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双面总裁有魔力》——(全文免费阅读)

主角:

来源:

时间:2019-04-10

内容概述:第三章 答应他的求婚 薛家创办的海天教育集团已进入国内五百强企业,办学层次包揽小学到大学以及国际教育和培训,这些年打响品牌,可谓风生水起。薛漠北的父亲是海天集团董事,其姐

次点击 手机APP阅读

第三章 答应他的求婚

 

薛家创办的海天教育集团已进入国内五百强企业,办学层次包揽小学到大学以及国际教育和培训,这些年打响品牌,可谓风生水起。薛漠北的父亲是海天集团董事,其姐姐薛程雅是海天教育集团总校长,按理说这样雄厚的家产应该由儿子来承担,可薛漠北偏偏不爱接管父亲的企业。

 

大学毕业后,建筑系毕业的他凭借自己的能力创立了南北建筑公司,具有敏锐商业头脑的他把公司渐渐做大,但三年前的牢狱之灾近乎毁了他的所有努力,南北建筑公司由代理总裁管理,能力不佳,公司和破产只有一步之遥。

 

薛漠北向来是知难而上之人,越难越要去做,公司要破产,他会让其起死回生,七星酒店的新闻记者会是薛漠北出狱后为自己个人对外界做的一次通告,也可以说是宣传。

 

酒店二十七层大型会议室里,坐满了记者,一身黑色正装,身材颀长的薛漠北出现在台上,他头发擦了摩丝,刚毅的脸显得立体又帅气。

 

他一上台,台下记者们立即站起来,拿着话筒涌向前,对于薛漠北,他们实在感到惊讶,从他放弃接管父亲的企业,自己靠实力创办公司到三年前因买凶杀人而入狱,他的一切都被遮上一层神秘面纱,谁都难以相信,这样一个看似完美的男人会犯下买凶杀人的大错。

 

赵依楠在离他不远的角落站着,薛漠北的助手不动声色的抓住她的手,到了这个场合,赵依楠根本无需被控制,她保证自己会安静的像空气一样,要知道那些记者三年前是报道过她的照片的。

 

呵,整个松市谁不知道薛漠北是为了得到她才进的监狱。

 

“感谢大家来参加我个人发布的新闻记者会,今天我站在这里只有两件事。”

 

偌大的会议室里响起薛漠北磁性的声音,记者安静下来,只听到摄像机的声音。闪光灯照在薛漠北身上,他看起来有些漠然,但眼神是温和的注视每个人,绅士和流氓的混合气质在他身上有着出奇的协调感,这让他显得更神秘。

 

“第一件,从现在开始,我会尽我所有精力或者财力去管理南北,曾经合作过的开发商或其他老板,再给南北一个机会,我会还你一个惊喜,没有合作过的,南北将是你们实现共赢的最佳选择。”

 

说到这里,薛漠北唇角微微上翘,那自信的神情让人动容。

 

“另一件事……”薛漠北偏过头来,柔和的目光看向赵依楠,他的笑容更深,有些坏坏的。

 

“三年前我为之犯过傻事的女人,我差点错过她,但现在我会把握每一分每一秒,不超过一个星期,她,赵依楠,将会成为我薛漠北的妻子。”

 

一声巨雷砸在头顶似的,赵依楠猛然抬头,睁大眼睛看着薛漠北,从一开始的惊讶变成愤怒,最后简直杀了他的心都有。

 

大厅里瞬间炸开锅,记者们的目光齐刷刷的看过来,像僵尸发现活人似的,赶紧涌上来,一瞬间就包围了赵依楠。

 

“赵小姐,请问您答应薛漠北的求婚了吗?”

 

答应个球啊!

 

“三年前薛漠北为您入狱,您是否非常感动?”

 

丫的,我现在已经被挤的不敢动了!

 

“对于一个买凶杀人的男人,这样的感情您承受的起吗?愿意去承受吗?”

 

……

 

她的心被刺了一下,疼痛开始蔓延全身,连反抗也没了力气。

 

这个问题,她永远不想回答。

 

几百个记者围住赵依楠,她进退艰难,简直想从哪儿钻出去。这时,突然有人抱住她的肩膀,把她的脑袋按在自己怀里,由工作人员疏散人群,离开了现场。

 

房车里,薛漠北和赵依楠坐在后面,他手机一直在响,父亲和姐姐不停打电话过来,他全部拒接最后关机。

 

赵依楠深吸一口气,正紧的控诉道:“薛漠北,你是不是有病,你在媒体面前这样胡说八道,有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

 

她不想再成为松市的焦点人物,可摊上薛漠北,她岂止是松市焦点人物,简直全国人尽皆知。

 

薛漠北唇角勾起似笑非笑的弧度,靠着后背,俊郎的脸显得慵懒。

 

“薛夫人这个称呼,你以后会很享受的。”

 

“可我并不想和你结婚,我也不会和你结婚。”

 

“是吗?”他抬眼看着她,目光有胜券在握的淡定。“赵依楠,你要知道,这世上很多事由不得你。”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赵依楠听出了一丝落寞和纠结的痛苦,只是她没有在意。

 

回到租房看手机,铺天盖地的新闻和视频,视频里他们如此亲切,仿佛早就在一起的恋人,可那样温暖又有安全感的怀抱,人在危险慌乱情况下根本无法拒绝,媒体却要大做文章。

 

无法澄清了是不,什么薛漠北和恋人赵依楠七日内完婚,切,她不结,薛漠北难道还要拿刀架在她脖子上不成?

 

晚上十点,赵依楠准备洗漱,妈妈突然打电话过来,让她赶紧把所有钱拿上回去,刻不容缓。

 

母亲的语气布满惶恐,赵依楠没来得及多问电话已经挂了,再打就打不通了。

 

下了高铁,赵依楠打的回家,天黑的厉害,冷风呼啸,格外寒冷。

 

他们家住在小巷子里,一半人家都已入睡,看到自己家亮着灯,她赶紧敲门,有人开门,却不是母亲,而是三个留着胡子的社会青年。

 

“你女儿长的不错嘛,你还不起债,让你女儿替你还也行。”

 

男人抓住赵依楠,毫不掩饰眼中的贪婪。

 

赵依楠拼命挣扎要跑,却听到母亲哭泣的声音,一声一声的,在这墨色浓重的夜晚显得如此清晰。

 

“依楠,妈……对不起你啊……”

 

赵依楠抬眼看去,母亲赵婉容被绑在椅子上,披头散发,嘴角有鲜血,母亲求助的眼神像针扎在她身上,疼痛之余,泄了所有反抗的勇气。

 

“你妈炒股,拿房屋和你做抵押,欠了我们五百万,你要是不帮你妈,我不敢保证你妈还能活多久。你长得不错,只要你跟我们走,以后都听我们的,五百万抵消,你妈还能长命百岁。”

 

这一刻,赵依楠其实早就有所预料,只是没想到这么快,像被人安排好似的。

 

赵婉容哭着喊道:“依楠,你求求他们,让他们宽限几天,再过几天你就是薛家的的媳妇了,就能还上了。”

 

赵依楠浑身僵住,心底惊骇,薛漠北,是薛漠北对吗?

 

又是他策划的一切,像当年一样,为了得到她,不择手段。

 

“不,我宁愿去死,我也不会嫁给薛漠北。”

 

赵依楠愤怒的挣扎,几个男人也被惹火,把赵依楠按在地上,拳打脚踢。

 

这时,有人撞门进来,拿着铁棍,毫不留情的朝他们肩上挥去。

 文学
 

第四章 三年后的相遇

混混们被打跑,赵依楠反应迅速,忍受手肘处钻心的疼痛,立即跑到赵婉容身边,快速解开绳子,她秀丽的脸布满泪水,跪在地上握住赵婉容的手,无论生活的艰难多么让人绝望,她依然会帮母亲扛下这一切。

 

“……君泽……哎呀,我眼花了吗,依楠,快看啊,是君泽回来了吗?”

 

赵婉容看着前面,有些不敢置信。

 

赵依楠的余光其实早察觉到有个男人过来帮了自己,但她下意识的以为是薛漠北,很可笑,记忆中,只有他会出现在她有危险的任何时刻。

 

可当她看到那人的脸时,身体一震,呼吸忽然停止了。她乌黑的眼珠看着他,看着他,眼底有潮湿的雾气,喉咙仿佛被什么堵住了,又温又暖的液体让她的声音变得低哑。

 

“顾……顾君泽……”

 

她艰难的喊出这个名字后,立即把脸埋在赵婉容的腿上,哇的一声大哭起来。

 

他回来了……

 

三年了,他终于肯回来了。

 

他的突然返航,让她飘荡大海无处安放的心,忽然的,踏实起来。

 

他回来了,带着星与月,带着一身光彩,悄然的,隆重的……

 

回来了!

 

外面风停了,寂静的街道上,一片片落叶从眼前经过,或者落在地上,踩出清脆的响。

 

冬夜里,果真有一百万个可能,谁能想到,阔别三年的人就这样忽然降临了呐。

 

昏黄路灯下,两人并肩行走,空气静默了一会,赵依楠实在忍不住的开口。

 

“顾君泽,这三年,你去哪儿了……”

 

为何不辞而别?

 

顾君泽还是当初的顾君泽,一别三年,仍没有多大改变,永远的黑色西装衬出他优雅傲然的气质,眼眸深邃,如海水一样波澜不惊,永远无法猜到他在想什么。五官十分精致,从来不苟言笑,从赵依楠的角度看,他的侧脸近乎完美,但在夜色中,更为冷酷无情。

 

他看向远处漆黑的森林,声音也是冷漠的。

 

“去了英国,很抱歉没有告诉你,也没有和你联系,但这对你对我都是有利的。”

 

三年前,薛漠北的事件之后,顾君泽便销声匿迹,赵依楠找了他近一年时间都没有任何线索,顾君泽和家人有联系,他只有一个母亲,但顾妈妈也不知道儿子去了哪儿,只知道儿子不定时的会换着号码问候她,给她寄钱。

 

想是三年前的事顾君泽怕牵扯到自己,像他这样为事业拼命的人,绝不会让任何事情阻挡自己前行的脚步。

 

赵依楠心有些酸酸的,她没有说话,低头走路,想着顾君泽能提起那件事情。

 

“你妈妈负债太多,你们母女无法承担,这几年我在国外事业有很大起步,我现在能挪出一百万给你应急,其他的,我会尽快想办法。”

 

他骤然顿住脚步,幽深的目光看着赵依楠,眉宇微拧,夹杂关心。

 

赵依楠心尖儿一阵感动,赶紧拒绝。

 

“不可以,这些是我们的家事,我真的不需要任何帮助,我会自己解决的。”

 

顾君泽挑眉,问道:“不把我当朋友?”

 

朋友……

 

赵依楠像被重击,错愕了一瞬,有说不出的失望,她苦涩的笑了笑,道:“我只是想靠我自己。”

 

是朋友,就更不必帮忙了。

 

她感到沮丧,顾君泽那么聪明的人,不可能不懂她的意思,从前对她的热情他斩钉截铁的拒绝,现在他巧妙的掩饰。

 

结果都一样,戳得她心血淋淋的。

 

“呵,”顾君泽嘲弄的笑了一声,看着她,问道:“是想着嫁给薛漠北,做薛太太,所以不把这五百万的债务放在眼里吧。”

 

她怔了一瞬,昏黄灯光下,她脸红的跟苹果一样,急切的解释:“我和他不是你想的那样,我根本没想过嫁给他,你知道的,你知道我一直喜……”

 

“好了,是我误会你了,风大了,我送你回去。”

 

他恰到好处的打断,把她羽绒服上的大帽子给她戴上,紧了紧,她急切的圆圆的眼睛看着他,脸红彤彤的,像可爱的娃娃。

 

这一瞬间,他不可否认,他有些心动。

 

两人还没迈开回家的步子,突然从一旁窜出个高大的人影来,顾君泽被猝不及防的一拳击中,往后退了几步。

 

来人气势汹汹,仿佛身后带着冬夜呼啸的风,有不可抵挡的气势。

 

他又一拳揍在顾君泽脸上,冰冷愤怒的声音打破街道的宁静。

 

“顾君泽,你算男人吗?你根本不爱赵依楠,为何又要招惹她?”

 

顾君泽没有反抗,被揍了两拳,嘴角渗出血丝,眸光暗沉,跳跃着两簇火花,他在隐忍着。

 

薛漠北又要冲上去,赵依楠立马挡在顾君泽前面,张开双臂护着他,明亮的眸子盛满怒意,愤恨道:“薛漠北,我和顾君泽的事跟你没有任何关系,你这样做,只会让我更加瞧不起你,更加恨你。”

 

夜晚无人的街道,风更大了。

 

薛漠北无奈又气愤的盯着倔强的赵依楠,道:“赵依楠,多少年了,一个男人爱不爱你你居然还是分不清,你还要执迷到什么时候?”

 

“是我执迷还是你执迷,薛漠北,你听好了,我从头到尾,自始至终,爱的人只有顾君泽,至于你,永远是多余又可恨的那一个人,我恨不得你从世上永远消失才好。”

 

她痛恨的喊着,秀丽的脸布满对他的愤恨。

 

夜风如此寒冷,那些尖锐的声音,如同沾了血的利刃被刺骨的风包裹着,从耳边呼啸而过,划出一道道鲜血淋漓的伤口。

 

永远无法愈合!

 

薛漠北攥紧双拳,那双被爱与恨万般纠缠的眼眸深深凝视着赵依楠,他刚毅的脸上划过一道惨淡的笑容,像是嘲笑她,也像在嘲笑自己。

 

“赵依楠,你真是我见过的最傻的女人。”

 

他转身离开,在风吹的最凶狠的时候,他的黑色风衣被掀起一脚,像风尘仆仆的路人。

 

城市霓虹灯闪烁的街道,身形高大的顾君泽从车库出来,准备回家。

 

今晚倒很有意思,机缘巧合的让他们三个人以这样的方式见面,很可笑的,三年居然没有改变任何事情。

 

后面有人!

 

顾君泽停住脚,不用回头,他知道是谁。

 

那人没有跟上来,隔着一段距离,声音强硬带着警告。

 

“我不会再让你伤害她,你也休想让她再成为你的棋子。”

 

“是吗,我拭目以待。”

 

“顾君泽,聪明是你对付别人的武器,但也有可能成为你自我毁灭的工具。”

 

安静的小区里,飘着一股淡淡的郁金香味,被风吹到很远的地方。

 

顾君泽没有回应,继续往前走!

(本小说连载于“”,为保护作者权益,请点击上方链接到原网站继续阅读!)

相关信息
  • 爱如潮水主角阿正全文章节

    爱如潮水主角阿正全文章节

    2018-09-13 10:24:12

    “阿正,你喝过人奶吗?”嫂子在我面前拨开胸罩,开始给小侄女哺乳,原本哭闹的小侄女顿时安静了下来。她的胸部很白,白得耀眼,直看得我眼馋....

  • 《腹水难收:腹黑老公乖乖宠》-(完本

    《腹水难收:腹黑老公乖乖宠》-(完本

    2019-04-10 15:01:51

    第一章 突然出现的光芒 宴会中灯红酒绿纸醉金迷,坐在沙发上的项一芮微微皱眉,她不喜欢这样的场合,可是却没有办法。她是一个刚刚毕业的女孩,因为学生时代把精力都投入学业和兴趣...

  • 极品男频小说免费阅读,男生的福利文

    极品男频小说免费阅读,男生的福利文

    2019-04-10 15:01:15

    “美女你好,我是你的未婚夫!” 兵王回归都市,从此掀起一场都市风云。 高冷女总裁、刁蛮富家女、清纯女校花、邻家小妹妹.......一个个风姿各异的女神纷纷投怀送抱。...

  • 新书《天价盛宠:冷情总裁太难搞》顾

    新书《天价盛宠:冷情总裁太难搞》顾

    2019-04-10 15:00:31

    第一章 爆发了   “顾盛非!你就是仗着劳资喜欢你,所以可以对我做的一切视而不见!劳资嫁进顾家,就是来受气做奴隶的?谁他妈在家还不是个宝,凭什么要我在这里委曲求全结果还...

  • 主角是林轩的优质悬疑小说阅读

    主角是林轩的优质悬疑小说阅读

    2019-04-10 14:59:10

    我是一名普通的代驾,接到了一位性感的美女,可美女的家,却在殡仪馆。      回到家中,我发现自己的脖子上,出现了一个擦不掉的唇印,从那以后,各种恐怖的事情接踵而至……...

  • 《凶猛总裁是妻控》齐夏赫连城_【

    《凶猛总裁是妻控》齐夏赫连城_【

    2019-04-10 14:59:03

    第1章剩女  “真的假的?你怎么知道齐夏还是老剩女?”  “你是新来的,当然不知道,她是剩斗士这件事,在咱们公司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  齐夏刚走进洗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