了!”梅香眼睛一红,哭道:“稳婆说现在情况很危险,问我们是保大还是保小。”

“夫人,”柳姨娘发出一声悲号,就好像死了老子娘一样哭喊道,“您若是有个三长两短,我怎么向老爷交代啊。”

“不用你交代,我娘不会有事的。”玉子珊瞪了柳姨娘一眼,就快步走进了产房。

梅香茫然的站在原地,问道:“柳姨娘,接下来该怎么办?”

“老爷之前就来信,说若是夫人难产,一定要保住夫人。”柳姨娘擦着眼泪说道。

玉天佑刚谋了个校尉的官职,正在边关准备赚军功,特意来信要母亲照顾好张氏,并隐晦的提了一句,若有意外,保大舍小。

“那大小姐。”梅香迟疑的问道。

柳姨娘眼皮一垂,便拿出块帕子掩面痛哭道:“我可怜的大小姐,落水后得了失心疯,竟然闯进产房捣乱,张妈妈还不快把老夫人请来主持公道。”

“老奴立刻就去。”张妈妈是柳姨娘的心腹,一听这话就明白意思了,立刻带着个小丫鬟快步朝老夫人荣云院走去。

柳姨娘用帕子按着眼角,挡住眼中的冷意。

玉子珊,你就算进了产房又能怎么样,张氏的孩子是不可能保住的。

梅香没想到柳姨娘竟然给大小姐安了个失心疯的罪名,心中一抖,赶紧回到产房。

梅香一进去就看见大小姐站在产床旁边,稳婆正焦急的问道:“大小姐,到底保大还是保小?”

“大小都要保。”玉子珊一边说,一边掀开张氏身上的被子。

此时张氏已经昏了过去,脸色白得吓人,满头满脸的汗水,被汗水打湿的中衣紧紧贴在高耸的肚皮上,双腿和床褥上全是血迹。

玉子珊双手在张氏的肚子上一捏一摸,胎位很正,又是二胎,怎么会难产呢?

她又给张氏号脉,发现脉搏虚弱,乃是血气大败之象,果然是被人动了手脚。

“大小姐,夫人已经快不行了,您还是赶紧拿个主意,迟了只怕大小都保不住啊。”

稳婆不停的催促,心里埋怨着侯府的大小姐也太不讲究了,竟然敢进产房捣乱,也不怕传出去毁了名誉。

“出去。”玉子珊冷声说道。

“什么?”稳婆以为自己听错了。

玉子珊抬头,目光如刀的扫了屋中目瞪口呆的下人一眼,冷声说道:“听不懂人话吗?都给我出去!”

稳婆身子一抖,只觉得这侯府大小姐的眼神真是利得吓人,让人无法违抗她的命令。

其他丫头婆子也是一样的感觉,一群人毫不犹豫的转身跑了。

梅香没有跑,她颤抖着声音说道:“大小姐,您千万别乱来,柳姨娘说您得了失心疯,要让老夫人来治您,您还是赶快出去吧。”

玉子珊见这梅香是个忠心的,脸色也缓了下来,说道:“你别担心,我有办法救娘的命,你赶紧去把门拴起来。”

梅香见自家大小姐目光清明,态度沉稳,心也定了下来,连忙跑到门口用横木把房门牢牢栓起来。

那稳婆跑出产房以后,便扯着嗓子喊道:“柳姨娘,大小姐突然闯进产房把我赶出来,若是夫人有个三长两短,那可不关我的事啊。”

“大小姐果然是疯了。”柳姨娘脸上担忧,心中却是大喜。

老天爷真是帮她,等玉子珊背上害死亲母的罪名,就是神仙来了也救不了她。

“老夫人怎么还不来,翠巧,你再去禀报一声。”柳姨娘朝自己的贴身丫鬟使了个眼色,让老夫人不要来得太快,免得坏了玉子珊害母的好事。

“是,奴婢这就去。”翠巧知道柳姨娘的意思,哭着喊着就去拦老夫人了。

此时的玉子珊正忙着抢救张氏,她先是给张氏喂了点参汤,接着用力一搓手心,开始给她按摩穴位。

前世玉子珊身为千金大小姐却跑去学医,是因为她身具治疗异能,能激发人体的精气,所以年纪轻轻就在医术上取得非凡的成就。

如果她手上有合适的手术器械,配合治疗异能给张氏做剖腹产,绝对是十拿九稳。

可惜她没有,所以只能放手一搏。

玉子珊按摩着张氏的穴位,治疗之力慢慢进入她的肚子把胎儿包裹起来,然后就猛的往产道推去。

这种催生的方法十分危险,一不小心就是一尸两命。

只是现在情况紧急,也由不得她慢慢来了。

玉子珊推了几下,张氏腹中的婴儿终于挤出产道,露出个湿漉漉的小脑袋。

玉子珊这才放开张氏,小心翼翼的抱着孩子的头,旋转着让他出来,然后把脐带打结剪断。

这是个稍显瘦弱的男婴,只有小猫一样大,皮肤皱巴巴的,胎毛稀疏,小眼紧闭。

玉子珊用柔软的棉布擦掉男婴口鼻的羊水,然后倒提起来,用力的拍了拍他的脚。

男婴便发出一声响亮的哭声。

玉子珊拿了块干净的红色襁褓把男婴包好,放在旁边早就准备好的摇篮里面,这才把梅香叫了过来。

“若是有人问起刚才的事情,你就说是我的孝心感动了菩萨,娘亲才平安生下孩子的。”玉子珊严肃的叮嘱道。

“奴婢知道了。”梅香点点头。

“你帮夫人清理一下。”玉子珊又吩咐道。

“是。”梅香麻利的用热水给张氏擦身换衣服,又把脏掉的被褥扔到地上。
第三章 偏心,老夫人出现
梅香把一切都弄好以后,忍住翻开孩子的襁褓一看,立刻欣喜的对玉子珊说道:“是个哥儿。”

夫人有了这个哥儿,以后在侯家的地位就固如金汤了。

“嗯。”玉子珊随口应了一句,不停的翻看屋子里面的接生物品,就连装药的瓷碗都闻了好几遍,

她敢肯定柳姨娘一定是在张氏身上做了手脚,才害得张氏难产的。

只可惜柳姨娘的手脚实在太干净,她没有找到任何线索。

“大小姐,您在找什么,要不要奴婢帮忙。”梅香好奇的问道。

“没什么。”玉子珊摇摇头。

她刚穿越过来,虽然有原主的记忆,但对侯府还不够熟悉,在没有找到柳姨娘动手的确切证据之前,她不想把事情闹大,免得打草惊蛇。

“大小姐,既然夫人母子平安,我们快去向老夫人报告这个好消息吧。”梅香欣喜的说道。

玉子珊正想说好,门口突然传来砰的一声巨响,红木的大门竟然被撞塌了一个角。

梅香吓得瞪大眼睛,摇篮里面的婴儿也发出了小猫一样的抽泣声。

“你看好夫人和小公子,我出去看看。”玉子珊把横木取了下来,打开门就看见院子站满人,当先站着的是个身材矮小的老太太。

只见她穿着深藕红的八幅锣裙,银白的发丝整齐的梳成发髻,戴着一只金累丝嵌翡翠双鸾的步摇。

脸型瘦长,眉毛稀疏,眼皮虽然有些耷拉,但是目中精光闪闪,天成就带着股傲慢的之气,看见玉子珊出来,便怒声说道:“谁让你进产房的,简直胡闹,还不快给我出来。”

“老夫人息怒,都是妾身不好,没有看好大小姐,竟让她跑进产房把稳婆赶出来,害得夫人……”柳姨娘泣不成声,抽抽噎噎的说道,“原本夫人和孩子都能保住的。”

“什么?”老夫人耷拉的眼皮猛地睁开,惊得说不出话来了。

张妈妈和翠巧去请她过来,只说大小姐落水后发疯闯进产房捣乱,并没有说张氏被害死。

如果张氏真被亲生女儿害死,这件事情传出去他们侯府也不要见人了。

老夫人为了粉饰太平,直接对张妈妈下令道:“立刻把大小姐给我带回房间看管起来,今天的事情谁也不许说出去。”

“大小姐,得罪了。”张妈妈带着几个粗壮的婆子慢慢朝玉子珊走来,那小心翼翼的态度就好像在对待什么洪水猛兽一样。

“慢着。”玉子珊扫了众人一眼,冷声说道,“谁说夫人不行了?”

柳姨娘一愣,忙看向那个稳婆说道:“你不是说夫人难产吗?”

稳婆连忙跪了下来,说道:“回禀老夫人,夫人胎位不正,生产过程中失血昏迷了,我让墨香去问是保大还是保小,可没想到大小姐突然冲进来把我赶走,我猜夫人只怕已经……”

稳婆没说完,但话里的意思已经非常明白。

“只怕什么?”玉子珊挑眉问道:“你给我说清楚。”

“闭嘴,你个孽障,还嫌不够丢人吗?”老夫人愤怒的说道,“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把这个孽障抓回去。”

柳姨娘突然跪下,哀切的对老夫人说道:“老夫人,大小姐刚落了水,只怕脑子还不清醒,还是先请个大夫给她看看吧。”

“胡说什么,我们玉家的女儿怎么会发疯。”老夫人语气森冷,不管玉子珊是真疯还是假疯,这件事情都不能传出去。

玉子珊皱眉,这就是原主的奶奶,竟然不分青红皂白就要把自己孙女关押起来,真是让人失望。

“祖母,母亲已经平安生下弟弟了,”玉子珊也不想和这些人耍嘴皮了,对屋里喊了一声,“梅香,把小公子抱出来。”

说完就冷冷的看着柳姨娘,一字一顿的说道:“也好让老夫人知道,到底是哪个黑心肝的人在撒谎。”

梅香抱着小公子出来,把那张柔嫩的脸蛋展示给了老夫人。

“怎么可能。”稳婆惊得目瞪口呆,她亲眼看见那孩子卡在张氏腹中出不来,血水都流干了,怎么还还生得下来?

老夫人脸猛地沉了下来,盯着柳姨娘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老夫人息怒,”柳姨娘吓得打了个哆嗦,抱着老夫人的腿哭道:“妾身是被这个稳婆骗了。”

那稳婆脸色惨白,猛地站起身来,跌跌撞撞的朝产房冲去,“不可能,夫人明明是,怎么可能生的下来。”

玉子珊拦住那稳婆,冷声说道,“说,到底是谁指使你来害我娘的。”

说着,眼睛却往柳姨娘那边瞄去。

柳姨娘被事情的发展搞蒙了,玉子珊落水和张氏难产都是计划中的事情,但结果怎么是相反的?

好在这个稳婆是老夫人亲自找来的,里面准备接生物品她也没有做手脚,玉子珊抓不到她的把柄。

柳姨娘心中稍定,继续哭道:“老夫人,这稳婆是您亲自找来的,大小姐这样说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老夫人的脸色变得极其难看,但现在不是发火的时候,为了不让事情越闹越大,她只能沉声说道:“原来是一场误会,来人,先把稳婆带下去。”

“珊姐儿,你今晚也累了,下去歇息吧,你母亲这里自然有人照顾。”老夫人又对玉子珊淡淡的说道。

“老夫人,难道这件事情就这么算了?”玉子珊皱眉。

张氏难产,原主落水,这些事情用脚趾头来想都不简单,而老夫人竟然想当一切都没有发生过,到底是何居心?

“今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你没有落水,也没有闯入产房,更没有把稳婆赶出来。”老夫人警告的看了玉子珊一眼,若是追究下去,她也讨不得好处。

玉子珊眉头微皱,想到自己的确是用了非常手段才让张氏平安生产,继续纠缠对自己不利。

算了算了,反正以后有的是机会对付柳姨娘。

“祖母说得对,那子珊就告辞了。”玉子珊行礼道,张氏已经平安生下孩子,料想老夫人也不敢让她们出事。

(本小说连载于“书小宝”,为保护作者权益,请点击上方链接到原网站继续阅读!)

相关信息
  • 爱如潮水主角阿正全文章节

    爱如潮水主角阿正全文章节

    2018-09-13 10:24:12

    “阿正,你喝过人奶吗?”嫂子在我面前拨开胸罩,开始给小侄女哺乳,原本哭闹的小侄女顿时安静了下来。她的胸部很白,白得耀眼,直看得我眼馋....

  • 《凶猛总裁是妻控》齐夏赫连城_【

    《凶猛总裁是妻控》齐夏赫连城_【

    2019-04-10 14:59:03

    第1章剩女  “真的假的?你怎么知道齐夏还是老剩女?”  “你是新来的,当然不知道,她是剩斗士这件事,在咱们公司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  齐夏刚走进洗手...

  • 你曾欠我一世情全文阅读_林雪贾义

    你曾欠我一世情全文阅读_林雪贾义

    2019-04-10 14:57:23

    第1章 就要生了 人天生就有报应,有善报,有恶报。 报应就像癌细胞,从你出生的那一刻起,就一直藏在你的身体里。和平相处,规矩做人,什么事情都没有,一旦你触怒它,必将自食其果。  我...

  • 惊悚小说精选章节分享

    惊悚小说精选章节分享

    2019-04-10 14:57:01

    因为贪婪一份待遇极好的工作,而在黑夜酒吧担任调酒师,却屡屡遭遇到离奇古怪的事情而产生疑惑,调查清查才知道,每一个送酒的,都没有好下场。...

  • 夏炎重生在都市的玄幻修真小说

    夏炎重生在都市的玄幻修真小说

    2019-04-10 14:55:10

    一代邪尊渡劫遭遇仇敌袭击飞升失败,意外穿越至现代都市死肥宅体内,面对重新踏上都市修仙之路! 仙石没有,那就寻找灵石龙脉。...

  • 超好看的热血都市小说全文

    超好看的热血都市小说全文

    2019-04-10 14:53:21

    曾经的特种兵王,仅凭一把军刺闯荡整个西方黑暗世界,成就属于自己的传奇。 如今王者回归,冷艳女总裁,高傲女博士,邻家小妹妹,温柔学姐,统统投入怀抱。 什么?世家子弟,富二代们有意见?全部揍趴下还敢有意见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