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小说《屠龙拆骨刀》完整免费版~

主角:嘎木拉赤,图娜

来源:书小宝

时间:2019-05-07

内容概述:001  在满官嗔与师兄出关后,嘎木拉赤心血来潮,想四处游游,欣赏大小山川,会会天下武林,便告别了哈瓦,回家与娇妻图娜和儿女小憩了数日,带上徒弟,骑上骆驼,一路漫游赏景离了忽儿海卫,

次点击 手机APP阅读

001

  在满官嗔与师兄出关后,嘎木拉赤心血来潮,想四处游游,欣赏大小山川,会会天下武林,便告别了哈瓦,回家与娇妻图娜和儿女小憩了数日,带上徒弟,骑上骆驼,一路漫游赏景离了忽儿海卫,心中好不自在。

  这嘎木拉赤原本就是无拘无束的关外高手,洒脱惯了,现在没了娇妻的约束,压抑了十年的野性还不四溢开来,一路自鸣不凡,拳打关内高手,脚踢关外武林,性起时还觅逛悦春楼,左手美酒,右手美女,日子过得十分得逍遥。徐鸿儒随师父一路交游四海,以武会友,也交上了几个关内人物,遇上春楼媚妓也乐得沾染一些腥味,以图快乐而不枉人世一走。冷凤自然不会错逛春楼,只是刁钻古怪的脾气在逛街打尖时还真惹出不少事端,也得罪了不少武林人物。佳木安却无此雅兴,一路之上尽打探努尔哈赤的近况,知道此人早已得了大明朝加封世袭都督之职,坐镇建州卫,也不知从哪里觅来能征惯战的兵马,东征西战地灭了不少大小部落,领地是越来越大,这羽毛也逐渐丰满,可说是兵精粮足,已成气候,正在寻求良机图谋大业。听了这些,他的心中好生不快,知道单凭自己之力很难报仇雪恨,便在心中盘算,也想法结识几位有权势之人以助自己灭了努尔哈赤。这师徒四人各怀所求,过得各有千秋。

  一日途经千山五龙宫时,徐鸿儒与一位江湖人物做上了兄弟,还说要去太和宫上等位朋友,来与师父商量。嘎木拉赤应允了徒弟请求,便带冷凤与佳木安去游千山。在无量观,冷凤又遇上兄长黑面怪冷漠,得知冷漠也已学得一身好功夫,并与西部六怪做上了朋友,便告别师父和佳木安匆匆离了千山,与兄回老家川东找仇家辽东五怪的晦气去了,却不知辽东五怪早已成了尸骨,想报仇雪恨也没得泄愤的对象了。

  嘎木拉赤和佳木安游了千山全景,也毫无归途之意,沿途赏景,累了打尖,悠哉逍遥,骆驼也在不自不觉中跨过鸭绿江,进入了朝鲜疆土。直等遇上了奇异服饰,这师徒俩才发觉自己正身处异国他乡,虽风俗不同,语言不通,却没打消继续赏景取乐,逍遥四海的雅兴。谁料游玩正在兴头上,却赶上了大明朝李如松总兵和日本的丰臣秀吉在平壤大战,吓得急忙取道到了开城。谁知激战中的两军不日又将战火燃到开城,嘎木拉赤一怒之下干脆不再躲避战火,和佳木安在一旁观看两军对垒。结果是明军越战越勇胜仗不断,先收复平壤,又占据开城,再挥动大军趁势直捣王京。丰臣秀吉一连几仗损兵折将,军无斗志,元气大伤,又怎么挡得住李如松的雄师,一退再退,四面楚歌,左冲右突就是杀不出一条血路闯出明军重围,求得一条生路。

  尾随大军一路赶来的佳木安见丰臣秀吉四面受困,便知来了巴结权贵之人的良机,心想只要救了重围中的丰臣秀吉,此人必然感激自己,助自己去攻打建州卫杀了努尔哈赤。他如此一想,脸色大悦,性急中也忘了招呼师父,手中浑铁棍一舞,催着骆驼便冲下山坡杀入明军阵中,所到之处势不可挡。嘎木拉赤见爱徒如此造化,心中虽有惊恐,但还是紧随徒儿朝明军大阵杀了过去。正在危急之时的丰臣秀吉忽见明军大乱,大军中有两匹骆驼横冲直撞,逢者必死,挡者即亡,经几番冲杀到了自己阵前,返身又拦住了李如松大军,犹如一堵铜墙铁壁,明军数次冲杀均被他俩击溃,这心里顿时大喜,忙策马上前朝嘎木拉赤悦道:“两位壮士胆勇双全,武艺高超,如助我突出重围,必有重谢。”他似乎是黑夜里见到了阳光,大战中也无需多言,只求对方能应承下来救自己出去,留住青山,来日再与明军一决胜负。嘎木拉赤对功名看得很轻,当然也不会把这“重谢”当一回事,只是斜视了丰臣秀吉一眼没有吭声。佳木安却朝丰臣秀吉摇头朗朗笑道:“助你杀出重围不难,你那重谢我也不稀罕,但我只要一个条件,如你答应了,我立马挥棍打头阵,你说往哪就往哪,决不后退。”丰臣秀吉大难之中又哪会顾得上许多,只求早离这血腥之灾,忙问:“勇士,是什么条件?说吧。”佳木安报仇心切忙说:“助我去建州卫打努尔哈赤。”丰臣秀吉听说过努尔哈赤这人,也知这满人十分彪悍,兵强马壮,近日又风光无限,是个不易对付的人物。但为了能冲出重围,一时也顾不上许多,便一口应允了下来。“好。一言为定。”佳木安见话已到此,也不多言,回头对嘎木拉赤说:“师父,此人既应了徒儿条件,徒儿当先冲杀,让他居中,恩师断后,必能杀出一条血路,突出重围。”嘎木拉赤点头,丰臣秀吉心中顿时安慰了许多,忙手中长刀一挥,调来义女美由子,带着一队残兵败将紧随佳木安左冲右突。李如松似乎察觉出了丰臣秀吉企图,忙调集兵马前来围堵佳木安。只无奈佳木安艺高胆大十分神勇,在明军阵中如入无人之地,一路撕杀打死几个将军后终于引丰臣秀吉狂跑撤出了王京,退居釜山,这才长长地松了一口气。丰臣秀吉此回有惊无险,能杀出明军围追堵截,安全撤出王京退居釜山,嘎木拉赤和佳木安功不可没。想起这两位勇士在大军之中那般神勇,死命护着自己杀出血路,他心中自然万分感激,少不了奉上奇珍异宝,异国美女,一连数日盛宴款待,还不断出言挽留为己所用。嘎木拉赤日有美酒佳肴,夜有异国美女,这人生天伦之乐还真把他困死在了釜山这弹丸之地,日子一久,也就渐渐地淡忘了自己的娇妻图娜和活泼可爱的儿女,在丰臣秀吉的精心款待下享起了清福。

  佳木安一心只求报仇,什么美酒美女,奇珍异宝都不屑一顾,只等丰臣秀吉休整兵马后,兑现前言,起兵北上围攻建洲卫,杀了努尔哈赤全族,为父母兄妹和图仑城百姓报仇雪恨。他见师父日夜沉迷于酒色,苦劝了月余也没唤醒师父往日的雄心霸气,只得搬出将军府,择一简屋住下,早晚习武,以图上进。

  在距佳木安仅一步之遥有座豪宅,住的便是丰臣秀吉的义女美由子,她的奶娘,和八十个女亲兵。这美由子芳龄十八,其容说不上倾国倾城,却也是美女下凡,手上功夫也不错。自在王京撞见佳木安那股目中无人般的神勇,回到釜山一连数月都无法忘怀。只要入梦,梦见的必是佳木安。又时见佳木安在窗外的那片坡地上舞枪弄棒,这暗恋之心日久生情,还真把这活蹦乱跳的美女逼出了一身怪病。结果是茶饭不香,卧床入梦,倒在床上一病不起。郎中神医来了不少,但谁看都不管用,其病不减反而加重,都觉怪哉。

  一日雨后,佳木安端着复仇心事闷头闲逛,不觉中竟误入了豪宅府门还不知,只顾想着怎样让丰臣秀吉早日起兵去杀努尔哈赤,却在无意间从几个女兵的言谈中得,知丰臣秀吉的义女因思念自己而得怪病,整日双目无神茶饭不进,急得全府上下四处求医问药。结果是郎中神医一批接着一批来,但谁看了都不管用,其病非但不减反而加重,搞得丰臣秀吉也寝食不安。佳木安便心想:“不论怎样,这姑娘总和我有多面之缘,怪病又由我而生,如此下去,就是铁打的汉子也扛不住,何况是一弱女子。不如我去探望一二,说上几句安慰话,或许还能解脱她的一缕情丝,减轻病况,让丰臣秀吉能安下心来搞军务,早日起兵北上,助我攻打建州卫。”如此一想,他便经人指点踏着鹅卵石小道,闻着满院花香往美由子的闺房走去。

  “佳木安。”在庭内一处假山旁,嘎木拉赤左手提着酒瓮,右手搂着异国美女,脸色通红,醉态十足地拦住了爱徒,指指身后的门洞呵呵地说:“怎么,熬不住啦,也想找美女乐乐啦?好啊,那美由子挺可爱的,好好乐乐,别扫了她的兴啊。”佳木安直到此时才发现自己已到了美由子的寝宫,便安住心神对嘎木拉赤说:“师父,你也要注意身体,捎封信回忽儿海卫,别让师娘和师弟妹他们等急了。师父,徒儿去了。” 他不忍心多瞧一眼嘎木拉赤那醉生梦死的丑态,应答了几句心里话后,绕过师父闪进了美由子的闺房。

  说也奇怪,也不知怎么,这美由子今日忽然想起要打扮自己,象是知道意中人要来似的,坐在梳妆台前让奶娘替她梳理秀发。忽然,闺门被轻轻地开了,佳木安一脸焦虑地出现在了门口。她先是一愣,随即便心花怒放站起转身,几步疾到门口扑在了佳木安的身上,用纤弱的双手勾住他的脖子嘻嘻乐道:“勇士,就知道你不忍心让我独自受罪,总有一天会来瞧我的。怎么,你流泪啦?”她发现在沙场上威风四射的佳木安竟然会为自己流泪,芳心无限幸福。佳木安瞧着闭月羞花,含苞欲放的美由子没吭声,只是紧了紧有力的双手将她搂在自己怀里,任凭伤感的眼泪顺着面颊落在美由子的脸上。美由子有些不安,柔声问:“你是怎么啦?勇士。”佳木安轻叹了一声,说:“见了你,我便想起了噶丽娜。”

  美由子闻声一愣,醋意十足地问:“那她又是谁?”佳木安又是一声轻叹。“是我二姐,长得与你一般美丽。唉!可惜让努尔哈赤那厮给杀了。这千刀万剐的贼,杀了我全家人,还血洗了图伦城。”美由子芳心一阵震荡,忙问:“这仇报了吗?”见佳木安摇头长叹了一声,又问:“那为何不报?”佳木安长叹声中闭上双眼痛切地说:“这贼势力太大,单凭我匹夫之勇很难报仇雪恨。”美由子也不知这努尔哈赤是谁,心里只想为钟情人报仇,就问:“如再加上我和奶娘呢?”佳木安虽没见过美由子的身手,也不知道她奶娘功夫有多高,但听了她这句话真切的话,心里也好生感动,便情不自禁地在她艳容上亲吻了一下,心慰地笑道:“美由子,谢谢你的关心,真的,我很感激。但这贼实在太强大,单凭我们三人之力怕很难成功。不过,你不用担心,丰臣秀吉答应过我,等休整好兵马,便助我去攻破建州卫,杀了努尔哈赤报这血海深仇。”美由子的芳心宽慰了许多,放开佳木安请他在床沿上坐下。这时,她的心情已异常悦乐,肚子也觉得有些饿了,就说:“对了,勇士,你午饭吃过了吗?如没有,不如陪我多饮几盅。”佳木安点头一笑,刚要回答“已吃过了”,但转眼想起美由子茶饭不进的怪病,忙说:“还没呐。”美由子芳心一悦,让奶娘吩咐厨子去做一桌佳肴来,又遣奴婢去将军府取来三瓮美酒,再搬来凳子与佳木安,奶娘依桌而坐,三人边饮边聊,开怀痛食。

  这奶娘四十来岁,有些姿色,看上去是个沉稳的人,柔声问佳木安。“勇士,这努尔哈赤是什么来路?住在哪里?身手又怎样?手下有多少兄弟?”佳木安虽不近女色,心中只想报仇,但却挡不住美由子的痴情和关怀,对她奶娘自然也亲近了许多,便道:“这贼的祖父父亲做过指挥使,这贼现在也已世袭了这一官位,手下有几万强悍兵马虎势眈眈地坐镇建州卫,一扫方圆几百里,是个厉害角色,如没有强大的兵马去征杀,很难灭了此贼。”奶娘又问:“这建州卫又在哪里?”佳木安说:“朝鲜的西北面。这贼功夫不错,他二弟雅尔哈齐的功夫更好,身旁有不少武功高强的侍卫,府外又有兵马守卫。而我势单力薄,又无兵马相助,这才迟迟没下手,只是心里憋得难受。现在将希望寄托在丰臣秀吉身上,只要他肯起兵,我定能杀了此贼,报了家仇夺回图伦城。”听了这些话,美由子不由得轻叹一声放下筷子,抚摸着佳木安的手背说:“勇士,我有一句不中听的话,听了你千万不要泄气。”她见佳木安点头一笑,便接着说:“日本国小,将军的兵马原本不多,前面一连吃了几个败仗,损兵极多,没数十年很难再现往日雄风。再则,大明朝主力虽已班师回朝,但留守朝鲜兵马也不少。如要助你去打努尔哈赤,必先击败明军才能取道过那鸭绿江。而凭将军目前实力是不可能办到的,劝你放弃依赖将军为你报仇的想法。但不杀努尔哈赤,怕你此生都不会快乐。”佳木安想想也是,便借酒消愁,直喝得大醉,倒在美由子床上便睡。却不想几年的苦思和愁杀,非但没想出一条剌杀努尔哈赤的良策来,相反一醉醒后两道乌眉却成了白眉,刚烈的性格也在这一醉中改变了许多。自这日后,佳木安时常出现在美由子的闺房,陪她说话散步,伴她观月赏星,切磋武艺,如此这般,无情人也变得有情了。

  美由子的相思怪病在佳木安的日夜相伴下,心情一日好似一日,秀脸也整日笑嘻嘻的,乐得奶娘和全府上下暗自高兴。经丰臣秀吉默认,奶娘着手购置物资,准备佳木安和美由子的婚事。而美由子却是位绝顶聪慧,善解人意的日本女孩,见佳木安虽整日好心情地伴随自己,花前月下唧唧吻吻,但内心却为复仇之事苦苦煎熬,两道白眉令她芳心不忍,总想变个法子让心上人重新开朗起来,便编了个理由来告别丰臣秀吉,带着奶娘和亲兵,陪佳木安登上大船,离了釜山,出海畅游。

  自身处大海,面对汹涌滚滚的浪涛,佳木安的愁眉还真舒展了开来,心情自然也好了许多。一日中午几条大船靠来,奶娘见多识广,知道是遇上了海盗,忙让美由子与佳木安早做准备。美由子不敢轻敌,让八十个亲兵持刀守在船头船尾,佳木安已找来数十船工守在船两侧,自己和奶娘,美由子准备应战。这些海盗也是老手,只是今日不走运,撞上了几个高手,上船一交手便知抢错了船只,只是仗着人多胆壮一时也决不出胜负来。但时间久了,哭爹喊妈的也就多了,佳木安正杀在兴头上,忽听船工来报,说船底渗水了,便知是海盗在作怪,只是他不识水性也不敢下海,只把一股怒气用在了手中的浑铁棍上,这便苦了那些上船的海盗,铁棍所到之处无不脑浆崩裂,浮尸海面。奶娘却是个浪里英杰,一头扎进了海里后,不费多时便杀了在船底作崇的海盗上了船。美由子让人将尸体扔下大海,冲涮甲板,查点伤亡人数才发现自己的亲兵中死了六人,伤了八人,不免伤感泪下。奶娘摸摸她的头说:“打斗哪有不死人的,别哭了。”

  两日后的清晨,眼前出现了一座树林茂盛的大岛屿,美由子忙吩咐船工调转方向,将船靠上此岛。奶娘情知美由子的意图,便道:“小姐,你与勇士上岛走走,就当是欣赏异国风光。”美由子听了心悦,留下奶娘与亲兵守船,自己与佳木安携手上岸,悦目赏景,一路悠哉,在不自不觉中已过中午,来到一镇上。

  此镇较大,有二三千户人家,弯曲狭窄的石道两侧店铺林立,甚么行业都有。佳木安与美由子路经一家饭庄,便入内一看,见楼下七八张桌椅均已客满,刚要顺梯上二搂,只听得右侧有人叫道:“白眉小子,你印堂发黑,今日必有灾祸。”美由子便随声望去,见楼梯旁的餐桌旁坐着一白须老道,就朝他一笑,从怀里取出一锭十两银子扔在老道桌上,说了声:“谢了。”便来到楼上,拣了张靠窗桌子坐下,要了酒菜。“走开,这是我家七爷的桌子。”佳木安的屁股刚沾上椅子,手还没触到酒盅身后就响起了一声怒喝,这心头顿时一愣:“嘿!这老道还真神了。”回头一瞧,见身后站着个光着膀子的大汉,手持一把大刀正斜着眼望着自己,就耐着性子友善地问:“怎么,这是你家老爷预订的桌子?”谁知这大汉不领情,脑袋一歪叫道:“不是又怎么地。”佳木安便嘻笑一句:“既然不是就别来惹我,免得枉送性命。”就取过酒坛刚要往美由子的酒盅里斟酒,不料这汉子却大声叫道:“爷爷我惹你又怎么啦?”听得心里好不舒坦,便搁下酒瓮冷冷一笑。“哼!那就找打。”那壮汉不再吭声,冷漠地瞧了佳木安一阵后,手中大刀一挥便朝脑袋砍来。佳木安早有准备,见刀砍来闪身之时右手一探已扣住壮汉裤带叫了声:“你给我下去吧。”便将壮汉提起朝窗外扔出,头下脚上地摔在大街上,脑浆四溢,一命乌呼。四周顾客见打死了人,纷纷惊座而起,慌乱挤下楼梯去,唯有一座四人只顾喝酒,不管旁人事。顾客逃出饭庄,站在街上指手划脚接耳议论,似乎在等待一场好戏上演。

 文学

002

  饭庄伙计早已吓得脸色灰白,颤抖着下巴对佳木安说:“好,好汉,你,你闯下大祸了,那,那人是七爷独,独角龙的手下,你,你……”他结结巴巴还未来得及把话说完,大街上便响起了一阵叫嚷声,脸色陡然刷白,忙扔下一句话:“独角龙来了。”转身便跑,找地方躲了起来。佳木安仗着艺高胆大,也不理会伙计刚才的言语,替美由子斟了盅酒,指指桌上的菜说:“来,喝我们的酒。”美由子“嗯”了声取下驮在背上的长刀搁在桌上,以防独角龙偷袭,随即举起酒盅与佳木安把酒对饮。

  忽然,楼梯上响起了脚步声。“小心,美由子。”佳木安提醒了一句,劈手取过靠在墙上的浑铁棍双眼注视着楼道口。接着有只脑袋出现了,却是那白须老道,便松了一口气。他起身请老道对面坐下,从邻桌取过一只干净的酒盅斟了一盅酒,双手递给了老道,随后重新坐下,说:“老人家,你怎么知道我有灾祸?”老道“哈哈”一笑喝干了酒后,抬手摸了杷白须说:“你刚才印堂发黑,眉宇间隐有灾祸。但此时,你印堂忽然转亮,贫道断言此祸已过也。”美由子有些不信,当即说道:“老人家,他打死了人,这灾祸理应加重才是,哪有忽然消逝之理?”佳木安也脸显疑问。“是啊。请老人家指点一二。”

  这老道是白岳紫云寺白衫老道的师弟泉清道长,一生修为“天命天相”,道术极高,出神入化,人称神算罗阳居士,佳木安今日撞上也算是福份。“天命不可泄漏。白眉小子,如往日有缘,贫道定为你卜上一卦,为你指点祸福。白眉小子,看在你夫人刚才送我一锭银子份上送你三句话,不但要听,还要牢记。”佳木安点头道:“老人家,我一定记住。说吧,哪三句话?”罗阳居士道:“你今日不但无祸,反而能撞大运,还能交结一方豪杰,助你打开茅塞,家仇可报。”听说家仇可报,那不就是能杀了努尔哈赤,佳木安脸上一喜,美由子问:“老人家,那第二句呢?”罗阳居士喝了酒,又自斟了一盅道:“若想成功,须听旁言,不可傲慢,还要果断。”美由子点头,佳木安又问:“第三句是甚么?老人家。”罗阳居士指指美由子笑道:“你的成败全在她与她的旁人身上,须言听计从。好了,今日之言到此为止,贫道告辞。”这老道扔下话后起身拱手下楼去了。

  “这老道还真是神算,实在了不得。”佳木安听美由子如此嘀咕,便说:“是啊,这老人家非一般江湖术士可比,可说是高人了。如往后再撞上,定要他为努尔哈赤那厮卜上一卦,看看这贼怎么个死法。来来,喝酒。”既然大祸已过,佳木安也不管你独角龙是谁,只顾与美由子把酒言欢。“老人家的这三句良言,你真要记住啊。”听得美由子这话,佳木安笑道:“我懂,你的旁人不就是你奶娘。那你奶娘往后的话,我每句都听就是了。”美由子笑问了一句:“那奶娘让你娶我呢?”佳木安毫不犹豫地点头说:“娶。”

  此岛虽然秀丽,却是大海盗水上漂的老巢。这水上漂可大有来头,原是海监帮的副帮主,也是天魔会的金刚之一。三眼怪道忽然失踪后,各副帮主和堂主彼此不和,为争帮主之位互不相让,你征我战。他伤心之下带上三个堂主和四五百兄弟,下江出海上了此岛,从此干上了海盗勾当,大肆掠夺过往船只,就连官兵也奈何不了他们。几年下来,他已聚拢了二千多兄弟,又相继火拼了黄海,东海海域上的大小海盗,成了东至日本,西到大明,南至琉球,北到朝鲜这一带海面上的老大,呼风唤雨的土皇帝。

  独角龙便是这水上漂的拜弟,瘦长个子,三十来岁,功夫不高,却心狠手辣,为人歹毒,只因头上长有一只大肉瘤,故人称独角龙。这独角龙前几日不打不相识地交了个江湖人物,便一连数日带着亲信来此饭庄请他喝酒,今日到了门前见手下脑桨崩裂横尸街上,一问旁人才知其中原诿,知杀人者还在饭庄,便大声嚷嚷地闯了进去,让一群兄弟簇拥上了二楼,见佳木安和美由子正在饮酒,便挥手让人围了上来。既然今日无祸,佳木安也不用慌张,搁下酒盅从容地朝独角龙拱手笑道:“不好意思,七爷,你兄弟出言不逊,我出手替你教训了,免得坏了你的名声。”然后指指罗阳居士刚才坐的那张椅子。“有话坐下说。”这独角龙平时霸道惯了,岛上人谁见了都怕,今日见佳木安杀了人还能如此慎定地请自己入座喝酒,这心里还真纳闷起来,料想此人长得如此古怪,必是何方来的武林高手,一时不敢轻举妄动,只怕不是别人的对手。“来!坐啊。”美由子一脸笑容地瞧着独角龙。如此一来,这独角龙更觉得自己的想法没错,今日必是撞上了哪位人物,忙朝手下使了个眼色撤了下来。独角龙的朋友不知轻重,暗地从衣袖里抖出三粒卵石朝佳木安打去。谁料美由子也是喑器上的好手,见人堆中有人向佳木安施放暗器,便抓起酒盅一扣“当当当”地将三粒卵石全兜入了酒盅,嗔怒一声:“来而不往非礼也。还你。”便将盅中卵石打了出去。

  那人四十多岁,方脸,鹰鼻,稀眉,眼睛不大却亮得很,尖嘴巴上还留有撮山羊须,却是石大川的大徒弟温九。先不说温九怎么会到了此处,却说他是个暗器好手,只见伸手一晃已将急疾而来的三粒卵石一一兜进了衣袖,朝美由子拱手笑道:“姑娘好身手。在下温九,请问姑娘芳名?”因温九刚才偷袭佳木安,美由子对他没有好感,便临时胡捏个名号报给了温九。“在下便是黑山小妖,这芳名嘛也就免了。”指指佳木安捏了个更厉害的名号来吓唬温九。“他便是江湖上人见人怕的白眉魔王。朋友,如你不服气的话,尽可以和他切磋切磋。”温九一听黑山小妖和白眉魔王这两个名头,心想今日必是撞上了黑道人物,只怕对方为难自己,顿生怯意,额头上的冷汗也冒了出来,又听要让白眉魔王和自己切磋武艺,这心里更怕,忙点头哈腰地赔着笑脸说:“江湖中人谁不知道你黑山小妖的厉害。刚才只是个误会,你老千万莫见怪。我温九只是个无名小辈,又怎么敢在白眉魔王他老人家的面前舞大刀呢,就请你俩饶了我吧,小辈知罪了。”

  有道是千错万错马屁不错,温九这几句不着边的马屁话,瞬息间将佳木安和美由子的辈分抬高了整整一辈,惊得独角龙都不敢吭声了。“好说,好说。”美由子没想到自己胡捏了两个名头竟然会将温九惊出一身冷汗来,这心里顿觉痛快,再瞧佳木安正低着头在偷笑,就朝温九打了声哈哈,向独角龙招招手,指指两张空椅说:“来来,同桌坐坐,喝盅好酒,交个朋友。”独角龙万没料到自己能和白眉魔王与黑山小妖这样的人物同桌喝酒,聊天做朋友,禁不住万分喜悦,受宠若惊,朝佳木安俩拱手入座后,让兄弟唤来掌柜说:“快让厨子烧上一桌上口佳肴,再拿几瓮好酒来,我要请朋友吃饭。”掌柜还是第一次见到独角龙的好脸色,又哪敢怠慢这位凶神,下楼忙吩咐伙计上酒上菜,然后亲自下厨,让厨子帮着切配做小工,便挥汗忙碌。

  见温九不敢入座,佳木安就招呼道:“坐啊。”温九早给美由子的几句话唬怕了,哪里还敢有与别人同桌吃喝的非份之想,见佳木安招呼,忙说:“在你老人家面前,哪有温九的座位。温九就在这里侯着,伺候你老人家,给你老人家斟酒。”美由子听了暗自好笑,便自顾喝酒,看温九伺候佳木安,这心里甚是痛快。

  邻桌的这四位客人是孤雁府的柯三,陆丰,芯蕾,和已取名为雪花的猴子。因天地十二尊神的解药中还缺一种唯黄海独有的五彩鱼须中的巨毒做引药,这才受老爷之命来此岛用重金寻觅这五彩鱼,带回府内制药解毒,昨晚刚到这。此时听了温九这话,又见他一副奴才相,柯三心中不悦,当即送了句冷语过去。“唉,没想到堂堂的一剑封喉竟然会有如此高徒,实为可悲。”温九听了作声不得,独角龙喝道:“大爷在此喝酒,外人少放屁,不然扔你们下海喂王八去。”陆丰冷冷笑道:“就你这鬼模样也敢妄称大爷,真不知天高地厚。”言毕朝雪花打了个眼神。雪花会意,便“噌”地一下窜了出去,双脚竟落在三丈多远的独角龙肩上,朝他脸面拍手一掌之后人已窜上了房梁,随后便灵猴般地在楼上窜来攀去地玩了一阵才回到了自己的椅子上。独角龙知道遇上了高手,自然不敢胡来,忙抱拳道:“四位来之何处,怎么称呼?”芯蕾笑道:“我等只是孤雁府的下人,岂敢在外留名,你我各自喝酒便是,何必如此打探。”独角龙碰了钉子却心有不甘,笑了笑后又问:“请问是哪座孤雁府啊?”陆丰听了当即就不悦冷冷道:“普天下,孤雁府除我主人外谁人还敢取这府名,不然老夫就去拆了它。”言毕手指往身旁的柱子上一戳,竟然穿进了柱子。随即,他拔出手指朝独角龙笑道:“记住了,普天下就一座孤雁府在青州城内。”芯蕾取出一锭十两重的银子往桌上一放,四人便起身下楼去了。

  当时谁也没在意,只顾在聊孤雁府的主人是位甚么人物,下人的身手竟然这等的厉害。直到掌柜忙完厨艺送菜上来,见了客人付帐的银子伸手去取,却怎么也拿不起这锭银子来,再仔细一看,原来这锭银子深镶在了桌面上。独角龙,美由子,温九见了都试着想取出这锭银子来一显身手,却均没得逞,最后还是佳木安将银子取出给了掌柜。大家重新入座喝着美酒,尝着佳肴,谈论起孤雁府的这些下人来。

  这时从楼下上来六人,却是孤雁府的十一夫人小菲儿,带着贴身奴婢冬雪,平儿,杜鹃,翁竹,伏儿来与芯蕾四人会合。上楼见芯蕾四人不在刚要下楼时,忽听得有人在议论孤雁府,翁竹转身用手中梅花枪指着独角龙怒道:“竟敢把酒议论我孤雁府,尔等是甚么人,不说个明白便是死。”这独角龙已经是个很霸道的人了,见这小女子比自己还霸道,议论孤雁府几句便是个死,这心里一怒竟然忘了孤雁府下人的厉害,破口就骂。“哪来的小泼妇,爷爷我就议论你孤雁府了,你有手段尽管来招呼你爷爷。”翁竹虽是个贴身丫环,但经四年多的勤奋苦练,在追魂三式,屠龙剑法,无形旋风步的招式上也颇有造诣,此刻听得独角龙这话芳容顿时一沉,笑了句:“那就去死吧。”这手中梅花枪一抖打出了追魂三式,便去取了独角龙的这条小命。

  忽然有条白影从楼下疾身闪来,出手拆了翁竹这追魂三式后叫道:“请问妹子是三眼怪道的甚么人?我是他老人家的属下水上漂。”小菲儿一听是水上漂,忙叫了声:“翁竹暂且退下。”便朝水上漂抱拳笑道:“原来是原海盐帮副帮主水上漂啊,我是锦衣公子的十一夫人小菲儿。”水上漂一听是帮主夫人,慌忙单腿跪地抱拳道:“属下不知夫人亲临,有失远迎,还望夫人恕罪。”

(本小说连载于“书小宝”,为保护作者权益,请点击上方链接到原网站继续阅读!)

相关信息
  • 爱如潮水主角阿正全文章节

    爱如潮水主角阿正全文章节

    2018-09-13 10:24:12

    “阿正,你喝过人奶吗?”嫂子在我面前拨开胸罩,开始给小侄女哺乳,原本哭闹的小侄女顿时安静了下来。她的胸部很白,白得耀眼,直看得我眼馋....

  • 新书连载~《主编大人举高高》全本

    新书连载~《主编大人举高高》全本

    2019-05-07 15:58:59

    第一章 你被杯具熊作者取代了韩兔兔是一只宅家写作的腐女,她这些年每天的生活就是给各个网站投稿,凡是经过她手的男编辑,她都要好好打探一番,对方单身否?能撩否?就在韩兔兔拼命敲...

  • 玄幻小说—《乱世之神羽再临》全集

    玄幻小说—《乱世之神羽再临》全集

    2019-05-07 15:56:59

    第一章 旷世杀手(一)   公元前202年2月28日,刘邦称皇帝,国号汉,史称西汉,刘邦即汉太祖高皇帝。顿时举国沸腾,家家张灯结彩,为之庆贺。  高哲,刘邦打天下时一员猛将,与项羽征战多...

  • 火热男频~《都市之风流天师》小说

    火热男频~《都市之风流天师》小说

    2019-05-07 15:53:24

    第一章 美女王莉 王莉,身材高挑,金色长发,大眼尖鼻,端雅腼甜,肤色白质,只是体重有些偏超。从不爱恋情的她,刚入大学就在一次高中同学的生日派对上遇上了石轩,交换了通讯。不久,她发...

  • 校园小说《这个学长有点帅》全文已

    校园小说《这个学长有点帅》全文已

    2019-05-07 15:50:41

    第1章开学前夕炎热的夏天即将过去,太阳依然炙热地照耀着大地,伴随着阵阵蝉鸣,盛州大学新生入学了。大部分大学的开学时间在九月中旬甚至十月初,但盛州大学刚由盛州学院升级为盛...

  • 小说《渣男像野草一样生长》完整全

    小说《渣男像野草一样生长》完整全

    2019-05-07 15:46:14

    第一章:挺肚捉奸  “小懒猪起床了,小懒猪起床了。”床头的小闹钟响了,小娟从睡梦中醒来。  自从她怀了宝宝以来,每天都特别喜欢睡觉,总是一副睡不醒的模样。不过,她今天还是得...