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热男频~《都市之风流天师》小说全文在线阅读

主角:李郡,石轩

来源:书小宝

时间:2019-05-07

内容概述:第一章 美女王莉 王莉,身材高挑,金色长发,大眼尖鼻,端雅腼甜,肤色白质,只是体重有些偏超。从不爱恋情的她,刚入大学就在一次高中同学的生日派对上遇上了石轩,交换了通讯。不久,她发

次点击 手机APP阅读

第一章 美女王莉

 王莉,身材高挑,金色长发,大眼尖鼻,端雅腼甜,肤色白质,只是体重有些偏超。从不爱恋情的她,刚入大学就在一次高中同学的生日派对上遇上了石轩,交换了通讯。不久,她发现自己深深地爱上了这个上海老男人,甚至到了一天不见会失眠的状态,还真尝试到了初恋的感受。

 年过四十的石轩,离异已有七年,说不上是个成功人士,但生活不愁,人也洒脱。只是不幸的婚姻让他不敢再生恋情,或是有些输不起,也伤不起。他来重庆,既非投资,也非旅游,只是为了躲避异性的追逐。一个是他生意场上朋友的女儿尚敏,台湾人,服饰厂老板;一个是他在人才市场认识的李郡,美籍华人,与他合股开了家贸易公司。但让他没料到的是,会在朋友女儿的生日派对上遇上王莉,生出另一段恋情来。起初也没往深处想,只要王莉一只电话,他就会赴约,指东不往西,让站不敢坐,吃饭K歌,逛街购物,这刷卡也没感觉,反正回家也没事做,就这么整日陪着。

 也不知现在的大学这么空闲,整日没课,而王莉又是个闲不住的人,过去老爱泡网吧,炫舞玩得象疯似地,这键盘打得也快,同时应付四五个Q聊没一点问题。自恋上了石轩,这网吧自然也不去了,除了见人外,那就是不停地发短信。可突然有一天,七八条短信发出去,石轩没回一条。她来气了,出门也不打扮了,扬手招下了一辆黑车,来到了石轩住的地方。这又是叩门又是打手机的,这屋里没反应,手机也没人接,对门却开了,是个小女孩,说:“姐姐,你是找那叔叔吧?半夜,他被120接走了。”她听了这话就傻了,不知怎么,这眼泪自己跑出来了。愣了半晌后,她明白了,自己彻底爱上了石轩。

 几天后,王莉从校舍搬了出来,住进了石轩那。理由很简单,她不放心,要照顾石轩的起居。

 最初,各住各的屋,就象是两人合租房子,客厅共用,同桌吃饭,还真象那么回事。可没几天,王莉就躺在了石轩的床上,俩人就这么开始了真正的同居生活。

 狂恋中的王莉,始终被甜蜜的幸福包围着,在快乐中尽享无忧的两人世界。对她来说,认识石轩并真心相爱,这是她人生中的一大转折,如父母同意,她会比现在更幸福百倍。由于年龄差异上的作梗,恋爱初期就遭到父母的强烈反对,为此她曾一度跌入深渊,甚至想过走极端,让石轩带自己私奔上海。好在石轩是个理智的人,并没这么做,而是劝她安心读完大学,感情上的事往后再说。

 对石轩来说,是留下陪离不开自己的王莉,还是伤害王莉回上海发展自己的事业,可说是那么的很是无奈,但还是搂住了她,笑笑说:“除你这傻瓜外,谁还瞧得上我这老男人。乖,不许乱说了啊。”

 “那你还赶不赶我回去了?说呀。”

 “不敢。不干。省得你又胡乱猜疑。”

 可挪窝不是说说这么简单,首先要有房源,而房源既不能小于现在的二房一厅,也不能离王莉的学校太远,不然刮风下雨不方便,也不安全。也好在房产中介多,这随便走了几家,看了七套房,王莉就OK了一家装修豪华的大二房一厅,家具家电一应俱全,签了租房合约,拿了钥匙。

 痛苦和难于抉择。王莉刚读大一,如要陪她到毕业,那至少要在重庆做近四年的宅男。为了王莉,他留下了。

 相处时间长了,石轩渐渐地发现王莉是个没时间和金钱概念的女孩,这脾气任性,性格怪癖,耳根子软,易感情用事,喜胡思乱想,缺少相应的承受力和自信。既然爱上了,那他就尽可能地来呵护和迁就王莉,包容她的缺点,她说什么是什么。但有一点令他非常不安,这王莉不懂拒绝人,谁约都会去,一但哪根筋搭错了,那就会逆流而上。更令他担忧的是,王莉喜好为所欲为,做事从不计后果,严重的还会出言伤人,发生情变。有好多次,若非他忍让再忍让,这家庭早就破裂。但王莉也有好的地方,那就是对他感情专一,大事听他的,小事自己作主。王莉还在他的手机屏上留下了“陪你慢慢变老”,这是他的所求。

 对王莉来说,这种朝夕相处是那么甜蜜和快乐。学期末,为应付考试,她白天读书,石轩就处理自己的事情。中午俩人一同吃饭,她放学后顺路买点菜回来,石轩掌勺。晚饭后,俩人或坐在床上依偎着谈笑看电视,或外出牵手漫步。半夜到对面吃夜宵,要上几斤大龙虾,一些羊肉串,再来瓶饮料。周末通常是逛街购物,在外吃饭,也算是换换口味,这种甜蜜的日子让她过得也算滋润。她喜欢狗,石轩就托人买来一条成年的纯种长毛黑背大狼犬,名叫黑子,重达一百三四十斤,又乖又凶猛,她很喜欢,只是在家里窜来窜去时,这脚步声太重,楼下的住户经常半夜来敲门,一脸不悦地说影响了他们的休息。

 幸福的日子总是过得太快,眨眼到了夏天,这学期放假,意味着王莉该回老家成都了,不然她的父母准来重庆兴师问罪。“我不回去。这地方,我爸妈知道,我们搬家吧。”为了能和石轩在一起,她什么也不顾了,也包括可以不要父母。“乖,你还是回成都吧,不然你爸妈会担心的。听话。”石轩尽可能地劝她回成都,免得自己往后连见她父母的机会都没有。“不行。”她回答得很干脆,接着语气一变,说:“你这么卖力地赶我回去,是不是被其他女孩爱上了?你说,这女孩是谁?说呀。说呀。”这种不着边的话让石轩哭笑不得,

 “搬家喽。”王莉是个急性子,拿到了钥匙就搬家,石轩也由着她,反正也没多少东西,三辆黑车也就搞定了。拖地板抹家具,俩人忙了一下午。那大狼犬黑子四处窜,还在阳台撒了泡尿,算是占了地盘。

 放假没事做,王莉就整日邀同学来家里玩,嘻嘻哈哈的也没个烦恼,反正吃喝就交给石轩打理了,这日子过得好舒坦。可时间一久,来的同学多了,这烦恼事也就跟着来了。她发现学长赵菲菲把慧眼盯上了石轩,没事就往厨房里跑,洗菜切菜做个下手,忙得有滋有味。有时,赵菲菲也会陪着一同去农贸市场买菜,顺路也给石轩买香烟饮料什么的,这菜也从不让石轩拿,说大老爷们走在路上不好看。

 终于有一天,同学们的闲话出来了,这个说:“莉莉,你别买了鞭炮给别人放。”那个说:“是啊。瞧菲菲与你老公结伴出入,多欢呀。”另一个说:“昨日下午我见了,菲菲在厨房帮你老公擦汗,还点香烟呢,模样很温馨。”就这些话,王莉的脸又怎么挂得住,当晚就在餐桌上和石轩闹上了。

 “你什么意思呀,吃在碗里看在锅里。菲菲是我同学耶,你也要泡。”

 当时大家刚拿起碗筷,听了王莉这不着边的话,谁都傻了。再看石轩,那一脸无辜的很是委曲,吸着香烟不吭声。可赵菲菲不干了,这碗筷往桌上一放,就和王莉对上了眼,好歹也要替石轩出口气。

 “莉莉,你要搞清楚状况,是我在追他,不是他在泡我。我告诉你,家里放了个好老公,别不懂得珍惜,呼来唤去的,有你这么做女人的吗?也太过了。告诉你,我眼红,我心疼他,恨不得什么事都由我来做。莉莉,人要懂得知足,懂得珍惜,懂得感恩。我今晚扔句话在这,劝你好好珍惜他对你的这份爱,不然休怪我抢了他。告诉你,我知道他在想什么,又需要什么,可你什么都不知道,早晚会失去他。”

 赵菲菲说完起身,朝王莉冷冷地笑了笑,有那么点贬视,随后开门走了。

 这饭,自然是没法再往下吃了,其他同学也纷纷起身告辞。

 尴尬的场面,满桌的菜。王莉挂着泪水,石轩猛吸着香烟,屋里很是安静。

 俩人就这么坐着,既不动筷吃饭,也不起身走人。直到有人给王莉发来一条短信:“莉莉,你不懂什么叫爱,那就松手吧,让我来珍惜他。”这是赵菲菲对她发出的挑战,她还真有些怕了。“对不起。”她泣声中抱住了石轩,说:“别离开我,好吗?我怕。”石轩轻叹了一声,将刚点燃的香烟插在了自己的饭碗里,搂住她说:“别乱想,莉莉,我和赵菲菲没任何事。放心,我不会离开你的。”

 “是我错了。但不许你生气,也不准和菲菲来往,好吗?”

 “我又不出门,也没赵菲菲的手机号,别胡思乱想了。”

 “可我就是怕菲菲。她说来抢你,肯定来抢你,我根本斗不过她。”

 石轩笑了,刚想安慰王莉,手机响了。他忙接听手机,电话是李郡打来的,说她有个拐了四五个弯的亲戚叫尼斯,投资了820万美元在上海开了家电梯安装公司,没到两年就撑不下去了,眼看就要卷铺盖回美国,所以想请他回上海去将尼斯的公司引上轨道。他挂了手机后,拍拍王莉的脸问:“莉莉,帮还是不帮?”不想王莉回答很快,恨不得石轩现在就走,那赵菲菲就再也威胁不到她了。

 “帮。别人都求你了,你不能不帮。再说了,过日子离不开钱,我俩月月支出超过2万,如不赚点进来,那迟早要坐吃山空。再说了,如我爸妈一生气,我的经济来源肯定断了,这学费又是一笔钱。我说过的,毕业后就嫁给你,这还是需要钱。为了钱,你不如卖个顺水人情给李老板,何乐而不为。”

 为了不输给赵菲菲,保护住自己的初恋情感,王莉虽十分地不舍石轩离开,但还是陪石轩买了明天下午飞往上海的机票。只是她的心情非常地不好,话少了,笑容也没了,紧挽着石轩的胳膊不愿松手。不用说,喝不香,吃无味,逛街必然无趣,那只得回家坐在床上依偎在一起。

 整整一个下午,电视没打开,碟片也没看,电脑开着没人玩,俩人就这么搂着没说一句话。在夜幕降临的时候,王莉哭了,石轩也流下了眼泪。

 “你忍八个月,我替这小老外打理好公司,马上回来,再也不离开你了。”

 “嗯,我听你的。但你要天天想着我,每天三只电话,十条短信。”

 “我知道。我会的。我不在,你就让同学来陪你吧。卡,我也留给你。”

 “那,我们出去走走吧,顺便吃点东西,再买点水果。”

 王莉这么一说,俩人下床,出去前洗了把脸。石轩觉得她突然变成了懂事的小女人,这心里不由得一阵欣慰,牵住她的手一路闲逛,看到吃的买一点,走到累了打的回家,洗个鸳鸯澡,躺在床上说话,聊到情意绵绵时少不了要藤缠树,放松放松,舒服舒服,亢吟一番出出汗,在离别前增添点快乐的回忆。

 这一觉直睡到第二天上午10点。洗脸刷牙,吃了饭后,王莉亲自帮石轩换上了T恤,西裤,配上棕橙双色格子鳄鱼牌背带,乳白色皮鞋,将皮尔卡丹金丝眼镜架在他的高鼻梁上,把手机放入小包后装进烟灰色的中号旅行箱里,提起旅行箱说了句:“走吧,老公。”在这即将分别的一瞬间,王莉把“老公”的称谓给了石轩,伸手挽住他的胳膊,将头靠在他的肩上。“别忘了,到了上海就发短信,也好让我放心。”她叮咛了一句,眼泪也涌了出来。石轩“嗯”了声后,心里也一阵难过,眼圈渐渐发红,眼泪随之夺眶而出。

 “莉莉,把你独自留在重庆,我真的好不放心。”

 石轩此言一出,王莉“哇”地一声哭了起来,扔下旅行箱,双手紧紧地搂住他脖子,吻住了他的嘴。

 文学

第二章 奇遇还是巧遇

 在黄昏的上海虹桥机场接机厅里,有个三十来岁的瘦高个小老外身穿牛仔裤,上着宽松广告衫,前额凸出,眼眶深凹,鼻梁高翘,毛茸茸的手上举着一块长方形的接客木牌,木牌上粘着一幅水彩画,画中是条翻腾在滚滚浪涛中的蛟龙,这小老外就是美资尼斯公司的老板尼斯。“龙。龙。”这小老外一脸焦虑,不停地叫喊着,一口气竟然叫了近二十多个“龙”字,顿时引来不少接机人的目光,自然也顺便瞧了一眼木牌上的蛟龙。有人轻笑了一句:“这龙画得怪怪的,是条外国龙吧。”

 人群中有个身穿白广告衫,背挎双肩包,到处往别人手里塞小告广的黄发女孩林颖,时不时地用她那双机灵的眼晴看上尼斯几眼,直到这小老外的眼晴由焦虑变得失望时,这才慢慢地凑到了他身边,招呼了一声“哈罗”后,指指木牌上的那条蛟龙,用流利的英文与尼斯交谈了起来。她说话时始终打着不同的手式,随着尼斯的一声“Yes”,她高兴地从他手中接过木牌高高举起,用甜甜的音声反复地叫着:“哪位是重庆来的石先生,我是美资尼斯公司的员工,在这里迎接你这位总经理的到来。”

 不久,石轩拖着旅行箱来到了林颖面前。“你好,小姐,你是尼斯公司的员工吗?”他问了句后指指木牌上的蛟龙,又指指自己,接着说:“我就是重庆来的阿龙。你的老板尼斯呢?”林颖朝石轩点头笑笑,用上海话说了句“侬等一些”后,将木牌还给了尼斯,指指石轩用英文对他说:“This is a long。”随后用右手的三根手指做了个数钱的手式。尼斯点头说了句:“Yes”,就从口袋里摸出皮夹,抽出一张百元票子给了林颖。“你就是黎郡小姐的朋友,从重庆来的龙?”他仔细地打量了一下石轩,用半生不熟的中文问了一句。石轩点头一笑,很有礼貌地朝尼斯伸出了右手,等着这小老外握手。

 尼斯不禁愣住了。他不敢相信眼前这位貌不惊人的小个子,竟然会是黎郡吹上天的大能人,自己要聘的总经理?这惊讶之中竟然忘了礼仪,没和石轩握手。石轩冷笑了一声,生气地骂了句:“娘的!你这小老外,就该死。”显然他从尼斯惊讶的眼睛里发现这小老外在以貌取人,收回了自己的右手,在离去前望了林颖一眼,觉得这女孩很象自己相爱过的钟雅娟。走了几步后,他又返了回去,关切地对林颖说:“小妹妹,听我一句劝,帮这种老外打工不会有出息的。”谁料林颖嘻嘻一笑,说:“他又不是我老板。”随后就将怎样与尼斯做交易的过程说了一遍,抖抖手中的一百元钱说:“瞧!被我斩了一刀。”

 “有商业头脑。”石轩夸了林颖一句,又摸了下她的头说:“但,别把小聪明放在这种方面,要往上看,往远看,这样才会有出息,懂我的话吗?”林颖突然觉得自己对石轩有种亲近感,但到底是为什么又说不上来。她乖巧地点点头说:“我懂了。我这就将钱还给他。”

 “这是你的付出所得,不用还他。看来,你还是没有理解我刚才的话。”

 林颖被石轩说得有些不好意思了,就耸耸肩,嘻笑着问:“我是不是很笨啊?”

 “不笨。只是你还小,过几年会理解的。我相信你,往后一定有前途。”

 石轩说完从旅行箱里取出纸笔,写了个号码递给了林颖,然后放好纸笔,取出手机,锁上箱子对她说:“往后有什么困难,就打我手机,别忘了。”林颖很乖地点头“嗯”了声。他又摸了林颖一下头,还想说什么话,但没说出来,刚要离开时,忽然发现尼斯还没走,就不客气地伸手拍拍这小老外的肩,又用手比试了一下彼此的高度,然后不紧不慢地说:“不错,你小老外确实高出我一个脑袋,可这又怎么样呢,还不是要卷着铺盖回美国。哼!你还敢瞧不起人,回你的老家去吧,我才不稀罕你的总经理职务。拜拜了。”说完推开尼斯,拖着旅行箱就走,惊得这小老外傻愣愣地望着石轩的背影。

 看得周围的人一阵大笑。望着尼斯那张尬尴的脸,林颖也笑了。

 石轩来到机场外的候车广场上,取出手机给莉莉送出了一条短信:“莉,我已到上海,晚上给你电话,爱你。”随后拔通了一个电话号码,说笑了起来。

 尼斯走到金石身边停了下来,望着他。林颖也闪了出来,站在石轩对面。

 等石轩接连打完四个电话后,林颖不解地问他:“你,你为什么放着老总不做啊?”石轩瞧了一眼尼斯,见他一张哭丧的脸,忍不住笑了起来,摇摇头对林颖说:“这小老外投资了八百多万美元,在上海开了家电梯安装公司。可没到两年,钱都打了水漂,这才经熟人介绍让我过来帮他一把。谁知这小老外还要以貌取了。哼!这种人,就该滚回美国去。小妹妹,做人要有骨气,特别在老外面前,更不能丢了中国人的自尊。对了,你来找我,不会为了问这么一句话吧?”

 这林颖是上海某名牌大学的优等生,由于是单亲家庭,母亲又常年生病,家里条件非常困难。谁知三个月前,母亲突然下了岗,这生活越发困难。为了减轻母亲的压力,她忍痛离开了学校,可没文凭又找不到象样的工作,只好帮人散发小广告,赚些钱贴补家用。刚才听了石轩对尼斯说的那番话,觉得石轩与其他人不一样,至少不会为了谋个老总职务而向老外低声下气,是个绝对有性格的人,这心里很是敬佩。而且,她觉得自己和石轩有种说不清楚的亲近感,喜欢听他的话,也怕从此再也没有相聚的缘份,总之怪怪的,有种莫名其妙的感觉。况且象石轩这种有性格的人,一定认识不少老板,既然他怎么关心自己,不如请他帮帮忙,给自己介绍一份安定工作,有固定收入,那她和母亲至少不用再为基本生活而发愁,所以这才硬着头皮找了过来。

 “原来是这样啊。”石轩仰头望天考虑了几秒钟,长叹了一声,在手机上熟练地按了一组号码后,对林颖说:“我找人问问,看有没有适合你的工作。”林颖感激地说:“谢谢。谢谢你叔叔。”

 手机里响起了一个女孩喜悦的叫声:“豪哥,你终于回来啦。”石轩忙接听手机,笑着说:“小郡啊。见到了,可这小老外气人,我不想帮他。什么?嗯。嗯。嗯嗯。好吧,你小郡的面子比天大,我敢不答应吗。不过,怎样帮他,这就要看小老外的态度了。小郡,我这里有个没文凭的女孩,不过英文讲得蛮流利的,人也机灵,今年19岁,你看看,有适合她的工作吗?这我不太清楚。不是不是,刚认识的。那好。可以可以。明白了。拜拜!”他关了手机,朝林颖点头一笑:“小妹妹,工作基本没问题,等一下我带你过去。”

 乐得林颖跳了起来,不停地向石轩致谢。

 不料这小老外也不笨,似乎明白石轩在为林颖找工作,忙不失时机地找上了他。“龙,只要你愿意来帮我,我就让她进公司,做什么工作你说了算。怎么样?龙。”没想到这小老外会如此可爱,石轩就朝他摇头叹息了一声,说:“好吧,既然你小老外知错了,那我就饶你这一回,事情就这么定了,明天上午九点,我来找你报到。”尼斯长长地松了一口气,展开双臂拥抱了下石轩。

 “龙,说话算话,我明天上午在公司等你。”

 “你放心,我们中国人是最讲信誉的民族。希望你我能合作愉快。”

 “龙,那我们明天见。”尼斯说完放开了石轩,吹着口哨挤入了人流。

 “是蛮可爱的。”林颖目送走了尼斯后,心神不宁地问石轩:“那,我怎么办?”

 “你说呢,你准备怎么办?”

 “跟着你,我觉得有安全感,又能学到好多东西。你,不会不要我吧?”

 石轩没吭声,只是模了模林颖的头,笑了笑。随即,他长长地吐出了一口气,抬头仰望了一眼碧蓝的天空,又笑了,这是一种久违的感觉。“我石轩回来啦。”他伸展双臂,似乎要拥抱这座灿烂的大都市。

 两米窄的小巷,迷宫般的石道,左拐右拐的鸡肠似弄堂。

 石轩提着旅行箱紧跟在林颖身后,只怕一不留意会迷路,这辈子也走不出去。

 “到了。”林颖回头招呼了石轩一声,取下双肩包,从包里取出一串钥匙打开了门。屋里黑乎乎的,什么都看不见。“吓着你了吧。”她笑嘻嘻地望着石轩,手在门框上一按,屋内的灯泡亮了。“你不会瞧不起我吧?”她又望了石轩一眼,半真半假地问,随后叮咛了一句:“小心碰头。”

 “阿颖,这是谁呀?”邻居冷不丁地问了一声。“我的老板。”林颖答了一句,推石轩进屋,虚掩上门。“这里吃饭,里面睡觉,门外那个小间烧饭,这就是我的家。”她说话间已将桌上的剩莱剩饭收了起来,用布抹了下桌子,拿过热水瓶倒了杯水放在桌上,拣了只较牢固的方凳请石轩坐下,然后指指里屋。“我去拿几件换洗衣服,马上出来。”说着闪了进去,拉亮了电灯。

 石轩仔细地打量着屋内每一件东西,似乎在寻找什么。突然,他的眼睛停留在了角落里,那里除了一只粘满灰尘的玻璃鱼缸,什么都没有。“难道,这真是雅娟的家?”他犹豫了一下后,还是从角落里搬出了那只玻璃鱼缸,轻轻地放在桌上,从口袋里掏出手帕,慢慢地抹去鱼缸一边三角铁上的灰尘,顿时露出了红黑白三色的斜条。“不错,这就是我从方老七家拿来的那只鱼缸。”他愣住了,心里一酸,眼晴也红了。“那么林颖的父亲到底是谁呢?”他点燃香烟,望着鱼缸,回想起二十年前的往事。

 林颖走了出来,见石轩在看鱼缸,就笑笑说:“叔叔,也不知老妈是怎么想的,既不养鱼,又舍不得扔掉,就象宝贝似的放在家里。”说完背上双肩包,小心地端起鱼缸放回了原处。“叔叔,你也喜欢养鱼啊。”石轩摇头叹息了一声,笑笑说:“丫头,我想在你家坐一会,不介意吧。”

 “坐吧。”林颖也坐了下来,指指放鱼缸的那个角落问:“叔叔,你是不是认识那只鱼缸?”石轩“嗯”了声痛苦地说:“那只鱼缸,是我弄来送给你母亲的。”他站起身,挥挥手说:“走走,不坐了。”

(本小说连载于“书小宝”,为保护作者权益,请点击上方链接到原网站继续阅读!)

相关信息
  • 爱如潮水主角阿正全文章节

    爱如潮水主角阿正全文章节

    2018-09-13 10:24:12

    “阿正,你喝过人奶吗?”嫂子在我面前拨开胸罩,开始给小侄女哺乳,原本哭闹的小侄女顿时安静了下来。她的胸部很白,白得耀眼,直看得我眼馋....

  • 校园小说《这个学长有点帅》全文已

    校园小说《这个学长有点帅》全文已

    2019-05-07 15:50:41

    第1章开学前夕炎热的夏天即将过去,太阳依然炙热地照耀着大地,伴随着阵阵蝉鸣,盛州大学新生入学了。大部分大学的开学时间在九月中旬甚至十月初,但盛州大学刚由盛州学院升级为盛...

  • 小说《渣男像野草一样生长》完整全

    小说《渣男像野草一样生长》完整全

    2019-05-07 15:46:14

    第一章:挺肚捉奸  “小懒猪起床了,小懒猪起床了。”床头的小闹钟响了,小娟从睡梦中醒来。  自从她怀了宝宝以来,每天都特别喜欢睡觉,总是一副睡不醒的模样。不过,她今天还是得...

  • 经典小说《亲爱的消防官》无弹窗广

    经典小说《亲爱的消防官》无弹窗广

    2019-05-07 15:42:53

    第001章:被迫分手二零一六年年九月刚刚入秋,一场大风过后。让浑浊的空气变得清新了许多。这时候的上海,黏腻着空气里的桂花香气。一年四季中,程熙最喜欢这个季节了,给她一种安好...

  • 新书推荐~《深爱未满:男神还不碗里

    新书推荐~《深爱未满:男神还不碗里

    2019-05-07 15:40:20

    第一章:温柔乡“都说温柔乡,英雄冢啊,你知道老大最近为什么对我们这么凶吗?”办公室里,罗多多神秘兮兮的对着众人小声地说道,原本就是上班大发时间的众人立刻就围了过来,“为什么?”...

  • 完整版《心动妻约:总裁,离婚请签字》

    完整版《心动妻约:总裁,离婚请签字》

    2019-05-07 15:37:18

    1 你是谁“你为什么这么眼熟?”男人低醇磁性的声音,像悠扬的大提琴声似的,非常好听,但声音里却透着一股让人不禁噤声的冷冽,再配上他毫无表情的俊脸,只会让人想像到一种情形--审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